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 门神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渊目光呆滞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无意识的捏着一张麻将牌,回手把那张五饼踹到怀里,对云烨说:“开始吧,我需要好好睡一觉,养养精神,她对我的惩罚还不够,我得多活几年,多遭些罪才能去见她。,!”

    云烨很想捂住耳朵,这些话能不听还是不听为妙,李二的脸都阴沉的能拧出水来。

    “太上皇说笑了,您春秋鼎盛,陛下,太子对您恭顺有加,是该养好身子多看看这锦绣江山。您现在已经无碍了,想睡觉就睡吧,听说您晚饭都没有吃,我让厨子熬了些新鲜的莲子羹,热热的喝了,再睡一觉,明日醒来,又会是一个艳阳天。“云烨从门口的食盒里取出一碗加了麻沸散的莲子羹,端给李渊说:“这碗羹汤里微臣加了一些有助于睡眠的药物,您喝了以后,会很快就睡着的。“李渊不做声从云烨手里拿过瓷碗,一小碗粥三两下就灌了下去,抹了一把嘴笑着对云烨说:“不错,粥熬得恰到火候,就是有一丝药材的苦涩,影响了美味。“说完就靠在矮榻上的靠枕上闭上了眼睛,不一会,鼾声响起,两位内侍轻手轻脚的把李渊放好,给他盖上毯子,李二招招手,除了伺候李渊睡觉的内侍,其他人都随着李二走出偏殿。

    大殿外面寒气逼人,刚从温暖的房间走出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

    李二站在白玉栏杆前,拍拍栏杆上的狮头雕塑,幽幽的声音传来过来:“云烨你也打算对朕用你的那套鬼把戏吗?“”父皇,那没什么奇怪的,就是一张姜黄水画的人像,麻将上,酒水里有一点碱,两者相遇就会变成红色,是一个很简单的化学实验变化,云烨不过是做了一点变化而已。“李泰刚刚吃了云烨的半只鸡,所以跳出来替他解释,事实上这种牵扯神怪的事情由李二自己的儿子戳破最好。

    李承乾又说:“云烨来的时候就说,皇祖父的病是心病,需要心药来医,麻将牌是孩儿趁大家分神的时候换上去的,云烨说前期需要保密,所以孩儿就没有说破,请父皇降罪。“”特殊的病就该有特殊的治法,云烨做事不拘一格,天马行空,朕心里只会高兴,哪里会去怪罪他。“长孙愁眉苦脸的说:“你们就不该把这件事情揭破,你父皇知道了缘由,这法子就没用了。”

    李二带着笑意问云烨:“你还打算用这种法子来给朕看病?”

    云烨笑着摇摇头,拍拍手,拎着食盒的内侍就走了过来。云烨指着食盒对李二说:“陛下一生征战不休,气吞万里如虎,那种上不了台面的把戏对年老体衰,神思恍惚的太上皇有用,如果对陛下依样施为,会被您笑话的。”

    李二哈哈大笑,他刚才的确存了笑话云烨的准备,一个漏洞百出的把戏也想骗他?他对自己病情比父亲严重,也更加难治,很是得意,皇帝嘛,得个病也要比其他人难治才是正理。

    “陛下睡不着只是因为心忧太上皇,受他影响自己乱了心绪,其实只要治好了太上皇,陛下的病情就会自然痊愈,当然,如果您喝了这碗粥,会睡的更加舒畅,就算真的有什么妖魔鬼怪,有两位国公在,也会神鬼辟易。”

    李二惊诧的顺着云烨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太极宫门外有两位顶盔贯甲的大将,手持利刃守在门口,一位身披黄金锁子甲,手持熟铜宝锏,背上有弓,腰间带着箭囊,在牛油巨烛的辉映下如同天神下凡,另一位身披镔铁凯,手里握着竹节钢鞭,背插六只短矛,脸上戴着面凯,只有两个眼洞里散发出森森寒意,这就是一位地狱来的魔神,这种装扮一般在战场上才会见着,没想到现在出现在自己的寝宫门口。

    李二快步走到宫殿前哽咽着对殿前的两位老帅说:“爱卿何至于此,朕只是稍有小恙,如何能劳动两位爱卿如此厚爱。”

    秦琼沉声说:“如今天下万民皆系于陛下一人身上,大军将要开始征伐不臣之地,陛下心神不安实为大忌,这大门由老臣守卫,就不相信还有什麽魑魅魍魉敢踏进殿门一步。”

    尉迟恭也桀桀发笑:“臣与老秦,这辈子杀人如麻,如果真的有冤鬼索命,早成了枯骨一对,现在还不是每餐饭一斗肉十斤,活的舒坦,陛下乃是主帅,这些年过于仁慈了,什么东西都敢找上门来,活着的时候都被我们大卸八块,死了老子就拿它没办法了?

    老秦身子弱,一会来了猛的,交给我,你观敌暸阵就好,让云小子架起油锅,老夫斩一个,你就炸一个,天寒地冻的正好用来下酒。”

    “尉迟,你忘记朕也是战阵里厮杀的好汉,不是何不食肉糜的蠢蛋,今晚朕就睡他个酣畅淋漓,明日我们再议如何荡平天下,哈哈哈。“李二再无客套话,大笑着进了宫殿,连云烨准备的莲子羹都不喝,准备去梦里和那些死鬼厮杀。

    长孙对秦琼,尉迟恭躬身一礼,也笑意盈盈的进了宫殿,全然不见先前的憔悴。

    李承乾不知何时也披上了甲胄,手握横刀站在台阶下,李泰李恪也不甘示弱,各自披甲,李泰还对尉迟恭说:“尉迟叔叔,一会不要把恶鬼杀尽了,给小侄留一个练练手。“秦琼,尉迟恭一起大笑这说好,还称赞他虎父无犬子。

    云烨捂着厚厚的皮衣,招呼宫人们抬来几个炭炉子,上面盖上铁网,如此寒夜,不做点烧烤怎么对得起自己。

    亲自动手,不要厨子搭手,皇宫厨房里所有的鸡翅膀都卸了下来,冻好的羊肉切成薄薄的片子,豆腐切成大块,选了一些合适的青菜。土豆拿了七八个,等一会烤土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体型适中的鱼,三四条,红辣子带着huā椒大料炒香,御厨房里的鸡汤装了一大锅子,这才兴冲冲的杀向太极宫。

    李二不需要人家来杀鬼,只需要足够的信心和人气,哪怕再恐怖的场景里,有欢声笑语传过来,是个人就会增添无穷的勇气。

    他躺在温暖的床上,盖着厚厚的毯子,长孙拥着他,听到殿门外的欢声笑语,不由得嘴角上翘,断断续续的听到李泰和云烨抢鸡翅膀的嘈杂声音,没有丝毫的不悦,只觉得很温馨,在长孙的耳边轻轻说:“观音婢,朕有你这样的皇后,老秦尉迟这样的臣子,乾儿,青雀,恪儿这样的孩子,云烨这样的晚辈,上天真的待朕不薄啊。”

    长孙在李二的额头吻了一下,轻轻的拍着他不说话,李二很想去宫殿外面参加聚会,因为他闻到了辛辣的香气,可是如同潮水般的困倦顷刻间就淹没了他,他隐约听见尉迟恭大骂李恪的声音,为什么?好像是土豆熟了,被李恪抢走了?

    李二睡着了,鼾声如雷,秦琼示意殿外吵闹的几个人轻声些,害怕影响李二的睡眠。

    云烨抢过一条羊肉然后对老秦说:“伯伯,无妨,皇宫里太冷清,陛下需要听见这些来自人间的气息。“宫殿外面的六个人都知道没有什么鬼怪会来,自己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让皇帝安心,所以吵闹的越发的厉害了。

    长孙一觉醒来,发现已经三更天了,自己的丈夫依然睡的香甜,没有做噩梦的征兆,遂披衣而起,轻手轻脚的宫女给她披上了裘皮大氅,推开门,只见秦琼依然卡在殿门前,手里的兵刃不离手,虽然旁边堆着两个酒坛子,眼睛却炯炯有神的四处扫射。

    左面面的尉迟屁股下面垫着一个酒坛子,手里抓着一只羊腿,在面前的炭炉上烤一烤,再拿刀子削下来一片,吃的很愉快。

    李承乾端坐在地上,脸被炉火映的很红,不知不觉间,长孙发现自己的长子嘴角已经有了一些黑黑的绒毛,他已经成人了。

    秦琼,尉迟对皇后点点头,并不动弹,李泰上前拉住母亲的手,把一个烤得焦黄的土豆放在母亲手里说:“母后,这土豆烤着吃实在是美味,您尝尝,孩儿再给您烤一点别的。“云烨对着长孙展颜一笑说:“陛下睡熟了吧,以后陛下不会再受噩梦的折磨了,只要过了这一关,以陛下的雄才大略,盛世降临并不是一场梦。“”让你费心了,这些日子算是皇家对不起你,让一个满腹才华的俊才,我在,大材小用了。“”娘娘此言差矣,这些日子的宁静,其实是我最向往的,我没有雄心壮志,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把这辈子过完,行军打仗,治理天下,不是我所长,前些天陛下还问我,给我一个州让我治理会不会把它变得如同云家庄子一样富庶。

    微臣的回答是不能,自知之明必须有,治理一国,一路一州一县一个家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如果娘娘想看到微臣被斩首示众就尽管把重任托付给微臣吧。“长孙掰开土豆咬了一口,舒坦的眯上了眼睛,等吃完一口,才说:“你就是一个懒虫,今年也不过十八九岁,学什么都不算晚,以你的聪慧,哪有学不会的。“”娘娘,聪明人有个缺点,很致命,在有危机的时候,聪明人往往会选择躲避,由于聪明,很可能被他躲了过去,不想那些中人之姿的人,知道躲不过去,就迎头顶上去,一次,两次很多次之后,就会铸造出坚韧不拔的性格,这才是做大事的人该有的品性,聪明人永远在躲,躲得时间长了,就没有迎难而上的勇气了,只要一次躲不过去,就是灾难性的后果。

    “你说的很有道理,一个历经艰难困苦脱颖而出的人,的确要比依靠单纯依靠小聪明的人要强大的多,可是这个道理用在你身上不合适,如果小聪明已经强大到可以解决任何问题的时候,它本身就是一种强大,无关乎勤奋,是天赋的问题,比如你,比如青雀。”

    云烨没有接话,只是抬头望天,湿冷的寒雾升起了,有细细的雪粉零散的落下来,这是霜,不是雪,透过薄雾,月亮变成了诡异的紫色。

    “再有一个月,我的孩儿就要降生在这个世上,为人父母,我必须为他创造一个合适的空间好让他平安成长,这个世界上我最看重的就是生命,什么事情都不会比一个小小的肉团长成一个伟岸的男子汉更加让人心动的了。”

    提起这个话题,长孙有点不悦。

    “如果本宫没记错的话,你还有一个孩子已经降世了,为何不提他?”

    站在奶奶的角度看,云烨对李安澜的孩子的莫不经心让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李容那孩子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等过了五岁,我会把他接回来亲自教养。”

    这是云烨早就确定了的,虽然有这孩子的经历曲折,但是只要是云家的骨肉,就没有放弃的道理,让孩子姓李,这是云烨做出的最大让步。

    长孙吃完了那个土豆,接过李泰送上来的茶水漱漱口,似笑非笑的对云烨说:“但愿你有足够的智慧可以应对将来的事情,云家也算是豪门大户,传出嫡庶之争才丢人呢。“她又回到宫殿里去了,云烨搓搓脸,把炉子上熬的鸡汤盛出来两碗,给秦琼,尉迟送过去,两个老帅,只要接到军务就绝对不肯苟且,那怕明知没有鬼魂接近,也不肯离开自己选定的哨位。

    喝汤喝得极为豪迈,俩人都是咣当一下就灌了下去,期间兵刃还不离手。

    李承乾依旧端坐在小路的尽头,横刀就摆在膝头,云烨特意给他捞了一只鸡腿,让他暖和一下,铁片子穿身上绝对不会太舒坦。

    ”刚才你母后来了,为何不搭话?“吃着鸡腿的李承乾闷声说:“我是大人了,一天到晚的围在母亲身边算什么事,那是青雀才该干的事情。“一句话就把云烨噎得哑口无言,决定不理会这个蠢货,自己找个地方猫一下才是对自己负责任的做法。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