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ff37;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公主府乱糟糟的,李安澜快要发疯了,名义上这是自己家,事实上却说话不顶用,比如现在,刘进宝根本就不顾她的三令五申,领了十几个护院,带着干粮武器,药物,就要去深山老林找黄金,何家大娘子还在一边鼓动,希望他给小少爷挖块更大的金子回来,口头禅就是:“云家人没什么不行的。!”

    刘进宝是李安澜在岭南安全上的最大保障,虽然总是不听话,却是她心底里最可靠的人手,一旦出事,能豁出命去保护她们娘俩的,一定是云家的人手,就算不忠与她,只要忠于儿子,就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这年头一个忠心耿耿的护卫,千金难求,她一直不理解云家出来的为什么都是一个样子。

    “刘进宝,谁给你的胆子去找金子,这里面有问题,说不定是陷阱,你带走一半的护卫,我怎么办?世子的安全怎么办?”

    李安澜的声音都带着尖音,小铃铛吓得瑟瑟发抖,张朱环站在李安澜背后支持公主的决定,现在洪城不在,刘进宝就是公主府里女人的依靠,不能出去。

    刘进宝在胸前重重的捶了一下,对公主说:“俺云家就没有办不成的事,这些年家里的哪一个弟兄不是走南闯北的过生死关,除了回到庄子,谁不是每天晚上枕着刀子睡觉,你看看俺们身上的装备,是那些土狗们能比的?精铁打造的铠甲,刀枪不入,朝廷规定,私人不能拥有三十斤以上的重凯,俺云家的铠甲最重的也不过二十八斤,却比五十斤的光明铠还要结实,有这一身,就是刀山火海,按老刘也能趟他个七八回。”

    李安澜一直想多要些云家的铠甲。可是辛月就是不给,后来云烨给她和铃铛一人做了一副女式铠甲,很美,也轻巧,防护力很变态,就是给铃铛可惜了,让她穿上,李安澜只不过想在她的铠甲上试试防护如何。刀子才拿出来,铃铛就抱着头蹲在地上兹里哇啦的乱叫,糟蹋了一身好铠甲,让她给别人还不干,非要自己留着,没事就拿出来擦一擦,上点油,甚至还洒香水,还经常对着铠甲傻笑,已经没救了。

    李安澜忽然看见自己缩在何家大娘子怀里的胖儿子。一把就抢过来,塞给正拿着链子锤比划的刘进宝。慌得刘进宝赶紧撇了锤子,小心的抱着少爷,不敢再胡来。

    李安澜笑着说:“你家少爷已经长大了,该见见世面,你这次出去就把你家少爷一起带上,找金子好啊,让你家少爷给他娘找两块大的。比屋子里那块小可不成。”

    刘进宝垂头丧气的抱着小少爷,不吱声,朝其他护卫烦躁的挥挥手。护卫们一个个撇着嘴,摇着头就散开了,林子里是去不成了。

    如果带着一个奶娃子去冒险,光是何家大娘子,还有老刘就会生撕了他们。更不要说后面奶娃子他爹还在偷看。

    李安澜获得了胜利,喊过何家大娘子,带着铃铛,张朱环去儿子的库房挑宝贝,皇帝的寿辰就要到了,做女儿的总得有点心意才是,问过儿子了,他没意见。

    宝库门一打开,李安澜就觉得眼晕,红松木架子上摆满了各种珍奇宝贝,当她看到架子中间一只晶莹剔透的琉璃兔子的时候,眼睛都瞪圆了,这是怎样的珍奇啊,眼珠子是红宝石,不带一点杂色,这只兔子就足以堪称价值连城,无论她走到哪里,那只兔子都好像在笑眯眯的看着她。

    铃铛已经疯了,抱着兔子不撒手,张朱环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兔子,不停地拧自己,以为自己在发梦。

    “公主,这只兔子可不行,是我家少夫人送给小少爷的生肖礼物,千挑万选才有这么一尊,小少爷也很喜欢,不能拿走。”

    何家大娘子很看不起公主的土包子样,琉璃这东西在云家庄子就不值钱,她家里就有两只琉璃杯子,只是云家庄子的人从不对外人提起这事,别人说起琉璃如何如何珍贵,云家庄子种田的老汉都会微微一笑,然后离开,认定了刚才和他说话的人是一个土包子,不配和他站在一起说话。

    “何姨,我就在这里看,不拿出去,你看好不好,让我多玩一会。”铃铛向何家大娘子哀求。

    铃铛自然是讨人喜欢的,尤其是何家大娘子,自己没女儿,见到铃铛就欢喜。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李安澜努力的把目光从兔子身上拉回来,怨念如潮,当初自己要是没那么些乱七八糟的心思,这些宝贝不都是自己的?弄得自己现在像是一个不要脸的坏女人,被人家当家主母怀疑来怀疑去的,头一回,她有了一丝丝的悔意。

    领地要发展,子民要吃饭,官员不管事,自己到子民那里去,迎接她的不是怀疑,就是仇视。

    洪城把领地里的乱民杀了一茬,包括土王一大家子全都不见了,自己到这里,就住进这座干干净净的领主府,丫鬟,仆役都已备好,不需要她操一点心。如果和猪一样活着一定会平安幸福,可惜,李安澜总想做点事情,总想看到万民朝拜自己的情形。

    云烨早说过这是一种病,需要治疗,李家大部分人都有这种病,还病的不轻,这种病很容易死人,还传染,一死就死一大片。

    当初以为云烨在说笑,现在知道了,他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是金玉良言。

    一个丫鬟站在库房外面,不停地呼唤李安澜,云家的护卫不许她过去,正在挑选宝物的李安澜烦躁的放下手里的一大块绿色的翠玉,她很喜欢这个东西,盘算着给自己打制一套头饰,被丫鬟打断,气冲冲的出了宝库。

    “公主,冯家六公子来了,要觐见公主殿下。”

    他来干什么?李安澜很纳闷,一向不是他弟弟们一窝蜂的来见自己么?怎么换人了?不过冯智勇是个人物,不是他几个草包弟弟能比拟的,想到那些他那几个弟弟幼稚的举动,李安澜就感到可笑,连逗着玩的兴趣都没有,如果云烨知道,他们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来到前厅,冯智勇焦急的来回踱步,他对云烨的即将到来充满了忧虑,从父亲告诉他长安城显贵中有些不能得罪的人中,就有云烨,排名很靠前,父亲很少亲自教导自己庞大的子女群,都是要求他们自悟,能告诉他们的,都是他们必须知道,必须遵循的,自己的亲弟弟已经走火入魔,虽然他特意把其他的两个弟弟也塞了进去,就是希望这样做万一出事,能有一个浑水摸鱼的机会,说不定能救自己的亲弟弟一把。

    “下臣拜见公主,唐突之处,请公主见谅。”

    “公子客气了,如今我人在岭南,处处需要老国公的照拂,说唐突就见外了。”

    一见到李安澜冯智勇就立刻自降身份,将自己完全放在臣属的地位上。他不知道云烨为何而来,带着什么使命来的,来了要做什么?想要从李安澜这里寻到蛛丝马迹,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

    “这些时日,听说殿下一直在为官员的不得力而烦恼,下臣家中还有一些清谈门客,虽然没有什么经天纬地的才干,但是用来处理一些日常事务,银钱度之还是很有用处,最少可以减轻殿下的辛劳,其中有一人名叫笑苍生者,最是滑稽,常常听他清谈,可以分忧解闷,如果公主需要,下臣这就命他们前来府上听用。”

    李安澜才不会让冯家的人进入自己的府里,这样有被架空的忧虑,自己的权利本来就不多,再分出一些,就完全变成了闲人,如果那样,自己好好的侯爵府当家奶奶不做,跑到穷荒之地折腾什么。

    “多谢公子美意,只是一些小小的劳顿,还为难不住公主府,家里还有几个可堪一用的奴才,用惯了旧人,一时之间还不想换。”

    “也是,殿下有云侯全力支持,自然不虞人才匮乏,云侯掌握着大唐最大的书院,只要稍微向岭南倾斜一下,公主可用的人才就会车载斗量,智勇孟浪了。听闻云侯近日即将抵达岭南,想必我岭南一定会有一些福音,不知殿下可否给下臣指点一二,好让家父洒扫相迎,家父时常向在下提及,在长安受到云侯的款待,一侯爵之尊亲自下厨,做出天下无双的美味,自从上次食过之后,常有天下食物再无滋味之叹。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到长安,再尝美味,这次相晤,一定会让家父得偿所愿。”

    李安澜没听进去其他,只听到一句云烨要来岭南,就欢喜的魂魄都要出窍了,脸上神色一会儿欢喜,一会儿担忧,一会儿又是哀伤,精明强干的公主殿下已经皆然无踪,只剩下一个自哀自怜的妇人。

    冯智勇心地长叹一声,自己的弟弟没有任何的机会,公主的心思全在云烨身上,一旦与云烨交锋,冯智慧没有半丝的胜算,父亲是指望不上的,儿子太多,他对每个儿子都是毫不在意,任由自己的儿子相互厮杀交锋,他才会看中其中最优秀者,想到这里,冯智勇只觉得嘴里的苦涩的厉害,或许,智慧进入山中找金子未尝不是一个躲灾的好事情。

    只是父亲你用养蛊的方式养儿子,就不怕又一天自啮己身吗?

    ps:第三节奉上

    ff37;M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