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最好的男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侯爷,俺们是粗人,不知道朝廷的事情,您可不敢糊弄俺们,我老莫,今年五十有三,没几年活头了,趁着还能动,准备给子孙攒点家当,如果您说的是真的,俺这就报名,祖祖辈辈当兵吃粮,俺家从来都没有出过当官的,要是俺能当正经的御侮校尉,您的恩情俺全家记一辈子。,!....“

    “怎么说话的,侯爷会骗你一个厮杀汉?“洪城走过来就咣咣两脚,那个汉子如同铁打的一般,身形动都不动,直勾勾的看着云烨,等他回答。

    “老莫,你听清楚,我再说一遍,我已经给陛下上了奏章,准备把这片富饶的土地收归国有,既然要收归国有,那么就需要官员来治理,朝廷没有那么些官员,怎么办?就从你们中间挑选,第一,要对大唐忠心耿耿,不能今天做官了,明就造反,第二,岭南之地我们唐人太少,大部分都是土人和蛮族,一般的文官治理不来,就需要你们出手,第三,你们每一个人的年纪都已经五十出头了,已经为大唐效力多年,就算是为你们谋一点福利,也算对得起你们。“

    老莫一下子跳起来趴地上,头磕的咚咚作响,嘴里大声说:“俺生是大唐的人,死是大唐的鬼,如果俺做了官,造了反,就让俺全家死于乱箭之下。“

    在军伍里,这已经是最恶毒的誓言,云烨把他扶起来,给他拍拍膝盖上的土,对他说:“好,那就算你一个,我们一起等陛下的旨意,如果旨意下达,你们就随我进京,接受陛下检阅,然后带着家小赴任。“

    老莫笑逐颜开,大唐的官职有多么难拿,他们心知肚明,见老莫拔了头筹,顿时一拥而上,纷纷报名,唯恐落于人后。

    “你们啊,先到洪城那里登记,我会派一位官员,去一一核实你们的身份,出身军伍者优先,“云烨笑着说完,抬腿就准备上马,谁知道身上的宝物太多,很重爬不到马上去,老莫嘿嘿一笑,抓着云烨的腰,很轻松的就送到马上。

    军伍里早就见惯了云烨这样的高官拿好处,如果不拿,底下的士卒才会担心,没有人认为不该拿,只要保证他们的利益,谁告密,谁就会成为公敌,无论到哪位将帅底下都是送死的命。

    在大唐,只有侯君集和李靖拿东西倒过霉,不过那都是他们军功太甚的缘故,李二知道了,也不过斥责一顿了事,没人会认真。

    李安澜最近就很认真,儿子手里抓着一个鸡蛋大小的黑色珠子扔来扔去,就非常的让她怀疑,刚从儿子手里夺过来,就听见儿子开始大哭,只好没好气的把珠子还给儿子,她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孩子,正是对颜色感兴趣的时候。

    羞恼的把孩子抱起来,把脸凑在他身上使劲的蹭,她的鼻子很灵,除了骚骚臭臭的奶娃子味道,还有一股很熟悉的味道,有时候这股味道会出现在梦里,萦绕不去。

    她又把鼻子凑了上去,这一次很肯定,就是有一股清新的味道,很特殊,像是在阳光下晒过的新被褥的味道,这股味道只在一个人身上出现过。

    李安澜立刻就嚎啕大哭起来,这个负心人来了也不看自己,偷偷摸摸的看儿子,也不看自己,只觉得自己的委屈无处诉说,那股味道就是一个叫做肥皂的味道,整个大唐就云烨一个人有用这东西的习惯,别人都认为用猪油做出来的东西恶心,只有他乐此不疲,云家的人只用它来洗衣服,只有云烨拿来洗澡。

    说不定他现在就躲在一旁看着自己,所以李安澜哭的更加的肆无忌惮。

    小铃铛不知道公主为什么哭泣,也留着眼泪陪着哭,满屋子的侍女也被传染的想起自己的伤心事也哭了起来。

    只有趴在床上玩黑珍珠的李容大少爷,张着嘴笑的嘎嘎的。

    李安澜见自己哭泣效果不大,那个狠心的家伙也不出来,在看到笑的开心的儿子,怒火顿时窜了上来,和他爹一样是个没心肝的,我哭你不在意,就不信你儿子哭你也不在意?有本事就继续藏起来。

    李容大少爷玩的正开心,屋子里还有好多人在那里大叫,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他,正要大叫两下,烘托一下气氛,就觉得屁股上传来一阵剧痛,大叫立刻就变成了嚎哭。哭声可谓撕心裂肺。

    刚拧完儿子的屁股,李安澜就后悔了,赶紧抱起来哄,谁料想孩子越哭越大声,伤心的眼泪哗哗的,比她刚才伤心多了。

    李安澜正要解开衣衫给孩子喂奶,哄哄他,一只胳膊就伸了过来,把孩子从她怀里抱了过去。

    何家大娘子听到小少爷的嚎哭心都碎了,冲进门却发现侯爷在屋子里正抱着少爷,小人儿哭的眼泪鼻涕一起流,委屈的把脸在爹爹脸上蹭,糊了侯爷一脸。

    李安澜把其他侍女都撵出去,自己摇着手帕,坐在椅子上看手忙脚乱的云烨,至于小铃铛早就傻掉了。

    “哎呀呀,我以为云侯真的铁石心肠呢,我和小铃铛哭的死去活来您权当我们在唱歌,自己儿子才哭了两下,就忍不住了,啧啧啧,还真的是慈父呢。“

    云烨没心思理会那个疯婆娘,把儿子放在腿上看哪里不舒服,最后在屁股上找到了一片红印子,不用说,是那个婆娘拧的。

    黑着脸训斥:“发什么疯,你看把孩子拧的,屁股都红了。“

    “我们哭不顶事,只有你儿子哭才能把你这个负心人哭出来,我有什么法子,万一你悄悄的办完事情又悄悄地溜了,枉费小铃铛在梦里都喊她的云大哥,那个伤心哟,你没听见?心肠狠到您这地步也算是罕见了。”

    小铃铛的脸顿时就成了一块红布,拿袖子遮着脸,飞快的逃跑了,李安澜又指着何家大娘子说:“出去,”

    何家大娘子不舍的看看不停抽噎的小少爷,还是出去了,顺便把门带上……

    小少爷哭累了,李安澜接过孩子,当着云烨的面解开衣衫把**喂进孩子的小嘴里,轻轻地拍着哄他睡觉。

    云烨拿手帕擦掉脸上的鼻涕和眼泪,就坐在那里看李安澜给儿子喂奶,她的**比以前饱满了很多,乳汁也丰富,小家伙太贪,吸得太猛,乳汁从嘴角溢出来,李安澜拿手帕轻轻地拭去,再把花猫一样的小脸也擦拭一下,她知道云烨在看,没有任何遮掩,反而把丰满的胸膛挺了挺,感觉很骄傲,自己喂养了一个健壮的孩子。

    小家伙终于不再吸允,歪着脑袋睡着了,李安澜起身把孩子放在摇篮里,轻轻晃动,擦了一把眼泪,小声的问云烨:“来了多久了?”

    “不长,只有十天的样子,哦,桌子上的那块金子是我带来的。”

    “那就十二天,这些天,你都在府里吗?就站在一边看我们过日子,我说你家那些眼睛长头顶上的仆役忽然好说话了,我要什么,给什么,原来是你看到了孩子,给我的奖励,怎么样?你的骨血我养的还不错吧?”

    “很好,你很好,孩子很好,铃铛也好,这就放心了,不枉我九死一生穿越丛林来看你们,很好,没有叫我失望,这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刚才看你喂孩子,我想起了好多事情,很多往事,不由得对将来充满了信心,你要的我会给你,这片土地终究会掌握在你的手里,你付出了,就该得到,如果不出意外,领地上所有让你烦恼的人物都该死去了,冯盎也该来了,他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城里这些天的风风雨雨都是你策划的?怪不得我觉得不对劲,却找不出对我不利的方面,你既然出手了,想必我和孩子一定会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孩子的命比我好,他有一个疼他,爱他的父亲,只要孩子受一点委屈,他的爹爹就会出现,帮他打跑所有的坏蛋,哥哥,我只有这个孩子,你不要抢走他好么?”

    李安澜的一声哥哥顿时就把云烨坚硬的外壳敲得粉碎,这个女人终于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这是一个极大的进步。

    “孩子是你生的,当然需要跟着你,他只需要知道自己有爹爹,只是离得远些,对他的疼爱从来没有少过一分,长大后,他需要跟着我学习很多只有云家人才能学得东西,等他到了十五岁,就送过来,或者我来接,不管成才也好,不成材也罢,都是我的儿子,该给他的,一样都不会少。”

    李安澜抬起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拥着云烨喃喃的说:“我看上的男人不会错的,我看上的男人从来都不会错,这才是男人,原来男人是这样的,老天爷,我错过了什么?”

    “收好你的心,不要显露太多的野心,岭南太显眼了,这里太富庶,为了安排好你和孩子的生活,我已经放出了一只魔鬼,现在死了好多……‘

    李安澜那没有让他把话说完,用自己的唇吻住了云烨的嘴……(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