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可怜的云家大少爷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刘进宝见到云烨阴冷的目光,连忙跪了下来,家主从来没有用过这种眼神看过别人,难道说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云烨从台阶底下把最后的一挂香蕉拎了上来,剥开皮,继续切,小刀动得飞快,很快那一挂香蕉就被分解成了均匀的薄片,两个孩子收到竹帘上,抬出去晾晒。

    “容儿身体可否健壮?”

    刚才云烨的确对岭南的长安人有了一丝怨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怨气,总之无名之火在熊熊燃烧,转眼间又想到自己这样做实在是有些无理,自己给刘进宝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儿子,其他的事情与他无关,所以才借着切香蕉,来平缓一下自己的情绪。

    “回侯爷,小公子活泼开爱,无病无灾,饭量很大,公主一个人喂不过来,又请了一位奶妈,才将将够小公子吃饱,如果再长几天,一个奶妈估计也挡不住。“

    刘进宝知道侯爷的脾气,郁闷了,只要想开就会没事,所以就拿小公子吃奶的事情,来让云烨开心一下。

    果然,云烨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放下手里的刀子,从水瓮里舀出来一些水,递给刘进宝,让他伺候自己洗手。

    “侯爷,您到了岭南,为何不带护卫?老庄他们都死了不成?“

    “胡说八道,你以为侯爷我愿意来岭南,还不是被人家绑架到南诏,自己摸到岭南,吃了它娘的无数的苦头,刚才怒气还无处发泄,要不是你拿孩子逗我开心,今**的一顿揍就逃不掉。“

    刘进宝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眼珠子滴溜溜的四处转,想要找到绑架侯爷的凶手。

    云烨踢了他一脚说:“好好倒水,侯爷我要是等你们来救,早死无全尸了,现在装什么样子,绑架我的家伙全死了,一个都没活成。“

    “侯爷威武!……”

    刘进宝一下子就对自家侯爷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全部化为马屁之音滚滚而来。

    好些天没听人拍马屁了,乍一听,既熟悉又亲切,因为绑架带来的郁闷之气顿时烟消云散,还是自家人好。

    长老站在院子外面,院子里发生的一幕都切切实实的看在眼里,在邕州威风八面,可以横着走的宝大爷在自己的客人面前乖得像只小狗。

    从这一点就看得出来,自己的客人一定很不简单,如果自己和客人的关系更进一步,说不定寨子从此会高枕无忧,再幸福的回头看看空荡荡的后面,在山的那边,公主奖励的粮食该起程了吧。

    “长老,不知你此次献宝,结果如何?”云烨笑盈盈的隔着篱笆和长老唠嗑,他喜欢和这个老头子说话,文不文,雅不雅的很有意思。

    “客人,借你光,公主很喜欢那块金子,还赏赐了很多的粮食,这下子我们就有足够的粮食吃了,老夫也能多酿几坛子酒了,今晚,我就请客人开怀畅饮。”

    “那好啊,我就不客气了,记得叫上蒙鲁,我们谈话谈的很愉快。”

    “你和蒙鲁?”

    “蒙鲁什么时候会说中原的话了?”

    “长老,您是智者,难道就不知道谈话不一定要谈,还有其他方式么?”对于自己创造性的看图说话,云烨自傲不已,以后和蛮族说话,就这么说。

    长老挠着后脑勺去找自己的族人问问,哪来的这么些香蕉,都是好粮食啊,晒干了,熬粥的时候加一些,香甜不说,能吃饱肚子才重要,从哪找来的?

    云烨进了竹楼,刘进宝跟着进来,随他前来的都是云家的护卫,自觉地散开,警戒在竹楼周围。

    “你这次出来没有告诉别人吧?“云烨拧着眉毛问刘进宝,他担心李安澜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岭南,那样不利于自己看到一个真实的现状。

    “侯爷没有让小的告诉别人,只说让小的来蒙寨,自然谁都不会说,就是楼下的自家弟兄,也是才知道的。“

    “不错,老庄到底还是把你调教出来了,有一点独当一面的意思,我来到岭南就没人知道,家里,朝廷没人知道,或许陛下知道我被窦燕山绑架,但是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会穿越十万大山来到岭南。“

    “窦燕山?“刘进宝的神经再一次紧绷起来,这是一个绝世凶人,烧长安,狙击皇帝,给皇帝下毒,可谓凶名在外,让人不得不紧张。

    “不是给你说了么,那家伙死了,要不然你家侯爷我会有心情在这个小寨子里度假?“

    “您杀的?”

    这话一出口,刘进宝就知道不妙,自己刚才还口若悬河的说侯爷勇猛无敌,杀几个毛贼如同捏死几只蚂蚁,这话出口,就说明刚才说的全是废话。

    挨了一脚,刘进宝放下心来,侯爷肯踹人,就说没事。

    ‘侯爷,那牛头金可是罕世之宝,您干吗不留下来,给小少爷们添点福气,献给公主做什么,好东西就该全是咱家的,就算公主是少爷的母亲,也是不一样的。“

    “怎么个不一样法?”云烨明知故问。

    “少爷是咱家的人,公主可不是,您给少爷什么东西都是该的,可是公主不同,她一门心思的扑在领地上,除了喂养少爷,从不关心云家,咱家的商号在岭南也是要交税的,交的还比别人家多。老刘掌柜找我说好几回了,让我劝劝公主,就算不给云家优待,,至少要公平才是。您说她这是不是胳膊肘子朝外拐?”

    “你他娘的就是一个多嘴婆,金子就不是给公主的,是给那些人看的,没有诱饵他们怎么到深山里去?不去深山,我怎么把它们都干掉?不干掉他们冯盎怎么打消独占岭南的心思?至于公主多收了云家的税,那是应该的,岭南的商铺本来就是给她的例份钱,她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一点小钱也争,真是没出息。”

    听到侯爷的计划,刘进宝激动的,脸上的几颗红麻子都泛出光来,拍着胸口说:“侯爷您要小的干什么,就吩咐,一定**他们,连点渣滓都不留。“

    刘进宝激动地都要哭了,自家侯爷终于学会杀人了,在他看来,一个没杀过人的侯爷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侯爷,自己这把没见过血的宝刀无用武之地,白白浪费了自己的一身好本领,江叔说过,自己就是一个天生的杀才,有一天一定会死在刀剑之下,没关系,只要在临死前能杀个痛快,死了也没关系。

    云烨被这家伙显露的杀气吓了一跳,这狗东西满脑子就是杀人的心思,看他的状态,似乎现在就想找个人来杀杀,怎么关中灵秀之地尽出这种二货。

    “老实告诉我,到了岭南你杀了多少人?”没问杀了几个,从这家伙满身浓的洗都洗不掉的杀气看,死在他手里的人两只手恐怕数不过来。

    “侯爷,小的也就随着大军去了一趟海那边,有个小国家的人不准咱家的商队在他们那里用勺子换宝石,香料,所以老刘掌柜就动了怒,咱家还有公主家,就出动了三百人,把那个小国家给灭了,侯爷,现在风不对头,船还回不去,要不然您会看到一船的珍宝,拳头大的宝石,绿莹莹的,还有猫眼石,老刘专门藏起来一些极品的宝石,准备回家的时候献给老奶奶,还说咱家的东西给了公主可惜了。”

    云烨会心的一笑,辛月的影子无处不在啊,李安澜多收点税都会被掌柜的抵触,可想而知,堂堂的公主一定没有拿到自己的例份,混的连那日暮都不如。

    “容儿的例份该不是也没有给吧?”

    “侯爷,小少爷怎么会少,三间屋子的宝贝都堆到房顶了,何家大娘子掌管着钥匙,公主要了几回都没给,每个月和刘掌柜对一次账,小的作见证,一笔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小少爷百粹那天,刘掌柜还有何家大娘子招呼的,在邕州城里摆了流水席,三天,谁来都可以,只要给小少爷祝了福,给句口彩,随便吃,方圆三里地的羊都杀光了,刘掌柜还说菜式简单,人太少,对不起小少爷。”

    云烨的嘴张的老大,这也简单?不过也是,岭南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好吃的,海里的宝贝关中去的人吃不惯,山里的山珍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唐朝没人爱吃野味,毕竟野生的东西瘦得厉害,没什么油水,还比不上云家庄子的菜式丰富,邕州城的常住人口撑死了两千多人,连关中的小镇都比不上,确实寒酸了些。

    “你们把公主抛开,她就没生气?不是说城里多了好多前来求婚的人?“云烨不明白李安澜抱着什么心思,如果给辛月,自己的孩子百粹自己还做不了主,会把房子都一把火点了,蜀中的强悍女子,一个弱势的公主比不了。

    “公主为什么有意见,咱家的少爷,下人们想要办得隆重一些,又不用她出钱,再说了,我们都是少爷的仆人,不是公主的,这一点刘掌柜,何家大娘子可是交代的清清楚楚,如果不是少爷离不了娘,小的们有心给少爷再建一座大房子,现在住在小小的公主府,委屈少爷了,想想咱家在京城里的房子,再看看少爷住的,何家娘子说一回,哭一回。“(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