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捕鲸记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渤海的海面上,到处是渔船,河北道的乡亲们没吃的,自然需要海边的乡亲们资助,没有粮食,可是海里面的鱼还是很多的,只要有足够的人手,捞就是了。?

    远海上有水军的巨舟在游弋,把竹竿塞进海水里用力的敲,唯一的作用就是想把鱼赶到浅海处。海豚从海水里高高的跃起,转几个圈又一头扎进海水里,这里的鱼很多,他们也在忙碌着捕猎吃鱼。

    云烨脱去了外袍,就穿着短裤,短褂子,两条船拖着一条巨网,顺着风航行,眼角的淤青还没有消逝,眼睛里还有残存的血丝。

    这回亏大了,自己掏钱把所有的鱼干买下来,分发给了几个刺史,面对嗷嗷待哺的灾民,云烨实在是说不出要钱的话,眼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把鱼干都扛走,云烨心痛的就说不出话来。

    水军将士们以为就这样了,自己的鱼干送给了饿肚子的老百姓,和云烨一样很舍不得,却一句埋怨的话都不说,善良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忍痛变卖了几个贪污来的珍宝,换了十几车铜钱,分发给将士们,自己做好人,不能让他们吃亏。

    这次分钱,军官们没份,哪怕是火长都没份,只能对着钱堆咽口水,将士里有很多都是这一带的人,给他们放了半个月的长假,发了两袋子米,打发他们回家看看,临走的晚上,云烨的帅府门口,跪了一地的人,都知道私自给军卒假期是个什么罪过,但是大帅不在乎,刘仁愿劝了云烨好几回,被轰了出去,洪城也告诉云烨,这个罪过不是开玩笑。

    “会不会被砍头?”云烨问洪城。

    “这倒不会,就是您的军职会被撤销,陛下也会来旨意训斥。以后您要是再想带兵,那可就困难了。”洪城忧心忡忡,他很担心云烨的前途。

    “太好了,这下子没人再逼着我领兵打仗了,被陛下骂一顿?他骂我的次数还少了?以前都是直接拿脚踹的。再想个办法,把我身上的文职也想办法给弄掉。有没有这种只剥夺职位。不挨军棍,不砍头的好办法?“云烨揪着洪城的衣襟让他想办法,他以前就是靠告密活着的人,这方面经验丰富。

    吓得洪城扭头就跑,给无舌说云烨被那条黄花鱼把脑子抽坏了。

    “消停,你以前也是个伯爵,做事情蠢得没边,谁脑子坏了,我看是你的脑子才坏了。放士卒回家这是礼,这是孝,这是仁,我估计云侯放他们回家另有安排,那些偏僻的乡间,见儿子带回来了粮食。钱,还有布帛,就是以前心里对朝廷不满,这下子也该顺口气了,再说了,他们自家的儿子还要去京城接受封赏,有大好的前程等着。这时候就是傻子都知道儿子必须按时回军营,家里的人也会消停,安安心心的做顺民,生怕给儿子带来坏的影响。

    军卒按时回营。这就是信了,一件事情把仁,孝,礼,义,信全都占全了,就不是错,是美谈,陛下只有嘉奖的份,谁要是在这件事情上指责,立刻就会变成坏蛋,绝对是遗臭万年的坏蛋,就你这种傻子,还有脸跑去劝侯爷,你想想,自从你和云侯打交道以来,你占便宜,还是他占便宜?”

    无舌放下手里的铜镜,痛心疾首的对洪城说。

    “我头一回和云侯见面,用我全部的家财换了《阴符经》陛下很满意,就升我做了百骑司的头,我的家财没了。

    第二回真正打交道是我们从康鞘利手里骗来了传国玉玺,我担惊受怕的扛着玉玺跑了几千里路回京,陛下很是喜欢,赏了我五百贯钱,结果他把康鞘利的财富全吞了,最少八千贯,我受累,受惊,担责任,收益全部归他。

    第三回窦家惹了云烨,他忽悠全城的百姓去砸窦家,我们当前锋,结果,他除掉了大麻烦,还在窦家原址上盖房子发大财。我被陛下训斥。

    第四回是在窦燕山谋刺陛下,用了八牛弩,他安全的把陛下送回城,立了功,受到嘉奖,我被陛下发配岭南。

    第五回就是这次,我在岭南把所有人得罪个精光,杀人杀的手都软,结果所有的功绩都是他的,陛下在圣旨上把他夸成了一朵花,我只有一句,那就是洪城等人,天啊,我就是一头猪,被他占了无数的便宜,还以为他是我兄弟,就是现在都对他只有情义,没恨意。无舌先生,我是不是没救了?“

    洪城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痛苦地直揪头发。

    无舌从镜子里再看看自己缺少两颗牙齿的嘴,叹了口气,决定以后少说话,这对自己高手的风度有很大的影响。

    “洪城啊,别难过,老夫比你好不到哪去,开始看他都不顺眼,最后还不是被他装到套子里了,见过多少身手了得的好汉,没受过一丝丝的伤,见他几回就磕掉了两颗牙不说,还几乎卖身给了他,从宫里出来就要去书院教徒弟,剩下不多的年岁就要在书院渡过了,还不是喜欢和他在一起?

    这就是大人物的魅力,陛下的魅力带着杀伐之气,娘娘的魅力带着高贵的气息,太子的魅力在于和善,魏王的魅力在于聪明,蜀王的魅力在于执着,只有云烨,他的魅力在于让你不知不觉的认为他是一个好人,一个无害的人,和他在一起非常的轻松,只觉得花也红,草也绿,想骂人就骂人,想撒泼就撒泼,没人会见怪,于无声无息中对他放松了所有的戒心,被他骗都觉得他是出自好意,仔细想想,还真是好意,从来没有主动害过人。“

    洪城精赤着脊梁,手里拖着网往回收网,以前干这事情觉得很丢人,现在自己干的热血沸腾,云烨每看到一条大鱼,就兴奋的大呼小叫,想起自己和无舌的谈话,猛然间觉得自己就该这么活,回去对陛下哭诉把爵位要回来估计不难,自己就去书院做训导长,管管那些纨绔子弟也不错,人脉也有,钱也有,不算是坏事。

    新装的吊臂把满满一网鱼,兜了上来,这一网足有四五百斤,周边的渔民齐齐的喝一声彩,在甲板上把绳扣解开,一大堆银光闪闪的带鱼就掉在甲板上如同黄鳝一样扭曲着身子准备跑路。七八只硕大的螃蟹,还有好几只墨斗鱼还在不停地吐墨汁,扇贝捡了一盆子,又挑了两条宽窄合适的带鱼,准备炸的干干的洒上细盐,当锅盔吃。

    云烨,无舌,洪城三个人就赤着脚蹲在阴凉的地方吃海鲜,都是海边人家的吃法,清水煮了撒一点盐,就成,巨大的螃蟹一只就足以让给云烨吃饱。

    嘴里含着一只螃蟹夹子,极目远眺,忽然看见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黑幽幽的大家伙喷着水柱浮了上来,渤海里只有黄花鱼和带鱼,哪里来的大鲸鱼?看样子个头绝对不小,云烨指指那头鲸鱼对无舌和洪城说:“冬鱼这家伙回去看他婆娘和娃去了,咱们三个能不能把那头鲸鱼干掉?“

    “老夫以为一般的刀剑对那家伙可没用处,上次被龙吸水弄死的那几条是用锯子锯开的,咱们没有称手的家伙,砍他一刀更挠痒痒似的,没用。“洪城深以为然,早听云烨说过,这只是一条大鱼,不是什么鲲,更不会变化成鹏,与其说和鱼相近,不如说他更像陆地上的牛羊,都是胎生,也有奶水,只不过他喜欢在水里而已。

    云烨把八牛弩的弩衣卸下来,八只寒光闪闪的弩箭就露了出来,每支弩箭后面还拴着皮绳,是鲨鱼皮绞成的,非常的结实。

    洪城从来都是豪迈的,古代有任公子吊鲸饱食河东之民,今天洪将军也要大显身手。找来几个身体强壮的水手,把绞盘绞紧,自己拎着木槌,看箭簇的方向,刚才云烨唯恐订不结实,特意加装了倒刺,大船尾随着鲸鱼喷起的水柱潜行,当那头鲸鱼再一次浮出水面的时候,洪城大喝一声,木锤敲击在机括上,嗡的一声,八只弩箭就飞了出去,重重的钉在鲸鱼身上。

    鲸鱼立刻下潜,海水被染红了好大的一片。云烨眼睁睁的看着甲板上盘好的八条绳子在飞快的减少,当绳子到了尽头的时候,听见大船发出吱嘎的一声哀鸣,猛地往下一沉,拴着绳子的那条桅杆顿时从中间断开,重重的卡在了船锚上,大船猛地一晃,就开始逆风航行,从静止到全速前进也不过盏茶时间。

    在渔民敬佩的目光中大船飞速的在海面上奔驰,鲸鱼一会潜入大海,一会钻出海面,高高的跃起砸在水面上,水花飞溅,声势惊人。

    洪城欢声大笑,宛如少年,无舌手里抓着一只标枪,每当鲸鱼换气之时,总有一只标枪准确的扎在它的头上,当一只黑色的标枪钻进它的眼睛的时候,鲸鱼彻底变得疯狂了,绕着船开始兜圈子。

    无舌哈哈大笑,瞅准了机会,把另外的一只标枪也射进了鲸鱼的眼睛,两只眼睛全部插着标枪的鲸鱼鼓动尾鳍,朝着岸边飞快的游动。

    一路上不知道撞翻了多少渔船,站在沙滩上指挥民夫晒鱼的幽州刺史冯泰,见到一只山一样的怪兽冲着他有了过来,惊恐的喊叫了一声,就带着民夫四散奔逃。

    借助强大的惯性,鲸鱼搁浅在沙滩上只能无力的拍打着尾鳍,激起阵阵水花,船身一震,云烨这才发现,自己的船也搁浅了。

    (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