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皆大欢喜?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谈话很无聊,和魏征谈话更加的无聊,怕天上掉石头还不出门了?云家庄子终归是要走向富裕的,或者说云家庄子现在就已经是最富裕的庄子了,小雨只下了一会,就停了,只是阴沉沉的,山后面还有更加低垂的乌云扑过来,一场大雨已经不可避免。

    穷困是一种病,是封建王朝诞生以来一直伴生的一种病,无论怎样的盛世都没有治好过这种病,归根结底来说,就是负担太重,皇帝,大臣,勋贵,文士,都是有他们来供养的,一旦没有东西来供养,他们就会吸血,云烨一直想让他们换个吸血的对象,比如商人和外族就是两个不错的目标。

    现在还不能对魏征说,这家伙的表现和历史上记载的有出入,如果再大发一篇宏论,自己这个披羊皮的狼的名头就坐定了,不想在著名的中山狼之后再来个云烨狼,惹得人家千年唾骂。

    田福扛着犁路过云烨种的这片玉米地,放下犁,仔细看看玉米的长势,翻开叶子看底下,没看见有虫子,放心的拍拍手,就准备离开,抬头看见山上的雨云,就拿过云烨立在棚子旁的锄头,三两下就刨出来一条小沟,对云烨说:“侯爷,这马上就要下大雨了,田里没有引水沟可不行,这玉米小的没侍弄过,可是庄稼都怕水淹,还是留条沟好些。”

    “老田,你是种庄稼的老把式,你看着弄,咱家过两年都要种这东西,有了它,糜子咱家就不种了,吃着扎喉咙不说,产量就那么一点。废工废人的不划算。现在是种子田,你多操点心,我就不会种庄稼,魏公来了,我就是装个样子。”

    云家的庄户和云烨说话都很随便,他也喜欢这种交流方式,明明可以站着说话,非要把腰塌下去一截。无聊透顶。那种姿势说话,累不说,还听不到实话。

    田福似乎没看见魏征一样赤着脚蹲在田埂子上再看看玉米,爱惜的不行,翠绿的叶面从粗糙的手上划过,大概对这种新庄稼充满了希望。云家给每户人家都分了几个土豆,家家都当宝贝一样,存在地窖里。今年都选了最好的田地种了下去,再有两月就长成了,听说这东西一亩地要产好几十担粮食呢。为了不让土豆被别人偷走,云家的护卫和庄户们轮流着值夜,有敢偷宝贝的打死勿论。

    “侯爷,听庄子上老人说,玉米每亩也能产几十担?这庄稼长得跟小树似得产量一定不低。”

    “胡说八道。土豆是菜也是粮,所以高产些不奇怪,玉米可是纯粹的粮食,我估摸一亩地有个五六担就很好了,听说过有产十担的,不知道怎么种的,咱学不来,有五六担就比麦子都划算,知足吧,明年每家都分些,就这样子种,至于怎么样才会种的好,你们自己摸索,问我一个不会种田的算怎么回事。”

    庄户间的谈话就是这样,事情问清楚了,谈话也就结束了,田福扛着犁,和云烨道个别,就大踏步的回了家,从头到尾的就没有理会魏征。

    魏征就坐在那里听云烨和农户聊天,看见乌云压顶也不着急,笑呵呵的等他们谈完,自己跑到玉米田里研究一下玉米,回头就问云烨:‘云侯还有这样的宝贝为何不献给朝廷?”

    “拉倒吧,献个土豆得个小爵位,你们都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土豆已经快四年了,除了大户人家有几个,其余的就没见着,等你们推广,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土豆烧牛肉这道名菜,还是我自己来吧,到时候产出多了,再给陛下送去。也是一样的,警告你们啊,这两样东西不许流出我大唐疆域,否则,就别想我弄出好东西再给朝廷送去,告诉你,三季稻明年一定会被弄回来,到时候你们看不上的岭南之地,就会成为鱼米之乡,也就是你老魏,我才说,别人我懒得理会。”

    有些话还是需要对魏征说清楚,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很重要,很多误会就是交流不畅引起的,在他眼里,云烨就是一个喜欢疯狂敛财的人,也该让他知道一些自己的布置。

    “贞观二年之时,满朝都说冯盎欲反,只有老夫力排众议,为他分说,果不其然,不到两月,他就遣子入朝,表明心迹,岭南遂不动刀兵,安然无恙,如今云侯的大举动不会刺激到冯盎?”

    在作物一事上,魏征不好多说,土豆都被皇帝藏起来了,长孙收藏的严密,估计太子都不知道,只要是女人都喜欢把好东西藏起来,长孙也不例外。他今日好不容易找到云烨,自然要把话说个透彻,沿着田间的小路俩人边走边聊。

    “冯盎现在自身难保他有什么资格造反?三千老兵入岭南发财,谁要是敢阻拦,就会成为死敌,更不要说后面还有无数红着眼睛的勋贵,就算出了事情,老魏,相不相信,在钱财的刺激下,那些老兵会有十倍的战力,每个人都武装到牙齿了,装备精良的我都嫉妒,孙先生又给配置了防治蚊虫,疟疾的良药,那是无敌的存在,用不着你操心,洪城和那些老兵的家眷都在长安,造反不可能,每个人只要在岭南捞足了,就会回来享福,然后我们再派下一批红眼睛的饿狼去,来来去去的三五趟之后,冯盎自己说不定都会跑回长安避难。”

    “以利驱人,尤其是以大利驱人,云侯倒是熟捻无比啊,听说你许给他们每人三百贯,为了三百贯,老夫都有杀人的心思,更不要说他们。三五批,岭南一定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有三成的利益,人就会动心,有十成的利益人就会藐视法律,有三倍的利益,杀个人算什么,再说了,岭南之地从来就没有真正归属过朝廷,不临之以威,如何管束?将士们将远去交趾,从哪些化外之地获得财富有何不可,留着他们在中原祸害百姓啊。”

    魏征事实上也不是好鸟,和云烨把话摊开以后,就开始谈利益,刚才忧国忧民的高人形象荡然无存,想想也是,历史上就是他主张对外族临之以威的,他也是把外族根本就没当人看过,只要不祸害自家百姓,他才不管那些财富是不是都沾着血。

    谈判很顺利,魏征得到云烨不戏弄文官的承诺,做出了,不找商户麻烦的保证之后,在大雨就要来临前在路口拱手而别,很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站在大雨中,老庄给云烨撑着一把伞,就站在小山上远远地看着披蓑衣的魏征在雨中疾驰的模糊身影,笑的有些阴险,老庄把头扭过去,实在是不想看见自己尊敬的侯爷有这样可怕的笑容,不禁为远去的魏征感到悲哀,惹谁不好,偏偏惹侯爷,侯爷也是你能惹得起的?陛下在揍了侯爷一顿以后,都吃了一顿美味的鲤鱼,你算得什么。

    坐在书房里一个人冷清的历害,莳莳被小武拖走了和小丫三个躲在房里嘀嘀咕咕的没完,婶婶,姑姑姐姐都被奶奶带走了,嫌几个小的闹腾就一个没带,要不是一娘还在,云烨就想逃跑。

    一娘是不是谈恋爱谈的忘记给准备饭了?润娘的婚事也定下来了,就是秦老二,现在也忙着绣嫁衣,终于有点闺秀的气质了,前些天趴在云烨背上撒着娇想要知道自己有多少嫁妆,被云烨臭骂一顿,哪有还没出嫁就惦记着把家里的钱财往外搬的,嫁妆没有,最多把小丫的那头肥猪陪过去,对那头猪腻透了。

    云烨若无其事的边吃饭边听润娘的哭号说没人疼她,捂着脸半天见哥哥无动于衷,就把手放下了,果然一滴眼泪都没有,跺跺脚就恨恨得跑出去了。

    前天还有润娘来送饭,今天连润娘都不来了,这个侯爷做的丢人啊,正在犹豫要不要喊丫鬟去厨房端饭,还好,大丫推门进来了,把食盒里的几样饭菜摆在桌子上,一海碗羊肉面片揪的细发,配上辣椒,香醋,绝对是美味,一小壶酒,两个凉菜,一荤一素,搭配的合理。远不是润娘粗制滥造的饭食能比拟的。

    狠狠夸奖了大丫几句,端起海碗就吃,小丫头的饭菜做的越来越好,这样的宝贝得多留几年,至于单鹰,滚他的蛋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一挂猪肠子就想做聘礼娶走大丫,想什么呢。

    这孩子太内向,受了委屈也从来不说,自己给她的礼物都被小丫骗走了,现在打开首饰盒子都空荡荡的,整个人就像一只容易受惊的小鸟,一有事情,就跑到云烨身边躲起来,似乎哥哥可以为她遮挡所有的风雨,她的夫君一定得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不然外面的风雨他承受不起,算来算去,身边认识的人也似乎只有单鹰合适,那个一诺千金的混蛋如果把响马性子去掉,绝对是最恰当的人选。

    看哥哥吃着吃着停了下来,以为自己做的饭不合口味,大丫又把那碟子腊羊肉往云烨跟前推一推,夹了一筷子羊肉塞嘴里继续想。

    老子才不管你什么雄心壮志呢,我是要打造一个完美的妹夫,从小吃了那么多的苦,现在收委屈还有天理吗?单鹰,你等着调教现在才开始,一个好好地少年整天琢磨着打家劫舍,需要好好教育。

    想通了,心情就好,心情好,胃口就开,一海碗面片下肚,整个人都精神焕发,回头发现大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奇怪,这孩子从不提条件,也从不张口要东西,难得张一回嘴,说什么也要答应。

    “大丫,有什么话还不好跟哥哥说?想要一支簪子?还是镯子?西市上的花料子你如果想要,哥哥就带你去买回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