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节打劫这回事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事情谈的很顺利,其实云烨就说了八个字,“危如累卵,祸在旦夕,”有这八个字想必已经足够,甩着手里的念珠愉快的准备回去监督辛月喝山楂水。

    回头看看老和尚如同鬼火一样闪烁的眼睛又说:“老和尚,钱财不足持,看在念珠的份上我就额外再送你一句话。”此话一出,鬼火就在一瞬间消失了,瘦小的身躯也在一瞬间就隐入黑夜。

    云烨摇摇头,自己也算是对得起老和尚的宝贝念珠,无论如何,能少一点杀戮,就少一点杀戮吧,一旦李承乾开始下手,后果难料,总有一方需要退让,作为弱势的的佛门,还是安份一点吧,云烨不愿意看到武宗灭佛的惨烈重现人间。

    帐篷那里老崔正在发火,拿着棍子没头没脸的乱抽厨子,云家可没有这样欺负人的,你老崔就算是刚刚立了大功,也不能跋扈到如此地步。

    还没等云烨到跟前,老崔先冲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山楂片问云烨:“侯爷,这是你吩咐厨房给夫人熬山楂水的?”

    没见过老崔发过火,如今敢质问我,实在是有些奇怪,云烨决定等事情弄明白了再决定如何处置,见老崔问,就点点头。

    “糊涂啊,侯爷,山楂水就不能给孕妇喝,山楂吃多了会伤及胎儿,妇人怀孕就不能吃这东西,侯爷,以后夫人的食谱一定要在下过目,否则不能给夫人吃。”说完就走了,临走时还踹了厨子一脚。

    云烨尴尬的朝他背影拱拱手,云家庄子的老人就这德行,只要自己做的是对的,除了对老奶奶,对上谁都一副牛哄哄的场景。李泰,李恪他们嘴馋摘桑葚,把桑树枝子掰折,被老农撵着后背骂了一路,赔钱人家还不要,就是要哥俩知道桑葚可以摘,但是不能破坏桑植。还好这哥两现在知道农家的辛苦,也不还嘴。老农也不知道哥俩的身份。要不然会吓死。

    李二知道这件事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狠狠训斥了哥俩,又重重赏赐了他们还说这哥俩不知农家辛苦,不识桑植的重要性,为贪嘴破坏桑植,理应重惩。但是两兄弟能虚心改过,不以权势压人实在难得,所以应该赏赐。功是功,过是过两者不可混为一谈。惹得满朝文武马屁如潮。

    不行啊,这得回家啊。没个老人照顾实在是太危险了,吃个破山楂都有谋害自己亲儿子的嫌疑,这要是再满世界的旅游一个月,还不得众叛亲离?看看众仆役担心的眼神就知道,老钱在那里抹着汗珠子。脸都黄了,厨子抱着头蹲地上,哭的伤心。

    云烨安慰厨子说:“这事不怪你,是我的错,咱明就回家,夫人交给老奶奶照顾,都是大老爷们,都不知道这些,你这顿揍就算是替我挨的。”

    厨子哭的越发大声了,边哭边说:“侯爷,小的挨顿揍是活该,要不是崔先生发现得早,小的就把山楂水熬好给夫人端去了,要是小少爷有个好歹,我就没脸活了。”

    这是实话,如果出事,他的确是活不成了,就算云家不追究,满庄子没人会饶了他。示意老钱安慰安慰厨子,自己撩开帘子进了帐篷。

    还好所有都瞒着辛月,她还不知道,和莳莳两个人抱着肚子窝在床上哼哼,都吃多了,一见云烨进来,辛月就问:“山楂水呢?我吃的太多了,莳莳也吃多了。”…,

    “才知道孕妇不能喝山楂水,差点惹了麻烦,赶紧的都起来去外面溜溜腿,免得晚上积食。”云烨轻描淡写的说了两句,就把她们撵起来,准备去外面走走。

    云家的仆役们连夜准备回家,除了帐篷今晚还需要,其他的都装上了车子,留给少林寺的礼物全被老钱摞了起来,准备明日一大早交给少林寺,自己好轻装回家。

    小牛也抱着同样的心思,只有程处默嫌弃出来的时间太短,没机会好好玩,嵩山都没好好玩一趟,被九衣捏着胳膊上的一小块肉转圈。程处默蛮恨的转过头对九衣说:“想抓就使点劲,不疼。”

    晚上莳莳和辛月睡

    ,云烨自己躺在星光下的板车上和单鹰说话,他身上有一股淡淡淡的香气,山蚊子都不往跟前凑,他喝了好多的酒,有点醉了,敞着胸膛晒月亮,被下午的雨水清洗过的天空,格外的黑,星星越发的像宝石,只是在满月的辉映下一个个都躲得远远地发光,满月下狼会嚎叫,海水会涨潮,人就会变得多愁善感,尤其是对单鹰这样精力无处发泄的少年来说更是如此。

    “烨子,人世间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牵挂?我以前以为自己只有一个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可以横冲直闯,师父也教我要有一颗无畏的心,没想到洛阳一行,才发现抛不下那些老弱妇孺,你不知道,他们的境遇太惨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六十岁的老妪还在涂脂抹粉的去卖笑,你知道价钱么?一文钱,或者一斤糜子。”说完就笑了起来,只是流着眼泪让人看得心酸。

    “她捡了两个孩子,一个五岁,一个三岁,住在一个窝棚里,里面小的进不去人,老妪每天都洗澡,说洗干净些,说不定会有客人,用井水洗,大冬天也是如此。我给老妪钱,大点的男孩以为我想欺负老妪,抱着我的腿咬,你说好笑不好笑。”

    妈的,本来是找他说辛月怀孕之后,自己有多的高兴,想要显摆一下云家将来的辉煌前程的,谁知被这个煞风景的混蛋说的笑话,弄的人鼻子酸酸的。

    “我说我是单雄信的儿子,那个老妇就把我往外推,连我给的钱财都不要了,只求我不要再带着那里的青壮去打仗就好,她可以养活两个孩子,她说她的生意很好。烨子,每天用红纸和白灰涂脸的老妪生意会有多好?你是做生意的奇才行家,你给我说说她的生意怎么才会好?”

    这就坐不住了,这个混蛋就是来埋汰人的,一个老妓女的生意也来麻烦老子,一脚就把单鹰从板车上踹了下去,武功高超的单鹰,就那么直直的掉在地上,没躲也没有还击,就那么躺在地上嘿嘿的对云烨笑,这孩子被生活的现实折磨得不轻,云烨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推动下,把单鹰送进了一个火坑,或者说送进了一个烂泥潭,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缚手缚脚的,像个瘟鸡,是不是这剂猛药的药性重了一点?

    趴在板车上看着板车下面的单鹰就说:“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妪就选错了生意,她如果选择另一门生意做,就不会饿肚子了,她们不会选择自己的活路,需要有人指引,你就是那个指引的人,你爹造的孽,父债子还,天经地义,那个老妪现在做火柴盒相必就可以糊口了,有资格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小孩子长起来很快的,稍不注意就会变成大小伙子,不过几百人而已,一个火柴制造作坊,就足以把他们安排下来,对了,你跑到少林寺来,谁在帮那些妇孺?”…,

    “齐成,马刺,还有我从你家借来的三个管事,我把钱都给了他们,他们在办事,如果钱不够,我打算和你回长安找个有钱的一打劫,应该能凑够,你知道长安谁家最有钱?你家除外。”

    这话单鹰说的很认真,云烨一点都不怀疑他的打劫能力,响马的血液至今还在他血管里燃烧,只要遇到难题,第一个反应就是打劫。

    有了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啊,这是什么逻辑啊,好像满天下的有钱人都是一只只待宰的肥羊,老话说得好,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一点都不假,自从有了钱,云烨就觉得自己心地善良好多,听到单鹰讲的悲惨故事知道悲伤,这是一个进步,下回听的时候要更加的悲伤才对。

    “打劫这种事情,有好多种方法,你选的那种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付出太多,收获太小,还影响太坏,名声一点都不好听,你要打劫的斯斯文文,让肥羊们心甘情愿的把钱送给,到了不收还不行的地步,你会发现你的成就早就超越了你单家的列祖列宗,打劫完了,人家还感恩戴德,这才是打劫的精髓所在。

    单鹰听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吸了一下口水若有所悟的对云烨说:“就像你刚才打劫老和尚一样?价值好几千贯的翠玉星光念珠被你打劫走,还一副感激的摸样,我看见他在黑暗处对你施礼了,老江说,这才是侯爷的本分,也是为何我是穷鬼,他是酒鬼,而你是侯爷的原因,你教教我,这样打劫太有意思了。”

    云烨很想抽他,一个正常的礼仪交往,被他看成打劫,如果这是打劫,那李承乾哥仨现在做的简直就是飞天大盗才干的事,打劫全天下,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这次回长安,我有一个拍卖会需要你保驾护航,里面全都是奇珍异宝,只要你保证他平平安安的不出岔子,你会分到五千贯,足够你在洛阳买一大块地皮,盖房子了,安置几百个妇孺小意思。”

    想到全国各地就要回来的船队,云烨心理就很舒服,李二的宫殿就要盖好了,现在就在等楠木柱子,和一些细微的雕刻,楠木本来需要自然放置两年才能用,云烨决心建立一个自然烤房,把木头去应力的时间从两年缩短到十天,虽然没有自然放置的效果好,用在宫殿建筑上足够了,那些长安城里的土鳖权贵们从没见识过的好东西会一一展示,保安的问题很重要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