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纷乱的雨雾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没有进去,转身坐在台阶上,目不转睛的看老僧扫地,百年的人瑞这个世界并不是很多,相比起活生生的人瑞,那本叫《易筋经》的秘籍对自己已毫无吸引力。

    老和尚依然在扫地,扫帚似乎有一种可以让人平静下来的魔力,云烨看着扫帚把一只死去的蚱蜢带走,蚱蜢腿上的锯齿勾住了扫帚的枝杈黏在上面不肯离去,原以为心怀慈悲的老和尚会停下来,把蚱蜢的尸体取下来,说不定还会埋进土里,彰显佛家的慈悲心。哪里知道,老和尚依然没有改变自己扫地的韵律,眼睁睁的看着蚱蜢被坚硬的青石地面磨的支离破碎,天上的雨丝终于飘落了下来,云烨固执地认为这是老天在为那只蚱蜢哭泣,在控诉那个老和尚的铁石心肠。

    院子并不大,扫了一柱香的时间总会扫完的,他终于放下了扫帚,用一只葫芦锯开的瓢,从木桶里挖出水,泼了出去,晶莹的水花四溅,落在青石板上非常的均匀,哦,云烨想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洒水,只是抬头看看天,细密的雨丝在不停的落下来,青石板上早就湿漉漉的,为了确定自己没疯,云烨伸出手,感受冰凉的雨丝落在手上的感觉。

    再一次确定自己没疯以后,云烨就对老和尚说:“大师,天上在下雨,您为何还要洒水?”

    老和尚充耳不闻,依然从木桶里挖水往外泼,很神奇。云烨发现他从不泼已经泼过的地面,虽然到处都湿漉漉的无从分辨,他好像知道那里没有泼过水一样,很有法度。特意站在一块没有泼过水的地方被老和尚淋了一头的水之后,云烨就感慨,这是一位视外物如同无物的高人啊,雨水。再加上自己这个大活人,在他眼里都是不存在的,待会得好好谈谈。说不定会有好处。

    “云侯为何不进藏经阁躲躲雨,还被扫地僧泼了一身水,你为何不躲开?”檀印的身影从藏经阁中出来。

    “檀印大师。小子忽然对这位扫地的高僧非常的敬仰,想向他请教一番如何?”老和尚不理他,只有希望檀印的监院身份能够满足在自己的渴望。

    “向扫地僧求教?”檀印一脸的愕然。

    “是啊,我看这位大师一行一动之间无不暗藏玄妙,小子心中疑惑之处甚多,希望这位大师可以为我解惑。”云烨头一回放下架子,向檀印求助。

    “云侯说笑了,扫地僧早在三十年前就患了脑疾,一直痴痴呆呆的活了三十几年,除了知道扫地洒水。其他的一概不知,就连吃饭穿衣都需要别的僧侣帮助,方丈说佛祖慈悲,就由的他去,所以。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就由得他在藏经阁扫地,没想到一扫就是三十几年,你看看青石板上都被他扫地扫得没了棱角,难道云侯打算向他请教扫地的心得?”檀印强自忍着笑意,向云烨解释。

    听完檀印的话。云烨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居然被自己看成世外高人,这个脸可就丢大了,檀印见云烨羞愧的无地自容,很体贴的回藏经阁去了,留下雨中的云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没脸进藏经阁,云烨准备独自一人在雨中游览少林寺,今天的雨丝飘得极其温柔,背着手拾阶而上,空旷的寺庙里见不到人,只有一阵阵的诵经的声音穿透雨丝进入云烨的耳朵。…,

    道信大师躲着不见,不知道是什缘故,洛阳白马寺见不到他,说是在闭关,两天闭关期结束后却被告知大师远游去了少林寺,这位特立独行的高僧在耍什么把戏?

    迈过后院的门槛,云烨准备去达摩面壁的地方去看看,后世的洞壁上的确有那么一团乌起码黑的影子,如今可以看到最原生态的遗迹,实在是一件乐事,至于初祖庵里的道信,不见也罢,云烨自信对佛门没有任何诉求,希望少林寺去草原和岭南建庙也是一个共赢的想法,道信以为云烨会有更大的诉求,才避而不见的,他太看得起自己了,太看得起自己掌握的那点钱财了吧?云烨想通了,道信不见自己的症结原来在这,只是一心想从你们佛门弄钱的是李承乾哥仨,与我何干,这事我问都没问。

    不是所有的人都对他们那些钱财心怀不轨,至少云烨就不在乎,就算有两百万贯,被死死地藏在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没有参与流通,就和废铜烂铁没有区别。

    用的着抓住你道信,老虎凳,辣椒水的逼你问那些财富的下落?那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方法,李泰的水力冲压机成功在即,大唐只需要日夜不停地冲压精美的新式钱币,提高币值就行,你道信就算有再多的钱,也只能化了做铜器,金子的产出极为有限,问过房玄龄了,还远远达不到能够成为货币的程度,市场上流通的主要就是铜钱。

    李恪设计的一文,俩文,五文的钱币图案已经交到了李二手中,钱币图案精美,李二的头像赫然在目,一改过去青铜钱发脆,容易被损毁的弊病,这些新钱币提高了铜的含量,黄光灿然,完全不是那些发青的铸钱能比拟的,一旦试验成功,李二没理由不同意让天下重新发行这种新钱币,在兑换的过程中,朝廷只需要回收旧钱,发出新钱,就可以从中捞取两成的利润,铸钱过程中损耗过大的弊病也消逝无踪了。

    这些只是第一步,等到用白银冲压的银币出现,乃至于黄金冲压的金币出现,铜钱的需要量就会大幅度减少,减少的后果就是铜价大跌,道信啊,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还不知道把握么?

    寺庙里有高大的铜佛,数之不尽的各种铜器,这大概就是你们藏钱的秘密吧,百骑司已经知道了泥胎雕塑里的秘密,你还想隐藏多久?李纲的信件都不能让你在第一时间见我吗?

    走在雨地里,云烨觉得世上的有些事情非常的可笑,这次由李承乾,李泰。李恪哥仨发动的针对佛门的金融战争,自己就是一个站在外面冷眼旁观的闲人,没有教导,没有提醒,远远地躲开,就是想看看李家到底能不能做到百战百胜,这种和满天下结仇的事情,还是让李家的人来做,云家担不起啊。

    道信的纠结关我屁事,还是多欣赏一下这雨雾里的少室山来的自在。

    看到雨水就又想到了那个痴呆的老僧,他就是在按照身体的习惯在做事,至于脑子,在后世都对它的了解少得可怜,更何况现在,不是没见过痴呆症患者,老和尚的样子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个世界有很多神秘的事情是常理解释不通的,比如自己的到来,就是一个最大的秘密。

    管他那么多呢,只要于自己无害,就好,随意揭穿他人的,是一种最不道德的行为。…,

    莳莳从弥漫的浓雾里走出来,怀里抱着一只黄色的小狗,亲昵地在脸上不停地蹭,小狗很胖,看样子营养很充足,和瘦小的莳莳形成强烈的反差。浓雾里的水分一定很多,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前额,衣角也在往下滴水,也不知道她在雨地理待了多久。

    雨下的越发的大了,莳莳跑进了云烨躲雨的小山洞里,见到云烨在里面,红着脸就要出去,这是一个十分害羞的小姑娘。

    “跑什么跑,外面的雨下的那么大,不怕被浇出病来,小姑娘家家的,哪来那么多的毛病。”云烨硬是把莳莳拽进了山洞,小黄狗还用乳牙咬云烨的手腕,和它主人一样多事。

    进了山洞,莳莳倒是不害羞了,把小黄狗放在地上,自己从山洞里抱出一些干柴,又找了一些干草,就熟练地用两块石头石头敲击,火星不时地闪烁,这就是火镰?云烨饶有兴趣的看莳莳生火,可能是空气里水分太大的缘故,她敲了好久都没有点着干柴,可能觉得用的时间太久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看一下云烨,见云烨正盯着自己看,又赶紧低下头继续敲火镰。

    云烨掏出火柴,划一下,明亮的火焰就瞬间燃起,在莳莳敬佩的目光中,点燃了干草,莳莳先是把枯枝放在干草上,然后把粗一些的干柴架在上面,很正确,很熟练的点篝火方式。

    火着了,结果浓烟也出来了,只一会功夫,两个人和一只狗就不得不跑出洞外喘气,莳莳拍拍自己的脑门,把小黄狗交给云烨自己就顺着山崖往上爬,云烨高呼这让她下来,下雨天山壁太滑了。

    爬到两丈高的地方,莳莳从山崖上拽出一大团干草,这才往下走,眼看就要到地面了,她抓的一块石头猛地断裂了,云烨扑上去想要接住,谁料想,接了个空,莳莳的身子在空中一扭,就来了个后空翻,稳稳地站在地上。

    “你爬那么高干什么,万一摔着了,怎么办。”莳莳嘻嘻的笑着不说话,只是拿手指山壁,云烨抬头看,只见浓烟从莳莳刚才掏草的地方冒了出去,原来那个洞是出烟的地方。

    重新进了洞,里面已经没有了浓烟,只弥漫着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莳莳搬了两块石头,就当是两个人的座椅,雨中的山间梁爽宜人,但是对穿着湿衣服的莳莳来说,就有些冷了。

    云烨脱下有些潮意外袍递给莳莳,她摇着手不肯要,:“赶紧的把湿衣服换了,把这件先穿上,等烤干了再换回来。”云烨有些火了,都是些什么破规矩,小丫头光板一样的身材还怕人看不成。(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