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疯狂的李泰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泰穿着散发着羊骚臭味的工作麻衣天没亮就去了长安,据他说,他要看看朝堂上的那些混蛋们还有没有一点人心,自己和八十岁的老师在没日没夜的为大唐的长治久安操劳,你们不帮忙也就罢了,还从后面使绊子,到底安得什么心?

    朝阳初升,太极宫依旧洒满光辉,宦官和宫女们在擦拭完最后一个廊柱后,宫门大开,今日是大朝会,云烨跟在牛进达身后抱着勿板面色平静,似乎市面上的那些传闻与自己毫无关系,老程,老牛问他有何对策,云烨笑而不语,只说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云家小小侯爵拉出来不够丢人钱,老程,老牛深以为然,兴致勃勃的准备看一场好戏。

    云烨伸长了脖子没看见先他一步来长安的李泰,估计这会正在和长孙哭诉,李承乾站在文官之首,看着云烨似乎有些担忧,不过看到云烨靠在柱子上闭目养神就放心了提着的心,二十封言官奏折,十七封文官奏折就摆在李二的案头,言辞慷慨激昂,心意坚若磐石,一心要为大唐斩除一个毒瘤,而这个毒瘤就是云烨,众矢之的之下,不信他可以安然无恙。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唐俭这些真正的大佬无不是眼观鼻,鼻观心,岿然不动,那些侍郎,各部仓曹主管,反而一个个的摩拳擦掌,兴奋难耐。

    勋贵们也没了往日吵闹的兴趣,除了秦琼。李靖,尉迟恭紧锁眉头之外,剩下的全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文官们反扑得太厉害,勋贵们不愿应战。

    朝礼过后,没等宰相向皇帝汇报天下舆情,御史黄佑抢先发言。这是极不礼貌的,黄佑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昨日里魏征的一番斥责,不但没有让他们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又联络了许多四五品官员准备一起向云烨发难。

    “陛下,臣黄佑有本启奏。”

    李二不带任何感情因素的声音传来:“讲来。”

    “臣弹劾蓝田侯云烨不法事,共二十六条,其一,罔顾皇恩,中饱私囊,其二蓄结死士,图谋不轨,其三连接外藩,意图不明。其四。奇巧淫技,蛊惑人心,其五纳天下奇士为己所用,其六:遣死士南下岭南,形同造反。其七……”

    一顶顶大帽子扣下来。只要有一桩罪过坐实了,发配岭南穷边去钓鱼都是最轻的,长孙无忌的嘴角微微抽动,杜如晦脸色精彩之极,房玄龄捅捅身边的魏征小声问:“你昨日就没有教训他们一顿?”

    魏征翻了一个白眼说:“我就差告诉他们这些事其实都是陛下干的,他们是一群蠢驴。听不进去人话,家财受了损失,就想从云家捞回来,利欲熏心,自寻死路,怪的谁来。”

    “其二十六身为堂堂国侯与藩王为一娈童厮打不休,有辱国体。微臣弹劾云烨这二十有六条,条条都经过查证,件件属实,请陛下诛此恶贼,以效天下。”

    说完就长拜不起,等候皇帝裁决,这时候还有三十几人一起出班喊着“附议”一同叩拜,等待云烨的末日来临。

    “云烨,朕以前总以为你人缘不错,人又聪明,左右逢源之术应当非常的熟稔,你恩师也教导过你,如何与人相处之术,怎么会闹到几十个人一起想要你脑袋的地步,这事发生在魏卿的身上真不奇怪,发生在你身上,朕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说说,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李二带着恶趣味,准备看云烨的笑话,事情是怎么回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见云烨被这么多人围攻,不由得就想看看这小子如何让自己脱身。

    云烨苦笑着出班施礼,直起身后就对满朝文武说:“黄佑黄先生乃是饱学宿儒,每每对逝去的先人心怀愧疚,只说自己年届半百只留下八个儿子,四个女儿实在是心中有愧,就跟微臣索要壮阳之法,决定再生十七八个子孙才算是对得起祖宗,被微臣拒绝,所以才有了今日之事。”

    哪些疑问没有一个是可以大明大方的说出来的,没法子,云烨只好随口编瞎话,话一说出来,顿时赢得满堂哄笑,黄佑涨红了脸嘶声说道:“一派胡言。”

    等朝堂之上安静下来,云烨笑着说:“当然是一派胡言,我随口编的瞎话,没有你编的好,二十六条,很多啊,你摸着自己的胸口问一下自己,这些罪状你自己信不信?”

    “我是言官,风闻奏事乃是职责内的事。你作恶多端,老夫今日与你不死不休。”

    “老黄啊,不就是你想去入股那个被你前些时间抛弃的什么福瑞号,被人家赶出家门吗,几千贯的一点小财至于让你发这么大火吗?还要置我于死地,你以为你是谁,一个蠢货而已,我要是犯了那么多的大罪过,用得着你发现?

    ”你与草原上的那个头人有私情,用粮草铁器换一些没用的羊毛,铁证如山,如今你的羊毛就被扣在黄河渡口,你还有何话说?”

    没等云烨说话,一个恨极了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就是你把我的羊毛堵在河边不让过来,”黄佑刚刚打算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只听一阵风响,一根棍子就出现在眼前。

    “噗”的一声响,云烨吸着凉气倒退两步,黄佑的满嘴牙估计是剩不下几颗了,浑身散发着臭味的李泰怒不可遏,越想越气,自己死乞白赖的拖着八十岁的老师没日没夜的干活,却被这些混账拖后腿,现在还要杀云烨,和云烨一起生活了快三年,他的重要性岂会不知,就这样杀掉?

    丝毫不管已经昏迷的黄佑举着木棍继续猛抽,又看到其它复议的官员,在人群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胡乱砸了起来。

    殿前卫士在挨了好几棍之后才把李泰的棍子夺走,李承乾上前抱住瘦的没人形的李泰大哭起来,李二这才发现那个疯子是自己的宝贝儿子,从龙椅上下来,看到李泰的惨状,怒火不由得窜起半天高。

    “云烨,你书院里有吸血鬼吗?我的青雀儿为何短短三个月成了这般模样?你必须给朕一个交代,否则,朕会把刚才的二十六条全部扣到你头上。”看着咬牙切齿的李二,这会已经不是帝国的皇帝了,这会他纯粹就是一个疼爱孩子的不讲理父亲。

    “陛下,不管是谁,只要三个月每日只睡两个时辰,劳作不休,都会成为这样子的。”云烨赶紧给李二解释,要不然就会发飙。

    解释了也不行,李二揪着云烨的脖领子继续质问:“你就让我的青雀儿,每日劳作不休,他是亲王,不是苦力啊,你竟敢如此对待一位亲王。”

    “陛下,您还是让青雀自己说吧,他要是不愿意,谁能强迫一位亲王殿下。”李二想了一下,的确是如此,就松开云烨,吩咐侍卫把黄佑以及其他几位头破血流的官员带下去请御医诊治,自己来到抱头痛哭的两兄弟面前对李泰说:“青雀儿,你来告诉父皇,受了委屈,自然有父皇为你做主。”

    李泰想起这三个月地狱般的磨练顿时心酸不已,本来父亲不在,再多的苦自己也会承受,但是父亲这一问,顿时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

    “父皇你不知道,我先生公输木发明了一种机器,可以把羊毛纺成线,然后织成衣料,这种衣料厚实,有极好的御寒效果,可是试验了几次都不成功,衣料虽然出来了,却不理想,云烨几次都否定了,说还没有成功,孩儿突发奇想,把麻混进去一起纺线,是不是就会出现不易撕裂的结实耐用的衣料,孩儿和八十岁的师父,日夜吃住在工地,盯着织工们做一次次的试验。

    说料想实验做得多了,羊毛就不够用,孩儿就让云家去草原上收购,孩儿的老师八十高龄硬抗了一个月实在扛不住就病倒了,人烧的都糊涂了,还念念不忘衣料的成败。

    父皇,你说孩儿哪里敢有半点的懈怠,云烨换着花样给孩儿做吃的,可是衣料不成,山珍海味孩儿也难以下咽,现在试验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们却把羊毛扣在黄河渡口不让过河,没有羊毛,孩儿那什么做实验,听云侯说,只要这个东西试验成功,大草原就永远不可能再成为中原的敌人,会变成中原最可靠的盟友,或者一份子,价值堪比百万大军。”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块试验失败的衣料捧给李二看,李二摩挲着粗糙的衣料,再看看瘦的咣当的儿子,眼睛变得红了起来,这哪里是布料,这分明是自己孩儿的血肉,以前只不过是一个胖墩墩的喜欢撒娇的小小孩儿,现在已经能够为自己分忧解难了。

    以李二敏锐的眼光如何会不知道一旦无用的羊毛成为一笔巨大的财富以后,那么这片小小的布料,说不定真的可以顶的上百万大军。(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