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不管事的救世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从云家庄子朝北走,有一条青石铺就的小道,这两年已经被马车牛车碾出一道浅浅的沟槽,石板上还有一层薄薄的如同霜一样的白色雪层,

    抄一条斜插的小路走下去,远远就瞅见笼罩书院的青苍苍的柏树。?快来吧,.!

    曲卓踩看溜滑的积雪终於下到书院后门口,仰头就看见门楼嵌板上雕刻着的麒麟和蟠龙的图案,耳朵里又灌入悠长的诵读经书的声音。他进门後,目不斜规,更不左顾右盼,而是端直穿过院庭,一直来到云烨的办公室等待先生下课。

    云烨的办公室被誉为风可进,雨可进,学生先生可进,独魏王李泰不许进。所以曲卓安心的坐了下来,靠在椅子背上观察云烨的屋子。

    一间不大的屋子,从上到下,都刷了白灰,简单素洁,屋子里摆看一排排书架,架上搁满一摞摞书,进入後就嗅到一股清幽的书纸的气息。西进隔开形成套间,挂看厚厚的蓝色土布门帘,靠窗置一张宽大的书案,一只精雕细刻的玉石笔筒,一只玉石笔架和一双玉石镇纸,都是云烨的心爱之物。除了这些再不见任何摆设,不见一本书也不见一张纸,整个四面墙壁上,也不见一幅水墨画或一帧条幅,只在西山墙有一张奇怪的大唐疆域图。

    曲卓每次来都禁不住想,那些字书条幅挂满墙壁的文人学士:其实多数可能都是附情风雅的草包,像云烨先生这样其有学问的人。其实才不显山露水,只是装在自己肚子里,更不必挂到墙上去唬人。

    窗外的钟声响起,云烨肋下夹着一本书,手里拿着一个木头做的尺子,还有一个很大的三角从外面匆匆的走了进来,才放下手里的东西。曲卓立刻就把那壶不烫不冷恰到好处的茶水捧了过去。

    云烨笑着接过茶水,就着壶嘴吸了一口,而后就把茶壶放在桌子上问曲卓:“你不在唐公哪里研究学问。为何会跑到我这里来?”

    “先生三日前就命我在此守候,缘何不承认了,三日前送别之时学生肩背上的三巴掌如果还说明不了问题。小子就无话可说了。”

    “我那三巴掌只是勉励你好好进学,勿要胡思乱想,做人实诚一点还是好的。哪来这些奇奇怪怪的小心思。”

    “先生休要哄我,小子一个奴隶出身之人,蒙先生不弃,简拔于庶人之间,无以为报,饮水思源之心尚有,只要先生下令,虽刀山火海我也不怕。”

    云烨把跪伏在地上的曲卓拉起来。笑着说:“书院从不示人以恩,再挟之以恩,我们所作所为都可以站在蓝天白云下任人检阅,你是一个聪明的学生,说的没错。那三巴掌就是给你的试探,如果你能领会,自然会有极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不过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情是学好唐俭的本事,日后你会有大展身手的机会。有一个好的职位,正好需要你这样的人来担当。”

    “先生叫我来就是说这些?”

    云烨笑着点点头。对他说:“这个世界最珍贵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人,我这么认为,书院也这么认为,陛下也会这么认为,每出现一个可造之材,他就必须接受相应的考验,你做好准备,因为他是痛苦的,有时候还会有性命之忧。”

    喝了一口茶又说:“你从三巴掌这件事里能听出弦外之音,我为你感到自豪,小子,受着吧,你会有无数的麻烦接踵而至,但愿你能挺得住。”

    “家母才从奴籍得脱,经不起风波,但是小子自己,您就别把我当成人,我自幼就在困苦中颠沛流离,曾经差点被耕牛顶死,也差点在风雪中冻死,能活到现在已是上天垂怜,小子之所以能活下来,就是因为没把自己当成人,先生,您就不该告诉我,让我在恐惧中爆发岂不是更好?”

    “你听说书院何时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过任何人,路是自己选的,不要后悔,去吧,你既然已经答应,那么就受着吧,我们不会帮你,也不会额外添加难度,经受得住,你会获得推荐,经受不住,书院再也不会管你,任由你自生自灭。

    目送曲卓离开,云烨大笑起来,喃喃自语地说:“小子,老师只能帮你到这了。”

    事情的起因很平常,普通的就像我们每天都要吃饭一样。这小子在此次出使中几乎占尽了便宜,鸿胪寺的官员对他早就耿耿于怀,尤其是唐俭的小儿子,唐善治也对自己父亲把传家的学问交给外人心存不满,放出话来要那个牧牛儿好看,

    云烨不介意给他一点帮助,但是更希望他能熬过这场风波,不管从礼法,还是到地位,他都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只有给他错觉,认为这是一场考试,或者他会挺过来,世上就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如果连这些事情都处理不好,还能指望指望他别的吗?

    需要帮助的不止曲卓一个,透过花枝,一个高大的青衣男子,捧着一卷书在郁郁独行,别的学生快步的从他身边穿过,看都不看他一眼,把他当成了空气。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后来是如何的飞黄腾达,云烨就打算让他在书院里教一辈子书算了,在和一大群纨绔的交锋中失败得一塌糊涂,土地兼并问题似乎成了一道不可解开的难题,每个人都认为大唐有数之不尽的土地,足够让所有人都得到自己的一份。

    最多就是远近不同罢了,马周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世家豪门享受无上尊荣之时,就该多承担一些责任,比如远处的土地更应该分给贵族,而不是平民,作为弱小的一方,平民更因该受到照顾。

    这些天云烨在冷眼旁观,眼看着马周遭受口诛笔伐也不上前帮他一把,现在,这个穷困的学生似乎已经陷入了困境。

    他自己的团队被那些该死的纨绔们分化拉拢,诱惑之后如同大难来临前的麻雀,乌泱泱的一哄而散。

    那些纨绔们没有用强硬手段,只是利用了自己的优势,把这些学生的后顾之忧解决了而已。

    这在书院是合理的,每个人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是合理的,以势压人,不是不可以,只要不威胁,恫吓,就可以。

    贫家子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需要另辟蹊径,靠别人的施舍不是长久之计,国际歌都说,从里都没有什么救世主,高僧也说过,拜佛就是把自己,对于这些推卸责任的话,云烨爱死他们了。

    智慧的力量是无限的,马周明显还没有发现对方的破绽,看到云烨过来,就想请云烨为贫民们说一句公道话,在他看来,先生是如此的大公无私,自己一定会获得支持,只是他忘记了,先生也是纨绔,还是最大的一个。

    “云侯,您是书院的先生,难道您也眼看着大唐一步步的走向深渊也不拉一把么?”一开口就是大义,或许他以为先生和他一样是一个慷慨激昂眼睛揉不得沙子的人。虽然求错了对象,但是现在懂得向他人求助,这是一个好开端啊。

    “马周,你求错对象了,按你的理论,我也是受益的一方,你在缘木求鱼,向既得利益者请求帮助,与要求老虎把吃人的狼杀死一样无理,狼吃人,老虎就不吃人?”

    拍拍马周的后背,云烨扬长而去,丝毫不理会如丧考妣的马周。他自己不想出办法,没有人能够帮得到他,不过云烨对他有信心,千古名臣不会只有这两下子。

    书院门口的小店依旧热闹,这里是唯一一处可以让学生们放纵的场合,不管他们如何的吵闹,黄鼠都笑眯眯的趴在油光发亮的柜台后面,瞅着他们笑闹,这时候他一般在柜台上放一小碗酒,就着几颗在炉子上煨熟的黄豆,喝自己每日里的那一小碗酒。

    他喜欢这种日子,老婆说每天只能喝二两,他就喝二两,绝不会多喝一两,也不会少喝一两。

    今天的黄豆煨的极干,嚼在嘴里嘎巴脆,一个清秀的小姑娘趴在他旁边,给他把散乱的黄豆拢在一起,只是为了要自己的爹爹拿起来顺手一些。

    云烨毫不客气的把黄豆全抓了过来,一颗一颗的扔嘴里嚼,他不喝酒,就是喜欢抢黄鼠的豆子吃。

    有这毛病的不是只有云烨一个人,李泰也是这样,为这不知道挨了多少小姑娘的白眼,太熟了,一个刚刚开始抽条的半大孩子,还不知道王爷和侯爷代表着什么,只知道这是两个恶人,都喜欢变着法的欺负自己的爹爹.

    ‘黄鼠,你这些天闲的可以啊,书院每月给你两贯钱不是要你闲暇时给自家看店的,庄子上现在好多人家都在挖窖,你就不去盯着看看,万一要是窖塌了,死了人,看你怎么办,老脸往那搁。”

    “侯爷,现在咱庄子上的人家都疯了,家家都在挖窖,有几户人家挖得窖足以把全家埋进去,就这还不满意,用木头顶了继续往深里挖,还不是莲藕和土豆闹得,家家户户去年挣了钱,今年都想多存些莲菜,全指望着开春多换些钱,破莲菜也敢要两文钱一斤,这庄子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窖,有几户还挖通了,再这么下去,庄子就被挖空了,到时候有个水灾,塌下去麻烦就大了。

    我才骂了几户人家,贪财贪得连命都不要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