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熙童的二十一个老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提起熊皮抖一抖,皮毛像波浪一样翻滚,吹口气,会出现一个漩涡状的坑,这都是好皮子的特征,检查完油光水滑的熊皮,似笑非笑地对云烨说:“小子,想通过皇后走通门路,用一张熊皮就想蒙混过关,没那么容易。你敢正大光明的把逆贼迎进家门,勇气可嘉,现在做个选择吧,要么逆贼死,要么

    把你发配岭南永世不得还乡。”

    李二就没安好心,李安澜这才到岭南,一定是遇到了极大的困难,这早在云烨的预料之中,白手起家,哪有那么容易就安定下来,这个阶段需要最少一年时间。

    李安澜想要做女王,不付出代价怎么行啊,手里握着三千精锐武卒,再差能差到哪去?保住性命还是没有问题的,那么多的名臣勇将做她的参谋,如果连几个撩人都对付不了,早些回来才是正理。

    “陛下,臣还是选第三条吧,”说完跑到刚才洗脚的地方,从大石头下又拿出一张熊皮,回到殿里给李二铺到脚下。

    “其心可诛,其心可诛,敢在朕面前耍心眼,你这是找死。”李二恼羞成怒了,一脚就把熊皮踢到一边,甩甩袖子就会后面去了。

    ”陛下,您可是答应啦?”云烨扯着嗓子问,只要占着理,就没有什么不可说的,李二在这一点上有着极好的信誉。

    “好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就不怕陛下真的发火。你就是拿八十张熊皮都没用,给你的客人说好了,这次就算了,只要他再有一桩丑事传过来,天上地下,可就真的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你要记住,皇家的恩典是有限度的。你以后少掺乎这些事情,神神怪怪的对你没好处。”

    长孙的话稍微安抚了一下云烨,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这个时代的好人坏人没有一个可以衡量的标准,被李二杀掉的也不一定都是坏人,立场不同。看人的侧重点就不一样,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就是这个道理。

    云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感觉不到特殊的仇恨,倭人那个带着原罪的民族除外,云烨对这片大地上所有的人都持平等的态度。

    骑着马艰难的回到家,今天从清晨一直忙到晚上,全身就像散了架子一样,坚持着去客房看了一下熙童。把今天的事情给他叙述了一遍。

    黝黑的脸膛变的更丑了,让他自己去求饶的话,他死都不会去,作为朋友,只好代劳。虽然感情没有到生死相托的地步,再加上云烨对那些死去的冒险者的歉疚,促成他作出了这样一个冒险的举动。

    熙童眼睛有些湿润,却扭过头端起药碗,一口气就把所有的药汁子喝得干干净净,再转过头来又变成了那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进入河北的时候。我实在是撑不住了,全身烧得厉害,我想趴在河边喝口水,结果只喝了一口,就昏倒在河边。等我醒过来时,我躺在一个草棚子里,身上被盖着草,我以为我已经死了,没有害怕,就是很遗憾,我打了我扒了五张白熊的皮,给你送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你和你师父当年去过的地方,我们也去过了,其实还是好胜心在作祟,结果没死成,是被一些女人救了,她们说现在男人很少,再死一个就可惜了。

    河北这地方男人都随着窦建德打仗,快死光了,所以一个村子里大部分都是妇孺,我躺的地方,就是一个女人的家,她能取暖的地方就是那个草垛子,四月的河北寒气逼人,看着妇人不知不觉的往我怀里钻,我就想笑,她长得不漂亮,也不丰腴,就是眼睛很美,你知道不,就是那种看起来让你很舒服,心里痒痒的,禁不住想抱一下的女人。

    我在发烧,因为暖和她才往跟前凑的,我看看熊皮还在,就给那个妇人盖上了,谁知道她睡醒了以后就说,皮子留着卖钱,好多买些粮食回来,一家子人还等着吃饭呢。

    我很奇怪,我熙童独来独往,赤条条无牵挂,哪来的一家子人,烧退了才知道,我昏迷的时候已经拜过堂,成果亲了,现在我有二十一个妻子,八个孩子需要抚养,她说是一大家子人,没说错,加上我三十口人呢。对了,你干嘛不笑,我一路上给别人说我有二十一个妻子他们都乐不可支。”

    “我他妈的就笑不出来,满世界的英雄好汉都只记得皇帝陛下百骑破十万,唯独就忘了,那是十万条人命,不是十万头猪。”

    听到熙童说完,云烨对今天在皇宫里发生的事情就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埋怨,自己做的没什么错。轻重拿捏得很好,不算出格。

    “难道说一个村子就你一个男人么?”

    “那倒不是,还有一个少一条腿的,他有十个妻子,估计也快要改嫁给我了,云侯,要不然和我去河北吧,我分你十个,你可以先挑。”

    “我还是算了,无福消受,你打算就这么把这二十一个老婆认下了?”云烨看看熙童,想不到他居然没有否认,而是真的打算娶这些妇人。

    “云侯,你太小看我熙童了,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她们为了救我,把仅有的一点粮食给我吃,要知道,四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光屁股的小孩子直愣愣的看我喝粥,我要分他们一点,他们说爹喝饱了,我们才有饭吃。就这一声爹,云侯,我有了八个孩子,三男五女,等他们再长大点,送你这来上学,小孩子不念书可不成,说好了啊。”

    “你的伤最少要修养三个月,三个月后再回去吧,我给你多准备些粮食。”这个该死的世道就没有一件事情是正常的,熙童娶二十一个老婆,本应该口诛笔伐才是,现在就不是那么回事,娶的老婆越多,就说明这个人越是好人,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啊。

    云烨忽然想起古人说过齐国的乞丐都有两个老婆,这个典故很可能是真的,金庸先生也借黄药师之口笑话儒家说;乞丐何曾有二妻,至少这句话是站不住脚的,战乱过后,熙童都能娶二十一个老婆,乞丐娶两个真不算什么。

    熙童活动活动脚腕子说:“孙先生已经把我错位的脚筋给复位了,我答应过十三,一定赶在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回去,明日给我多准备些粮食,还有布料,保暖的皮子也给我一些,再给我装上一桶酒,我就回去了,现在都九月了,我怕那些妇人撑不到下雪。”

    云烨鼻子一酸,推开门走了出去,独留下犹在呵呵傻笑的熙童在屋子里。

    钱管家就站在门后面,已经哭得站不住了,云烨停下脚步对老钱说:“你按照百人份的东西准备,再给他准备些铜钱,还有银子,拉车的牛选犍牛两头,母牛五头,再给他准备两匹马,这些事情你看着办,现在想哭就离我远些,看的心烦。”

    一夜无眠,辛月还以为是自己白天耍小心眼把丈夫气着了,就贴过来,小声的哼唧着赔罪,搂着辛月半天没动静,忽然问了一句:“我要是娶二十个老婆会是什么样子?”

    辛月怵然一惊身子变得僵硬,可是马上就软了下来笑着说:“您是侯爷,想娶多少个还不是由着您来,谁敢阻拦。”

    “口是心非啊,知道么,在河北那个鬼地方,只有好人才娶好多个老婆,坏蛋都不好女色,你说奇怪不奇怪。”

    “你说的是寡妇村子,天底下到处都有寡妇村子,你不知道,以前蜀中也有,她们把自己关在大院子里,以织绸缎为生,听说那里的女人到死都不会再见男人了。”

    说起这些,辛月就立马来了精神,趴在云烨胸膛上,绘声绘色的给他讲二狗和鸾娘的故事,虽然这个故事她已经讲了好多遍了,依然乐此不疲。

    佛摸着辛月的头发,云烨透过薄薄的纱帐,眼看着一轮圆月从窗前升起,金黄金黄的,带着月晕,明日或许会有大风,不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

    就算不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它一定会是一个劫财的好日子,长安城里到处充斥着肥羊,或者在西市买醉,或者在青楼纵歌,脑满肠肥之余再干点风花雪月的美事,实在是人生乐事。

    引导这些盲目的消费者云烨觉得是自己的责任,一点都没有投资眼光,光知道买房子扩地,买点玻璃什么的保值不好吗?

    听说所罗门王的宝藏里全是玻璃碴子,你看看人家多会聚财,后世的贪财鬼门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宝藏,打开后除了一千年前的玻璃就没有其他东西,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之一。

    等各地的商队齐聚长安之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都市里会上演一出疯狂掠夺财富的好戏,眼看着月亮从窗前渐渐消失,云烨的笑容变得非常的甜美,给辛月拉一拉毯子,她早就睡熟了。(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