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图腾的代价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随手就把残破的狼身子掀下桌子,随他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从怀里掏出手帕,仔细的把剩下的一头狼擦拭一遍,见到去除不掉的污渍,呵一口湿气,垫着手帕仔细的扣两下,才满意的点点头。!

    吐谷浑大长老颤微微地走上台子,把四分五裂的玻璃块揽在一起,似乎想要粘起来,浑浊的眼睛里蕴含着泪花,手被玻璃的锋口割破好几道口子,鲜血淋漓。

    沾着血的玻璃很快就显露出一种妖艳的红色,老头子颓然的把碎玻璃放在地上,绝望的对云烨说:“你为何这样做,你所有的宝物统统开价一百贯,我们给了你近三百倍的价格,为什么还不满意,草原上的牛羊虽然多,可他们也不是荒草遍地都是,一头牛犊长成大牛也需要两年时间,这其中要度过两个恐怖的寒冬,牧人们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也要赶着牛群在草原上觅食,每过一个冬天,最少会有三成的牛羊熬不过去。

    每死一头牛,都是在饥寒交迫的牧民心头割口子,都说汉人是最和善的种族,为何你就没有半丝的怜悯之心?六千头牛是一个万人大部族的所有财产,给了你,就会有上万人熬不过今年的寒冬,这难道就是你一个大唐帝国领主的慈悲之心?”

    一番话可能说到了游牧民族的伤心地,几乎所有的胡人都低下了头,甚至有脆弱的在大哭,就连剧场里的商贾都感慨万千,价值一两万贯的财富就在一瞬间毁于一旦,心头流血的绝对不止胡人一群人。

    李靖的眼珠子滴溜溜的在转,魏征狂怒的几乎要从楼上跳下来,就连与美人唧唧我我的李承乾也惊得站了起来,房玄龄,杜如晦如丧考批,唐俭面如土色萧耽全身抖得像筛糠。

    长孙脖子上青筋都冒出来,眼睛几乎喷火,如果不是在剧场,她一定会把云烨最少打三十板子,不,五十板子,一锤子下去一千头牛没了,这已经不是在败家,是在造孽啊。

    李二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众人的反应,忽然无声的笑了,给长孙说:“朕有点累了,小您片刻,云烨卖完狼以后再叫我。”说完,就把身子埋进软椅笑着闭上了眼睛。

    云烨很无奈,这些人怎么就不懂得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后世卖元青花的,如果有两个一样的瓶子,一般都是砸碎一个,把剩下的一个卖三四倍,甚至十倍的价格都不稀罕怎么到了这里,一个个都变成了蠢蛋,老齤子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拿刀砍人的机会错过才是大大的傻蛋。

    “自古以来游牧民族就生活在朝不保夕的恶劣环境里,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还要遇到各种灾害,牛羊的瘟疫,旱安,白灾更是年复一年。

    我在草原上生活了大半年,深受其苦,夏日的蚊蝇,冬日的寒冷,都让我吃尽了苦头我看见白雪下面冻得硬邦邦的尸骸,也见到被当成皮球踢来踢去的死人头颅,饥寒交迫之际,那些抱成团取暖的牧人,把老弱放在最外面把孩子和青壮包在人群最里面,那些挨冻的老弱彻夜发出惨叫,以抵御寒冷,想到这些,我的心都要碎了。”

    任何人只要见到那样的惨状,怜悯之心都会油然而生,大唐的人都是善良的,听到云烨的叙述,自己都觉得遍体生寒,那些胡子更是感同身受,顿时剧场里的胡人哭成了泪人,不管坚强的,还是不坚强的,抱在一起才能感到一点安慰。

    大长老抬起头泪眼婆姿的对云烨说:“剩下的这头狼我们出价四千头牛可否?”

    云烨也在哭,想到自己在草原的遭遇更是悲从心来,听到大长老开价,他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不行,少于七千头牛不卖。”话声不大,却坚定异常。

    尉迟恭一屁齤股就把椅子坐塌了,看着云烨像是见到了鬼,抓着同样目瞪口呆的程咬金问:“你去了地狱?怎么把这样的一个魔鬼带回了人间?”

    老程木讷的摇摇头,又碰碰老牛说:“这是你教的?咱几个老兄弟里也只有你能狠得下心。”

    牛进达烦躁的推开程咬金说:“老齤子砍人没问题,但是要老齤子一边为对方悲伤地流眼泪,一边下死手坑,老齤子没这本事。”

    李靖看看流眼泪的云烨,再看看已经处于石化状态的大长老,忽然觉得自己刚刚操的都是闲心,刚才还想着如何对付这些该死的胡人,现在发现,这些胡人回草原的时候,如果有条裤子穿就算是他们的大神在全力保佑了。——

    小台子上太齤子和自己的未婚妻丹丹升起的一点暖昧之意,已经荡然无存,苏氏担忧的问太齤子:“这就是你最好的朋友?”

    李承乾点点头,忽然笑的很开心,在台子上狠狠地转了两圈,把苏氏扯起来抱着头就猛地亲了下去,不待苏氏反应过来,一只手就钻进了苏氏的胸围子,揉捻起来……

    长孙腿一软就坐在身后李二的腿上,捂着脸不做声,她发誓,云烨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心最黑,脸皮最厚,最无齤耻的一个家伙,自己以前只要稍微做些对不起他的事情就内疚,现在看起来,这完全是自己太过心软,太过愚蠢的缘故。

    李二睁开一只眼瞄了一眼皇后,也不管坐在自己腿上非常不雅的妻子,拱拱头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他打算今晚把这场好戏从头看到尾。

    暴跳如雷的薛延陀人有好几个准备冲上台子和云烨拼命,被云家的老兵一一挡在外面,单鹰现在连和云烨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看看对方没动静,云烨又把小锤子举了起来,在巨狼的脖子上比划,只要大长老和薛延陀人敢说半个不字,他会毫不犹豫的把雕像砸碎,他很清楚,西突厥人不稀罕他们的牛羊,阿史那家族控制着东起金山西到西海诸国的庞大领土,薛延陀,吐谷浑的几千头牛羊还不足以成为左右西突厥的砝码,现在西突厥贵族林立,谁都说自己是天狼神的正统传人,都在打齤压各派,吐谷浑,薛延陀如果想避免大唐的兵锋,结好西突厥贵族,他们少不了这匹狼。

    大长老回头看看而如死灰的薛延陀使者,两人交换一下眼神,默默的点点头,大长老佝偻着身子显得愈发老迈无助,张开满是鲜血的嘴艰难的对云烨说:“成交。”

    丹丹还满脸泪水的云烨立刻就笑逐颜开,搂着大长老的身子说:“这样多好,买卖成功了,我想,不会再有人开更高的价了,长老,你这笔生意多么的合算啊,一些牛羊罢了,就换得如此宝贝,您看看这匹狼,气度是多么的高雅,你看看这牙齿,锋利的……

    何邵!何邵!赶紧去城外的牛圈里挑七千头好牛出来,拿我的牌子出城,明天一大早就把牛赶到咱们的牛圈里,多挑些母牛,你上回从草原带回的大部分都是公牛,被草原上的蛮子骗了,这回一定要小心,公牛,母牛你还认识吧?”

    猪头何邵笑的胖脸上只能看见大嘴和白牙,在云烨身上摸索着摘下牌子,努力睁着眼睛就去找薛延陀人,吐谷浑人交涉结款的事宜。

    抱着玻璃巨狼的长老听到云烨的话,几乎一步一呕血的下了台子,把巨狼交给上来搀扶他的薛延陀使节,才软软的倒地昏迷,他只希望这匹巨狼能成为西突厥的图腾,为吐谷浑人争取到十年的和平。

    高丽的使节幸灾乐祸的瞅着胡人倒霉,自己能站在岸上看别人在水里扑腾挣命,是一种享受,棒子从来如此,一千多年以后也没有多少改变。

    薛延陀人,吐谷浑人都走了,那些一直站着没座位的商贾趁机占了座位,作为商贾,他们很享受云烨的表演,并不觉得云烨这么做有什么不对,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商人存在的价值体现,今日看到这一幕,个个受益匪浅,觉得三十贯的入门费用实在是花的太值了。

    一鸡死一鸡鸣,人们对于宝物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有些身负使命的家伙,早就跃跃欲试了,那些大件的宝物无缘于自己,小一些的东西难道也没自己的份?

    拍卖会不会因为一个糟老头子吐几口血就会戛然而止,而是更加的热烈,去看服装表演的妇人们也心满意足的回来了,唧唧喳喳的讨论自己的那些首饰才能配得上自己的新衣服。侍女手里捧着的檀木匣子里,装满了丹丹挑选的玻璃首饰,尤其是各种颜色的步摇,发夹,让她们心摇神醉,有心急的已经插在自己的头上显摆,如果她的男人看到这些,一定会暴怒的掀桌子,云烨的东西哪有便宜货?没见刚才把最会做生意的胡子都弄得吐了几十两血?

    仆役上台很快就清理干净了台子,有细心地还端来水盆,细细的把大长老吐出来的血都擦拭干净,还给台子上喷了一点香水,自家侯爷可是个爱干净的人。(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