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节留下买路财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庞大的鲸鱼折腾了一个时辰,终于死了,刺史冯泰不敢动大鱼,还在建议云烨把这条大鱼弄回海里去,他就权当不知道此事,否则会有滔天大祸。,!

    云烨眨巴着眼睛半天都没有弄明白自己杀了条鱼会犯了什么王法,难道说这条鱼是谁家豢养的?绕着大鱼走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标记,急的冯泰扯过云烨走到僻静地方才压低了嗓门说:“侯爷,您也是饱读诗书的人,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巨鱼死,王侯毖,这句话吗?”

    云烨抓抓脑门子说:“满朝廷那么些王侯,恰好死那么一两个有什么打紧,喂饱百姓才是正理,不喂饱他们,还不知道会死多少王侯,我抓这条鱼,就是打算回京的时候给那些王侯长辈带些手信,大家一起吃,看看谁那么倒霉会被噎死。”

    冯泰张着嘴说不出来话,没见过这样的夯货,你杀死了鲸鱼,按照史书上说的,巨鱼死,王侯毖,这已经是得罪了李家的那些王爷,还敢把肉当成手信送给他们,这不是找死么?这位怎么就不知道小心行事呢?到时候被群起而攻之,谁都扛不住。

    见到把胆小的老头吓成这样子,云晔给老头顺顺气又说:“吃条大鱼算什么,抓大鱼的法子还是河间郡王李孝恭教给我的,老头子把早年间大嚼鲸鱼肉的往事当成功绩在讲,杀了那么多的鲸鱼,老家伙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听说才新纳了两房小妾,龙精虎猛的没一点要死的征兆,放心,我请陛下吃鲤鱼的时候,陛下赞不绝口,认为肉质细腻,是一种好肉食,以后应当多吃。鲤鱼都没事,鲸鱼算什么事,发动你手下的水军,用八牛弩多杀一些鲸鱼上来,估计到时候找你要鲸鱼肉的不是一个两个。“

    冯泰咯喽了两下,就软软的躺在沙滩上,云烨过于奔放的语言,远远超越了老头子的心理极限,人昏过去了。

    他昏他的,躺在沙滩上也该好好睡一觉,这些天老头子日夜奔忙,没见他休息过,喊过来两个仆人,给老头搭个布棚子,自己去找锯子,准备把鲸鱼大卸八块。

    全民大生产的效率是恐怖的,富饶的渤海给灾民提供了数之不尽的食物,当云烨带头吃海里的一种绿莹莹的海菜的时候,老冯泰再次泪流满面,这东西渔民们有时候用来喂猪,人是不吃这东西的,现在堂堂侯爷亲自当着所有人的面,凉拌了一盘子,三两下就吃完了,似乎没吃够,准备再来一盘子。

    作为宿儒的冯泰,当然要以身作则,现在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自己也调了一盘子,鲸鱼肉打死他都不敢吃,可是海带他敢吃,吃着吃着他惊奇的发现,味道好像真的不错。

    “给乡亲们说,这东西我准备大量收购,以后云家的商队每年都收,让他们把这东西洗干净晒冇干了,十斤一文钱,算是给他们找个来钱的门路。

    冯泰看看浅海处长得密密麻麻的海带,疑惑的问:“侯爷,这东西没粮食的时候吃一点、没问题,关中又不缺粮,您要他干甚,关中人会吃这东西?”

    “你不知道,关中美食出云家,只要云家开始吃这东西,你会发现用不了多长时间,长安城里这东西就会供不应求,你还不知道吧,这可是好东西,吃了它,就不会再得那种脖子肿的粗粗的病,好东西啊,你尽管给我弄,有多少给我弄多少,八月初舰队会到涿郡运河接我,到时候全部带走。我还要带走所有的鲸鱼肉,小心别把鲸鱼头骨给我弄坏了,我也要带回去,如果你想给家里捎东西,我可以帮你一起运回去。

    “这些小事侯爷无需费心,下官自然会办得妥妥帖帖,只是幽州穷傲,没有好东西孝敬侯爷,让您带些不值钱的贱物回去,实在是丢人啊。“

    “老冯,你想多了,如果想发财,我在岭南就发大财了,没心肝的才在灾荒之地发国垩难财,你以为鲸鱼肉,海带不值钱?哈哈哈,不告诉你,这是云家的秘方,等你到长安述职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东西卖的很贵,很贵,只有有钱人才吃得起。“说完就大笑着出门而去,依然是短裤短衫赤着脚,露出被太阳晒黑的四肢,快活的像一个海边的棒小伙子。

    云烨没来之前,冯泰,元大可就为怎么招待云烨费尽了心思,云家奢华的名声早就蜚声大唐,作为云家的家主,一定是一个极难伺候的华贵人物,更不要说他简在帝心,要是在皇帝面前说几句自己的坏话,估计自己的仕途就会就此终结。

    元大可准备全力招待,冯泰宁可拼着官职不要,也不肯趋炎附势,做好了被革职的准备,谁料想,云烨是被抬下船的,满身伤痕的人,什么都享受不了,就连元大可送去的美婢,也被云晔打发回老。

    伤好了之后更是四处奔走为灾民找粮食,他的随从的吃食都是自己解决,从不骚扰地方,舰队到达海港的第三天卸空了粮食,鱼干,给一部分当地的士卒放了假,只留下五艘舰船,剩下的全部从黄河口溯流而上,准备进入运河,赶回长安,李二的旨意很明确,就是要亲眼看看这支舰队,考虑他将来能不能承担南粮北运的艰巨任务。自从知道岭南的粮食极多之后,他就开始打这个算盘了。

    洪城不知道受了什么刺垩jī,给了云烨五贯钱,说这是他现在的全部身家,要和云烨合伙做生意,很简单,就是海带的生意,云家占七成,他占三成,不要不行,前后追着云烨诉苦,说自己被坑成现在的模样,云烨难辞其咎,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再不给他一条活路走,就准备带着全家去云家吃饭。

    云烨答应了,一口就答应了,没有还价,也没有讨价,这把本来不抱希望的洪城弄傻了,想了很久,决定自动退股,前面的的惨痛教训,让他知道,这天下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云烨的便宜还是不要沾的好。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船队带来了已经抵达运河的消息,云烨也需要回京,那日暮再有一个多月就要产子,这是自己以前没有预料到的,为了孩子也必须尽早回去。

    五千将士按照李二的安排,必须在河北五州游垩行一次,以宣示武力,按照无舌的逻辑,不杀几个人是不行的,大军出征,不见血不吉利。

    大军在河北见得第一次血,来自一个迟归的士卒,老母病重,多留了一些时间,回营的时候晚了半天,按照军律,是要处斩的,军法官不理会侯爷的劝说,在那里磨着刀子说一定要把那家伙的头砍下来,大唐军法森严,不要说侯爷,就是陛下来了,也不能阻止他行刑,当然,如果侯爷拿得出先前准许他迟归的手令,可以免他一死,但是鞭子却无论如何逃不掉。

    这混蛋明显想放过士兵,偏偏让云烨来顶缸,他自己正大光明,铁面无私的形象必须得到维护,不是上了吗,恩处于上,这是军队的传统。

    当着军法官的面写了一张手令,这家伙板着的死人脸才松了下来,两个健壮的士卒拖着痛哭流涕的犯规士卒出去行刑,还算是一条冇汉子,一声不吭,就是眼泪流的哗哗的,行刑完了才嚎哭着说对不起侯爷。

    大军开拔,耀武扬威,云烨被套上全身铠甲,在烈日下骑马上受罪,一杆漂亮之极的空心马朔挂在得胜钩上,如果给脑袋上插两只鸡毛,背后插些旗子,和戏台上的赵子龙区别不大。

    到处别扭,就这冯泰翘着大拇指说云侯有古之名将风范,这一路必定让那些宵小之辈望风而逃,最后承诺一定派人把云烨的鲸鱼肉和海带干送到涿郡,至于剩下的那一半珍宝,无舌是不允许离开自己的视线的。

    大军四处漫游,所到之处果然如同冯泰所说的那样,一些才拉起来队伍的革垩命者,就纷纷扔掉破刀破枪,重新回到田地里照顾自己家的庄稼,所到之处,告密者无数,见到那些蓬头垢面的告密者云烨就恶心,如果不是立场问题,他很想先把这些告密者干掉,不管从人情,道垩德上来说,这些人都是纯粹的渣滓,太恶心了,交给洪城处理就好。

    河北之地绿林遍地,看看那五大车珍宝,很担心林子里窜出来一个红眉毛,绿眼睛的家伙大喊着,程达尤金在此,留下买路财。

    这可就糟了,一个劲的在心里劝慰自己,那个叫程达尤金的家伙,如今一个是国公,一个是侯爷,自己的儿子见了他们会喊爷爷,不大可能跳出来打劫自己。

    可事情就这么怪,州府之旁,大路之上,一个肌肉似铁的大汉,站在路中间,指名道姓的要和勇冠三军的云家侯爷大战三百回合。

    大汉身高足有九尺,穿着短衣短衫,掌中一柄大铡刀,挥舞起来水泼不进,密不透风,碗口粗的榆树一刀就劈成两截,剩下的半截树桩子也在一片刀花里变成了劈柴。

    最后把铡刀指向了云烨,炸雷般的声音响起:“云烨,听说你也是长安城里出了名的没遮拦的汉子,今日你我就在此地大战三百回合,好叫你知道河北也有好汉,免得你目中无人,带着财宝满世界转悠,今日不留下买路财可不行。”

    这就怒了,喝退了众军士,吐掉嘴里的草梗,云侯一马当先挺着中空的马朔就英勇的杀了过去……(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