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节仓充鼠雀喜(三节求月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管云烨如何预防,书院到底还是出事了,自古以来民不与官争,穷不与富斗,书院里的几个愣头青,还是走上了这条路,马周执笔,几人在得不到书院支持的情况下,上了万言书。

    文章里历数历朝历代崩溃毁灭的原因,最终去除其他原因,找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土地的分配不均,皇家以及豪门贵戚,富户地主以一成的人口,占据了九成的土地,他们认为豪门大户们对土地无节制的兼并,才是导致王朝崩溃的根本原因。

    大唐现在的土地多,人口少还来得及挽救,如果等到五十年后,人口繁衍起来之后,土地不够分配,那时动手就晚了,建议现在皇家不能无限制的给皇族分封土地,勋贵的土地分封也要限制,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所有的土地都需要纳税,不能越贫困者缴纳的赋税就越多,这是不公平的,富裕人家理所应当的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文中还强烈抨击了徭役的不公平性,把李二制定的自以为傲的租庸调制度批判的一无是处。

    说李二也就罢了,他自诩明君,对民间的言论一向放得很开,千不该,万不该在文章的最后加了一句,“仓充鼠雀喜”。

    这下好了捅了马蜂窝了,这就是说洪洞县里无好人啊,只要是做官的,都是鼠雀预备役,都红着眼睛等待盛世的降临,准备大大的捞一笔。

    几十个人往皇城门前一坐,一码色的天青色衣袍,士子装扮,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自己写的《田赋论》面目肃然,表情庄重。

    历朝历代以来,还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作为朝廷的中流砥柱士子,会如此激烈的畅所欲言。

    作为宰辅房玄龄上表待参,窝在家里等待皇帝的宣判,五城兵马司不知如何对待目前的状况,只好把士子团团围住,把他们和越来越多的长安市民分隔开来。

    刑不上大夫,似乎不适用于目前的状况,可是从前面一批人的去向来看,他们似乎已经是预备官身了。

    皇城的大门洞开,马周已经来到城门口,面对刀枪剑戟无所畏惧,把自己早就散布开来的万言书交给了守卫,请他们呈递给皇帝,尔后又回到士子中间跪坐在那里,大声的诵读“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云烨的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逗弄自己的孩子,听到马周他们的作为,摇晃了两下,差点摔倒,今日是星期天,是学子自由活动的日子,几十个人结伴去长安再正常不过了,谁会想到他们居然会去上访。

    从云烨自己知道的历次学潮看,就没有好结果的,在文风最盛的宋朝,学生领袖陈东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更不要说后面的公车上书。

    统治者不会接受这种带着胁迫性的意见,当他准备启程去长安的时候,又传来噩耗,这回书院的平民学子听到这个消息从四面八方涌到朱雀门前,一起跪坐在那里,人数足足有两百人。

    快马加鞭,再快马加鞭,一定要赶在李二颁下旨意之前,把学生们都带回来,否则,对书院来说,会是灭顶之灾。

    在城门口遇到了同样狼狈不堪的许敬宗,还没等云烨问,许敬宗就大声说:“李师他们已经进去了。”

    听到这话,云烨的心放下来一大半,只要李纲能赶到,事情总有个转圜的余地。

    谁料想许敬宗的下一句话,彻底把他打进了十八层地狱,“李师,玉山,元章,离石,赵延龄,金竹等先生也加入了静坐的行列。”

    云烨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些方正的夫子们,他们真的以为有理就能走遍天下么?

    老庄跳下马来,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云烨,许敬宗也赶了过来,两人把云烨抬到城墙根,给他掐人中。

    过了片刻,云烨才修整过来,又跳上马,丝毫不管城门官的喝骂,一溜烟的奔向皇城。

    皇城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长安人爱看热闹的毛病一直没改过,把路堵得死死的,他们不明白那些高傲的学子们要干什么,不知道这些学子是在为他们争取权利,只知道有热闹好看,有些精明的人甚至把笸箩顶在头上大声的叫卖各种干果,看热闹的必备食品。

    心头的悲愤无以复加,马周这是早有预谋,他清楚的计算了各方面的反应,包括自己的那些恩师,如果事情不闹大,先生们或许会斥责他们几句,如果事情闹大,先生们绝对会替他们出头,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人生烦恼识字始,这话说的太对了,越有知识就越反动,似乎也有道理,他们从书院学懂了如何算计,如何利用自己手里的力量,在经过头脑的周密安排,终于形成了现在不可收拾的局面。

    他们对死亡没有一点的畏惧之心,只要青史留名,何惧刀斧加身。

    他们对自己有着明确的认识,知道朝廷对他们这个阶级薄待了,所以想为自己争取自己应得的那份权力,只是他们不明白,所有的权利都是皇帝的,只有他给你的份,你没有权利向他索要。

    李纲白发苍苍,坐在最前面,双手搭在膝盖上,面无表情,其他两位老先生也坐在他旁边,抿着嘴不言语,赵延陵甚至拿出心爱的茶壶,在那里模拟倒茶的姿势,如何才能用最优美的姿势倒出一杯茶来。

    离石在作画,金竹在**,就连一向不理世事的孙思邈都拿着笔在白纸上写着什么,老公输低头摆弄自己的建筑模型,其余几位先生,都从怀里掏出一卷书在看,后面还不停的有学子加入,不管是富贵的,还是平民学子,都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皇城。

    许敬宗长叹一口气,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这种情况已经不受控制了,自己是学监套是逃不了了,只有加入进去,才是明智的选择。他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一股难得的坚毅。

    书院两年,是他平生最愉快的经历,梦寐以求的东西都得到了,尊敬,爱戴,财富,官职,一样都不缺,学子的尊敬,爱戴是发自内心的,他最喜欢背着手在书院里转悠,遇到他的每个学子都会恭恭敬敬的称呼他一声先生,尔后才去干自己的事情。

    他的家就在书院,他却从不在家里吃饭,也不去先生的小灶吃饭,不是舍不得那点钱,自从把钱交给云烨运作,赚回来的钱已经足够他一生花用,他喜欢看着学子们排着队买饭,只要自己出现,最前排的学生立刻就会把位置让给他,他总是笑着拒绝,自觉的排在后面。

    一面问学子们对饭堂的意见,一面大声喝止厨子们的各种不干净,不卫生的动作,每回都会引来学子的喝彩。这才极为儒雅的端着自己的食物去先生们的桌子上进餐。

    书院是他的舞台,如果可能,他想一辈子在这个舞台上表演。

    云烨绝望了,许敬宗的选择是有道理的,这时候想要把学子们全部带回去已经不可能了,作为他们中的一员,只有加入进来等待李二的判决,他现在已经能想象到太极宫里的李二是如何的暴跳如雷。

    不管李二如何生气,自己的性命一定没有危险,这一点还是可以保证的,如果这次静坐不是发生在大战前夕,云烨不会如此绝望,只需把责任推到李二这个校长的身上就好,有可能会挨揍,但是比起现在奇虎难下要好上一千倍。

    越过所有人,云烨坐在了最前面,李纲先生年纪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许敬宗的资历还不够成为替罪羊,如果老许早些进书院,云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出来挡箭,不管他愿意不愿意。

    李纲先生歉疚的看着云烨说:“你何苦趟这趟浑水,我来之前没有通知你,就是不想把你扯进来,学生都是老夫教的,好坏就有老夫来承担吧。”

    云烨惨然一笑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学生们一句”仓充鼠雀喜“彻底的把百官得罪光了,这个罪名他们还承担不起,许敬宗又不够格,您已经年过七旬,早该含饴弄孙,尽享天年,是小子硬把您留在书院,这些事情就有我来背吧,我也想看看书院到底在朝堂上有多少份量。”

    离石抬起头对云烨说:“小子记住,事不可为的时候就把罪名朝我们几个身上推,你没事,书院才会没事,记住了,不许逞能。”

    玉山,元章也点点头,说:“学生们没说错,没做错什么,这个大唐是李家的,也是天下百姓的,他们能有这番见解,老夫欣慰异常,至于身后事,谁去管他。”

    云烨坐了不长时间,李泰,李恪也从皇城里出来,坐在云烨前面。

    “你们两个头被驴踢了,书院这是在向陛下施压,你们不帮着自己的老子,凑什么热闹,嫌事情闹得不够大怎么的?”

    “你脑子才被驴踢了,我看了万言书,说的没错,很有道理,要是我家的亲戚把土地都分光了,百姓还不得都饿死,再说了,这又不是造反,我的先生,同窗都在这里,不来怎么在书院混,这时候我是臣子,不是皇子,怎么样,够义气吧。”

    李泰得意洋洋地问云烨。

    云烨忽然发现,这是天上掉下来的两个盾牌,不利用一下,实在是对不起李泰嚣张的做派。(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