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李泰求教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封建社会就这点不好,总喜欢无原则的砍人脑袋,这东西又不是壁虎尾巴,掉了还能再长出来。

    想到那件珍宝云烨就心痛如刀割,光明之山啊,这是云烨给起的名字,拳头大小的钻石,放在太阳底下反射出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是一个部族的珍藏,每到开春就会拿出来祭拜一下太阳,为了让钻石可以多反射几次阳光,他们硬是磨出来了几个简陋的切面。

    洪城听说以后,就垂涎三尺,带着人把整个村子围了起来,要他们交出宝石,给他们两车麻布作交换,否则全部杀光,自己去拿。

    信仰的力量很强大,村子里人咽着口水拒绝了两车麻布的诱惑,蠢货长老还拿出钻石给每个战士增加力量,让太阳神保佑他的战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这下好了,不用他们发动进攻,红着眼睛的洪城强盗自己就先杀了上来,不要说这些受到太阳神祝福的战士,被财宝迷昏头脑的洪城这时候就算面对太阳神都敢下刀子。

    事实证明太阳神敌不过财富之神,那些战士在箭雨中纷纷倒地死去,大唐的弩弓不是披着一层太阳神光辉的土人战士可以抵挡的。

    战士死光了,长老抱着钻石站在悬崖顶上,声称洪城如果不给他四车麻布,他就抱着钻石跳下去,最后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以三车麻布成交。

    在大唐强盗们呆滞的目光中,长老得意洋洋的把钻石交给了洪城,自己带着剩下的几个战士拖着三车麻布回家,大车算是添头,不用说,过一段时间就会传出,土人长老是如何的睿智,拿一颗石头换了整整三车麻布,大家都有新衣服穿了,至于死掉的那二三十个战士,只是长老传奇故事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点缀。

    越是原始的政治就越是残酷,减少了冠冕堂皇的环节,把现实**裸的展现在洪城面前,听到这个故事的后续之后,得知自己成为故事里面被愚弄的蠢货,洪城没发怒,笑的涕泪横流,最后又变成了嚎啕大哭,从那一刻起,他就对这颗价值连城的光明之山充满了厌恶,连碰都不愿意碰,觉得那颗石头比狗屎都脏。

    宁愿抱着二十几斤的金块子,也不愿意碰价值更高的钻石,云烨告诉他,那块金子上沾的人命更多,一根筋的洪城就愿意抱着他认为干干净净的金子,也不愿意碰那颗肮脏的宝石,他认为人命不会依附在金子上,那是云烨造的孽,不是金子造的,这种奇怪的理论让云烨迷惑了很久,也没有弄清楚原因,只能认为这是他个人的一种坚持。

    财宝放下来,又被李二踹了好几脚,本来不挨踹的,就是被骂了一顿,结果李二打开盒子以后,看到在烈日下如同一轮新的太阳的钻石,顿时大怒,在云烨腿上一连踢了好几脚,然后指着宫门让赶紧滚,免得把他气坏。

    什么人啊,我只不过想拿回家显摆几天,让书院里的学子看看先生一趟远行之后的收获,最后还不是要放回国库,这东西是臣子家里该有的?帝王也只能把它放在国库里压仓底,来了什么使节之类的拿出来炫耀一下。

    李二现在最喜欢的摆阔动作就是装作不小心把琉璃盏打碎,上回军伍里出了一个猛人,就是那种百骑破万敌的那种,名字叫席君买,李二召见之后,为英雄庆功,席间与诸将畅饮,手持琉璃盏的李二亲手把杯子递给席君买,勉励他多多杀敌,为国争光,在席君买准备双手接过酒盏的时候,李二的手滑了一下,宝光四射的琉璃盏顿时摔得四分五裂,席君买当场跪地自称死罪,李二哈哈大笑说,有席君买这样的勇将才是大唐的福气,区区一个酒盏算得了什么,这样的酒盏还有一个,命内侍拿出来,斟满酒再次递给席君买,感激的席君买当场一刀子就把手拉出来一个大血口子,血流进酒盏,一口喝干,发誓说要为大唐流尽最后一滴血,满意的李二还把那个酒盏赏赐给了席君买,满堂宾客齐声恭贺,不用想就知道那时候的席君买李二就是要他抱着炸药包去炸敌人的碉堡,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才被撵出皇宫,就遇到一脸奸笑的李泰,拿出一个小瓶子问云烨:“先生,您有没有办法让这东西只盯着一个人咬,不牵连其他人?”

    云烨一看就怒了,谁允许他把书院迷阵里的大蚂蚁拿出来的?这东西太危险,一般都是养在巨大的玻璃槽子里,书院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一百来只,养成了现在的不到一万只,就这样还不能放到外面去,这东西的适应能力很差,在沙漠里纵横无敌,但是在潮湿多雨的长安,就没了生殖能力,还总是被那些雀雀鸟鸟的叨走一个两个的,弄的云烨想让它成为一道屏障都不可能,现在,这家伙居然把它拿出来当玩具,被咬上一口,跟被烧红的火钳子夹一下没有区别。

    喜欢摆弄这些东西的火炷同学不小心被咬了一下,嚎叫了整整一天,这还是在孙思邈精心照顾的情况下。

    “谁让你把这东西拿出来玩的,要是被咬了,你是知道后果的,孙先生都没有办法帮你止疼,太危险了,再说这东西要是产生了变异,在长安安家,那可就是大灾难。”

    “你又吓唬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工蚁没有繁殖能力吗?谁没事干会把蚁后拿出来,我就是问你有没有办法让他只咬某一个人,不连累其他无辜?快说,我着急着呢。”

    云烨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张欠揍的脸,不用说这些蚂蚁是给他准备的,想到这里云烨说:“上课的时候不好好听讲,这种大蚂蚁的有一种保卫蚁后的职责,他们忠心耿耿,为了这个目标宁死不渝,它们辨认蚁后的方式就是气味,记住了,千万不要被蚁后排泄出的哄种露水一样的东西在自己身上,要不然,那些蚂蚁就会来找你。下回课堂上要认真听讲,不要只挑自己喜欢的课上。”

    李泰非常有礼貌的躬身致谢,对于能解开他谜团的人,他总是非常的有礼貌,是一个好学生。

    这次出宫,老庄就带着旺财寸步不离的跟在云烨身后,见到云烨从宫里出来,旺财就甩着脖子下面鼓鼓的钱袋就跑了过来,熟悉的地方让旺财的心情大好。

    纵身上了旺财的背上,不用催,旺财哎呀呀的叫一嗓子,就沿着朱雀大街一路杀向了玉山。

    旺财的体力真的好了许多,从长安一路疾驰,也没见流几滴汗,远远地见到朱红色牌坊,长嘶一声,速度又加快了几分,把老庄他们远远地甩在后面,铁蹄踏上石板路,就减慢了速度,摇着身子要云烨下来,它准备去购物。

    牌匾口等待的云家彳卜役,见到侯爷回来,跪地上就哭得像死了爹妈,一人踹一脚,才止住哭泣,见旺财不满的打着响鼻,赶紧给旺财卸马具,另一个大喊着“侯爷回府了!”连滚带爬的往家跑。

    集市上的人见到全身甲胄的云烨不停地躬身行礼,云烨也笑着回礼,都是乡里乡亲的,拿侯爷的架子可不好。

    “侯爷远征辛苦了,听说大军平灭了南方数十个不臣之邦,给朝廷带来财货无数,劳苦功高,老汉的桂花稠酒加了果干,口味还算好,不可不饮。“

    这不能拒绝,老汉一年就酿一次稠酒,每回都给家里送一些,得些糕饼之类的回礼,就能骄傲半年,这是他最大的体面,更何况老汉居然学会了文绉绉的劝酒话,看样子练习了很久,端酒的动作都是兰花指,就是不知道和那家青楼学来的。

    很不错,正好有些渴,就忽视了老头的兰花指,端起碗一口气灌下去,伸着拇指赞了声好,老头子顿时满面红光,一连声的说:“侯爷大胜而归,小老儿家里还有些,就一起送到府上,请老奶奶也尝尝。“

    贩卖醪糟的小贩抱着旺财的脑袋大哭,胖胖的旺财成了高大的骏马,一点都不好看,都是没喝醪糟的缘故,可怜的,都饿成这样了,今天的醪糟不卖了,学人家把糖腔好的桂花一股脑的倒进醪糟里,请旺财喝,旺财欢喜的把脑袋伸进木桶里喝的吱吱有声。

    明明是被绑架了,偏偏家里摆出一副家主远征归来的架势,所有的人都在府门口迎接,老奶奶坐在一个太师椅上,扶着拐杖笑眯眯的看着,全身甲胄威风凛凛的孙子从门外跨进来,在她看来,不管孙子是在狼狈逃窜,还是勇冠三军,都是一样的,只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至于建不建功,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老奶奶越发的苍老了,被绑架之前还是一头的黑发,虽然夹杂一些白发,却不多,只是一年,头发就全白了。

    抢先一步下拜:“奶奶孙儿回来了。“老奶奶摸摸云烨的脸,流着泪说:”好,好我孙,儿回来了,回来就好。“

    旁边的辛月已经哭得都软了,怀里的孩子瞪着天眼睛看这个陌生的男人,那日暮挺着巨大的肚皮,被丫鬟搀着笑吟吟的看着丈夫,全家就她一个坚强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