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第四十一节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李安澜笑着答应,又捡起桌子上的两封信看了看说:“既然如此重要的公务在身,你为何会说起家事?战国时期名将赵奢每回领了公务,就绝对不再过问家事,你就不能学学人家?”

    云烨点点头,表示受教,然后就把李安澜推出门,对她说:“我父子要好好研究一下大军行进的路线,从现在起,你不许见我,十年之后你我有缘再见。.\\..“

    说完就把门关的死死地,李安澜在外面咚咚的踹了好几脚,见没人给她开门,只好悻悻的离去。

    “儿子,你老子我最讨厌这种逼人上进的女人,今天你老子要是成了赵奢,明天你就敢成为赵括,男人家的事情,女人掺和进来就会坏事,你老子我在这方面可以说教训惨痛,想起来都会痛悔三生,你要接受你老子的教训,长大了不许没出息的跟在女人后面跑。“

    孩子啊啊的应和着云烨,张着小嘴不停地往外流口水。

    李二不是一直善解人意么,怎么这会变得如此的强硬?这些年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唯一让他丢脸的颉利如今也在鸿胪寺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只要想起来,就会被拉出来展览,给大唐君臣表演一下歌舞,上回听程处默说,这家伙腰里绑着两面小鼓,头上扎了红花,在庆典上载歌载舞,舞蹈跳得甚为漂亮,赢得了满堂喝彩,李二特地赏赐了黄金百两,准他每年可以出去逛逛长安,就三个时辰。

    李二过于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吧,这家伙可是扮猪吃老虎的祖宗,每当李二变得昏聩的时候,云烨就知道他离胜利其实已经不远了,这回又想干什么?

    运送粮食的事情云烨并不担心,只要随着季风走就是了,这股大风会把自己一直送到辽东半岛,而且期间不会有大风浪,这是上天的恩赐,只要船不漏,自己沉掉,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是自己不会画海图,这次的航行很重要,需要实地标注出暗礁,水道,一路上还要关注水文情况,对一些战略要地也需要实地考察,能开海港的地方要派人实地测量才行。

    前面探路的船只一定很危险,不过找些冬鱼一样的家伙应该不是难题。他们喜欢座沉船,冬鱼总是对刘进宝表示如果船沉了,他一定能把侯爷带到岸边,二三十里的水面不在话下。狗东西,就不盼着点我的好,大海上说沉船,晦气。

    一股沁人心脾的温热入怀,把云烨从沉思中唤醒,自家的儿子躺在老爹的怀里呼呼入睡,小雀雀正在喷涌一股清澈的水柱,不敢打搅孩子,等他尿完了,才把他放在桌子上,检查他的衣衫。

    不愧是自己儿子,撒尿都撒的如此有水平,自己的衣裤上没有沾上一点,倒是他父亲的裤裆湿了好大一片,好像尿了裤子一样。

    “有前途啊,儿子,以后事情就这么干,这才是贵族标准的行事方略。“

    喊李安澜进来,没人答应,准备到前厅去找,才穿过月亮门,就听见刘福禄谄媚的声音。

    “公主殿下,如今岭南被侯爷扫荡一空之后,其实这才是一个治理的好机会,山神打鼓把好多桀骜不驯的家伙都给打死了,如今您只需要把那五百名武官派下去,再由另外的五百名留下的军士组成衙役,交给我等文官统御,下官向您保证,不出三年,僚地一定会被治理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您也就能放心了,到那时,您有空去长安转转,住上个一年半载的也不会有事发生。“

    “哎,我就是一个女人,不像你们男子可以做大事,我只求把领地治理好,富足祥和平安喜乐,将来留给我的孩儿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个女人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装可怜,虽然这样会让刘福禄他们肝脑涂地,可是自己会很没面子。

    这就怒了,忘记了自己的胯下还湿乎乎的一片,抱着孩子跨进门,对刘福禄说:“好好地治理岭南,如果能够戴罪立功,说不定会回到关中去,关中人都说少不入川,老不出关,干上几年,只要有机会就让你们自己把自己埋到祖坟里去。要是再把这里给我祸祸了,我就把你送进深山老林里,和熊瞎子为伍。“

    十几个犯官一齐躬身致谢,在侯爷的威仪之下一个个战战兢兢地如同鹌鹑一样退出客厅。

    “哎呀呀,尿裤子的侯爷好大的威风,小女子算是见识了,只是你尿了裤子能不能换换,就这样教训属下,未免失了几分威严。“

    “岭南之地气候燥热,让人心烦意乱,本侯正须童子尿解毒,我那麟儿急老夫之所急,降下甘霖,为老父解忧,正是其时,有何不妥,你一介妇人女子,在客厅会见这些猥琐之辈,上无长辈监督,下无仆役陪伴,已是有失妇德,焉敢如此嚣张。“

    李安澜听到这里笑着说:“这可是被抓了活的,郎君打算如何?妾身要是进了云家的门,会把你吓死,如果当年我不是耍小性子,如今云家的正堂大妇该是我的,容儿也是名正言顺的云家大少爷,辛月最多是一个小妾,还敢酸溜溜的对我耍脾气?要不,我明天就给我父皇上本,准备改嫁给你如何?我的清白可都是毁在你手里,娶了我,你也不亏。“

    云烨摸摸鼻子,还是算了,和她没法把这事情论清楚,女人天生就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吃了亏,不知道这种理论从何时开始的,总之,男人就占不上理,本侯爷不和妇人一般见识,甩甩袍袖,这就准备逃跑。

    “衣服都没换呢,跑什么跑,一身尿骚味的侯爷岭南可没有。“李安澜现在知道那些话该说到什么地步,看云烨转身要跑,心里酸涩,却不现于脸上,两年的煎熬,硬是把一个骄傲的女人变成了现在的小妇人。

    把旺财从马圈里牵出来,这家伙现在一天哪都不去,就为这圈里的几匹母马转悠,云烨给马夫说了,不许旺财在这里亲近母马,南方的马匹都矮小,为了旺财后**虑,还是让他忍耐一下吧,战马发*最多一个月,熬一熬就过去了。

    才溜达了一会,就听见有一个人站在翠凤楼的栏杆上,大呼小叫:‘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听到这句话,云烨差点傻掉,血一个劲的往脑门子上涌,居然能在这里遇到李白,实在是八生有幸。

    带着旺财就进了翠凤楼,准备五体投地的拜见一下心目中的偶像,老鸨子见三个男人一匹马进了楼,赶紧迎上来,却被刘进宝一胳膊轮到一边,低着声音问:“刚才那个念诗的男人是谁?叫他出来,我家主人要见他。”

    老鸨子的职业素养极好,被人家推到一边也不气恼,笑着说:“呀呀呀,您找的是笑苍生啊,他没钱了,想要赖账从台子上跳下去,被花娘拽回来了,您是他的朋友?”老鸨子低声下气得问,云烨不理他,冬鱼不会说话,自然只好问刘进宝。

    “把他带出来,我有些话要问他。”云烨找了个软榻坐下来,顺手把案子上的糕点放在旺财的嘴边。

    刘进宝大爷,老鸨子是认得的,见他都只能站在年轻男子的身后,立刻就晓得如何做了。

    “花娘,把你男人扛下来,有客人要见笑苍生。快些。”说完这些话,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到青楼里不见漂亮姑娘,却急着见男人,自己这些年还没见过。

    青楼里的枇杷味道不错,黄澄澄的让人看着就喜欢,云烨捻起一颗放嘴里慢慢嚼,准备等这个笑苍生出来,好好看看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会念李白的诗,这个权利一向是自己独有的,难道说这家伙的来历也模糊不清?

    一个胖大的锦衣女子肩头扛着烂醉如泥的青衣汉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来到跟前把那个汉子放在另外一个软榻上,大着胆子说:‘贵人,笑苍生只是一个落魄书生,平日里嘴巴或许臭了一些,但是他不敢得罪贵人的。“

    云烨不接话,对冬鱼说:“把他弄醒。”

    冬鱼咧着嘴一笑,就跨出大门,双臂一用力,把巨大的接雨瓮举了起来,瓮里还有满满的一瓮水,进得门来,把接雨瓮放在地板上,抓小鸡一般的就把笑苍生拎起来塞进水瓮里,连头都没掉,咕噜咕噜的冒水泡,

    花娘大急想要救笑苍生,可是冬鱼的胳膊粗壮有力,还不是她一个女子能够扳动的,只能张开嘴咬了下去。

    冬鱼一皱眉头,胳膊甩了一下,就把胖大的花娘甩了出去,撞倒了一个花架,被压在架子下面哀哀的哭泣。

    “住……手,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汉子。”

    笑苍生趴在水瓮边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一句话。

    云烨吐出枇杷,这东西吃多了嘴里发苦,擦了一把手,蹲在笑苍生的面前问:“那句诗哪来的?”(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