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我也挪一回(依旧四更求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长安城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涌动,文官们马不停蹄的四处串联,准备展开新的一轮攻势,上蹿下跳的都是言官,风闻奏事是他们的特长,云家在关中不做生意了,可是塞外他们可什么都收,听说连羊毛都收了回来,要这些废物做什么?擀毡?不,这是明目张胆的资敌,要不然谁会用粮食,陶瓷,铁锅之类的去换那些没用的东西?这里面有猫腻啊,必须查出来。云何两家的车队于是不停的受到检查,面子上非常客气,实际上却搜查的非常仔细。

    “老高,这些天沿途的官府是不是都疯了,咱家的车队已经被查了四回了,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车队的护卫头子问管事。

    “眼红呗,还能如何,看咱家挣了钱,一个个都想上来捞一口,结果侯爷一怒之下把买卖全停了,一处都没留,这些畜生见关中捞不到好处,就想卡我们的脖子,我估计,要不是二夫人在草原,侯爷说不定连草原上的交易都会停止。”

    “什么二夫人,老高不要瞎咧咧,都没影的事,虽然盘了个妇人发髻,可是一看就是姑娘家家的,这话要是被少夫人听到了会掀了你的皮。”

    “你别说,我以为这事是迟早的事情,草原上的这位可没有少夫人漂亮,再说了,少夫人现在有了身孕,咱家开枝散叶兴旺发达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草原上诺大的产业怎么能便宜别人。二夫人丑了点。估计为了家业,侯爷选择的余地不大吧。”

    两人带着车队边聊天边赶路,不知不觉就到了渡口,每个多都有官家的税务码头,想要过河,就必须先要交税,云家的税从来都是在长安一起结算,不知为何,今日的典吏居然要求云家缴税,这让高管事大吃一惊。事情严重了,这就是说那些家伙一点脸面都不顾了。

    税不能缴,一旦交了,云家就会名声扫地。高管事只好把车队退出码头,派人星夜前往长安,请侯爷定夺。

    就在此时,御史台里也是吵闹不休,不为别的,就为云家诡异的交易,一部分主张以强硬地手段断绝云家的商道,其中最慷慨激昂的就是御史黄佑,坚决认为草原虽然已经平定,但是。那里从来都是降而复叛,没有半点信义可言,只可临之以威,不能怀柔,云家的这种做法更是要坚决取缔。

    有人开了头,自然就刹不住车,御史台从来都是一个敢想敢说的地方,只要有一点的蛛丝马迹,他们不介意把他渲染成滔天巨祸。

    魏征坐在案几后面不作声,闭着眼睛仿佛魂游天外。等到那些御史们达成一致以后,这才睁开眼睛看看属下们放在自己案头的奏折,数了数,足有二十封。

    “这些都是你们弹劾云烨的奏折?”

    “是的,魏公。我等例数云烨大罪有六,中罪有七。小罪一十三条。”

    “这些罪证,你们都有确凿的证据?”

    “我等身为御史风言奏事是我等的职责,不敢怠慢。”

    “黄佑,想清楚,你我都知道这些罪证的可信程度有多大,一旦云烨反击,我相信带给你的只会是粉身碎骨,窦家何其的庞大,一日之间烟消云散,这可是前车之鉴啊。”

    抬头看了眼冷汗涔涔而下的黄佑,魏征接着说:“其实都是利益闹出来的,原以为商户要垮了,你们从商户家里把股份抽了出来,谁知道娘娘办了一间钱庄,把自己的钱用极低的利息借给商家,商户们又恢复了活力,你们想重新入股,都被拒绝了吧,老夫一向看不起商贾,但是这回老夫觉得商贾们没做错,换了老夫也不会要一个无情无义的合伙人,他们的生意里有娘娘和太子的钱,你们不敢为难,所以就以为云烨好欺负,准备在他身上泄一口恶气?”

    袖子一拂,案几上的奏折都被扫在地上,抓着案几前倾着身子嘶吼道:“云烨说朝堂里没几个好人,老夫犹自不信,现在总算看清楚了,一个个冠冕堂皇却恬不知耻,为了几文铜钱赤膊上阵,连官场最起码的礼仪都不要了,云烨挣得钱我们都知道用在哪去了,他三年时间建立了我大唐最大,门类最全的书院,自己却食用简朴,我听说诸位家里连切葱丝都有专门的厨子,可谓食不厌精,云烨手里抓着两包子,坐在书院台阶上吃饭的样子你们谁见过?

    论到吃,他吃过的比你们见到的都多,他做出来的饭食是人间美味,老夫尝过一回就难以忘记,他把我们叫什么,你们知道么?土鳖,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从你们的作为看起来,还真的没说错。

    如果有确凿的证据,不用你们出手,老夫就会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你看看,塞外割地称王?周围全是大唐精锐之师,几百个牧民要造反,黄佑,你信么?

    奇巧淫技荼毒学子,这一条你好歹等你学问超越了李纲再说行不行,文官是应该团结一些,可是不能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吧,我知道有些人已经通知了地方官在云家的事情上使点手段,我只希望你们没有涉入太深,要不然谁都救不了你。”

    说完这些话,魏征就出了御史台,让他们自己考虑自己的事情,作为长官,该做的已经做了,他不敢想象一旦羊毛供不上,早就因为先羊毛太少而暴跳如雷的李泰,会做出什么样恐怖的事情来。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就为盯着织机工作,每断一根线,李泰就抽搐一下,跟他被刀子剜了一下似得,最后织出来的料子虽然不好,却能看见雏形了。

    事情就要成功了,魏征当然知道一旦羊毛可以做衣服,对大唐的治理会起到何种左右,草原和中原就会结成一个密不可分的利益团体,再也不会有什么蛮夷乱华之说了。

    工作状态的李泰暴戾而无情,整个人就像一台机器,讨厌所有的不守秩序,他随侍的宦官已经换了三个了,都是因为催他吃饭,或者睡觉遭到的殴打,而且是身边有什么就用什么打,比如刚刚被抬出去的宦官就是被一把锤子砸胳膊上,给砸骨折了。

    “烨子,我需要羊毛,我需要大量的羊毛,让你婆娘把草原上的羊都给我剃光,我要羊毛,我就要成功了。”看着疯疯癫癫的李泰,云烨非常的担心他的健康,自从他的水轮机成功之后,他就从老公输手里接过了羊毛纺线织布这样的难题,几个月的时间,胖胖的李泰瘦了一大圈,人也变得黑了,以前的衣服穿上直晃荡。

    “先不去管羊毛,听刚才被抬出的内侍说你一天没吃饭了,你的肝火也太旺盛,先休息一下,羊毛马上就会给你运回来,听那日暮说,这一茬的羊毛很好,够你用一阵子的了。”

    “烨子,帮我给刚才那个宦官给十贯钱,我已开始干活就控制不住自己,你让他们以后在我干活的时候不要来烦我就好,羊毛一旦可以做衣服,烨子,你我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大唐要开万世基业,就需要从地基打起,我们给后世打一个最牢靠的地基,将来就算他们不争气,也能多败两年”

    从来没有听李泰这样说过话,云烨有些愕然,他原来还有这样感性的一面,推推他的肩膀,把他从意淫中推醒说:“先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吧,不要想得太远,以后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你大哥特意给你带来了几样好东西,说是让你好好补补,这些日子瘦的让他心疼。”

    “我以前太胖,你一直笑话我来着,怎么现在又想给我补身子,乱七八糟的不知所谓。”嘴上说着胡话,手底下却很快的就把食盒打开,半尺长的大虾认识,螃蟹也认识,牛肉没什么稀奇,就是那些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不管了,看菜式就知道出自云烨之手,云烨出品必是精品,这是早就验证过的,不用怀疑,李泰下手的第一道菜就是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好东西,吃到嘴里才感觉到海参的鲜美,李泰一向喜欢吃辛月做的雕胡饭,别的菜都没动,就着葱爆海参吃了一大碗饭,才放下碗筷,把其余的菜吩咐护卫给参与研究的织工们吃,自己抱着一个小茶壶漱口。

    老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有一封信,一看抬头原来是拉羊毛的高管事送来的的急信,黄河渡口受阻,现在就是缴税都不许云家的车队过去,说是需要清查。

    云烨一拳就砸在柱子上,半天不言语,李泰不耐烦接过信一看,眼珠子立马就变成红的了,喊过自己的侍卫头子恶狠狠地说:“你现在就给我骑上快马,去渡口把羊毛给我运回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出了事我给你担着,我只要羊毛。”

    侍卫头子喊了声诺,就窜了出去。李泰看着空荡荡的洗羊毛池子,大声的喊一嗓子:“老子就是要一点羊毛而已,就这,你们这些王八蛋也要捣乱么?”

    老钱把云烨拽出工地悄声的对他说:侯爷,王爷会不会捅出大篓子,那样可就划不来了,咱用这样的激将法成不成啊。”

    “是他李家的大好事,我只不过从中赚点钱而已,他不出头谁出头,就是刀山火海也该他去趟,咱家分红利就好,。。)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