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远方的信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大群鸽子腿上绑着小竹管,在群山峻岭之间努力的飞翔,穿越巴山蜀水本身就是一件极度艰苦的工作,更何况这片土天空里饥饿的老鹰,鹞子,满世界都是,它们比鸽子飞得高,飞得快,脚爪,长喙也更加的有力,作为天空的霸主,只要是天上飞的,基本上都是它们的食物。

    鸽子又何能幸免?只是这些霸主们在啄食食物的时候,是不会去管食物腿上到底绑着什么的,只觉得很碍事,一口就把竹管啄下来,扔到脚下的山谷里去了。

    鸽子为了回家,忽闪着翅膀努力的飞回到了那个有很多两条腿动物的城市,当它们看到城墙的时候,十六只鸽子,就剩下三只,两只飞去了城里,还有一只径直飞回了云家。

    老钱阴郁着脸,背着手在院子里指挥仆役们把从库房里的搬出来晾晒的粮食往回收,不时地抬头看看和他的脸一样抑郁的天空骂几声。

    一只蓝色的鸽子摇摇晃晃的从天空落下来,就落在粮食堆里,不管不顾的开始啄食。老钱眼睛一亮,抓住鸽子,从它的腿上取下竹管,抽出里面的一小块涂了腊的布帛看,手一抖,鸽子掉回粮食堆里,仆役们正要把鸽子捡出来,这东西总是边吃边拉,会弄脏粮食,就听老钱大吼一声:“就让它吃,就让它吃,爱吃多少吃多,把清水给它备好,”

    说完就嚎啕大哭着向内院奔去。

    “侯爷有消息了,侯爷有消息了。老天爷啊,可是有消息了。”

    内院里辛月正点着那日暮的脑袋教训她不许光吃肉。青菜也要多吃,乍一听老钱在院子里吆喝,才听清楚他喊些什么,腿一软就歪倒在地上。

    丈夫给家里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离家四个月,只说是要去伺候长辈,辛月从不相信这句话,自己的男人自己岂有不了解的。就算是要去伺候长辈,也一定会把长辈请回家,让家里人见见,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才有出门的可能,绝对不会抛下一大家子人独自跑出去。

    除非遇到了危险,非常大的危险。才会这样做,辛月对自己丈夫在外面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就算知道,也只知道一些快乐高兴的事情,苦难和危险丈夫从来都不说,辛月也不敢问。她就是再耍小性子也不敢问云烨不愿意说的事情。

    这些天辛月把孩子交给两个乳娘照顾,自己亲自打理云府,就算丈夫回不来,她也会把这个家打折干净,交给长大成人的儿子。然后就能去见自己的夫君了。

    那日暮把满满一碗青菜丢在桌子上,抱着微凸的肚子就来到了门外。云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消息,这让她很是委屈,如今有消息了,自然着急。

    从老钱手里抢过布条,看了半天才想起自己不识字,又把布条给了辛月,瞪着眼睛等辛月给她说说。

    辛月恢复了诰命夫人的本色,从容的接过布条,只见上面写着:“南诏乱,窦燕山叛,交战甚急,云侯现,乘竹筏,遁入大江。”

    辛月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夫君落在了窦燕山手上,现在乘坐竹筏逃到了大江上。

    一想到那里战火纷飞,云烨正在艰难的求生,大颗的泪水就滑落下来,心痛如刀割。那日暮急切的拽她的袖口,想知道丈夫到底在哪。

    抹一把泪水,辛月对那日暮说:“夫君在南诏,正在办事情,等事情办完就会来,让你乖乖的听话,去把那碗青菜吃光。”

    对于云烨那日暮从来就不会拒绝,草原上男人家出门半年一年的很正常,只要平安就好,自己把身子养好,到时候生个胖胖的儿子给他看,他一定会喜欢。想到这里,就高兴得端起饭碗吃饭。

    辛月瞅了老钱一眼,老钱会意的点点头,一躬身,就出了屋子。

    辛月攥着布条,艰难的来到佛堂,自从丈夫失踪,老奶奶就整天跪拜在佛堂里,一部祈福的经文不念够一百遍不罢休。

    刚到佛堂门口就听老奶奶的声音传了出来:“可是烨儿有消息了?“

    “有了,人在南诏。“

    “把话一次说完,奶奶我丧夫,丧子,什么哀痛没有尝过,再坏的消息也顶得住,一次把话说完,不许隐瞒。“

    “奶奶,夫君落在了窦燕山手里,现在趁着南诏战乱,逃了出来,坐着竹筏从大江上走的,现在没有其他的消息了。“

    辛月把布条递给了老奶奶,老奶奶接过来,瞄了一眼,拿着佛珠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很快就稳了下来,对辛月说:“烨儿不在,家里你就是顶梁柱,那日暮有身孕,不要让她担心,有什么事情,你挡着就是。“

    说完又闭上眼睛,继续念经。

    李二在看同样的布条,良久,才把布条子放在案几上,一言不发,身边陪侍的李承乾想要问,又不敢多嘴,急躁不堪。

    “稳住,你是太子,喜怒形于色这可不好,云烨活着从窦燕山手里逃出来了,这小子做到这一步,就是你父皇我都不得不说干的不错,他居然能在不可能之中在南诏掀起滔天巨浪,南诏九侗十八寨和窦燕山拼杀的你死我活,势均力敌之下,现在进入了对峙期,只是云烨孤身一人从大江遁走,生死不知,这小子难道就不能再忍耐几天,等窦燕山击败土人,他的大军就会四分五裂,到时候他就能平安回来了。“

    李二敲着案几,慢悠悠的说。

    “陛下,窦燕山能把云烨留到现在不杀,一定是其中有变故,既然他发现了我们的人,毅然选择遁走,只能说当时的情形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候,容不得他多停留。“

    长孙从帷幕后面出来,手上也拿着一根布条,只是上面密密的写满了字,不像云家的布条只有寥寥几笔。

    “皇后说的有理,云烨能把命留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朕若是处在窦燕山的地步,见了面一句话都不说,先把头砍下来是正经。”

    长孙捂着嘴轻笑两声说:“不见得吧,是个人都知道云烨难得,杀人之前都会盘算一下,云烨如果年长几岁,在您打天下的时候遇到,您就算是和他有天大的仇,也会想想有没有收服他的机会,您看看您的百官,有几个是从晋阳就追随您打天下的,还不是打一路,收一路,窦燕山是在学您呢。”

    李二哈哈大笑,良久才停下来,对太子说:“你看看,窦燕山就是个有雄心壮志的,想在南诏建立自己的国家,而且坐起而行,就这一点,比他祖父,父亲就强的太多,可惜他遇到的是云烨,如果他能静下心来用十年时间打根基,说不定会成功,可惜啊被云烨的一座金矿迷了眼睛,那座金矿不但没有起到好作用,反而起到了拔苗助长的作用,欲速而不达。

    成乾,你记住,大唐现在需要的是稳扎稳打,不需要突飞猛进,每一次作战,我们都有明确的目标,比如这次,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通商道,让大唐和遥远的诸国有联系,云烨的地图经过确认,很准确,至少在我大唐境内很准确,那些波斯商人也确认了西域位置的准确性,世界如此之大,朕小觑了天下英雄。

    原来山的那边还有山,海的那边还有海,朕的眼光只盯在中原未免可笑,既然我们的眼光变了,成乾,心胸也要跟上,既然有无边的土地可供我们驰骋,那么我们就为后世子孙打下一片辽阔的土地。

    马周现在活得众叛亲离,李纲亲自将他逐出书院,并且焚烧了他的学籍,认为他是书院最大的耻辱,并且声言,他即使死了,也会在地狱里诅咒他。

    听说马周在书院门口长跪三日,不饮不食,最后昏厥,也没有取得书院的原谅,他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不过是想朝廷杜绝土地兼并之风,非是为了一己私心,只是碍于见识,再加上朕在后面推波助澜,所以才会让他陷于死地,你此次出征带上他把,他这一生都没有可能回到中原了,就算是皇家给他的一点补偿吧。“

    李二很少和李承乾说这么多的话,把自己从简短的情报上得到的推断一一讲述给了李承乾听。

    他们父子一个谆谆教导,一个洗耳恭听,长孙坐在一边看,一会看看李二,一会看看成乾,眼中全是幸福和骄傲。

    “父皇的教导,孩儿铭记在心,开眼光,扩心胸,学本领,此次出征,孩儿一定会多看,多听,多做事,少开口,把那些老帅的本事学好,学精,学透,这回被李帅算计,让孩儿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处,一定会收起骄傲自信,只是孩儿出征至少需要一年多才能回来,还请父皇母后多多保重,按时进餐饭,寒时多加衣,莫教孩儿在万里之外担忧。”

    李承乾跪在地上,给李二,长孙恭敬地叩拜,尔后起身,大踏步的出宫去了。

    云家的人现在一定很着急,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云烨平安的消息传递给云家,哪怕会违反父皇几个月前的禁令。

    ps:什么话都不说,第一节奉上,今日努力五更,求票。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