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冤家路窄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听到窦燕山温文尔雅的招呼,云烨摇摇头,再看看从四周围拢过来的壮汉,勉强的挤出一个笑脸拱手道:“离别经年,小弟安朗如昔,倒是窦兄清减了许多。”

    窦燕山笑得腰都弯了下去,好不容易止住笑意,上前一步抓住云烨的手说:“云兄身在富贵乡,风采依旧这是必然,不像小弟在颠沛流离中求生,在艰难困苦中活命,能有个人的形状见到云兄已是大幸,安能要求更多。”

    云烨推开窦燕山的手,正色道:“我今日落在你手中,自然不做他想,给我一个体面的死法如何?”

    窦燕山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喜意,偏偏板着脸孔说:“云兄这是什么话,你我兄弟重逢,自然要连床夜话,怎么就提到死这个可怕的话题,小弟在南诏承蒙探戈女王照顾,有了一片小小的基业,加之探戈女王对小弟解衣衣之推食食之,不觉间已经在那里住了一年有余,烦闷之余,想到长安还有旧友无数,就回到长安访友,不想在这里就遇到了云兄,实在是小弟的大幸,不如请云兄同回南诏盘桓一些时日,可否?”

    云烨抬头看了一下天色,此时已是倦鸟归巢的时候,却不知自己这只疲惫的倦鸟,还有没有机会归巢。

    ‘小弟猜想,那位解衣推食的探戈女王,现在一定已经长眠于地下,窦兄的盛情,岂是一般的蛮族女王能够消受得了的。如今盛情这东西又到了小弟面前,拒之恐怕不妥,也好,早就听说南诏风光绮丽,与窦兄把臂同游又有何妨,只是能否允许小弟给家中老祖母修书一封,免得老人家牵挂。“

    窦燕山眼角跳了一下,微笑着同意,命部下在树干上削出了一片白茬,拿出笔墨给云烨,自己在一边观看。

    见云烨写完,窦燕山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连致歉:”啊呀呀,你我兄弟一场,怎么当得起长辈的称呼,云兄过谦了,过谦了。“

    ”你也不想满地官兵,导致自己寸步难行吧。“

    窦燕山不再多说话,率先起步,一群人沿着林间小道,不多时,就来到了灞河边上,河面上停着一艘大船,挂着上书河东检校的气死风灯,应该到地头了,云烨摸摸旺财的长脸,和他告别,只希望这个贪吃的憨货还记得回家的路。

    一行人上了船,船夫用竹篙抵着河岸,大船渐渐的离开了岸边,向河心驶去。

    旺财似乎才发现人都走了。把自己孤零零的丢在岸上,一发急就沿着河岸奔跑起来,不停的叫唤,见大船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一纵身就跳下河岸,在黝黑的河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努力的向大船游过来。

    无奈船上已经起了帆,又是顺流,旺财不论如何努力,都追不上大船,河面上不时传来他焦急的嘶鸣。

    云烨泪流满面,旺财如果回家,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冇他却偏偏有自寻死路。

    ”停船,窦燕山,否则你现在能得到的也只是我的尸体。“

    窦燕山饶有兴趣的看着在河水里挣扎的旺财,再看看泪流满面的云烨,笑着说:”云兄,不就是一匹马嘛,小弟打赌他还能坚持一炷香的时间,你看如何。“

    ”停船!“

    云烨低沉的声音似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条腿已经跨过船舷,只要窦燕山还是坚持继续行走,他就准备在这里结束自己的性命,虽然不知道窦燕山为何不立刻杀了自己,既然不杀,那就是有用,性命现在是云烨唯一的筹码。

    窦燕山恶狠狠的对云烨说:”我无数次在梦里见到你,都恨不得立刻将你碎尸万段,可是见了你,我却犹豫了,杀了你这种人,是对上天的不尊重,所以我就想把你带回南诏,准备看看你在穷荒绝域是不是也有同样的能耐,你死不死,我并不关心,只要能让你感到痛苦,我心里就舒坦,想要我救你的马,就必须付出代价。“

    云烨立刻从腰间解下玉佩,对窦燕山说:”有了这枚玉佩,你就可以在洛阳钱庄里支取黄金五百两。把马救上来,告诉你密语。”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窦燕山,从他们隐含菜色的脸上,云烨知道他们缺钱,非常的缺。

    窦燕山有些不好意思,的确,让一个坐不垂堂的千金之子,沦落成马贼,在他高傲的内心里无法接受。

    每个人都有弱点,窦燕山自己可以高傲,但是他的手下需要食物和衣服,两年的困顿生活,让他们每一个人对金钱的渴望攀升到了极致。

    五百两黄金,只需要救一匹马而已,看着老管家白发苍苍的头颅还有哀求的目光,窦燕山无奈的摆摆手。

    立刻船锚就下到了河底,大船停了下来,旺财已经在无力的踢腾着腿,随时就会被河水淹没,见到云烨在前面等他,立刻就来了精神,顺着水流漂到了大船边上,张嘴咬住船上的缆绳再也不松嘴。

    那些人看在金子的份上用绳子兜住旺财的肚子,用绞盘把旺财捞了上来,其中一个居然用绳子勒旺财的脖子,见旺财被勒的舌头都要吐出来了,云烨大怒,冲着那个蠢货的腿就是一脚,奴仆就是奴仆,知道云烨是侯爷,习惯性的准备跪地求饶,却猛然间想起云烨只不过是一个囚犯,想要回踢一脚,又忍住了,悻悻的上前继续帮旺财上船。

    旺财一上船,连身上的水都不抖,大脑袋抵在云烨的怀里撒娇,似乎在埋怨不该丢下他。

    正在欣赏玉佩的窦燕山被漫天的水珠子惊醒,怒气冲冲的抬头看,却发现旺财正在浑身颤抖着甩自己身上的水。

    不好和牲畜一般见识,把玉佩收在怀里,对正在给旺财擦身子的云烨说:“云兄,这样的玉佩小弟以前也有几个,只不过到最后都变成钱粮,不养家不知道其中的艰辛,这次家中大变,才知白手起家是何等的艰难,对云兄生财的翻云覆雨手,实在是仰慕的紧,不如我们探讨一下如何。”

    给旺财擦干了身体,又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来搭在他的身上,才接着窦燕山的话说:“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家是我毁掉的,咱们两个用仇深似海来形容也不过分,没见过你这样复仇的,再谈下去我们一旦成为知交,你九泉之下的祖父,父亲也不会原谅你。”

    “哈哈哈。”窦燕山狂笑起来,盘腿坐在气死风灯下面,看着黑漆漆的河岸,一字一句地说:“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以为你煽动一些暴民就能把传承千年的窦家毁掉,暴民中率先攻破窦家的是藏在他们中间的百骑司死士。

    如果只有暴民,窦家的护院只要杀死为首的几个人,他们就会狼狈逃窜,还敢进攻窦家?

    我不相信你的能耐大到可以指挥百骑司,那是皇帝的权力,谁碰谁死。

    是皇帝要灭掉窦家,你不过是其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阴家掘了李家的祖坟,不一样好好的在长安作威作福,只要对家族有利,你我这点仇恨算得了什么,祖父,父亲也会为我的英明决断鼓掌称快。”

    河面上的寒风冰冷刺骨,云烨没心思和一个想做皇帝的自大狂说话,旺财已经冷得受不了,安顿好旺财远比和一个疯子说话来的有意义。

    冇“我的舱房在那,你不会让我睡在甲板上吧。”

    “不会,我会给你一个好舱房的。”

    云烨的舱房果然不错,很大,里面堆满了干草,腥臭之气怎么也散不出去,这间舱房本来就是放马的地方。

    旺财很想喝点酒,窦燕山派来监视云烨的两个家伙就在喝,闻着酒香,旺财叼着钱袋送到那个勒他脖子的仆役面前,想换点酒喝,旺财大爷从来都不白喝人家的酒。

    酒没有喝到,钱袋也没了,脑袋上还挨了一巴掌,被人抢劫的旺财只好钻到草堆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嚼干草。

    “他娘的,富贵人家的马都有钱袋,钱还不少,钻林子里两年,咱兄弟混得还不如一匹马。”

    “少说话,少爷这些日子为了钱都愁坏了,咱家有钱,可是都藏在长安,取不出来,兴化坊现在修的漂亮极了,咱家都找不到,钱就没有了,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王八蛋。”

    云烨此时才有心思躺在干草上考虑自己和旺财的处境,连日来的打击,让自己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敌人的存在。

    李靖,马周他们把云烨的骄傲和自尊撕扯的支离破碎,现在又加上窦燕山。

    不用想就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窦燕山的每一个字都说得文雅,内心中的恨意云烨可以清晰的感受出来。

    李靖每一个行动和说法,都是为了大军的百战百胜。

    马周宁可给自己一刀,也要背叛云烨和书院,说是为了天下的农户。

    都有理由,都是冠冕堂皇的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难道说所有的错都是我的?

    如今命在旦夕之间,为什么自己还不担心命运,挤进脑子里的依然是那些无耻的背叛和算计?

    就不能好好说话么?非要绕着圈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所谓的智慧?

    窦燕山的表演让人恶心,日后的路途不知道能够走到何种地步,只可惜,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儿了……(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