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大唐歌剧院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秋日总是让人欣慰的季节,青绿色的糜子逐渐变成褐红色,沉甸甸的谷穗也低下了头,高粱穗子远远看去就像一片燃烧的火海,有谁不喜欢丰收呢?昨天陛下还亲自去了城外的农田里看了嘉禾,与耄耋老农谈笑甚欢,家国兴旺,四海升平,大唐也该过几年平安日子了。

    有高兴的,就一定会有倒霉的,有顾家的,就一定会有败家的,长安大名鼎鼎的败家子云烨,准备把恩师遗留下来的宝物通通拿出来拍卖,云家这几年就是靠着变卖祖宗遗物过日子,现在好了,连最后的家底也不放过,如果他那个近似神仙的师父地下有灵,一定会活活的再气死一回。

    你听听,一百贯,一件宝物就卖一百贯,这和白送有什么区别?据玉山别墅区传来的消息说,云家老奶奶已经带着孙媳妇在玉山住了好一阵子了,就是看不惯孙子的败家做法,为了不至于气病,干脆来了个眼不见为净,听到这种消息的大家族都备好了钱,准备买一两件传奇宝贝呢。

    新化坊建好已经两月了,却迟迟不见发卖,无数的官宦人家都等着买呢,有心急的去问,人家说这些房子卖不卖都说不定呢,云侯要是一发疯再拆了都有可能。

    大朝会结束后,云烨笑眯眯的站在大殿门口,手里抱着一大摞子的请柬,只见大红请柬上面是金粉写成的字,龙飞凤舞的气度不凡。也华贵到了极致,一般金粉都是用来漆佛像的,拿来写字,还是头回见。

    “啊,房相,您看小侄打算明晚在兴化坊歌剧院举办一次别开生面的拍卖会,请您和婶婶一定要来啊。”云烨笑的像个福娃娃。把一摞子请柬捧了过去。

    房玄龄奇怪的取过最上面的一张,没错,是自己的。再看看下面,是老杜的,就扬声对杜如晦说:“杜兄。你也别跑,这里还有你的请柬,估计其他同僚的也都在这里了。”

    云烨的请柬可是少见,这小子封侯都没有请客,这回怎能放过,听说这次拍卖会上,会出现无数的奇珍异宝,所以众官员纷纷在那一摞请柬里翻找自己的。

    “哎呀,这是李兄的,这是王兄的。孙兄的刚才还看见了,这会不知去了哪里……”

    忙乱过后,云烨给拿到请柬的众官员说:“诸位长辈,诸位同僚,在下明晚在兴化坊歌剧院特意备了些瓜果蔬菜。邀请大家看看歌舞,听几曲唱词,务请光临,在下感激不尽。

    另外还有一些不入眼的小东西请诸位品评一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凑个趣如何?”

    看着诸位官员答应后纷纷离去,云烨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靠在柱子上研究请柬的魏征走过来对云烨说:“你真的打算下死手坑他们?”

    “给事中说的哪里话,有您在有我捣鬼的份吗?您身为给事中,有查奸纠佞之责,谁敢啊。”

    “我不相信一件琉璃五彩壶标价一百贯,你骗鬼啊,如果真的是琉璃,千贯也不多啊,还有这个舍利子?你确定是舍利子,不是石头?三张会变换颜色的白熊皮?世上有这东西?金丝楠木就不说了,老夫都想买一根回去做棺材,紫米,你从哪弄来的这东西?香水,龙涎香这些你一定有,不奇怪,为何一小瓶子水,你要卖一千贯?大蚂蚁一对五十贯,融尸水一桶三百贯,你要干什么?”

    魏征取下帽子不停地挠头,他怎也想不通,明明价值千贯的标价百贯,明明一文不值的东西偏偏标价极贵,这是什么道理。

    “明晚您就知道了,建议您做好给我贵玉兄买宅子的打算,兴化坊的宅子是可遇不可求的,记得把婶婶贵玉大哥一起带来,您的包厢在二楼。”说完就对着魏征眨眨眼就往后宫走去。

    同样的谈话一样出现在偏殿里,给李二的请柬是奏折式样的,自从当皇帝以后李二就没见过有人邀请他去参加什么会,一般都是他邀请别人,所以很好奇,翻来覆去的看。

    看看李二桌子上摆的两只做工粗糙的玻璃鹰,云烨觉得很丢人,就对李二说:“陛下,您把这对破烂扔了吧,摆在您的案子上很丢人。”

    “朕把它摆在这里不是因为他很值钱,是要让它提醒朕,粪土可以变膏粱,泥沙可以化珠玉,这个道理,同样,在人的操纵下,珠玉一样可以变成泥沙,这些都要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小子,你知道朕有多长时间没有收到请柬了么?从我当上秦王的时候就只有我请别人的份,说说,打算让朕去了看什么?”

    李二似乎有些伤感,但是很快就赶走了这种情绪,他身上不需要这些无聊的情感。

    “陛下,微臣在兴化坊建造了一间专门用来看歌舞表演的房子,那种感觉绝对是您在皇宫里无法感受到的,秦王破阵乐,在那里演奏,绝对会让您吃惊。”

    兴化坊两月前就盖好了,只是最中心的一座奇怪的大房子没人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老何找来各种工匠把房子装饰一新以后,大家就更加的迷惑了,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椅子,背后还有号牌,二楼之上还有好多的小房间,其中位置最好的一间,更是被修建的金碧辉煌,绵软的波斯地毯几乎能埋掉脚踝,房间里铺设了好多根儿臂粗的铜管子,夏日用来循环冰水,冬日可以连接到煤炉子上变成暖气,这是书院的一项新成果,云烨发誓,自己只是提了一个构想,就再也没有过问过,当要求经费的报告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东西已经快要成型了。

    圆形的穹顶,回音壁设计的回廊,只要你在舞台上说话,整个大厅都会听到,李恪,专门找来宫里的乐师在这里演奏过,乐师们无不欢喜一场,还有玻璃制造的强力聚光灯,只需要几盏明亮的牛油蜡烛,就可以吧整个舞台照耀的如同白昼。

    云烨为此还设计了幕布,三层,找来画师,画了许多的舞台背景,准备把皮影戏变成真人来演出,要知道,皮影戏在关中可是最火的戏剧,就是段子讨厌了些,全是些孝子的故事,要么就是泼水休妻一类的逆袭段子,毫无新意。

    为此,云烨不得不把《白蛇传》拿出来,给书院的那些自号诗赋双绝的才子一个展现的平台,据说,已经有人看戏看的走火入魔了,分不清楚现实和戏剧的差别,有功夫好的,还往戏台子上扔石头,辛亏他没有单鹰的本事,否则会出大事。

    带着辛月大丫小丫,莳莳看了一回,当看到他们生离死别的时候,辛月,大丫,已经哭得不成了,莳莳咬着牙,不让眼泪流下来,只有云烨和小丫两个人没心没肺的打闹了半晚上,就小丫的话,如果她是那条白蛇,就先把许仙那个没用的吃了再说,哭哭啼啼的没点样子,获得了云烨的好评,也收获了辛月和大丫的白眼。

    “想什么呢,朕说话你听到没有。”后脑勺挨了一巴掌,在把云烨从回忆里拉回出来。

    “陛下您说什么?微臣刚才有点恍惚,没听清楚。”云烨迷茫的看着李二,刚才真的没听清楚李二说些什么。

    李二的手掌变换了好几次形状才把自己安抚下来,在皇帝面前敢走神的,满大唐就这么一个混蛋:“朕说,为何还有皇后的请柬,你一个外臣,给皇后请柬,不觉得失礼吗?”

    你老婆我都见了无数回了,连我耳朵都揪的皇后少见,现在才在我面前想起礼法来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陛下,微臣可不只请了皇后娘娘,我还请了房夫人,杜夫人,魏夫人,我程家婶婶,牛家婶婶,秦家婶婶也会一起来,尉迟婶婶不请的话,微臣会挨揍,所以一起请了。”

    剧院是云烨的,安排包厢却没有云烨什么事,李二看着包厢的平面图,自己拿着红笔在上面勾勾画画,总算给云烨面子,把紧邻着头号包厢的一个中等包厢给了云家。

    “陛下,这些包厢都是要收费的,价格不菲哦。”李二对于敢向自己收费的人一向好奇,抬头讥讽的看着云烨,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敢不敢向自己收费。

    “陛下,微臣敢打包票,只要您去了一次,您就会喜欢上那个地方,今后一些庆典说不定都会搬到哪里去,这座剧院,可是集我书院学问之精髓,才建造成功的,自然价格不菲,每年的修缮,养护费用就是从包厢费里出的,也不敢问您多要,您一年给一千贯如何?”

    李二似乎听到自己的心都在呻吟,这个混蛋还真敢要,一千贯,宰相的俸禄都没有这些,咬着牙挤出几个字:“如果朕不满意如何说?”

    “只要陛下不满意,微臣一定不收您一文钱。”李二这才缓口气,他决定以后少和这个混蛋在一起,把给长孙的请柬扔给云烨说:皇后那里你自己去求恩典,朕不管。”(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