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伟大的心(求月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书房里的情形很诡异,一老一少,用各种排列方法把六七个印章摆来摆去,沾上印泥在白纸上涂鸦,这样的情形维持了足足一柱香的功夫,老头子这才问云烨:“你觉得可行?”

    “自然可行,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一定要把字刻在木板上,难道就想不到把字刻在铅块上,或者泥巴上?我倾向于泥巴,只要刻好了,放到窑里烧一下就好,说文解字上也不过只有九千余字,两个工匠一个月就能刻好这些字,我们把所有的字给他刻上七八套,再把常用字,每个刻上百十个,想刻楷书就刻楷书,想刻草书就刻草书,不管是喜欢卫夫人的,还是喜欢王右军的,咱花一点钱去刻就是了。”

    老头子欢喜的像一个孩子,摇着手说:“以后就不刻模板了,一套字就可以翻来覆去的用无数遍,只要把字重新排列一下就好,哈哈,这还争个啥呀,只要有工匠,多少书印起来都只是个时间问题,全是阳版,会把那些和你抢阳版的老不修活活羞死。”

    很不习惯唐朝人坐起而行的习惯,老头子饭都不吃了,就催着云烨去书院,找元章先生在泥巴上刻字,能把元章先生当工匠使的也就他老人家一个。

    不耐烦坐牛车,直接上了云家最舒适的一辆马车,把老仆丢在后面,急的老仆大声的呼唤,让老太爷等等。

    老头子进书院立马就把书院搅了个鸡飞狗跳强,不管是上课的,还是没上课的,都跑出来给老头子行礼。

    “该教书的去教书,该写文章的去写文章,李纲,元章留下,那个离石也留下,听说你会捏泥人。先去给我活二十斤胶泥回来。”

    离石二话不说问清楚了要求。就取活泥巴去了,李纲苦着脸刚要上来拜见,就被老头子骂了一顿:“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是个死脑筋,这些年的饭全吃到狗肚子里去了,一说印书,就只知道耍滑头推辞,连个好主意都想不出来。让老夫抹下脸面问孩子,以后再收拾你。”

    李纲撩起自己雪白的胡须,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成了年轻人,不过这话从颜之推嘴里说出来好像也没错,至于挨骂的原因。他已经想明白了。

    抬手就在云烨的后脑勺上抽了一巴掌,自己昨天不肯来陪绑,惹发了这小子的小气毛病。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老头子骗的高兴了,带到书院来祸害自己。

    云烨捂着脖子委屈的对李纲说:“我昨天就想告诉你一种新的印书方法,你不听就走了,现在怎么又怨到我头上来了。”

    李纲看看正在和元章先生说话的老头子,低声说:“我受了老头子的气。恼羞成怒之下自然要找出气筒,你看看是元章合适。还是你合适?”

    既然老头子出马了,自然就用不到云烨多嘴。想到老头子还没有吃饭,只好下厨去给他做些软乎些的饭食。

    雕胡饭就很好。又软又糯的很不错,一盘子豆腐盒子,用人参清炖了一只鸽子,拌了一小盘子荠菜,这本来就是今天给老头子准备的,刘进宝快马把材料给送了过来,包括那只已经炖好的鸽子。

    离石的速度很快,有武功在身的人干什么都利索,一大块活好的胶泥就搬了过来,顺便做好了一个小小的木头模具,只要把胶泥塞满,再打开,就是一个规矩的长方体。

    李纲,元章总算是明白了老头子要泥巴的初衷,离石先生是玩泥巴的大行家,觉得胶泥有些软,立马就重新活,几个老头子抢着在颜之推面前干活,好像真的成了年轻人。

    云烨把饭菜端了过来,老头子不愿意离开办公室,就坐在椅子上等着元章先生刻好几个字,拿去窑里烧一下,看看能不能成功,不亲眼看着不踏实,这可是万世之功。

    李纲从云烨手里接过饭盘,给老头子端了过去,小声说:“您的身子可不敢亏着,别的不敢说,那小子的饭菜功夫的确了得,您先进些饭食,休憩一会,其他的交给晚生就好。”

    老头子很不信任的看了李纲一眼,可是被饭盘里的饭食所诱,勉强答应了李纲的建议,净了手,独自一人进食,云烨在一旁伺候,给老头子把豆腐盒子夹到小碗里,豆腐盒子里面包裹着肉沫,外皮微微发黄,云烨稍微用油煎一下,再上蒸锅蒸熟,去除火气,最是适合老人家食用。

    颜之推手已经抖得很厉害了,年纪太大了,用不了筷子,云烨特意给他准备了勺子,好不容易把小小的豆腐盒子放进嘴里,老头子就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吃完后才说:“确是人间美味,可惜老夫的牙只剩下三颗,否则绝不会放过你做的其他美味。”

    雕胡饭不多,一小碗而已,老头子吃完饭,鸽子肉没吃,慢慢的喝了一碗鸽子汤,觉得精神好了许多,惋惜的看着剩下的青菜和鸽子,对云烨说:“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以前老夫最喜欢的就是荠菜,也喜欢吃鸡腿,自从牙齿掉光之后,就与这些食物无缘了,只能吃些肉糜,和清粥,我的时日不多了,老夫能感觉的到。“

    云烨这才知道老头子发急的原因,不是因为什么万世之功,只是担心自己没机会看到活字印刷术的出现,所以一刻钟都不愿意浪费。

    一辈子就想着把华族的文华传播给每一个汉人,他也为此努力了一生,李纲,元章,离石,京城里的大多数鸿儒都几乎受过他的教诲,在自己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时候,能看到活字印刷这样神奇的技艺出现,而且由自己亲手实现,对喜欢书,喜欢到骨头里的颜之推来说,是最好的安慰。

    元章先生的手稍微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刻字,眼前就放着一本说文解字,他雕刻的很快,太阳偏西的时候,已经雕刻好了足够排出论语第一章的字。

    颜之推逐个检查,是否有错误,检查完毕又亲眼看着那些字被送进书院的小火窑里烧制,这需要两个时辰。

    老头子躺在躺椅上睡着了,毕竟今天他活动的太久,也太多了。颜子善,颜师古都来了,听到李纲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颜子善抱拳对云烨施了一礼,作为颜之推的儿子,他知道父亲不再乎是不是还能多活两天,只害怕自己的时间活的没有意义。

    窑里的火已经停了,现在只需等待窑温降下来,就好,否则温度下降太快,会让那些泥字破裂,几个人小声的在窑前交谈,对于颜子善和云烨的误会,这时候在微微一笑中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说到字,云烨自然不会放过颜子善这位文字大家,吩咐学生去书院的藏书楼里拿出两片龟甲,让这些为夏商周历史争论不休的人开开眼界。

    金竹先生对于钟鼎文最有研究,一直在说,最早的文字出现就在商朝,因为他手里的证据证明了这一点,他带着黄鼠去年走遍了传说中好的殷墟,也没有发现新的证据,所以他很怀疑仓颉造字的传说,那是一个相对愚昧的时代,记数的方式还是最古老的结绳记事法,我家今天抓了一只野鸡,就在绳子上系个小疙瘩,我家前天抓了一头野猪,就在绳子上系一个大疙瘩,后天一群人捕获了一只鹿,也在绳子上系一个不大不小的疙瘩。

    大唐人日子过久了都记不清楚往事,更不要说古人,总之就是一本糊涂账,系疙瘩系不好,把鹿的那个疙瘩不小心系大了,和野猪没有区别,如果是同一个部族一起打得的还好,如果是和别的部族一起打得,那就麻烦了,分赃不均,就会出现战争。

    学生捧来了龟甲,递给云烨,颜子善也停止了和金竹先生的争论,一起看云烨手里的龟甲,不知道他拿着药材做什么。

    “这东西药材的学名叫龙骨,小子认为这是远古时期用来占卜的龟甲,有一天小子无意中发现,龟甲上有一些奇诡的线条,就有了一个猜想这些线条会不会就是那个时代的文字?“

    金竹夺过龟甲,按照上面的纹路,小心的在地上写了好几个类似文字一样的东西。检查了四五遍确认无误,才让颜子善他们上前研究,七八个人头顶着头蹲在地上看着这些线条,各自的脑海里翻江倒海的转动,想要从中找出蛛丝马迹,来印证自己的观点。

    躺在椅子上的颜之推嘴角上翘,露出一丝笑意,睁开眼睛,对云烨说:“炉子凉了?“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离石先生带着手套从炉子里小心的取出那些泥字,放在桌子上,等最后的余温散尽。

    除了两三个泥字破裂之外,其他的都很好,字迹清晰,美观,剩下的就是把这些字固定在架子上,找到合适的墨,只要这一版印制成功,后面就可以大规模的制作了。

    除了老头子嘀咕两句,说元章的字还没有中年时期苍劲有力,这些年被舒适的生活消磨了心志,按他老人家的说法,只有苦行僧式的生活才是正确的做学问的态度。(未完待续。)

    PS:第二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