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开幕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家庄子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从一个红红火火的半工业化的村庄又回到了鸡犬相闻,牧歌对唱的农家田庄,在细雨里还有勤快的农户在赶种糜子,强壮的耕牛在前面被小童牵着慢悠悠的走,后面掌犁的汉子不时地吆喝几声,云家庄子的牛都是从草原上来的,还不会自己耕田,学需要有人操持才行,后面拿着耙子的农妇不时地把地里的草根耙出来堆在地头上。

    土地泛着黑色,攥一把似乎都会出油,一看就是上等的好地,农家的脸上都带着喜色,云家和别家不一样,收租子只收头一茬麦子,这一茬糜子的收成就全归了庄户,虽然是佃农,一年落下的粮食说不定比那些自家有田的人家还要多,耕牛是主家的,随用随牵,只要把用牛的费用折合成糜子就好,这些糜子也不是主家要,是要蒸煮了冬天喂牛的。没有庄户认为不应该,主家不种地,养了百十头牛还不是为了方便庄户。

    田福抹了一下汗水,掌犁本来就是一个力气活,就算是身体强壮,也撑不了多久,怜惜的看了看前面牵着牛走了一上午的儿子,笑笑,农户的儿子,不吃苦可不行,小孩子的力气就是练出来的,和春草一样,割了还会有,就算是现在跟着先生求学,这些庄稼地里的农活也必须会干,在田福看来,这些才是立身的根本。累一些不打紧,小孩子的力气就是练出来的,和春草一样。割了还会有。

    婆娘把水罐子捧了过来,里面装着浆水,酸酸的正好解渴,瞅见婆娘把一个煮好的鸡蛋悄悄塞给儿子,田福装着没看见,长身体的年纪,吃几口好的也是该的。

    儿子不喜欢吃蛋黄。喂给了母亲,看到这田福就从心里往外冒喜气,一个农家的儿子。哪来那些少爷脾气,不喜欢吃蛋黄?吃鸡蛋也是这两年才有的事情,只是心疼母亲罢了。

    要不是侯爷下令把作坊都拆了。家里的日子还会更好一些才是,光是农闲时节在窑上挣得工钱,就足够全家老小过上好日子,都是那些朝堂里的杂碎,就见不得云家庄子有好日子过,逼得侯爷不得不把窑全都拆了,现在好了,全庄子都种地,看你还能咬了**去?

    官道边的柳树下就站着一位官人,远远地看庄户们种地。田福吐了口唾沫,喊儿子继续牵牛准备耕田,你喜欢看庄户们下苦,老子就下苦给你看。

    站在柳树下的是魏征,他穿着官服。这两天一直在云家庄子转悠,他就是想看看云家庄子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从富庶的天堂被打回原地,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他到底失望了。云家庄子依然按照他原来的步调顺利的运转着,那条街市依然热闹。骡马的买卖依然兴旺,只是多了粮食的交易,云家庄子难道说粮食已经多得吃不完了吗?

    三成,三成的粮食增长幅度这简直是一个谣传,在县令的陪同下,打开了几户的粮仓,竹子编制的粮垛里,金黄的麦米满满当当,特意找来了检验粮食的戳子,刺进粮垛里,农户家老人非常不满意官府把自家的粮垛戳的到处都是洞,就打发孙子,把粮垛子用斧头劈开,散开的粮食几乎淹没了魏征的脚面。

    还从来没有农户对自己如此无礼,以前到哪里,农户听到自己的名头,都是恭恭敬敬请他这位农户的代言人到家里坐,如今想进农户家需要县令的强力命令了。

    拜访了云烨两次,他都不在,魏征知道云烨一定就在后面的花园里,只是人家不见,自己也徒呼奈何,好一个进如山崩海啸,退如江海溃堤,云烨的反击把事情做到了极处,也把文官们推到了危险的境地,现在长安市上极为萧条,商人们仿佛都闻到了危险的气息,都在极力的藏匿自己的财产,害怕朝堂上再生什么大变故,一个月没有一家新的商铺开业,反而歇业的不计其数,这股风潮还有蔓延的趋势。

    户部尚书长孙无忌在咬着牙坚持,去年占到所有税收三成的商税,今年能有两成就很不错了,长安从来都是商税的主力,一座城占到了所有商税的三成,甚至还多。以前毫不起眼的商税,现在是已经是一股不可小觑的财政收入。

    云烨带着妹妹们正在云家的一块地里除草,麦子收割了,套种的玉米,现在正是疯长的时候,不多,也就小半亩地左右,今年开春,云家就把几乎所有的玉米播在了麦田里,玉米的根系深,麦子的根系浅,两者互不影响,另外一块和黄豆套种的麦田也只剩下黄豆,毛茸茸的叶子几乎铺满了田地,这样做对土地很有好处,黄豆根系会留下大量的氮肥,现在云家庄子只要不种糜子的庄户,都是这样套种。

    云烨小心的避开玉米的裸根锄去了行垄里的野草,小丫跟在哥哥后面,把野草装进篮子,很乖巧,莳莳在另一边的行垄里,锄头用的远比云烨熟练,武家的二娘子就跟在她后面拾草,不知什么原因,两个人打过架后,反而成为了好朋友,现在小武教莳莳写字,教的很认真。

    至于一娘早就把农田里干活当成了一次约会,裴玉在前面锄草,一娘在后面捡拾,眉来眼去的耽误干活,云烨都锄了两垄地了,他们还在后面磨蹭。

    “有完没完,当我不存在啊,半年以后亲家来长安就要给你们成亲,有多少话说个没够,耽误干活,赶紧的,没见雨越下越大了,土松不完,你俩在雨地里自己干活。”

    棒打鸳鸯就这样的,一娘性子内向,很容易害羞,云烨一说,就捂着脸蹲地上,裴玉一副皮厚的样子,对云烨说:“大哥,书院里管得严,我平日里难得回来一趟,话不免多了些,见谅啊。”

    原来的温文尔雅的公子哥不见了,只几个月的功夫,书院就把一位浊世佳公子变成了泼皮,听说现在也是球场上的悍将,光着上身拍着胸脯在球场上学狼叫的就有他一个。

    “在书院里的学业如何?听说你现在在跟随元章先生学史,这是一个好现象,元章先生对史学的造诣精深,现在又要打算编篡隋史,正是好时候,不可不学。”

    云烨担心裴玉去学自己的那一套,这不好,这条路注定是曲折蜿蜒的,没有大毅力是没有办法坚持到底的,将来也一定是困难重重,私心只希望裴玉不要对算学感兴趣,跟着李纲,玉山,元章,都好,哪怕跟着离石学画也是一条出路,算学,物理化学就由自己和李泰来做吧。

    “大哥,书院这几个月,是我过的最开心的日子,虽然劳累了些,却让我留恋不已,不光我这么说,小鞅和令狐也是如此,每日清晨起床锻炼,然后洗漱,吃饭,上课,下午上课之后开始游戏,都乐不思蜀,令狐给他父亲的回信说,这里是学问的天堂。他追随的先生是玉山先生,现在已经准备修人物志了”

    云烨笑笑并不作声,提着锄头就来到了田垅头,让魏征等的时间长了并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起码的礼仪还是要讲的。

    “魏公今日怎么有空来到这乡下僻壤之地,却不知有何见教,云烨洗耳恭听。”远远地就对魏征躬身施礼,话语之中却并不客气,对于这种反历史潮流的家伙,实在是没好感。

    “云侯哪里话,一招釜底抽薪就让老夫求告无门,不得不登门求教,那里有什么教诲可言。”魏征苦着脸,强挤出一点笑意说。

    肩上扛着锄头就请魏征去地头的棚子里去歇歇,这棚子是云家盖了专门派家丁看护玉米的,现在每一株玉米都珍贵无比。

    坐定后,魏征也不客气,张嘴就说:“云侯,你打算闹到什么时候,你云家这次算是彻底抽身了,就不为天下百姓考虑一下吗?难道说在你眼里云家比全天下的百姓还要重几分吗?”

    这话如果是别人说,云烨会把猪粪抹到他的嘴上,但是魏征说,你还真的没法反驳,这家伙一辈子就是这么干的,他自己把天下百姓看得比家族重,就要求所有人向他看齐,这不现实,说心里话,天下人的分量还真的没有云家的妇孺重要。

    “小子就是一个泼皮,在长安都臭大街了,要是在朱雀大街上喊一嗓子,狗都会跑没影,我这样的人,您指望造福天下吗?”

    “云侯,你是聪明人,所以老夫就不绕弯子,你不担心这样把事情做绝,会招来奇祸吗?长安市面萧条,商贾人心惶惶,都在赶紧出货,只求不要有莫名的罪孽加身,如此下去,那怕娘娘再护着你,一旦朝野盈沸,我不信你还能安然无恙。”

    “朝堂上认为商贾都是蝇营狗苟之辈,道德低下,人品不堪,提出要强力约束,云家遵从官员们的意见,自己关闭了作坊,潜心改过,一心种地,难道这也错了?朝堂上的诸公到底要云家怎样才满意?说出来,遵从便是,只求放过云家一马即可,不行的话,我立刻散尽家财,纳入国库,魏公以为如何?”

    魏征闭目不语,云烨既然可以关闭作坊,逼急了会真的把家财全数献出,这对云家实在算不得什么,只要云烨在,万贯家财顷刻间就会聚附,这世上没人怀疑这一点,可是这样一来,商贾在大唐就会消失,也就是说,除了豪门,就不会再有什么商贾了,到时候危害尤烈,他魏征除了一死以谢天下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