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有眼无珠颜子善(求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颜之推哼哼唧唧的抱着玉米上了牛车,老仆吆喝一声老牛,见不动弹,才发现车轮陷进软泥里出不来。护院咧着大嘴嘿嘿的笑,老仆冲着护院就开始骂:“没眼色的东西,看见车子陷进泥里,也不知道过来帮忙,打死你这个没教养的混蛋。”

    说完就要抡着鞭子抽,护院只好跑到马车后面下死力气往外推马车,赶紧把这两个比响马还厉害的老贼偷送走了事,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工钱会被扣罚,心里就黯然的厉害。

    牛车重新上了官道,颜之推却再无言语,这种新粮食的产量不会低于五担,如果真的可以磨成面粉,和麦子一样的吃法,五谷很有可能就会变成六谷,五谷的名字已经称呼了三千年有余,到了大唐就生生的变成六谷,这是什么?是大功德啊,

    君子立身,立言,立功,立德,方达通天大道,云烨教化乡民,独善己身,这是立身,煌煌《算数初阶》四十三万言,字字珠玑,这是在立言,河北地拼死救灾,万民称颂,土豆玉米无私的献出,让这天下再无饥馑之忧,更是功德无量,难道说这小子齐头并进,准备立地成圣不成?

    只是刚刚强抢人家闺女当徒弟,还把人家兄长的腿给掰折,就算不上是君子所为,他的徒弟也是,为了学些本领,视兄长亲情如同刍狗,从这点就可看出云烨在教化方面的缺失,贺兰家只是想要回自己已经下聘的妻子,就差点被灭杀当场,如果不是魏征用计拖延,说不定贺兰家此时已是满门戴孝,眦厓必报。迅如烈火,典型的少年脾气,也是,云烨才智高绝,少年得志,如果再没有一点少年人的暴躁,那也太诡异了。

    颜之推想不明白。自己一天来知晓了两个极端中的云烨,哪一个才是他的本来面目?需要当面考校才是,天气闷热,老人家身子骨到底扛不住了,倚着牛车箱壁在半梦半醒间回到了长安郊外的颜家。

    颜师古很担心祖父的身体,大热天里就带着一个老仆驾着一辆牛车就出了门,还不允许其他人跟随,现在日头偏西了还没回来。真是让人担心,心里不由的发急,老祖宗多活一天,颜家就多一份福气。可不敢出什么岔子。

    外出寻找的家仆还没回来。一辆牛车慢悠悠的从牌坊口驶了进来,车辕上坐的岂不就是颜叔,三两步赶过去,正要发话,却见颜叔对他摆摆手。轻声说:“老太爷睡着了,不要打扰。今天出行,可是累坏了。”

    颜师古也不废话,直接让门房抽掉门槛,让牛车一直驶到祖父居住的北房,牛车才停,就听就听见颜之推说话了:“到家了?老夫今日做贼,做的疲惫不堪。看来没几天好活了,颜寿。你去把那些不成器的统统叫过来,我有话说。”

    从门里走出两个膀大腰圆的仆妇,抬着一个小步撵,颜师古扶着老祖宗坐好,低声说:“老祖宗,您如果闷了想出门看看景,吩咐一声,孙儿陪着您不好么,这些年长安的变化很大,孙儿也好给您讲解一二。”

    颜之推翻着眼睛不理睬孙子,只是忙着吩咐围上来的那些丫鬟从车厢里把他今日的收获拿出来,拍拍步撵,就被抬进了大厅。

    丫鬟们忙着给老祖宗更衣,洗手,净面,一通忙活过后,颜家满门的老老少少已经躬身站在大厅里等候老祖宗训话。

    人很多,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稚子幼童,颜师古也老老实实地站在父亲身后不言语,他看得出来,祖父今日的出行并不愉快。

    坐在软榻上的颜之推没有像往常一样让自己几个年纪很老的子侄辈坐下,一开口,不说怨,先说恩:“今日出门,得蓝田县令款待,喝了一碗不错的茶,还蒙他赠送了三枚土豆,师古,明日你亲自去他府上致谢,不可骄横,带着礼物去,代替我好好谢谢他。”

    颜师古连忙应是,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但是代替长辈去致谢,还不丢人。

    “我颜家是不是败落了?满长安的勋贵都蒙陛下赐予了土豆这东西,为何只有我颜家没有?是我颜家德行败坏了,还是你们没有努力争取?”

    颜家的大儿子颜子善连忙说:“父亲,咱家也得到了赐予,只是孩儿认为这是胡说八道,哪有一亩地就产二三十担的粮食,这无非是云烨哗众取宠,用障眼法弄出来的一个无聊的祥瑞而已,就像前隋出现的麒麟一样,在猪身上贴了金箔,就说是麒麟,只是朝堂上为了安定人心,采用的一种手段而已,那土豆长得丑陋无比,孩儿命人喂猪了。”

    听了颜子善的一番话,颜之推不由得一阵咳嗽,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对颜子善说:“子善,你过来。”

    颜子善笑着来到父亲面前,低下身子准备听听父亲有什么教诲,却见父亲颤巍巍的举起手掌,一记耳光就抽在自己的脸上。

    见老父怒不可遏的样子,不敢问缘由,连忙跪了下去,连声说孩儿知错,请父亲责罚,莫要气坏了身子。

    见到父亲被祖父打耳光,这是快六十年没有的事情,身后的颜家后辈全都跪了下去,请老祖宗保重身体,莫要气坏了。

    “子善,你上回挨揍,大概还是你十五岁去青楼时挨得吧?”颜之推带着回忆之色对自己已经七十余岁的儿子说。

    颜子善老脸微红,低头说:“那时孩儿少不更事,身子未长成就去胡闹,父亲责罚的是,只是没想到时隔快六十年,又领教了父亲的教诲,放眼大唐天下,有谁能在七十四岁之时还受到父亲的惩戒,这样的福气有几人能得到,孩儿只盼着这样的福气能一直延续下去。”

    颜之推对儿子的宽心之举也不理会,自顾自的从矮几上拿起一个巨大的土豆,对颜子善说:“颜家尊崇祖宗,却不信鬼神,从祖先颜回时期,我们就在学问一道上精益求精,向老农学种地,向渔夫问水性,向乞丐求至理,从不敢自满,我们不信鬼神,但是相信事实,子善,是什么原因让你失去了探知事实的勇气?

    谁告诉你土豆产不了二三十担的?你种植过这东西吗?你凭什么不相信云烨的话?只靠着臆测,就下了决断,把天下至宝当成废物喂猪,好一个有眼无珠的颜子善。“

    颜子善大惊,抬起头看父亲,却见父亲闭上了眼睛,一脸的灰败之色,头脸之上的老人斑似乎更加的醒目。

    只好把眼光看向随父亲一起出门的颜寿,老仆颜寿是这屋子里唯一的下人,见大少爷看自己,就回答说:“大少爷想差了,这土豆真的亩产二三十担,今日,老奴陪着老太爷去了种植土豆的地里,正好赶上蓝田县令在收割土豆,他们做的很细,量出来的一亩地里的确产出了三千余斤,为了确定平均的产出,他们又量了一亩地,老太爷估算过,产出相差不远,这些都是老太爷和老奴亲眼所见,不会错的。”

    颜寿的话说完,颜子善就呆住了,这对他的冲击太大了,自己在人前人后不停地驳斥一亩地产出二三十担的传闻,那些种植了的人家之所以不吭声,就是在等着看自己的大笑话,可笑自己还以为他们被自己的言论驳斥的无言以对,自己等着看云烨如何收场,原来云烨也在等自己颜面扫地。

    “老夫今日做了一次贼娃子,跑到云家庄稼地里偷庄稼,侥幸得逞,呶,就这东西,名字叫玉米,也是一门新庄稼,味道甜美,据说比起麦子不差分毫,可是产出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老夫估算了一下,一亩地最少也能产个五六担,这东西和土豆不同,是真正的粮食,土豆颜家喂猪了,那就喂猪了,我家不和猪争食吃,但是玉米是老夫偷的,既然偷回来了,那就是我家的,我问过了,再有一个月玉米就会成熟,等成熟之后,老夫会上云家再去偷一些成熟好的回来,明年多种些,老夫争取多活一年,看着玉米这东西在颜家生根发芽,否则我闭不上眼睛。”

    “父亲,都是孩儿自以为是铸成大错,这上门去讨要玉米种子的事情就交给孩儿,哪怕再艰难,孩儿也会讨回来。”

    颜之推在儿子的脸上摸了一下,笑着说:“我颜家什么时候低过头,你的脸面还值钱,不能轻易折损在云家,一个长辈骂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是看得起他,错了咱家也不认,你父亲我早就过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偷他家玉米,他家的护院还不得帮老夫推车子。

    我发现了一件妙事。“

    颜之推苍老的脸上堆满了孩子般的狡黠,颜子善心头大叫不妙,父亲只要露出这样的笑容,就一定有惊世骇俗的言论发出。

    充分享受了晚辈们求知的目光,颜之推才大笑着说:“老夫发现,做贼偷有瘾,这次得逞,让老夫神清气爽,这种愉快的经历只有一次怎么行,云家需要多光顾几次才是正理哈哈哈哈……”(未完待续。)

    PS:第一节求票,严重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