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活着都是为了别人(求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ff37;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人不能活成独夫,活着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总还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富贵荣华云烨不缺,不屑于使用歪门邪道来增加自己的身上的光环,但是水军需要,灾民需要,大唐也需要,无耻也罢,崇高也好,都是从实际需求出发的,现实决定一切。,!

    登州有完善的海运码头,可以停泊千料的巨舟,早就被清空的码头全被水军的战舰塞得满满的,当欣喜地人群准备欢迎凯旋的将士的时候,却发现将士们的脸上没有多少笑容,更多的是严肃和悲伤。

    长长的跳板被搭上码头,衣衫凌乱,少了两颗牙齿的无舌捧着圣旨从船上下来,也没有和几位刺史多说话,在让他们准备好仪式之后,当着漫山遍野的民夫,就开始宣读皇帝陛下的旨意,也不知道无舌身上到底揣了多少圣旨,总能在合适的地方,合适的人面前拿出来一封,难道说,李二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圣旨里的语言充满了悲天悯人的情怀,一个为了子民宵衣旰食的皇帝形象被无舌漏风的嘴宣扬的淋漓尽致。

    场面肃穆,万民跪拜,山呼万岁,民夫们听到了最强大的消息,一百万担粮食啊,都是白花花的大米,连一点的杂粮都没有,这才是他们最关注的,至于皇帝一定是一个好皇帝,能在灾年把百姓的肚子喂饱的都是好皇帝。

    一张圣旨就足以抵消这些天在灾民中流传的所有怪诞的消息。什么三只眼睛的天神下凡了,龙王爷要收取人命税了,那个谁谁家的小子脚底板长了七颗奇怪的红痣了,张家堡的那个屠夫砍死了一条大蛇了,等等等等。

    “黄门为何会如此狼狈,莫非途中遇到了不测?”元大可拱手问无舌。

    “元刺史客气了。连番征战,万里之行,总会遇到麻烦,不过仰赖陛下洪恩,总算是不辱使命。粮食运来了,还有一些鱼干,这是那场风灾的恩赐,您还是赶快命人搬运粮食为好,救灾如救火啊。”

    “黄门说的是,只是能否容下官等人拜见云侯,好代替这河北灾民当面致谢。”

    “元刺史不知。云侯在龙吸水袭击船队的时候,大雨倾盆之下犹在指挥,可惜被水龙吸到天上的巨鱼所伤,今日才醒过来,还是不要打扰他静养为好,烦劳元刺史给安排一个清净之所,好让将士们好好休憩一下,粮食就不必给我们准备了,船上还有一些,“

    元大可吃了一惊。就要上船探望,被无舌阻止,指指陆陆续续相继下船的伤兵说:“云侯也要下来,船上鱼腥味太重,不是一个谈话的场所。“

    正在谈话间,就看到一群亲兵护卫着一个担架从船上下来,连忙跟上去探望。只见鼻青脸肿的云烨正在向他们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

    何忠武在一边拱拱手说:“云侯伤重,不宜多说话,由下官来转述云侯的意见,其实就是一句话。云侯说请大家尽力救灾,粮食不够的话,他就再去找,怎么也要让河北之地不出现易子而食的人间惨剧。“

    听到这话,相州刺史顿时嚎啕出声,他刚才看了,云烨的伤势没有半点的作假,自己伤成这样,还在惦念灾民,实在是官员的楷模,不够了再去找,去哪找?无非是要再去打仗抢劫,就凭这些伤残的士卒?这是要拼老命啊。

    该死的何忠武把云烨像游街一样的抬来抬去,每到一处,就惹来一片哭声,云侯的爱民的名声顿时不胫而走……

    太极宫上,李二接到了红翎急使带来的河北六州刺史上的万民书,众口一词的请皇帝为云烨以及水军将士庆功,六州百姓如今有了口粮,已经被安抚下来,田地里的秋粮也已经出苗,到了秋后,会自己解决一部分粮食,云侯还带着水军将士在大海里捕鱼,用于弥补粮食的不足,总之,河北之地已经暂时不需要朝廷操心。

    万民折在太极宫当着百官的面诵读,当他们听到云烨被从天而降的巨鱼砸伤的时候,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胡庆,你觉得云烨被鱼砸伤很可笑吗?”李二阴测测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

    “回禀陛下,微臣认为河北六刺史一派胡言,哪里会有人被从天而降的巨鱼砸伤,难道是天河漏了么?臣弹劾云烨冒功之罪。”

    胡庆避无可避,只有硬抗了,作为一个北方人,他认为云烨的胡说八道,为自己揽功,给的理由还非常的经不起推敲。

    “前隋开皇三年,有龙吸水过洞庭,岳阳城落鱼千斤,大业八年,有龙吸水过甘旸,十里之外有牛羊从天而降。武德六年,衡阳有龙吸水过境,天上居然降下剪刀菜刀等物,胡庆,云侯被从天而降的巨鱼砸伤,你认为不可能吗?老夫刚好接到登州报讯,有五股龙吸水过境,自己无知,就不要满嘴胡柴。”

    房玄龄出班一连举了三个例子,立刻就然胡庆哑口无言,李二的脸色更加的阴沉,缓缓的说:“朝堂里要不了那些尸位素餐之辈,要不得那些面对同僚遭殃,自己欢喜的人,胡庆德行不修,随意攀咬有功之臣罪在不赦,来人,将胡庆降职九等,发配崖州,遇赦不赦,终生不得还乡。”

    胡庆凄惨的哀求声响起,朝堂里似乎更加的安静了,百官一个个如同木雕的菩萨,一言不发,直到胡庆被拖出朝堂,才开始继续议事……

    李二下了朝,心中的怒火依然难平,在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重重的坐在椅子上,嘿的一声,拳头砸在桌子上,国事繁杂,却处处有人掣肘,让自己空有大志不得施展,这些人安逸的太久了,早就没有了进取之心。

    “陛下,您今日对胡庆的惩罚过重了,他即使有错,也是无心之失,陛下何必动无名怒火。”

    “观音婢,程咬金牛进达兵进哈密,吸引正面之敌,侯君集联合锲必已然攻破高昌,这时候正是我大唐昭显雄威之时,却总有人无端指责朕杀戮过重,说草原乃是无用之地,取之无益,只是徒费国帑,说朕在犯汉武的旧错。”

    “那您也不该在云烨的事情上发怒,让他将来不好做人。”

    “观音婢,朕只有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才不去想的太多,你说得对,云烨这小子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朕的心扉,只可惜他和澜儿虽有夫妻之实,却无夫妻之名,否则一定是一门好亲事。”

    “二郎,云烨真的被鲨鱼砸伤了?”

    “不要听他胡扯,是被一条这么大的叫什么黄花鱼给砸的鼻青脸肿,没有大碍。”李二伸手给长孙比划了一下鱼的大小,夫妻二人相视大笑。

    李二低下声音又说:“随员里有一个鸿胪寺的官员,认为夸大其词对安抚百姓有益,这才说是被鲨鱼砸伤,不过也一定惊险万分,以无舌的武功都被磕掉了两颗牙,就知道情形有多可怕。”

    “二郎,他这次回来,就不要让他奔波了,这次几次险死还生,也够可怜的,让他好好地过几天清闲日子。算是对他的奖赏。”

    “朕也是这个意思,不过这小子办事,总是能够办得让人从心里佩服,等历练几年,把纨绔的性子磨掉,房玄龄,杜如晦都未必会强过他,可惜了,这几年朕算是看出来了,他真的对当官没兴趣,全心思的想着混吃等死,别人有他的那些本事,早就准备彪炳史册了,他居然给青雀说,最大的梦想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做官员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一辈子忙忙碌碌的算是白活了,他准备三十岁告老,然后躲在玉山不出来,这样一个惫赖性子,真不知道他师父是怎么教出来的。”

    长孙闻言笑的前仰后合,喘着粗气对李二说:“如果说这满朝文武都是天上的星宿,是上天派下来辅佐您的,他该是个什么星星?那天,袁天罡说起这件事,说其他人都有脉络可循,只有云烨来无影去无踪。他看不清楚。”

    李二哈哈大笑说:“什么看不清楚,是不敢胡说,上回朕有心魔,被云烨接手,治好了,袁天罡乘此良机脱身,以为朕不知道?活该他被云烨勒索,《黄庭经》这样的好东西如今都成了云家的秘藏,朕都羡慕,王羲之的手笔啊,落在云烨手里算是明珠暗投了。”

    李二在长孙的话题引诱下,心中的烦闷逐渐消散,心情也愉快起来,河北的困境解开了,一切都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他开心了,辛月却一点都不开心,抱着儿子在落泪,丈夫在外面过的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好好地坐船也会遇到听都没听说过的龙吸水,还被天上掉下来的鱼砸的鼻青脸肿的,可怜,这次回来自己一定好好伺候,出门就受罪,咱家把大门关死,谁叫都不开,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哪怕一起种地都是好的。

    ps:第二节送到

    ff37;M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