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那日暮的眼泪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女人从来都是善变的,为了去接那日暮,云烨特意给辛月安排了她最喜欢干的活,那就是数钱

    何邵从长安一车车的往家里拉钱,都堆在大库房里,乱糟糟的一大堆,也没个数,何邵现在数钱从来都不一串串的数,都是用大秤称量,所以在云家账房记录的时候,钱都是用重量来计算的,这让前来计算云家收入的魏征黯然神伤。?快来吧,.!

    看着云家缴纳十万贯赋税,再看看云家堆积如山的铜钱,有几次他都想张嘴让云家多缴纳一些赋税,反正云家的钱来得容易,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无他,现在,满长安勋贵自动缴纳赋税的就云家一家而已,后来才有何家,现在或许还多了程,牛,秦三家。

    辛月抱着肚子坐在椅子上,看着仆役们如同蚂蚁一样的进进出出的搬钱,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

    金子和银子都被老钱存到钱庄去了,剩下的铜钱就是云家为准备书院准备的钱款。

    小东跟在仆役后面一趟趟的数,顺便捡一些散落的铜钱,她很珍惜铜钱,被踩进泥里的也要,一枚枚的挖出来,洗干净之后收好,这些钱自然就成了自己的,美其名曰,捡的。

    辛月在记账,记着记着,烦躁的把手里的笔扔出老远,喘着粗气看门口。

    云烨站在长安三十里外的亭子里,那日暮今天就会到达,程家的商队远远地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云烨从鞍袋里拿出嘎啦汗放进怀里。每次那日暮都要看,这个傻女人似乎认为只要云烨还保存着嘎啦汗就会一直喜欢自己,这是一个什么大神说的来着?

    草原上的大神很多,连水塘都有一个大神,反正只要你出了帐篷,总归会遇见一位神灵,虽然看不见。那日暮却虔诚的相信,她身边充满了神灵邻居,所以她去水塘里提水会祷告。打草会祷告,连点堆火都会向火之神祈求赐给她火种。

    虽然是云烨给她火折子,她依然固执的认为是火神让云烨给自己的。所以她从不感谢云烨,只感激天上的神灵。

    远远地听见一声马的嘶鸣,没错,是大青马的声音,云烨不管养什么动物,最后都会和他相处的非常融洽,闻到了云烨的气息,自然要打个招呼。

    一道火红的影子风驰电掣的飘了过来,身后的披风被风扯得笔直,一个汉家女子装束的骑手。熟练地驾驭者胯下的战马,远远地有“哥哥”的呼声传来……

    大青马的前蹄高高的扬起,还没等落下来,那个穿着火红色衣服的女子就直接扑到云烨怀里,一下子就把云烨扑倒在地。也不管路人奇怪的眼光,那日暮就骑坐在云烨的肚子上,手开始在他的怀里掏了起来。

    嘎啦汗刚好被体温暖热,那日暮把它在自己的脸上蹭蹭,又小心地放回云烨的怀里。

    在云烨脸上亲一下骄傲地说:“我漂亮吧,现在我是草原上最美丽的女人。色楞他们都说需要五百头牛作嫁妆才能把我娶回去,你就给了我一块石头”。

    说完就很委屈的从脖子上取下云烨的白玉佩,放在云烨眼前让他看。

    两年没见那日暮长大了,且不说跨坐在云烨肚子上的圆润的臀部,就她胸前那一对突起的丰盈,就足以让男人为之疯狂,面容之上虽然有一些风霜的痕迹,却也多了些富贵之态。

    云烨小心的在她的颈项间闻闻,还好,只有一股子淡淡的幽香,居然是云家产的极品栀子花香,没有以前那股子牛羊的骚味。

    见了云烨那日暮非常的兴奋,连说带比划的给他讲草原上的发生的一切事情,什么捡牛羊了,什么袖子里装着生姜在军营的向那些唐将哭诉了,什么所有的羊都被剃的光溜溜的样子滑稽了,说到最后,就趴在云烨怀里开始哭泣,说好几回都梦见云烨去草原上看她,醒来以后,脸上只有泪水,不见人。

    云家仆役很懂事的背对着围成一个圈圈把云烨和那日暮圈在里面,自家侯爷被女人骑在肚子上的样子还见不得人。

    云烨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抚摸着那日暮的头发,让她尽情的倾诉,她的眼泪很多,把云烨的衣服都浸透了,胸膛的肌肤能感受到那些眼泪里蕴含的悲凉。

    那日暮把云烨的手抓着按在自己饱满的胸膛上对云烨说,是不是变大了?我每天都喝牛奶,就是为了将来养一个壮壮的孩子,让他成为草原上的大英雄。

    不能再让她骑在自己的肚子上了,禁欲多时的云烨经不起这种香艳的刺激。

    把那日暮抱了起来,她却不肯从云烨的腰上下来,咯咯的笑着挂在他的身上像只大树懒,双手环着云烨的脖子,两条腿把云烨的腰夹得紧紧的。

    这样子骑马会被长安所有的道学先生们诅咒,所以坐马车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宦娘两年时间能把那日暮调教成这个样子,实在是难能可贵。

    回头看看坐在程家马车里的宦娘,她似乎变得年轻了一些,圆圆的脸上饱含着笑意,看着那日暮对云烨撒娇,就仿佛再看自己不懂事的女儿。

    ”这两年辛苦你了。“云烨没有说其它冠冕堂皇的感谢话,直接就说最中心的内容。

    ”侯爷说错了,这两年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我梦想里的生活也不过如此,感谢侯爷对草原上的一切支持和包容,没有你,我们不会取得成功,那日暮还是孩子心性,您多怜惜。“

    那日暮挂在云烨身上,看看云烨,一会又看看宦娘,很不理解为什么一家人会如此的客气。

    纯洁的心容不下那些暗影里的污秽,云烨,宦娘相视一笑,不再说话,今日里,不该有什么算计和顾虑,相逢应该开心才是。

    那日暮一刻都不愿意离开云烨的怀抱,坐在马车里叽叽呱呱的诉说自己的每一项成就,她只愿意让云烨为她感到骄傲。

    跟随的突厥少年们忽然骑在马上唱起了苍凉的古歌,听不懂意思,只单纯的感到歌声里蕴满了祝福。

    那日暮忽然害起羞来,鸵鸟一般地把头蒙在云烨的怀里,屁股却翘得老高。

    ”他们唱的什么?很好听啊。“云烨拍拍她的屁股问。

    ”是送亲的歌,哥哥,我来嫁给你,有他们送亲,却得不到大阿满的祝福,我请了大阿满,我答应给他十头牛做谢礼,他也不肯,说我总有一天会被天神惩罚。“

    提起天神,那日暮就恐惧的浑身发抖,云烨心中的怒火顿时熊熊燃烧,看来,大唐的暴戾手段依然不能让他们低头,他们还是固执的相信自己的神灵。

    给那日暮擦去了泪水,云烨笑着说:”你现在是汉家的媳妇,以后会有汉家的神灵来保护你,大阿满不同意你嫁给我,还要诅咒,那么云家的历代祖先当然会惩罚他,不但会惩罚他,还会惩罚所有的阿满。“

    单纯的那日暮听不懂云烨话语里森森的寒意,只是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一群强大的祖先保佑自己。

    ”祖先会喜欢我吗?不过没关系,他们一定会喜欢美丽的那日暮。“她永远都是那么的自信满满。

    夕阳下的云家牌楼,显得更加的高大巍峨,辛月才让人重新刷了两遍漆,富丽堂皇,庄严肃穆已经无法诉说他的资质,辛月这是下了血本啊,就为了给那日暮一个下马威。

    没效果,她精心准备的一切对那日暮没有一点效果,她只单纯的认为云家的牌楼花花绿绿的很好看。辛月的钱白花了。

    那日暮走在即将收摊的集市上,活波的像只小麻雀,她什么都喜欢,只是郁闷一点,就是这里的东西不能检,需要给钱。

    明知道家里的人都在等,云烨也不催促那日暮,陪着她在集市上漫步,直到那日暮要把两口巨大的锅子要往马车上搬,云烨才制止了她的不理智行为。

    这时候马车上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塞满了,什么漂亮绸缎,新式的椅子,涂了红漆的马桶,小孩子的拨浪鼓,风车,还有各种秋日里才下来的果子。

    她自己抱着两个云烨给她掰开的石榴左一口,右一口吃的得意,把石榴籽嚼的咯吱咯吱直响。

    那日暮失望的看着摊贩们纷纷离开,草原上只有天神生日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多的人聚在一起,每回的离别,说不定都是生离死别,所以那日暮不喜欢离别,一点都不喜欢。

    ”明天日出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来的,每天都是这么热闹。“

    ”真的?明天他们不去放羊?“

    ”不去,他们就靠着卖东西生活,就像你在草原上看到的商队一样。“

    单纯的人,哀怨来得快,去得也快,听云烨说他们只不过是回去睡觉,明日日出还会出来,心中立刻就没有了悲伤,只有满心的欢喜。

    云烨做好了那日暮在家里闹笑话的准备,也做好了救场的准备,只要看看辛月扬起来的脖子,就知道那日暮将会遭受怎样的刁难。

    事实与云烨想的不一样,那日暮拜见老奶奶的时候礼仪标准的近乎无可挑剔,无论是称谓,还是跪拜,都合乎标准。

    奶奶高兴的把那日暮扶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笑的最都合不拢,丰乳肥臀从来都是一个好生养的标志,云家现在只有两个孩子,太少了,如果不是云烨极力反对,奶奶早就给云烨娶了不知多少房妾侍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