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美人识香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每天的洗沐,整理容颜对称心来说非常的重要,现在是在东宫,没有丫寰伺候,只好自己打一盆水,梳理长长的头发,看着水面映出的娇媚容颜,称心不由的莞尔一笑,拿手指轻轻地点一下水盆里那张顽皮的笑脸,顿时泛起一圈圈的涟漪,水葱般的指头抓着一把象牙梳子梳拢倾在一侧的长发,头发乌黑亮泽,非常的滑顺。

    当他仰起脖子的时候,云烨居然没有发现喉结,这他娘的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侯爷,是男人,只不过从小就被当成女人养,男人都有两个蛋蛋。他就没有,很小的时候就被割掉了,所以皮肤才能变得如此滑腻。他的那话儿也就停止了生长,和三四岁孩子的没有区别,如果侯爷有兴趣,小的让他脱光了给您瞧瞧。”

    “呕,滚,你觉得老子吐得不够惨是不是?”一脚把陪同的宦官踹到一边,自己扶着树又是一顿狂呕,一大早,李承乾就去参加朝会去了,告诉云烨赶紧把自己的娈童带走,免得玷污自己这个太子的名声。

    喊了李承乾的随身宦官去见识一下名扬千古的人妖,第一眼还以为是女子,不过粗粗的嗓音怎么也掩饰不了,一个美丽的女子在清晨梳理自己的秀发,会被认为是一种美,但是一个美丽的人妖,撅着嘴扮顽皮,还是算了,云烨决定再吐会。

    称心必须弄出宫去,再恶心云烨也得忍着。历史上的承乾其实并没有犯什么了不得的大错,一个喜好龙阳的名头,在他和朝臣之间划了一条巨大的鸿沟,再加上脚伤,让他彻底的变成了另外一个残忍阴鸷的李承乾。

    云烨在前面开路,称心挽着一个小包袱怯生生的跟在身后,程处默远远看见了。嘴张的可以塞进鸭梨,跑过来就对云烨说:“这事是做哥哥的不好,明知道弟妹有了身孕。不能伺候人,你家里又没有看得上眼的,你憋得慌。哥哥知道。今下了差。哥哥就带你去燕来楼好好松快松快,用不着带只兔子回家吧。”

    事情就没办法给程处默说,看着程处默痛苦扭曲的脸,这家伙是真的讨厌兔儿爷。

    “滚蛋,就不是你想的那回事,你讨厌他,我也讨厌啊,从早上到现在吐了好几回了,这不是没办法么,有办法谁会这么做。”

    程处默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恶心样子。瞅瞅称心,再看看云烨就问:“你打算怎么安置?”

    “可怜人,给他一条活路就是了,动不动杀人的那是变态。”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才提到变态。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变态,李元昌,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明知道李二强大的几乎是一个巨人,绝对不是他这种蝼蚁能够伤害到的,却偏偏抱着精卫填海的志愿。要把李二从宝座上拖下来,这些年小动作就没断过。

    “称心,你敢私逃不成。”明明眼前站着一位侯爷,一位小公爷他视而不见,只顾着去看称心,这是哪家子的礼貌。

    称心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李元昌三角眼里全是淫猥之色,在大众广庭之下,就准备伸手去摸称心的脸蛋,称心不自觉的往后退缩,哀求的看着云烨,居然让云烨有了几分想要护花的念头,再一次确认自己的性取向比较正常之后,云烨一扇子就把李元昌的手打了下来。

    “汉王,这里是皇宫大内,你还是检点些比较好,你已经是万人厌了,怎么,还想更进一步?”

    “大胆云烨你居然对本王不敬。”云烨手上的折扇是檀木做的,就几把,是云烨用来装才子时的道具,夏日里揣上一把,随时随地的轻摇两下,很是吸引眼球,檀木做的扇骨打在腕子上一定很疼。

    “赶紧滚远,耍威风去你的封地耍,那里已经被你糟蹋的民不聊生了,就不要再跑到长安来祸祸人。”对于李元昌这种只会耍小计谋的蠢货,实在是提不起精神周旋。

    说完对程处默拱拱手,就要带着称心离去、

    “本王可以不追究你刚才的无理之罪,但是称心你必须给本王留下。就算本王欠你一次。”李元昌也知道云烨并不好惹,在他看来一个娈童和一个王爷的情份孰轻孰重已经一目了然。

    谁知道云烨头都不回冲着他弹出中指,晃一晃就出了宫门,称心紧紧地跟在后面,似乎很害怕李元昌,只留下暴跳如雷的李元昌在哪里高声咒骂。

    云家侯爷这回可是出了大名了,睡觉的时候不但喜欢在被子里放甜瓜,现在又为了一个娈童和汉王大打出手,听说汉王的手腕子都折了,这是真正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听说太子殿下很是内疚,朋友有怪癖还不知道,从礼品堆里翻出个妙人儿送给朋友,谁料想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这全是自己的错啊,这是太子对其它纨绔解释事件的时候如是说。

    “全是太子的错,那个混蛋为了把自己摘出去,就把屎盆子扣在你夫君头上。”听到谣言的辛月哪里还坐得住,一大早就把云烨堵在被窝里质问。还掀开被子扑上去闻闻,见没有其他的怪味道这才安下心来。她看见称心了,的确是很漂亮,身段脸盘比女人还耐看,虽然确信自己的男人没有那种古怪的爱好,从看到称心的第一刻起,这种信任就变得动摇不定。

    “那你怎么处置这个人,大男人搔首弄姿的让人恶心。”把云烨的头搬正,辛月就开始给称心安排出路,安排了许多,却发现没一样适合称心干的,就烦躁的扒拉云烨的头发。

    “他现在啊,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从小把他当女孩子养大的,所以动作,体力就和男人家没法比,说他是女人,也不对,他既不能生儿,也不能育女,所以说,他基本上除了给人家当玩物,就是废人一个,不过,云家是什么地方,一更烂铁条都可以卖两万贯的家族,怎么可能会找不出废物利用的法子?

    坐在铜镜前让辛月给自己梳头发,这两尺长的头发,云烨从来就没有弄利索过。有时候恨不得一剪子剪了去,留个光头多舒坦。

    经过两天的观察,云烨发现称心似乎嗅觉极度发达,隔着好几个院子,他都能从中间分辨出香水作坊到底用了什么样的原料,这让云烨很惊奇,决定给他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

    在一间密闭的屋子里,只有称心被蒙着眼睛坐在一个椅子上,两个才洗过澡,没有一点香味的丫鬟,把一个小瓶子放在称心的鼻子下面晃一下,然后就拿走。

    “这是栀子花香,混合了一点点的茉莉。”

    “这是兰花香,很纯,没有混合。”

    “这是丁香,”

    “这是麝香,混合了冰片,”

    丫鬟捂着鼻子把一小块散发着腥臭味的东西放在他的鼻子下面,准备看他出丑。称心皱着眉毛吻闻了一下,忽然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说:“这是龙涎香,没有加工过的龙涎,还没有到年份,需要三十年以后才能用。”

    云烨鼓着掌走了进来,辛月抱着刚刚鼓起来一点的肚子跟在后面,仆役们打开门窗,丫鬟还用力的扇风,就是不想让屋子里再有一点点的香味,少夫人现在只要闻见香味就会吐个不停。

    “称心,你的境遇我想不用我说你就很清楚,今后你有什么打算么?如果还有家人,我给你盘缠,你去投奔家人,如果无家可归,那就暂时住在云家庄子上,可是云家不养废人,你必须凭你自己的两只手吃饭,不能再依靠他人,你作何选择?”

    称心立刻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说:“奴婢早就没有了亲人,只求侯爷不要赶奴婢走,只要出了府门,奴婢就是死路一条,侯爷为人方正自律,自然看不上奴婢的姿色,只求侯爷可怜可怜奴婢,给碗饭吃就足够了,奴婢自幼就喜欢分辨香料,如果侯爷用得上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

    “很好,从今日起,你就是云家的仆役,为期三年,三年后,我给你良人文书,你可以选则自己干,还是和云家继续签订合约,好了不和你说了,不懂的地方就问管家,把衣服换了,大男人家的穿什么花袍子,绣花鞋,脸上也不准涂脂抹粉,再敢有恶心样子,家法伺候。”

    云烨刚走,管家就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小厮抱着一大摞的东西,老钱先让称心把合约签了,在看清楚合约之后,称心小心的问管家:“钱叔,云家真的允许仆役从良?”

    老钱笑笑指指小厮说:“你让他给你说说。”

    “你吃饱了撑的才会去要那张什么都不算的放良文书,咱家从来都不骗人,说三年就三年连一天都会差,到时候一定会给你放良,你自己再到官府上户口,等着分地,然后自己买牛,盖房子,娶老婆,一辈子从土里刨食吃,这就完蛋了。

    俺们现在都想着如何能让侯爷把合约再签下去,俺还有三个月就要到期,愁得不行,万一侯爷不要俺,上哪去找又挣钱,又安逸的地方,你居然想着放良?家里哭天抹泪的不是进府的,是要出府的,刚好和别家弄颠倒了。在家里干一辈子我都乐意,仆役就仆役,有什么大不了的。”

    签完合约,老钱催促他赶紧换上蓝色的仆役装束,给他正了正帽子夸一声漂亮小伙子,就把他半个月的工钱现支给了他,到了云家,仆役们都是如此。

    看着床上一小堆铜钱,称心感觉那些铜钱看起来很舒服,他从来没有过钱。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