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乱点鸳鸯谱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笑苍生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才说:“这是在下读遍岭南五世家藏书之后,于高山之巅,观大河水波涛涛,只觉天下间文字处处无趣,字字怪诞,遂类比楚狂人,作凤歌笑一笑孔丘,你也是读书人,以为如何?”

    听他这话出口,这两句诗要是他作出来的才是怪事,李白在《庐山遥寄卢侍御虚舟》这首诗里开篇即用典故,谁说出来都不足为奇,但是,绝不是眼前这个骗子能说出来的。?云烨笑笑,回到软榻上,准备把另外一碟子绿豆糕喂给旺财。

    冬鱼咧着嘴一笑,抓住笑苍生的头发,准备再请他喝点水,这家伙明显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到这时候还准备骗侯爷,这是冬鱼所不能容忍的,自从他跟随云烨以来,吃得好,穿得好,自己也攒了一些钱,只要回到山东,把钱交给婆娘好好地把娃养大,他准备跟着云烨混,看样子,这是一个好主子。

    以前之所以恨当官的,就是因为自己受欺压,如今自己身价倍增,就会把以前受的苦难忘掉,忘情的加入欺负人的行列,甚至比以前的官员还要恶毒。一旦下手绝不容情,这是一个悲哀的现实。

    笑苍生准备开口,冬鱼却不给他机会,于是水面上又开始冒泡,两只手抓住水瓮的沿,想要站起来,无奈这只是徒劳。

    花娘又开始嚎哭起来,她觉得笑苍生已经淹死了。

    当笑苍生再一次被提起来时,已经在翻白眼,冬鱼把他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笑苍生嘴里高高的喷出一股水柱……

    “大唐没有白衣宰相,也没有白衣可以傲王侯这一说你既然吟诗把我引来,想必对自己的才学很有信心,那两句诗的确引起了我的注意,你成功了一半现在只要你表现出与你口气一样才学,我不吝啬向朝廷举荐。”

    笑苍生艰难的翻个身趴在地上,四脚朝天的确有失自己的风度。

    “那两句诗的出处是在越州拱秀山的摩崖石刻,乡民不识,我发现后就说是我作的云侯,我只是借这两句诗求一个幸进的机会您既然识破,为何要如此羞辱与我?”

    云烨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老祖宗没事干总有在石头上乱刻得坏习惯,当时楚地文采风流,对于儒家没有太多的好感,他们狂放,他们昳丽他们在山水间吟诵,在青石上留下自己的佳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笑苍生,你不要怪我揍你,原因是你实在该挨揍起了一个让人一听就想揍你的名字,自己不事生产,整日混迹青楼,听老鸨子说你还需要自己相好的救济才能活下去,是不是这么回事?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俊才,你以为大唐很稀罕么?

    寻章摘句,皓首穷经,钻故纸堆,凭机巧混饭,吃一口嗟来之食,笑苍生,你既然准备这样混饭,就要做好受辱的准备,凭借冇一句诗词就想成为座上宾,你是在做梦。“

    笑苍生艰涩的咽一口唾沫,自己这两个月来日日关注公主府,就是想找机会把自己推荐给京冇城里来的侯爷,希望能够借他的力离开岭南这片烟瘴之地,传闻中长安勋贵最是喜欢华府文章,艰险奇涩,诡怪橘伦的句子最是讨人喜欢,有人靠着一句诗词就平步青云,日日宴饮不绝,自己无意中发现了那两句诗歌,以为是上苍降福于己,谁料想一开口,没有想象中的宾主对话,只有无尽的羞辱。

    自己原本就是渔家的儿子,不安于祖业,凭借着识得几个字,期望可以过上高人一等的生活,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自己在发白日梦而已。

    “云侯,笑苍生受教了,我本就是渔夫的儿子,做什么一步登天的美梦,得罪之处,还请侯爷饶恕,这就回家,找一家船行,老老实实地绘几张海图,挣些银钱,给花娘赎身便是,这些天要不是有这个蠢女人帮我,我说不定会被活活饿死,她刚才的无理也请侯爷饶了她吧,与一个歌妓一般见识,传出去对侯爷声誉不利。“

    当一个人回归本身的时候,自然有一股湛然的神采,不虚伪,不矫作,就剩下坦然,所以冬鱼很自然的松开了他,看他湿漉漉的从水瓮里爬出来,抬起花架子,好让花娘从底下爬出来。

    “花娘,我本来想记着你的恩惠,等我发达之后百倍报答,现在看起来我失败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无所不能,将来可能还是一个穷鬼,如果你不嫌弃,我就赚点钱把你赎出来,这辈子咱俩就凑活着过吧。“

    胖胖的花娘哭的好像要断气,二楼的那些出来看热闹的歌妓一个个眼泪涟涟,就连老鸨子也不停的擦一下眼角,刘进宝嘴角上翘,冬鱼若有所思,美好的事物谁都喜欢,大团圆的结局虽说不太圆满,笑苍生没有锦衣华服的来娶花娘,但是这种穷小子的爱情更加的让人心里舒坦,一时间谁不夸一声笑苍生乃是一个有情有意的好汉子。

    惟有云烨怒不可遏,对冬鱼说:“把这家伙再揍一顿,气死我了。“

    冬鱼为难的看看侯爷,见侯爷似乎气的快背过气去了,心头的那一丝不忍立刻跑到九霄云外,拎着笑苍生一拳就打在肚子上,看在他可怜,临时收回了几分力道,就这样笑苍生身子立刻就弯了下来,像只大虾蜷缩成一团,花娘疯了一样冲过来,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张牙舞爪的,却被刘进宝抓着脖领子,一步都前进不得。

    青楼里的气氛一下子全变了,刚才还笑呵呵的看热闹的人,都把脸绷的紧紧地,老鸨子好几次想上前,都被一个膀大腰圆的护卫拦住,只能和所有的嫖客,歌妓一起鄙夷的看着云烨,这让云烨回想起后世电影里的那些恶少作恶后被群嘲的场景,只是没有仗义的侠客出现,剩下的全有了,鄙夷,不肖,愤怒,敢怒不敢言,一样不缺。

    知道就是这种结果,云烨更加的生气,在笑苍生屁股上,腰上接连踹了好几脚,才让冬鱼把这家伙拎起来面对着自己。

    “混蛋,有两下子,转眼间就把本侯爷弄成了无恶不作的恶少,好本事,他娘的一会狂放不羁,一会儿柔情似水,为了把自己卖与王侯家,你这个混蛋还真是不择手段,那样一个可怜的女子都要利用一下,被骗的晕头转向还帮你拼命,你他娘的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当众表演了一场落魄才子与歌妓的美好爱情,还把本侯爷弄出来当反面角色,你纯粹是活腻了。为了报复本侯,你他娘的煞费苦心啊。”

    听了云烨一番话,刘进宝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混蛋是在做戏,枉自己刚才还在心里腹诽了侯爷两句,一纵身就要把这个混蛋打的连他冇妈妈都认不出来。

    刚才还痛苦不堪的笑苍生一缩脖子居然从冬鱼手底下逃脱了,噔噔噔的就跑上了楼,站在高处说:“侯爷,在下的这点小心思逃不出您的法眼,在下只不过求一个画海图的差事,您看出来了就是了,为何不依不饶,我一个小人物,您就赏我一碗饭吃。”

    说到这里再回头看看狞笑着逼上来的到进宝和冬鱼就尖着嗓子喊:“不要过来,你要过来,我就跳下去。”

    冇云烨摆手示意手下不要过于逼迫他,坐在软榻上问:“你真的会画海图?”

    “真的会画,在下在胡人的船上流浪了三年,这些事情早就会做,小的会胡人语言,侯爷,小的真的会,不信您看看小的画的海图就知道。”说完就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纸浆,欲哭无泪。

    “又骗我,胡人的海图都是写在羊皮上的,你拿纸浆来糊弄我?”对于这种家伙,云烨觉得怎么谨慎都不过份。

    “侯爷啊,小的在其他事情上还敢耍点小聪明,海图这种事情弄错了会出人命,小的没这个胆子,这些图纸我都烂熟于心,您看见了,我就是一个穷鬼,哪有钱去弄羊皮,就这些纸,还是花娘从老鸨子账簿上偷偷撕下来的。”

    听他这么说,云烨顿时安心,只要这家伙有真本事,进了云家再慢慢调教,老江他们现在一定闲的发闷吧。

    才安静下来,就听得耳边出来低低的哭泣声,还有一连声的喝骂,只见老鸨子一副茶壶状,一只手在胖胖的花娘身上胡扭乱掐。

    “你这个小骚蹄子,自己倒贴男人也就罢了,还敢偷偷撕老娘的账簿,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你一下,翠凤楼还要不要规矩了。“

    云烨见笑苍生无奈的扭过头去,不忍心看花娘受苦,自言自语地说“这混蛋也不是铁石心肠嘛,既然刚才和花娘表演的有情有义,我怎能不成人之美?笑苍生,你这个混蛋这辈子想不有情有义都不行。”

    嘀咕完了,越发觉得自己想了一个好主意,拍拍手,堆老鸨子说:“老鸨啊,花娘身价多少,老冇子赎了。”

    老鸨子立刻就笑开了花,花娘年纪大了,已经没几个客人找她了,现在侯爷要买她,这是大好事,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花娘眼睛里的神采立刻消失了,流着眼泪绝望的看着楼上的笑苍生,希望他能够为自己求情,笑苍生想笑,却笑不出来拱着手对花娘说:“花娘子鲤鱼跃龙门,可喜可贺。“

    “老鸨子,花娘值多少钱,去找刘掌柜要,我今天要借宝地办一场喜事,排场要大,客人要多,饭菜要好,花费我不管,还是去找刘掌柜要,我只要花娘和笑苍生好好的恩爱一辈子,不恩爱都不行!“云烨把话说的斩钉截铁。(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