第三十一节阳光下总有黑暗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事情总是想的简单,实际操作起来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出现,比如现在就很倒霉,墨在泥活字上不沾,印出来的东西乌漆吗黑的分不清楚,纸张也太脆,多抖两下就四分五裂了,想法和现实离得实在是有些远。

    再一次失败之后,众人都有些垂头丧气,只有颜之推兴致勃勃的拿着最后印出来的那张纸在看,乐不可支的指着子曰两个字说:“这不是印出来了么,子曰这两个字印的很清楚,那就是说夫子都希望我们成功,墨料不合适,那就找合适的,既然能印出来两个字,那就一定能印成千上万的字。“

    事实证明文人就不是搞科研的料,满腔的雄心壮志在一次次的失败面前,逐渐被侵蚀一空,房间里的人在不断地减少,最后就剩下云烨和颜之推父子,颜师古在远处与元章先生讨论刻制印章的刀法,到底该有多少种,只要总结出来,就会形成一个现实的体系,流芳千古不是难事,他俩准备今晚就开始切磋,至于李纲先生有一堂很重要的课业要讲,离石,金竹俩先生义正词严的告诫了云烨一番,认为自己有必要重新研究一下印刷的历史,说不定可以从中找出缘由,为了找出原因必须去图书馆翻阅典籍。

    这已经属于不要脸的范畴了,印刷这东西才起步,是拓印碑文得出的灵感,一切都还在摸索阶段,哪里来的历史文献供他们研究?

    再一次失败之后,云烨开始反思毛病到底出在哪里?宋朝的毕昇能做出来,没理由自己做不出来,一发狠,云烨把一大块印泥倒了出来,均匀的抹在字板上,很不错,印制的极为清晰,间距。笔划都没有问题。正要向老头子显摆一下,却看见两父子向自己投来了鄙视的目光。

    “小子,你的印泥是上好的沉香末,加了朱砂,矿粉,甚至还有防虫药,这样的东西的价格满长安有几家用得起?你居然用来印书。这样印出来的书谁买得起?怪不得人家叫你败家子。“

    颜之推很不满意云烨的败家举动,在老头子看来,只有快速,廉价,优质的方式。才能让他满天下去发书,他早就盘算好了要印制多少启蒙读物,至于其他人的著作。全被老头子无限期的给推后了。

    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云烨恨恨的把手里的墨块扔了出去,平息了一下狂躁的心,看看老头子萎靡的神情,心里有些歉疚。把一个百岁的老人弄来做研究,这是不人道的。

    “老祖宗。您且宽心,泥活字不成。木活字一定可行,它只需要用雕版的墨料就足够了。小子问过了,松烟就可以,您不必在这上面多费心神,只要您列出需要印制的书籍,其他的交给小子来办,再有两个月,就是您大寿之期,小子会以此为贺礼,为老祖宗贺。“

    颜之推抹了一把脸,点点头说:“你说的没错,老头子在这里只会碍事,让你分神,子善,我们回家,把事情交给懂行的人去做,比我们在这里瞎指挥要好得多。“

    颜子善驾着牛车送自己的父亲回家去了,云烨送走了牛车,回头就吩咐管事请公输木,李泰,以及书院里的一群科研疯子。

    很简单的思路,书院里喜欢雕刻的学生可不是一个两个,全部抓过来雕刻木头,写的一手好飞白的玉山先生写字模,由于必须反着写,云烨很担心会出岔子,准备告诫一下玉山先生,话才出口,就被轰了出来。

    轰他出来的可不只有玉山先生,公输木,李泰抱着同样的态度,才进门就看到公输木指向大门的手,灰溜溜的转身就走,这对师徒进入状态之后,最恨的就是云烨这种什么都会,什么都不精通的人。

    好在其他的学生没有这几个人的臭毛病,刻字之余还给云先生送来了他心爱的茶壶,公输家的几个晚辈不停地在削木头,木块十分整齐,云烨拿角尺对过九十度之后发现,几乎没有差的,就连尺寸,也一致的惊人,他们没用尺子,就凭着一双眼睛和一把刨子,迅速的就把云烨需要的木条做好,金丝楠木这东西云家不缺,如果不是万民殿还在最后整修,云烨手里的楠木还会更多。

    三次,就三次,试验了区区三次,李泰就把印好的论语拿给云烨看,对于花了一天也没折腾出成果的云烨,他鄙视到了极点。

    也不管现在已经是二更天,派了护卫骑上马连夜送到颜家,如果不尽快送过去,颜之推会睡不着觉的,老人家耗不起。

    木活字抓条狗来都能用嘴咬出来,这是公输木下的断语,言下之意云烨和其他几位先生没有长脑袋的必要。师徒二人趾高气扬的品着云家新下来的茶叶,拈着云家给老先生准备的千层酥,一边吃喝,一边埋汰云烨,尤其以李泰的那张臭嘴最是恶毒。

    “两位大功臣自然需要钦佩,我明日就把您两位对颜之推老先生,李纲先生,元章先生,离石先生,金竹先生包括颜子善先生的评语如实相告于他们,告诉他们,在两位高人的智慧面前,我辈只能去吃屎,不知道在全天下人的口诛笔伐之下,公输先生是否还能保持这样的高人风范,至于小泰,颜老先生一定会去信询问皇后娘娘的教子之方。“

    李泰一本正经的放下手里的千层酥,对公输木说:“泥活字烧硬之后一定比木活字印出的字体好看,而且更加的耐用,我发现检字,排字的速度还有待提高,应该有相应的工具能够提高一下效率,弟子准备闭关数日,好好研究一下,这就告辞。“

    看着一脸愁容匆匆离去的李泰,公输木苦笑着对云烨说:“看到了?走一步看三步就是这小子的特性,我们才把木活字弄出来,他就已经在考虑如何提高功效,把木活字的效能发挥到最大,有这样的弟子实在是老夫之幸,只是把老师一人丢下顶缸,是何道理?“

    “好了,你有这样的弟子算是烧了高香了,万民殿坯料用错,这样的大事故他问都没问的替你顶了缸,你家也不好好看看《礼典》,按照五德终始说我大唐崇尚火德,你非要弄成土徳,给别的匠人早就人头落地了,只有你家有弟子顶着,硬是编造出一个土为基,水为腰,火为苗的古怪说法,驳斥的那些大儒无言以对,别的朝代只有一种德行,这下好了大唐有三个,只去了主管刑杀的金,去了生机勃勃的木,好大喜功的陛下居然会相信,让你家逃过一劫,你替他受点小罪也是应该的。“

    说起这事,公输木就一脸的后怕,本来以为只要有一座漂亮的合乎典制的宫殿出现就好,谁知道给廊柱上底料的时候,剩下了大量的黄色腻子,公输甲想都没想就用了上去,反正不论什么颜色,最终都会被漆料掩盖,没有想那么多,谁知道礼部的一位侍郎前来监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一幕,当场发作,下令停工,将公输甲打入大牢听参,当时云烨身在岭南,远水难救近火,只好请李泰出马。

    魏王爷博古通今,一上殿就把礼部的典籍倒背如流,连其中多年以来演变的脉络也给整理出来,最后的结论是,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五行相生相克就站不住脚根,随着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不断的加深,迟早都会摒弃这些陈腐的东西,不应该抱着这些老教条来看新世界。

    李二坐在上面瞅着侃侃而谈的儿子欣慰不已,虽然没有接受儿子的说法,却也没有处罚公输甲,只是勒令返工而已。

    几个当过李泰老师的老令官,揪着李泰的脖领子要他说清楚五德怎么就不能相生相克了,李泰也不含糊,带着几位令官回了书院,几个人关上门挤在实验室里两个时辰后,令官们失魂落魄的离去了,只剩下双手插口袋,耸着肩膀的李泰独自在实验室门口,看仆役们打扫清洁收拾战场,对于实验室,李泰从不马虎。

    “云侯,那些话,也就他能说,其他人说这些话早就被扣上大逆不道的帽子西市砍头了,甲儿说到底还是大意了,皇家无家事,有一点点小事都会被放大成关乎国运的大事,事情很难做,没有利润,只能收获名声。

    对了,你这回竭尽心力的应付颜之推,是为了什么?你奶奶,女儿的事情还提不到台面上,至于尊老,就更加的谈不到,田襄子也是老人,被你活活的送去极地送死,没见你有一分的不忍心。“

    云烨蹲在门口,仰天看着璀璨的星河幽幽的说:“老头子是个好人,一个纯粹的学问人,不懂权谋,不知诡诈,到现在都保持着一颗稚子一样的心,活了快百年,就想看到文道大昌的盛景,满足一个老人最后的愿望有什么不对么?“

    “没错,很应该,颜之推方正了一生,的确值得尊敬,只是我问的是你到底要干什么?不是问这些顺便带着的东西。“(未完待续。)

    PS:阅尽圣人书,暮登天子堂,这是属于士子的黄金时代。

    手持天子剑,身畔美娇娘,这是属于徐谦的风流时代。

    莺歌燕舞,一掷千金,秦淮两岸,道不尽的风流。

    金榜题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说不尽的兴亡。

    这一切,原本都不属于徐谦。

    我来了,就注定要名动天下!请看上山打老虎额新书《士子风流》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