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廉价的宝物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熙童走了,带着自己的承诺,还有责任走了,他和单鹰很像,都属于那种喜欢给自己脖子上套枷锁的人,一个为了老爹遗留下的责任放弃了心爱的响马事业,一个为了能多要几个老婆,甘愿放下自己的游侠的架子,向云烨求救。

    傻子啊,全是傻子,自己周围这种傻子越来越多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老牛家的仆役合同正在向云家看齐,老程家也是如此,听说老秦家也准备把仆役的放良年限改成三年。

    心安理得的把他们压榨一辈子不好么?云家是没办法,老奶奶心善,再加上家主是个败家的二百五,种田都能种出笑话来的人家,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你牛家,程家,秦家跟着发什么疯,一个个都是杀人如麻,全身都被鲜血泡透了的人,也会有善心?

    “把头拧掉,再顺着伤口手上用点力气往下一撕,皮就掉了,小子,你会不会剥皮?”老哥仨坐在房檐下面,一人一把茶壶看着悠闲,老程不时地嘲笑一下正在树荫下面给兔子扒皮的云烨和程处默。

    一大早就带着弓箭出去打猎的三位老将,只不过转悠了一个多时辰,就带回来十几只兔子和野鸡,既然是长辈亲自打的,那么云烨就只好亲自收拾,老牛别的不在乎,对于长幼尊卑却看得极重,好在程处默也在,两人动手快好多,当牛见虎赶回来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三四只野鸡。

    把剩下的活交给牛见虎。云烨就洗洗手,来到三位老爷子跟前说:“伯伯,这回小子请您三位大驾来玉山,是有一个重要的事情给长辈们说一下,顺便请伯伯们给小子拿个主意,这件事情委实太大,牵扯的人和钱财太多。”

    “小子。你要做什么?好好地过日子,没事干多去书院教教书,你把诺大个书院办起来。自己却每天和铜钱打交道,这不是长久之计。”老程现在对云烨的折腾能力有了新的认识虽然每一回都会有大收获,却也伴随着各种心惊肉跳。

    “伯伯们先看看再说吧。咱们先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再说这件事情能不能做,等一下,太子也会来,我们先好好的商量一下。”

    云烨一行人来到了花园假山旁边,只见坐在小亭子里喝酒的老江扯动身后的铁链,一个黑洞洞的地洞门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里原本是云家调配香水的地方,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家祖母,看的甚牢。不让传出去,说是泄了秘密,会让子孙没有饭吃。”

    云烨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谁知道三个老将都没有要笑的意思,老程扒拉云烨一把:“赶紧的。小子,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回麻烦大了。”老秦老牛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地道里也不昏暗,被灯笼照得明晃晃的,旁边的小房间里不时地有云家女眷出没。云烨甚至在一间小屋子里看到称心正在陶醉的嗅着香水。

    老程好奇的想要看个明白,却被婶婶一转身就把门关的死死地,摸摸鼻子笑着说:“老夫就是看看,好奇而已,好奇而已。”

    老秦没好气的推老程一把说:“这是人家家里的机密要地,能进来已经当是一家人了,连点做客的礼仪都不懂了。”

    越往里走,香味就越发的浓郁,这里都是库房,奶奶砌这个库房的时候可是下了死力气的,周边全是一水的麻石,水泥勾的缝子,一看就是那种坚不可摧的摸样。

    两个老兵坐在一个小桌子上下棋,狼吃娃娃棋,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一眼,见是云烨,又低头继续下自己的棋。

    最中间的铁门上挂着一把巨大的锁,婶婶拿过钥匙,递给云烨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打开门,云烨点燃了屋子里的油灯,随着油灯被一盏盏的点燃,三位老将的眼睛也从密封状态变成了环眼。

    “老天爷啊,小子,你是不是打劫了东海龙王?”老程看着晶莹璀璨的一屋子玻璃饰品,彻底就发狂了,摸摸这个看看那个,觉得那一件都好,那只站在石头上准备展翅的鹰,那匹四蹄腾空脚踏飞燕的骏马,咦,这两头肥硕可爱的猪也不错。

    老秦在吸凉气,老牛发愁的抱着头蹲地上,他们可没有老程欣赏宝物的心情,满满当当的一屋子,每一件拿出去都是罕世的珍宝,这可怎么得了啊。

    云烨拿起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玻璃球问老秦:“伯伯,你看这个东西卖多少钱合适?”

    老秦接过去仔细看看玻璃球里面飞翔的飞天,然后说:“老夫不会定价,但是别人告诉我说这东西是他花了五千贯买来的,老夫一定相信。”

    门背后的铜铃响了一下,云烨对三个长辈说:“太子来的比预料中快,伯伯们既然也拿不准主意,那就让皇家来定吧,晚辈只想把这些垃圾赶快清理出去。”

    “垃圾?小子你口气太大了吧。”老程正拿着一匹飞马在研究,听到这话,很不乐意。

    “程伯伯,满屋子的东西都没有您腰上挂的玉佩值钱,说白了,这些东西都是用沙子烧的,您说会摊多大本钱,一千贯已经是小子吧本钱扩大了十倍说的。”

    老程似乎听见自己的心都碎了,看看手上的飞马,再看看腰上的玉佩,怎么看自己的玉佩连一只马腿都买不来,可是云烨是不会骗他的,说没有玉佩值钱,那他一定没有玉佩值钱。

    “小子,你的意思是这东西你想弄多少就会弄多少?”老牛从云烨的话里听出来了另外的一重意思。

    “胡子用这东西骗我大唐多少钱财,老祖宗早就把这东西造出来了,就是没传下去罢了,小子重新找到了造玻璃的法子,原来简单地令人发指,现在,到了那些该死的胡子们还债的时候了。”

    “小子,我看你是打算连长安有钱人一锅端掉啊,管家给我说,你的木头已经运到了长安,现在正在打捞,还有紫米,龙涎香,听说还有舍利子,有会变换颜色的熊皮,再加上你家的香水,宝刀,马车,你打算抢劫这些勋贵们么?”

    “抢劫,谁要抢劫,这里可是黑灯瞎火的地方正好下手,”李承乾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转过墙角,就对三位长辈施礼问安。

    问候完毕就问云烨:“烨子,你说的大麻烦是什么,有什么事情是你现在解决不了的?”

    “钱太多的麻烦,”云烨苦着脸对李承乾说,玻璃一旦放出去,会对大唐脆弱的经济造成怎样的冲击云烨一无所知,只知道,弄不好,会惹出滔天大祸,所以找李承乾来,就是准备找一个可以抗下这件事情的大头。

    “钱多你说话啊,孤家都快要穷死了,马上就要成亲,东宫还是破破烂烂,你把钱给我,我来替你烦恼。”他以为云烨在开玩笑,就开玩笑似地大包大揽。完全没有看见三个老家伙幸灾乐祸的笑意。

    “太好了,有你这句话就好,现在这些钱都是你的了。”说完云烨就闪开挡在门口的身影,李承乾茫然的抬头看,只见一屋子的奇珍异宝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让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烨子,你说,这些东西都是给我的?”李承乾艰难的转过头,望向云烨。

    “没错都是你的,现在你是有钱人。”云烨亲热的搂着李承乾的肩膀温情的对他说。

    李承乾嗓子眼里咯喽两声,差点背过气去,不过还好,大唐未来的继承人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硬是挺了下来,把开云烨就扑到屋子里东看西看,还是老毛病,见到大小合适的就喜欢往口袋里装。

    把他从玻璃堆里拽出来,对他说:“我负责做东西,你负责把他们卖出去,钱我们三七分账,你七我三就成,你现在可以回去和娘娘商量去了,我是不去皇宫了,去一回倒霉一回,你能不能把那匹马放下,你的口袋还装不进去。”

    也不知道李承乾听见没有,光看见他包弄那些玻璃了,云烨又说:“你给娘娘说清楚,如果国家想要秘方,没问题,派可靠地官员来学,这种钱也就能赚三两年的样子,三两年以后,我会把这东西卖的比瓷器还要便宜。”

    李承乾浑身鼓鼓囊囊的满载而归,至于云烨的话他听没听见就不晓得了。自从知道满屋子的宝贝就是沙子烧的,老程一下子就对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没了兴致,最多觉得好看而已。世上的所有事情都禁不起推敲,一旦穷根问底之后,光环褪去显露出本质,就如同玻璃,它终究只是一堆沙子的变形体罢了。

    当几个人围着铁锅吃兔子的时候,老秦对云烨说:“准备迎驾吧,估计最迟明天你就会见到陛下,或者皇后,这两位中的一位,皇宫里今晚恐怕会有人睡不着觉啊。”

    “伯伯们多虑了,小侄保证陛下今晚会睡得安稳香甜,说不定还会从梦里笑醒,他一直想要削弱门阀的势力,现在天赐良机,哪有不动手的道理,只不过这回是从钱财上动手罢了,杀人不见血才是最高的手段。”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