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自娱自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那日暮甜甜的对云烨一笑,再看看身后画在布上的蓝天白云和草原,这是云烨求离石用了三天时间才画好的,不过历史也因此知道了比例这个东西,一上手就捻熟无比,近处的草,远处的山,天上的云彩惟妙惟肖。,!

    抱着羊羔亲昵几下,又揉揉那只牧羊犬的头,把旺财的脑袋从毡房里推出去,在里面柔软的地毯上打两个滚,熟练地从锅底捏出一块奶渣,这是她的家,云烨按照她给自己描绘过的样子,建造了这个不大的毡房。

    从地上揪起一株小草,含在嘴里,又远远的吐了出去,这是真的草。不是在做梦。

    她欢快的跑出来,把云烨和辛月迎进了自己的毡房,就像在迎接自己敬爱的人。

    两人相视一笑,一猫身就进了毡房,没有牛粪,让那日暮很纠结,自己的客人来了,却没有热**迎客,实在是太失礼了,好在云烨解决了这个难题,他从身后提出一个小小的红泥炉子,里面已经有了红红的炭火。

    那日暮顿时高兴起来,从木桶里舀出新鲜的**,装在锅子里架在火上,把酥油,盐放进去,搅拌,后来拍拍后脑勺,从木格子拿出一小罐茶叶,这是云烨教她的,那日暮很喜欢喝这种酥油茶,每顿都离不了,只是茶叶太贵,别的牧民喝不到,只有自己和宦娘每顿饭才喝那么一点。

    酥油的香气飘了上来,新月却一副要呕吐的样子。她受不了酥油的味道。好在那日暮很体贴的给了她一碗鲜奶,这才把她的命给救了。

    那日暮的酥油茶和后世的酥油茶很像,只是一个用水,一个用奶而已。

    银质的小碗。上面雕刻着花鸟虫鱼,褐色的酥油茶散着浓香被那日暮捧到眼前,就像一位温柔的妻子在服侍自己百战归来的丈夫。

    接过银碗,手指在银碗里蘸一下,朝天上弹一下,就算是经过天神了,云烨笑着小口的喝热腾腾的酥油茶。

    那日暮在对云烨,辛月行了一个大礼之后。就跪坐在地上,唱起了自己最喜欢的回家曲。

    天上的雄鹰哟,

    在毡房上飞

    绕了三个圈圈哟

    不离开。

    草原上的马儿哟

    在地上跑

    绕了三个圈圈哟

    不离开

    亲亲的哥哥哟

    去打草

    走了三天哟

    才回来

    边唱边给云烨脱鞋子,至于辛月。这时候完全沉迷在幻想中的那日暮是不会理会的。

    婉转的歌喉在不停的拔高,眼波里的柔情似乎快要溢出来,一个焦急的等待了三天的新婚女子见到情郎安然归家的心绪表露无遗。

    突厥女子的娇媚在这一瞬间被放大到了极致,想起后世的那些粗豪的草原汉子,和自己的心上人一问一答的唱歌。那日暮唱了歌,云烨就必须回应,要不然会被认为没有心。

    端着茶碗云烨清清嗓子,也低声的唱了起来。

    远处的青草哟

    长又长

    哥哥打草哟

    三车车

    来了一群狼哟

    多又多

    哥哥打狼哟

    三叉叉

    剥下的狼皮哟

    软又软

    给妹子做衣哟

    三件件

    辛月从没想到过云烨居然也会唱歌。还唱的很不错,看到那日暮依偎在云烨的怀里一幅柔情蜜意的样子。火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堂堂的侯爵府正牌夫人。居然没有一个小妾更受自己的丈夫疼爱,这还了得。

    古代的恶婆婆一般都是在做焚琴煮鹤棒打鸳鸯的恶事,那日暮没有婆婆,却有一个凶狠的正房姐姐,在脑门上挨了好几下,才从梦幻一般的甜蜜爱情中走出来。

    迷茫的看看辛月,那日暮忽然大哭起来,缩在云烨怀里不出来,在她的梦里面从来没有过辛月的存在。

    “你会唱歌?为什么从来没对我唱过?不行,今晚你也要对我唱一首情歌,要比唱给那日暮的好听才成。”

    云烨哈哈大笑,说:‘今晚本来就是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想唱歌就唱,你只要想唱,问我一定陪你,这是一个极好的日子,我们今后就要相依为命,快乐的日子把握住才是正理。”

    辛月羞涩的垂下头,平日里的大胆泼辣在这时候见不到踪影。

    那日暮止住哭泣,泪眼迷蒙的看着笑得极为愉快的云烨,有些不理解。爱情的排他性,让她一时间手足无措。

    女人娶多了纯粹是在给自己找麻烦,除非你并不在乎她们的感受,只是单纯的享受**的愉悦,这样子没心没肺的自然可以过的昏天黑地。

    如果你还抱着一丝获得幸福生活的指望,最好的结果,就是娶一个,云烨脸上笑的愉快,心里早就成苦瓜了。

    满足一个就要得罪另一个,而且这里面没有第三条路可走,骑墙派只会更加的遭罪。

    他不敢想象李安澜再掺乎进来的可怕景象,如果有那一天,他果断地会离家出走,带着旺财浪迹天涯。

    三个人坐在草地上,旺财卧在云烨的身后,自从在马棚里的柞木棒上,发现了木耳,旺财的幸福生活又回来了,脖子下面的钱袋里装满了铜钱,现在云家的主子们,只要没事,就往它的钱袋里塞钱,单鹰为它制定的减肥计划再次宣告失败。

    辛月还是唱不出来,张了好几次嘴都唱不出来,惹得那日暮躲在云烨的背后偷笑,结果被辛月扯出来抽了两下,才放过。

    “唱山歌来

    这边唱来那边和,

    山歌好比春江水来”

    才唱了三句,辛月就拍打云烨的大腿。不让唱,固执地认为,一个侯爷这样唱有失体面,她就是这个样子。自己不痛快,就不会让所有人都不痛快。

    那日暮蹦回毡房,从炉子上端下锅,里面的羊肉已经煮熟了,突厥人吃羊肉,只要有盐就成,不过很奇怪,就是白水煮肉。煮出来的羊肉却劲道味美,远比皇宫里用香料炮制出来的美味一百倍。

    都是大块的羊肉,云烨,那日暮抓在手里。沾上盐吃的吧唧吧唧的,才开始吧嗒嘴,就被辛月一人一巴掌,谁家侯爷和七品命妇吃饭会吧嗒嘴。

    吃饭没声音,就像吃饭没盐一样没滋味。一小口,一小口的撕咬,三个人吃饭能吃出鬼蜮的意味,有吃人的嫌疑。

    今晚就睡这了。云烨本来打算缓和一下家庭气氛,事与愿违。又回到了原点,辛月打死都不放弃自己的高贵身份。虽然羡慕云烨和那日暮的琴瑟和鸣,却不肖于自降身份,演唱下里巴人的歌曲。能和他俩坐在草地上吃羊肉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睡在毡房里的那日暮似乎回到了草原,前几日,夜不安枕的烦躁没有了,张着嘴打哈欠,她很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睡眠。

    闻着青草的气息,很快就睡着了,当然,她要搂着羊羔入睡的念头被辛月强力镇压了。

    云烨就躺在青草上,头枕着辛月丰腴的大腿,感受她腹中胎儿的律动,不敢把头压实,害怕辛月不舒服。

    夫妻间很奇怪,该说的话早就说完了,只剩下无言的默契,辛月无聊的挠云烨的头发,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只猴子在讨好另一只猴子。

    “看到我和那日暮在一起心里不舒服?”云烨问辛月,没必要和她遮遮掩掩的。

    辛月骄傲的抬起头说:’当妾身是妒妇一样,我可是念过《女则》的,不是目不识丁的蠢妇”

    看看高傲的辛月,在她屁股上抽了一巴掌:“你还不算妒妇?我就快要溜墙根走了,谁家侯爷娶个妾像是在做贼。满长安就我一个吧。”

    “那您可说错了,还有一位房夫人呢,再说了尉迟伯伯不也是拒绝了陛下送的美妾吗?有好好的例子不学,偏偏学坏的。“

    云烨忘记了他和著名的喝醋夫人生活在同一个年代,这是妇女的楷模,至于尉迟恭,绝对会让人尊敬。

    ”妻虽鄙陋,相与共贫贱久矣。臣虽不学,闻古人富不易妻,此非臣所愿也。”

    一句话就把人的品性说个通透,仗义每多屠狗辈,和铁匠出身相对的是那些累世公侯,家里妻妾成群的勾心斗角。

    辛月在云烨脸上亲一下又说:“咱家算是长安最干净的人家,在家里妾身耍个小性子,您也尽是包容,说些大逆不道的话您也一笑了之,所以啊,妾身的胆子是您给的,是你把我宠坏了,放心,那日暮妹妹我还容得下,您也就这点爱好了,最多,和某公主勾搭勾搭,娶一个您就险些崩溃,要是像人家成群的往家里吆,不说妾身,就是您自己恐怕都受不了,最喜欢您这点,把所有的人都当人,都用心去对待。”

    “胡说什么,又不是鸡,还一群群的吆。”

    妾身算是看出来了,您这是在布局,咱家人丁不旺,您只有通过这种法子给家里打根基,到时候孩子们都守着自己的一摊子,有自己的家业,我腹中的孩子是最有福的,他会继承您的爵位,把家业一代代传下去。“

    ”那完了,你都看出来了,满长安的老贼,一定通透啊,皇帝恐怕都在琢磨这件事。“

    ”您多虑了,谁家不是这样的,不光是咱家,就是那些宗室都在努力的把家业往散里走,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大道理,都在遵循,咱家换算不得什么,比起那些不停地买地的大家,您就是赚了两个小钱罢了。“

    ”这些日子,您躲在家里不出门,外面的事情您不知道,也不问,太子成亲您也就去了一天,一娘嫁人,您也只是把她背出门,豪门里都传遍了,这次薛延陀结盟不成,就是您在居中调度,吐谷浑向我大唐称臣,就连辽东都是出自您的谋划,妾身在外面别提脸上多有光彩了,夫君,您到底在躲什么,我们朝拜皇后娘娘的时候,她还说让你不要躲在家里不出门。说大唐还没有功高盖主这一说,。“

    云烨坐了起来,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对辛月说:”你的肚子越发的大了,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产,这些天不要出门,谁家的邀请也不去,咱家(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