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健康的替罪羊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ff37;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辛月抱着儿子进宫了,没有儿子做护身符,她是见不到李二的,还要挨打,儿子有官位,名正言顺的皇帝近卫,虽然现在还在吃奶,可以觐见陛下,虽然年纪小,也是有资格的。,!

    抱着孩子走在御道上,她感觉自己要飘起来了,从接到云烨的平安信的时候那种孤苦无依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腰板挺得很直,一位宦官给她们娘俩打着伞,夏日的长安日头很毒,这是娘娘特意安排的,让进进出出的大小官员侧目,他们都是流着汗,吐着舌头光着脑袋在太阳底下受罪,当然,这是辛月的感觉,站在伞底下,就是比那些晒太阳的人强,你看那个胖子流出来的已经不是汗,而是油,可怜的,还要继续等。

    斜着眼睛看那些等待觐见的官员在小声议论,把耳朵伸的老长,准备听听,好让自己的虚荣心进一步得到满足,可惜那些人很专业,听不清楚说些什么,当宦官扯着嗓子宣翊麾校尉云宝宝觐见,辛月施了一礼,在那些官员惊愕的目光里,抱着儿子进了太极宫,就连在站在太阳底下打盹的杜如晦都有些诧异。

    太极宫微风徐徐,落地的纱幔不住的飘拂,上风处还放着好多装了冰的木盘,李二最耐不得热,这些冰是李泰用硝石制出来的,无偿的献给自己的父亲,母亲使用。

    长孙走了出来,从辛月怀里接过云宝宝,抱在怀里不停地逗弄,却不说话,今天辛月是正式觐见,没有她插嘴的余地。

    “云辛氏,见朕何事?你丈夫有消息了?”李二放下手中的笔,抬头问辛月。

    “回禀陛下,拙夫如今身在岭南,这是他从岭南给陛下的奏折。需要妾身亲自呈上。”她手里一直攥着一个小布袋。

    宦官用木盘接过布袋,打开看了看,有些诧异,就连盘子一起放在皇帝的案几上。

    李二提起布袋抖了抖,从袋子里滚出几个荔枝,一张纸条,还有一卷封死的小卷轴,李二没管纸条和卷轴。拿起荔枝看看,又闻闻,果皮发黑,却没有异味,放下荔枝对辛月说:“算他有眼色,第一时间就来禀报平安。”说完就挥挥手,辛月施了一礼,就和长孙一起进了纱幔,去后宫谈话。

    李二捡起纸条,鼻子都歪了。只见纸条顶端写着请假条三个字。

    “臣因为被窦燕山绑架,不得不擅离职守。请陛下原谅,此乃不可抗拒之因,无法当面请假,此乃百骑司,五城兵马司之过也,与臣无涉,窦燕山与蛟龙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同归于尽。臣得以逃脱,现在流落岭南,孤苦无依。还清陛下怜悯,再给臣一年假期,好让微臣徒步返回长安。臣,云烨百拜。”

    “与蛟龙大战三百回合?胡扯!孤苦无依?胡扯!一年才能走回来?当朕不知道怎么回事么?小子,躲在温柔乡不愿意回来吧?算你小子还有些良心,安澜一个人在岭南迟迟打不开局面,才是你留下来的原因吧?让朕再看看你还有什么鬼心思,要是把冯盎弄得造了反,朕扒了你的皮!“

    李二嘴里嘟囔着找了一把银刀,挑开火漆,展开卷轴扫了一眼,就大叫一声:“宣杜如晦进来!”

    老臣就是老臣,在太阳底下站了许久,额头都不见冒汗,风度依然如故、

    “给杜卿端一碗山楂水来,不是给你们造凉棚了么?怎么还是站在日头底下?”

    “陛下此言差矣,奏对之时,立队严整,本就是礼法所求,焉能为了一时畅快,失了臣子的本分,因小失大,臣不为也。”

    杜如晦最是讲究朝堂法度,今日他在班首,所以那些官员没有一个敢去凉棚底下纳凉,如果是房玄龄,官员们早就挤在凉棚下面去了。

    “不知陛下刚刚召见的云宝宝是何许人也?微臣为何不知?”他是臣子里面排名第二的人物,天下官员都装在他脑子里,就是刚才的那个宣翊麾校尉云宝宝实在是闻所未闻,从七品上的官员他应该知道才是。

    “那是云烨的儿子,名字还没起,只能叫云宝宝,那个妇人是云烨的正妻,云辛氏,是来给他丈夫请假来的,你看看。”

    杜如晦看了一遍那张纸条立刻就愤怒之极“一派胡言,被窦燕山绑架不假,后面说与蛟龙大战三百回和,流落到岭南,虽然远了些,那也用不了一年,一年时间,爬都该爬回长安了,陛下,如此无耻之徒,应当严旨斥责,命他即可返回长安,不得有误。”

    “朕本来也这么想,但是看了这封卷轴,就改变了主意,爱卿不要动怒,喝口水,看完卷轴再下评判。”

    杜如晦坐下来,端起案几上的山楂水喝了两口,稳稳心神,这才开始看云烨的卷轴,他从来对云烨写的东西都要反复琢磨,劲量堵死所有的漏洞,不给余地,这在朝臣中间已经形成了共识,工部的惨痛教训实在是前车之鉴,给一点口子,他就能撕开一个能让马车奔跑的大洞,最后他的成功,只能映衬出官员的无能,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次次这样,就会让官员们觉得自己是傻瓜,这让以智者自居官员们情何以堪。

    就算是稳定了心神,杜如晦依然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问皇帝:“陛下,他们已经灭国七十有四?”

    李二挠挠下巴,头疼的说:“应该不假,百骑司也有来报,只是没有云烨说的详细。”

    “积攒珍宝无数?香料如山,粮食不少于五百万担?”杜如晦吸着凉气,牙疼般的继续读这封荒谬无比的卷轴。

    ‘“三千乌合之众,居然拓土千里?臣看了一下,明年给陛下朝拜的国家这里已经消失了一大半,真腊?他们去那里做什么?狮子国?陛下您知道这个国家么?“

    看完卷轴,君臣二人久久不语,忽然发现,自己千辛万苦绞尽脑汁的准备攻打薛延陀,吐谷浑,高昌等国,得到的收益还赶不上三千乌合之众的战果,这怎么可能?岭南荒僻之地,哪来那么些珍宝,粮食让他们去抢劫?

    “胡说八道!“君臣二人不约而同的给云烨的这封卷轴下了定语。

    “陛下,要不然,朝廷派个人去看看?“良久,杜如晦以不确定的语气又对李二说,毕竟,无中生有的事情,云烨干了不止一回。

    长孙从后面走了进来,把手里的一颗拳头大的宝石放在李二的案子上,轻声说了一句话:“这是云烨从岭南带过来,是给臣妾的生辰贺礼叫大海之心。“说完又回去了。

    李二的眼睛有些发红,拿手拨拉一下宝石,蓝盈盈的没有一点瑕疵,拿起来,在案子上磕一下,不是玻璃,李二很确定。

    内侍把宝石又捧给杜如晦,老杜也立刻就被这颗宝石迷住了,完美无瑕,这是绝世珍宝,独一无二的东西,是天材地宝。

    “杜卿,我们是不是多派几个人去看看?这些东西是不是都该运回来?西征,东征,都需要钱财。“

    李二头一回把话说得不再铿锵有力,虽然这些财富很大一部分都是勋贵们的财富,但是国家需要,你不能不贡献出来,朝廷也不全要,一半的税务还是要缴纳的。

    “陛下多虑了,诸位国公哪一位不是为民为国之辈,不如明日在大朝会上问问诸公,到底愿意拿出多少岭南的进项来贴补国库,这样,老臣才好统计出一个数据,看看到底能得到多少钱粮,诸位国公恐怕也不知道财富会是如此的惊人,明日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答案。

    如果云侯的奏折属实,想来他在岭南一定会记录出一个详细的数据做根底,他给陛下的奏折,恐怕原意不是告诉陛下岭南有多富庶,而是在打那些让他吃亏上当的老世家门阀的主意,他宁可自己破财,也要拉上所有发了财的高门大户,纯粹的损人不利己,恶名还让陛下来背,他断定了朝廷不会放过这些财富,想来,这个混蛋,一定在岭南笑的直不起腰来。“

    杜如晦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离事实不太远了,双手捶着桌子,愤怒不已。他家也有家将去了岭南,自然也会收获颇丰,如今自己知道了秘密,明日就要在朝堂作出表率,一想到那么多的钱粮,都要流入国库,心理又酸又涩,云烨这是正大光明的阳谋,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入彀,还不能说出去。

    李二给他看,不是不相信云烨说的话,而是没有一点的怀疑,这是在硬逼自己表态,自己跳出来顶缸,皇帝也不愿意一下子得罪那么多的臣子,最好的结果就是找个替罪羊,杜如晦一想到明日的朝堂上那些国公们慷慨的捐赠,就在埋怨自己的肺疾为什么要找孙思邈治好,云烨介绍自己去看病,难道说那时候就准备让自己健健康康的来做替罪羊?

    “爱卿勿恼,那个小子的确是混蛋,你看看卷轴的最后一句话就知道冯盎在岭南的好日子要结束了。“

    ps:第一节

    ff37;M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