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节难得有个仇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没有听清楚后面的话,只记得那一句“求苍天保佑我苦男儿”,云烨在嘴里不停地低低的哼着这句话,用遍了各种腔调,心里暖暖的,这个世界上的倒霉蛋不止自己一个人,还有一个更惨的,想到这些,看什么都顺眼,旺财把脑袋搭在前面刘进宝战马的屁股上是如此的憨态可掬,路边上流着鼻涕的孩子是如此的可爱,揍老婆的瘸子这时候把手臂也挥舞的是如此具有美感……

    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一整天,弄得当地官员以为侯爷魔怔了,因为侯爷居然在夸奖自己的三根鼠须,送瘟神一样的把高贵的侯爷送上了船,侯爷来的时候船上装满了稻谷,走的时候,却装满了海带,总之都是满满当当的,对于侯爷自己掏钱购买这些没用的东西,当地官员认为这是侯爷高贵人格的具休表现,就是为了给灾民拐着弯的发点钱,让他们有点钱在手里,改善一下生活,最难得的是,侯爷打算把这种善行延续下去,每年都给河北的灾民都发钱。

    当地的观风使特意做了好几首诗,来赞颂侯爷的慷慨,百骑司的探子则从另外一个方面进行了调查,最后的结论是云烨没有邀买人心,只是纨绔败家子的脾性又发作了,看不得人车苦,算不得出格。

    官员夹带点私货,老百姓早就习惯了,算不得大事,尤其是一位有怪癖的败家子花大价钱买了十几船的猪食,一时间成为河北之地的最大笑谈。刘进宝郁闷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家侯爷,侯爷却哈哈大笑,说留不下美谈,留下笑谈娱乐一下百姓也是好事。

    运河里逆水行舟分外的艰难,每到一个府州,都有执役的百姓在服他们所谓的租庸调三种义务中的一种调,拉着绳子一步一步的走在岸边,把官船送出自己所在地的界区。而官船都是在白白使用这些劳力,一文钱都不花。

    异想天开的云侯又出了幺蛾子,他准备付钱,听到这件事的官员吓得魂飞天外,不得了了,如果云烨开了这个恶劣的口子,后面的官船还要不要付钱?官员家的私货用官船运输,是不是也要付钱?自己做官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图这些好处吗。没有这些便利,鬼才会为了五斗米折腰,老子没地方找到五斗米吃?

    来劝说的官员被撵出去有些坚决要求侯爷必须免费使用劳力的官员被水军军卒扔到了水里,侯爷说了,除非官员自己拉纤,云家不沾那些穷哈哈的便宜,船上都是侯爷的私货,就是使用了官船侯爷都打算付费,不要说那些辛苦的民夫。

    无舌,何忠武洪城都坐在船舱里听云烨讲为什么这么做的道理。

    “自古以来,做官就是为了显父母,扬名声,高人一等的准备从百姓身上吸血,欺负人为快乐之本嘛这种恶劣的行径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绵延了好几千年,自从大禹有了私心,把自己的权利移交给了儿子夏启,王朝就出现了,所谓的家天下,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也就是从这时候人开始有了三六九等的分化。

    好不好的说不来,阶级这东西很古怪,有时候可以催人上进,可更多的时候就是压榨别人的借口,外面那些拉船的人,在做他们的职责,如果船上没有装海带我会用的心安理得,我们是军舰,有这个资格享受他们的劳动,可是有了海带我们的船就不再是军舰了,是商船,所以我们会付费,一文都不少,还原租庸惆的本来面目。

    让那些利用官船的黑心人,绝了这各路,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沾了国家的便宜,更可恶的是他们的运输的东西会比民间运输的东西少了一大块运费,同样的东西他们买得比民间的便宜,利润却比别人高,这不行啊,开始跑的时侯你就领先了,这日子久了,商人全部变成了官商,民间的商号全郜关门去放羊,有的跑去当响马,大唐就危险了,要记住一点,官员是不交税的。

    一番话说完,云烨就出门去了,也不管他们听懂听不懂,程家的掌柜居然敢过来哭诉,真是吒了熊心豹子胆,不狠狠地抽一顿不解恨。

    娃样子就是这样做出来的。

    云烨没发疯,他只是认为自己现在做了一个官员就把这个角色扮演好,回家做商人,就把商人的角色扮演好,必须一丝不苟的去做,做官员做到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个好官员,做商人做到自己能力的顶峰,做老师不培育出几个好学生怎么行,这趟险死还生的旅行,告诉了他一个道理,哪怕是演戏,也要全身心的投入。

    云烨现在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位铁面无私的好官员,程家掌柜的被抱下去打了板子,然后被赏赐了十贯钱,趴在床上一边哼哼一边发笑。

    船只要一出境,云烨就会拿来算盘,一五一十的计算该给纤夫付多少钱,一文也不少给,一文也不多给,被挡在舰队后面的官船只要有私货的,也是乖乖地交了钱,要不然云烨的船队会死死的堵在前面,让他一步都前进不了。

    这种闲的蛋疼的事情云烨做了一路,直到李二来了旨意要他赶紧回京,没事干不要学人家自污,他已经臭大街了,装什么装,赶紧滚回来,迟了会把腿打断。

    云烨仰天长叹三声,下令全速回京,李二就是人精,傻一点会死啊。

    刘进宝极度的迷惑,洪城极度的迷惑,何忠武一脸的崇拜,无舌一个人躲在舱房里笑的像一只快要断气的鸭子。

    害怕回京城,现在京城里就是一个巨大的马蜂窝,自己担任的角色就是捅马蜂窝的那根棍子,幕后黑手当然是李二,云烨想通过做一些拘屁不通的事情,让李二下令解除自己的统领职务,他不想当棍子,一点都不想,京城里的马蜂全咬人,一个个的嘴都有拳头大小,自己的身子有几两肉,架得住这么些马蜂咬来咬去?

    李二不上当,撤职的事情提都不提,要撤职也是捅完马蜂窝以后的事情,李二一门心思的准备等云烨被咬成骨头架子之后才会撤去他在水师的官职,不行啊,得想办法啊,京城里的勋贵平日里都是称兄唤弟的,大家都有一大堆娇妻美妾等着养活,这样的一大笔钱财没了,还不得找人拼命啊,找李二拼命全没命,只有云烨不大不小不肥不瘦的揍起来不咯手,踹起来脚不疼,是天生的拳头靶子。

    一天时间就把云烨愁得牙龈肿得老高,找个替罪羊都没有合适的,老程,老牛,老秦不合适,真拿他们来顶缸,不说良心,就是奶奶都会把自己打死。

    李靖是个好替罪羊,可是他躲得远远地在边关,不好抓,李孝恭?也不行,上回老头还从家里拿了一万贯给自己救急,这个人倩得领,长孙无忌?算了,想想他以后的威风就害怕,房玄龄,杜如晦自己的资格还不够拿他们当替罪羊。

    一夜一夜的睡不着,腮帮子肿得发亮,后脑勺长了无数火疖子,就在他一咬牙,一横心,准备把这事情担下来的时候,事情有了转机。

    老庄沿着运河跑了好久把家里的书信送到了,厚厚的一沓,看样子辛月有好多话要说,打开看才知道,里面装了好多的信,那日暮也在纸上歪歪扭扭的画了两个亲嘴的人,看不出男女,一水的方脑袋,扁身子,线条手脚,很有阴山岩画的风格,知道这个傻女人很想自己,把她的信捋展了压在枕头底下,晚上再仔细欣赏。奶奶的信里只是简单地要他照顾好自己,早点回来,大丫,小丫,东南西北,润娘,膊蔚,小武,都有信来,满满的都是思念和担心。

    辛月的信放在最后看,也数她的信最厚,家里每个人的近况都说了一遍,尤其是云宝宝云寿帝着她怒闯金銮殿的事情,被她说的像神话,着重描写了云宝宝不到一岁就大有重臣风范,娘娘抱了许久都没有撒尿,是个最听话的宝宝,从皇宫里出来的时候,还呀呀的命令宫女,太监给他开路,不愧是将来做侯爷的料。

    云烨看到信,感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老子终于有一个仇人了,张亮,好人啊,你既然带头把岭南的收益捐了出来,替陛下背了一个大黑锅,那么替我再背一个小小的黑锅想来也不会介意,岭南之事都是被张亮逼的呀,他一位堂堂国公,指名道姓的要我把他家的财富捐掉,还必须一文都不许剩,否则国法难客,语言是尖利的,语气是肯定的,态度是坚决的,含义却是隐晦的,无非是要云烨睁只眼,闭只眼,随便上缴几个钱应付一下皇帝就好。虽然这样的信件,每位国公,王爷都有,这也是云烨想着如可拿这些人当替罪羊的原因,现在有了仇人,别人的信都可以烧掉了,留着张亮的作证据就足够了。

    多好的人啊,及时雨中的及时雨,当晚,云烨抱着那日暮的信,做了一宿的春梦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