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琉璃大倾销(求月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的东西果然很贵,一个提梁壶就要一百贯,再配上六个酒杯大小的茶盅,算是添头,这是看在同僚的份上给的优惠。,!

    云家遭了灾,都是被这些官员害的,作为同僚,恻隐之心还是要有的,不能看着云家满门老小拖着打狗棍子去要饭,这也妨害朝廷的观瞻不是,在那些大佬纷纷自重身份,不肯出价的时候,一群侍郎,洗马一类的中级官员本着最厚道的善心纷纷出手救济云家。

    什么?每次叫价不得少于一百贯?那岂不是一个茶壶就要卖五六百贯?大怒之下决定不买,就让云家全部去喝西北风,一个破茶壶老子出一百一十贯居然被撵出来,奇耻大辱。

    高丽人打算把在长安赚到的铜钱全部换成琉璃带回去,没多久,两万多贯铜钱就变成了几箱子琉璃宝贝,回原佑迷醉的抚摸着每一件光滑如玉的琉璃器,就像在抚摸情人的腿,完全沉浸其中,他的样子恶心了很多人,却无人指责,他们希望自己也有恶心别人的资格。

    在云晔拍卖第三十号拍品,也就是第二十件琉璃器时,云三从后台跑上来在云烨耳边轻声说:“侯爷,咱家的商队已经到了辽河,林掌柜说带去的六十一件琉璃器无一损坏,杜大将军给咱家准备了渡船,明日就会到高丽境内,送给了杜大将军一件琉璃牡丹,他很喜欢。”

    云烨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六十件琉璃器足矣把高丽,新罗,百济的市场完全占领,老于世故的林掌柜常年跑辽东三国,对于高丽,新罗,百济非常的熟悉,这次就是他早在两个月前就带着庞大的四家联合商队去了辽东。

    云烨要求必须带回来大量的高丽参,剩下的东西看不上眼,那就大量的收购粮食,有多少要多少,全部供给边军,如果粮食还有剩余,就地酿成烈酒转卖给粟末一族,换回战马和皮毛,这是一个长期的生意,如果可以形成稳定的贸易往来就最好,持久的消耗高丽的粮食,酿酒师已经随他们去了十余人,只要酒坊运转,就会消耗高丽大量的粮食。

    至于给军方的粮食,自然会有兵部从军费中给云家拨给,云家从长安就可以收到辽东的钱财,兵部也不需要再千里迢迢的给边军运粮,两全其美。

    云烨扭头看看回原佑,不知道他把所有的钱财都买成了玻璃,回去以后价格暴跌,如何给高丽荣留王交代,或者他是给泉盖苏文交代?

    云家终于做到了让所有人满意,八十件琉璃器全部销售一空,云晔家中也就剩了七八头那种用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玻璃巨狼,就一无所有了。

    西突厥已经成了诸侯分制的好环境,每个大的部族都说自己是天狼神的儿子,都在斥责对手是污泥一样的血统,不是纯正的狼神子孙,只是都没有证据说明自己是真的,打打嘴仗就是最大的限度了,云烨挠着脑门一直在想,如果给他们每个大部族都送一座巨狼的雕塑,他们会不会打起来,说不定会出现一两个志向高远的英雄人物,想要把七八头狼都要收集齐,就像黄帝收齐九州鼎一样。

    这样一来,战争就不会少了吧,自顾不暇之下,也就没有心气管什么薛延陀,吐谷浑,高昌,龟兹一类的外人了吧。

    礼部侍郎黄璧一六百贯的价格把云烨腰上的琉璃佩弄走后就一直把玩不休,这是云晔为了应景,专门在出发前随便找了一个挂上去的,黄璧没拍到琉璃器,大怒,为了平息他的怒火,只好把身上的饰件也当做货物卖了出去,一张银行的兑票拍在云晔手里,黄璧毫不客气的把琉璃佩从云烨腰上解下来,现在这东西是他家的了。

    舍利子一出来就被鸠摩识抱着痛哭,他不是痛哭已经死了的高僧,他是在痛哭佛门至宝舍利子居然被当成货物被发卖,这是亵渎啊,不管是哪位高僧的,身为佛门中人都不允许这种渎佛事件的发生。

    能够肉身结成五色舍利子,如果说不是一位得道的高僧,打死他都不信。他只有八千贯,却死活要五颗舍利子,如果你不给,就准备坐化在拍卖台上,弄得拍卖场上没有一丝半点的气氛。没人叫价,也没有人屋意弄死一位著名的高僧。

    他的无赖战术成功了,捧着舍利子扭身就出了拍卖场,只留下准备付钱的多宝僧。

    李靖,红拂女等了好久才等到现在,他们夫妇对于琉璃不感兴趣,对财宝不感兴趣,能引起他们兴趣的只有那三张传说中的变色白熊皮,想从云烨嘴里打探到虬髯客的下落。

    前一阵子参与设计云烨被人家看穿,弄得自己没法子直接找他问话,听说他有朋友从白玉京附近回来,不知道见没见着自家三弟。这是他的心病,足足埋在心里二十年之久,快把他们两口子弄魔怔了。

    看着一张熊皮被高高的挂起,灯火照耀处亮白如雪,灯火暗处却漆黑如墨,果然神奇,不是那些穷荒绝野,出不来这样的绝品熊皮。

    “诸位,都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不可知之地,这张熊皮就来自于一个半年黑夜,半年白昼的地方,请相信,这不是顺口胡诌,是真的,穿在身上再寒冷的天气,你也如沐春风,不多说了,就这样,如果想要就开价吧,今日拿到台子上的东西都是要卖的,可以上来参观以辨真假。”

    说完就跳下台子,坐在程咬金身边歇歇,今晚实在是太累了。

    “小子,你确定这东西是真的,那人没骗你?”老程若有所思的问云烨。

    “程伯伯,你就放心吧,绝对没问题,这种皮子,只有一个地方有,假不了,您要是想要等明年吧,小侄会给你弄一张,到时候行军打仗的时候当褥子盖,再冷的地方也不怕,免得总是犯老寒腿,刮风下雨就遭罪,您和牛伯伯,秦伯伯都会有口“老牛硬挤了过来,指着台子上那些鉴定毛皮的朝廷大佬说:“都想着来占便宜,老脸都不要了,小子,一会老夫在兴化坊的宅子不要了,你一块卖掉吧,多些钱总是好的,老夫家里人口简单,三口人要哪些房子做什么。

    “牛伯伯马上就不是三口人了,弄不好会是五口人,前几天孙先生还说要见虎带着夫人再去他那里一趟,说是他感觉我嫂嫂腹中的孩儿会是两个,准备确认一下。“”果真如此?“老牛猛地站起来,连椅子都带倒了,那里还顾得上什么房子,皮子,回身就往自家的包厢跑,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会比子嗣更加重要的了。

    达官显贵就比其它人显得更加的有风度,这种宝物不是那些低级官员,和商贾可以染指的,一个个又是看,又是吹气,又是计算面积的,总之在做各种测试。

    “如果诸公没有意见,这张皮子,老夫八千贯买下了,不知诸公可有其他的价位?”长孙无忌今晚沉默了一夜,他总是觉得事情一定不对味,又猜不出哪里不对,今晚的商贾气很浓厚,都在谈钱,自己看不透事情的前因后果,只好保持沉默,这是他的自保之道,别人看见琉璃如同见到了宝贝,恨不能全部拥有,但是长孙无忌在看到云烨努力地把琉璃一个劲的卖给高丽人的时候,就感觉不妙,严厉的禁止自己的买卖往里凑。

    但是,人在江湖飘,哪能自由自在,如果今夜他不出手,日后万一大家论起来不好做人,只好自投罗网,发现这张皮子之后,果断的认为皮子绝对值这个价钱,不可能有虚假,遂放心大胆的出了高价。

    第一张被长孙无忌买走了,云家的仆役把熊皮叠好,装在一个精致的绸缎袋子里,棒给了长孙无忌。

    有了第一个,杜如晦就以病体违和为由,也是八千贯拿走了第二张,至于第三张就没等挂起来就被程咬金拿走了,嚣张的喊:“不管你出多少钱,我都比你们多一百贯。”

    李二休息够了,站起来看看有些寂静的剧场,打个哈欠对长孙说:“云烨目前捞了多少?如果少于百万贯,那就太对不起他这一番心血了。”

    “妾身大概算了一下,应该到这个数了,这是天唐每年赋税的三成了,妾身现在已经不怀疑他能把泥土变成金子,商贾一道他算是机变到了极点,只是他把那匹狼卖给薛延陀和吐谷浑就没有问题吗?”

    “你告诉他,赶在朕回宫之前如果看不到至少两匹完好的巨狼雕塑,朕会揭了他的皮。

    一会把那瓶水用三千贯买下来我们就回宫,都二更天了,朕乏了,“婢女怀里的小公主已经甜甜的睡着了,就算睡着,还抱着奶瓶不松手,李二看看自己的闺女,在小脸上摸一下,满意的喝一口葡萄酿,等着云烨把其他的巨狼送过来,他才不信云烨会不留后手。

    果然几个宦官抬进来两只箱子,打开后李二就看见八只巨狼雕塑被整齐的码在箱子里,做工更加的精致,浑身上下镶满了各色宝石,体型也比薛延陀,吐谷浑人拿走的大了好多。

    ”观音婢,你看,这小子很坏,准备让阿史那一族混战一生啊。“(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