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故地重游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是李白发出的感概,云烨站在窄窄的栈道上,抬头看这绝壁,犬牙交错的怪石似乎要从头顶滑落,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河谷,不知道叫什么河,只知道窦家的仆人都叫他死人河,意思是这条河里吞没过许多的人,听说当地的土著也把死人丢进河水里,希望这条连接着上天的河流,可以把自己的祖先带到和美的天堂。?快来吧,.!

    云烨试图逃跑了两次,可惜都被那些精通追踪之术的仆役抓了回来,现在他嘴角的淤青还没有消下去。

    还有过一次收买,一百两黄金的悬赏让其中的两个游侠儿出身的彳卜役动了心,无奈窦燕山早就有所防备,两个贪财彳卜役的人头还挂在最后面的独轮车上。

    云烨的黄金给了窦燕山极大的帮助,几十辆独轮车上装满了粮食,走在摇摇晃晃的栈道上,让人心惊胆颤。

    旺财是记仇的,没有忘记那个抢劫自己的窦家彳卜役,云晔眼睁睁的看着旺财硕大的屁股,挤了一下那个彳卜役的身子,正在小心翼翼控制着独轮车的仆役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粮食是重要的,经历过饥饿的彳卜役知道它的可怕,想要控制好自己将要侧翻的粮车,习惯性的往左面跨了一步,他忘记了外面是悬崖……,

    彳卜役的惨叫在山谷里拖出悠长的回音,所有人都在看越变越小的那个身影,直到掉进水里,才回过神来。

    窦燕山狐疑的看着双手被捆起来的云烨,云烨把双手扬了扬,示意自己没办法把那家伙推下去,牵着云烨的仆役也发誓说没看见云烨有其他的动作,只说是那个倒霉蛋踩空了,自己掉下去的,至于忽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像的旺财就没人理会。

    雯燕山为自家的忠仆,祷告了一番,就催促着重新上路,粮食没损失,损失的是人,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重新调整了队伍,窦燕山亲自牵着云哗的绑绳,走在最前面,作为家主,窦燕山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是合格的。

    初春的蜀中阴冷而潮湿,山谷间时常有大雾弥漫,衣衫永远是潮湿的,旺财很不习惯这里阴冷的环境,经常用头拱着云哗想往回走,它明显的更喜欢长安干爽的天气。

    价值百贯的扳指,只能换到一个散发着臭味的烂毯子,窦燕山很喜欢看云烨陷入困境的模样,也不阻拦,但是也不允许仆役们随意拿走云烨的东西,事实上也没有什么东西了,除了一团丝线,就不剩什么了。

    云晔的小刀子挂在窦燕山的腰间,他对西域匠人的手艺赞不绝口,不告而取岂是君子所为,一把两寸长得铁片子和云烨换取了镶嵌着宝石的小刀。

    出门在外,没有一把小刀子会饿死,所以窦燕山给云烨留下了最后的尊严,让他不至于用手和嘴来撕咬自己的食物。

    出了栈道就来到了冇天府之国,云晔彻底明白了成都平原为什么会被称为天府之国了,不是因为他的富庶,而是因为从艰险崎岖的山路中出来,一看到大片的平原,无论是谁,都会泪流满面,以为到了天国。

    想用一把小刀在数十名训练有素的大汉面前逃跑,或许有人能够「吾也狂牛提供」干的出来,这群人里面绝对不会有云烨,即使到了蜀中,也没有一点、机会,或许旺财的办法才是好办法。

    善于学习是云烨的一个优点,自从来到大唐,跟程处默学,跟老程学,跟牛进达学,后来跟李纲,长孙,李二,这些人学习,去芜存菁做不到,所以就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奇怪的变异体,李承乾总说云哗的做法他似乎很熟悉,却说不出个所以然,除非他把云晔经历过的重新经历一遍,否则没有可能理解。

    现在准备向旺财学习,在他看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一群人活得像老鼠,昼伏夜出,当云烨从树林子里找到一些干蘑菇,泡在水里准备做一锅美味的蘑菇汤,至于蘑菇里面隐藏着几朵颜色鲜艳,味道鲜美的蘑菇,云烨就装作没看见。

    没人给云烨锅子,只好就地取材,蜀中遍地是竹子,有些竹子能用来做竹筒饭,有些则不能,借了一把砍刀砍倒了一根竹子,截取了一截,用刀子钻了一个小孔,然后把米灌进去,装上水,又把那个窟窿堵死,把竹筒埋在炭火堆里,不一会,香喷喷的竹筒饭就做好了。

    窦家的仆役看不惯云烨和一匹马分食一份饭食,自己砍了一根更加粗大的竹子,照样施为,也吃到了香喷喷的竹筒饭,皆大欢喜,只是第二天有一点小小的后遗症,全身起了大片的红斑,奇痒难忍,忍不住挠一下。会有黄垩色的水珠渗出来。

    “云烨,怎么回事,你给他们下了毒?”窦燕山有自己的锅子,不喜欢用竹筒做饭,所以逃过了一劫。

    “公子,是竹子用的不对,不是他下的毒。”老管家是蜀中人士,这点常识还有。

    “他也吃了竹筒饭,为何会没事?”

    老管家苦笑着说:“他运气好。这片竹林里有朱砂,你看竹子的纹路隐隐泛红,丹毒就是这个样子,都是老奴疏忽了,没注意这片竹林的异状,云晔医术高绝,不会不知道其中的道理,所以他就挑选了那一丛没有红色的竹子,这些人被他算计了。”

    窦燕山阴沉着脸来到云烨面前说:“你看到他们用有毒的竹子做饭,为何不提醒?”

    “窦兄,小弟是囚犯,如果可以,小弟巴不得他们全部都被毒死,换你在小弟的处境,会不会提醒?”

    “云烨,你现在就是我的聚宝盆,好好的想一些发财的法门才是你的活路,否则,你的日子会过得苦不堪言,看你有食物给马吃,明日起,你的粮食减半。“

    其实很好,每个人都要负担自己的粮食,云晔在成功的弄病几个人后,身上的负担也减少了一半,背着粮食袋子走山路,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旺财的身上背负着两大袋粮食,那是窦燕山的配给,明明山下就有平坦的大路,自己跟着窦燕山只能走小路。

    走了大半夜的小路,一是人困马乏,尤其是旺财从来没有被人家当成过牲口使用过,现在倒好,每天背着重物,在山路上行走,虽然也曾躺在地上耍赖,虽然也曾故意把粮食袋子在树上蹭得掉下来,迎接它的只有窦燕山的皮鞭。

    见云烨红着眼睛要扑上来找他拼命,窦燕山抽得更加的起劲,旺财的大眼睛里全是泪水,哪怕单鹰强迫它减肥的时候,也没有动过它一指头,如今每抽一鞭子,浑身的肉就抖一下,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天亮的时候,云烨从新生的草芽要给旺财寻找伤药,可惜,只有蒲公英,无奈之下,云烨把蒲公英连根拔起,捣成糊糊,给旺财敷在身上,没有什么效果,只是一个心理安慰。

    旺财的大肚子以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每天云烨都能听到它的在响,它总是处在饥饿状态。饥饿让它不得不重新拾起一匹马的本能,开始自己寻找鲜嫩的青草。

    粮食这东西会越背越轻的,一队人马满载着从蜀中购置的粮食去了大路,这里已经是蜀地和南诏的交界处,窦家多年冇的经营还是有效果的,老管家领着他们以做生意为名,出了最后的城关。

    窦燕山发现自己的队伍开始莫名其妙的死人,一个在小解的时候,踩中了猎人的小陷阱折断了腿,被晃过来的尖刺扎成了刺猬”还有两人在吃完饭的时候忽然发了疯,为了一点小口角开始斗殴起来,开始所有的人都在看笑话,多日的野外生活,让每个人都积蓄了一肚子的不满。

    当其中一个一刀捅进同伴的肚皮的时候,众「吾也狂牛提供」人才发现不对劲,想要按住发狂的同伴,却被他舞着刀子追杀的四处逃窜。

    无奈之下,窦燕山一箭放翻了发狂的同伴,眼见他嘴里吐着血沫子,还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叫,众人心中全是兔死狐悲的哀伤。

    窦燕山把云烨从头到脚搜索了一遍,没有毒物,浑身上下除了一团丝线再没有其他的物件,不可能是云烨捣的鬼。

    接受搜查接受的心安理得,一边刨着碗里的蘑菇,一边看热闹,看到云烨舒坦的的样子,窦燕山的牙都要咬碎了。

    天气逐渐热了起来,林子里的生物也多样化起来,云烨甚至看见了几只涂着红嘴唇的猴子,在山间快速的攀援,难道说自己已经到了南诏?

    一道巨大的瀑布彻底让云烨知道了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巨大的轰鸣声让人心悸,只有云烨知道,这道在世界上都数得着的瀑布,现在一定更加的壮观。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黄果树瀑布远没有后世那么壮美,水流湍急,从断崖上落下来,气势极为雄宏。

    可惜只往下掉了十几米就落地了,后世他可是整整掉了近七十米。

    “如何,云侯,你应该是第一位到达这里的大唐显贵,想不到荒蛮之地,也有如此奇异的景致吧。”(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