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不器君子印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进了门,云烨把老头扶下马车,四个健妇抬着肩舆把老头抬起来,进入内院,云家没这东西,是辛月昨天向长孙家借的,抬得很平稳,老头子似乎也很享受,彩衣健妇一路走来宛如行云流水,有一种韵律式的美感。

    老奶奶站在二道门门口远远地下拜,云家内眷也一起拜倒在地,恭迎老头的到来,老头子在肩舆上俯下身子,看着头发已经花白的云家老奶奶说:“赵氏,云家遭逢大变之后,你抚养幼女,含辛茹苦,供奉祖宗,一日不辍,更难得日行一善,现在更是潜心修道,妇德谨守,德行无愧,云氏复兴,你当居首功,云氏祠堂灵位当有你一席之地。”

    老头子的这些话堪称对老奶奶一生做出了极为中肯的评价,这个评价很重要,甚至于超越了皇家对老奶奶评价,如果说皇家多少还带有功利因素,颜之推对云家老奶奶的评价就代表着士林对她以前付出的辛苦有了一个公正的认知。

    这必须磕头,云烨必须大礼叩谢,多少人家想要颜之推的一句评语,献万金而不可得,云家有幸,得到了,这是可以写进墓志的,甚至史家都会在青史上记载一笔,因为大唐的历史,有八成是由他家执笔完成的。

    叩谢完毕,老头子也不坐肩舆了,那东西就是一个礼仪性的东西,辛月,那日暮赶紧把两个孩子抱过来给老头子看,老头子掀开襁褓,在云宝宝的肚皮上用笔点了一下,欢喜的辛月跪下叩谢不已,掀开海带的襁褓,见是一个女孩子,老头子愣了一下,不过立马就笑了,放下笔。伸手在那日暮的嘴唇上抹下一点口红。点在孩子的眉心,海带被弄得痒痒的,抿抿嘴,继续睡觉,激动地浑身发抖的宦娘,拖着那日暮哽咽着叩谢,在场的人都为她们娘俩高兴。只有那日暮懵懵懂懂不知所措。

    这下好了,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人拿海带的血脉不纯说事了,受了老祖宗的点礼,哪怕日后长成金发碧眼,人们也会指着海带说:“这是纯粹的汉家苗裔。”

    云烨的脑子轰轰作响。给云宝宝肚皮上点墨,那是期待他日后一肚子墨水,文华流溢。这是应有之意,可是给海带点胭脂,这份人情可就大了,要知道李二生兕子小公主的时候,想请老头子点一下。老头子恶狠狠地说:“汉家血脉只余三分,不可混淆。”一句话把长孙噎的差点背过气去。却对老头子毫无办法。现在海带有了这份机缘,以后嫁人。嫁给谁都没问题,嫁给皇家。在士族圈子里那也叫下嫁,李二家的血脉是野人的血脉,那里赶得上我家海带的血脉高贵。

    老头子做到这种地步了,云烨还能能说什么,准备回头就把《算术初阶》拿去烧掉,这辈子都不谈什么出版。没有这东西,就没有呗,反正历史上也没这东西,了不起大家一起去流鼻涕放羊,用堆石头的方法数羊也不错,几个破数字,哪里比得上我家海带的血脉重要。

    大厅里老奶奶亲自给颜之推上了茶,辛月奉上点心,被宦娘教育了一大通如梦初醒的那日暮跪着敬献了自己亲手做的奶酪。

    一直面带笑容的颜之推吃了点心,尝了乳酪,喝了茶,夸赞了两声,就让内眷们退下,被云烨邀请去了自己的书房,进了书房老头子就盘腿坐在太师椅上,瘦弱的身子在巨大的椅子的反衬下,显得更加瘦小,自从奶奶他们下去后,老头子就一直盯着云烨看,快一百岁的人了那双眼睛居然有鹰的光泽,看得云烨全身不自在。

    “你师父逍遥子是汉人还是胡人。”

    想了一千种可能,都没想到颜之推上手就问师父的种族,在他这种大汉主义侵蚀到骨髓里的人面前如果把亚里士多德,牛顿,爱因斯坦之辈祭出来估计下场不妙,脑子里赶紧想着汉人里的历代先贤,再把陈景润之流加进去毕恭毕敬,却又斩钉截铁的说:“老祖宗何出此言,家师自然是汉人,曾说过族裔自晋时渡河南迁之时就隐世不出,最后就剩下他一人。命我薪火相传,不得断绝。“

    一句话说的老头老泪纵横,拍着椅子说:“大劫难,大劫难啊,多少文华毁于斯,胡人铁蹄踏破关山,中原士子豖突狼奔,惶惶如丧家之犬,二十载笔墨侵润,钢刀一挥顿成烟云,苗裔断绝,薪火熄灭,男子为狗,女子为粮,婴孩饿毖于野,老者困毖于道,嗷嗷乎惊惶之兽,慭慭乎冤鬼夜哭,此恨何及,此恨何及?"

    听到老头子的嘶吼,云烨的心中似乎也堵塞了一块巨石,当初士子华族举家渡江,好好地中原成为了异族野兽横行之所,那一段历史,想想心里都不舒服.

    担心老头子伤心过度,损了身体,赶紧闻言劝慰:"我华族历经三千年不衰,经历过的风风雨雨不计其数如今不是又傲立于世界之巅,突厥人的性命掌握在我等指掌之间,高昌已经灭绝,薛延陀一日三惊,吐谷浑噤若寒蝉,回纥人远遁高原,正是我华族文道昌盛之时,从这次出版之争就能看得出来,多年孕育,一朝彰显,实在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老头子刚刚伤感了一番,似乎有些疲倦,蜷缩在椅子上问云烨:“你觉得一次有很多的书出现是好事?要知道这样一来,你的阳版书,就会受到威胁。“

    “家师曾经说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小辈这辈子大概都达不到这种境界,但是让出阳版请诸位长辈先行的恭敬之心还是有的。“

    老头子又笑了,摩挲着椅子的扶手,低着头说:“你以为老夫给你奶奶评语,给你闺女点唇,就是为了让你让出阳版?“

    “不敢揣测长辈心意,这是小子从内心里这样认为。“

    “前面做的那些是为了酬谢你无私的把土豆献给天下人,也是为了你准备吧玉米这样的好庄稼分给庄户们种植这样行径的一种报酬。既然你替天下百姓的肚子担忧,老夫解除你的后顾之忧又有何妨,这是你该得的,是老夫给你的一点奖励,虽然作用不大,却也聊胜于无。

    阳版是阳版,出书归出书,《算数初阶》四十三万言老夫拜读了整整半年,有些地方虽然还弄不明白,但是这部书,可谓是少有的巨著,教化万民不可替代,出阳版绝对够格,只是为何要连出三版?你为何要把所有的文官全部得罪,以至于让他们如此阴毒的对待你?“

    颜家不干涉朝政,里面的好多事情不清楚,云烨就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从万民宫的建造说起,一直到岭南收益收归国有招来许多的不满,一五一十,没有增减分毫,把事情的本来面目源源本本的讲给颜之推听。

    “原来如此,朝堂就是一个粪坑,你一个好好地学问人,不在书院教书做学问,沾染这些臭气作甚,少年人的雄心壮志在作祟?“

    “不怕您笑话,小子最喜欢过的日子就是教教书,看看山水,做几样美食,看儿女长大成人,把恩师传下来的学问一代代的传下去,清静无为的过日子,不牵扯那么多的因果。“不知不觉的云烨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现在的他对于朝堂上的倾轧厌烦到了极点。

    “这有什么好笑的,做学问首先就要做到心静,人无欲则刚,只有这样才不会把学问作坏,你有这样的心思很好,替往圣继绝学原本就是少年人的责任,老夫听过你的《少年说》当初满腔的激情哪里去了?朝堂的事情,不要去理会,比你聪明的人有很多,用不着你东奔西跑的解决麻烦,以后人家要是再烦你,就说在陪老夫读书回绝就是了。“

    听了老头子的话,云烨被巨大的幸福包围,有这样一个厚实的挡箭牌,实在是太妙了,瞅着椅子里瘦弱的老头子,真想在他的光头上亲一口。

    “老祖宗不必为出版的事情担忧,不管有多少书,您只需交给晚辈来出就好,保证一个个全是阳版,现在要出的也不过三十几本而已,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大事。“云烨这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脾气又爆发了,见到老头子在为那些书的印制发愁,就自告奋勇的大包大揽。

    “没用的,小子,你就算家财万贯也没有用,不是钱的问题,以前都是雇人抄书,这几年才有了一种新的印书方法,那就是雕版印刷,没有几个懂行的,匠人太少,全部被皇家征辟了,雕版耗时太久,正因为不容易,所以所有人才会对你眼红。“

    云烨诡异的一笑,从桌子上拿出一枚印章,粘了印泥之后就在老头子面前的纸张上按了下去,只见纸张上出现了五个字,不器君子印,这是一方元章先生亲手雕刻的印章,是云烨生日收到的礼物。

    老头子眨巴着眼睛继续看云烨,他知道云烨不会只给他看一方印章的,云烨又拿出一枚印章,把两枚印章并在一起,沾上印泥,又按了下去,只见白纸上出现了九个字“梅兰竹菊不器君子印。“

    颜之推似有所悟却又迷惑不堪,这回云烨又从印章盒里拿出一方印章,把三枚印章一起按了下去……(未完待续。)

    PS:第一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