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盛开的夏牡丹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发现很多的发明其实都只是脑海间的灵光一闪,比如火柴就是,这是一个需要很多人力才能做好的一件事情,不需要多高的技巧,也不需要多高的灵性,只需要吃苦耐劳就好,大唐最不缺少的就是吃苦耐劳的人,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水摔八瓣还吃不饱肚子的百姓来说,制作火柴说不定都算不上是一种劳作,新的行当创造新的财富,这是最好的解决妇孺吃饭问题的好办法。..

    单鹰接过火柴自己又划了一根,火焰依然冒出,把他的眼睛照的亮晶晶的,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把精巧的匕首,双手捧给云烨:“这是家母给我的遗物,我一直未曾离过身,如今就把他作为我单鹰向云家借债的抵押,债还完之后,再来取这把刀。”说完转过头去,用了极大的毅力才把刀松开。

    “那是当然,你借了我那么多的钱,没点抵押怎么行。”

    云烨接过刀,一按压簧,这把刀就立刻弹出一寸,雪亮的刀身上涂着一层薄薄的油脂,抽出刀,云烨随便耍了两个刀花,又凌空砍下一根小树枝,刀毫发无损,单鹰却看得心都在滴血。

    耍了一趟不知道什么刀法,云烨把刀插进刀鞘,随手抛给单鹰说:“记住了,这把刀现在是我的,只是交给你保管,不许弄丢了。”

    说完也不看单鹰惊喜交加的脸,就要去接刚刚开完会的辛月,心里暗想。一个个都是土鳖,把那把破刀看得比命还重,就当谁都要抢你的宝贝一样,和乞丐手里的干饼,恶狗嘴里的骨头一样。不过当云烨看到袅娜聘婷的辛月从屋子里出来,就不由得心情大好,这是老子的骨头。谁要抢就要谁的命。

    洛阳住了三天,侯夫人特意邀请辛月去了一个富贵人家看他家特意种植的夏芍药,其实就是夏牡丹。大唐的初年没那么多讲究,统统叫芍药。

    别人家的芍药都是四五月开放,只有他家的芍药在六月盛开。据说有几本花木可以一年开两次,端是神奇,辛月一回来,就意犹未竟的缠着云烨要牡丹,还说人家的那几朵绛紫色的牡丹最配她,戴上之后一定很漂亮,辛月是一个很自律的女人从不缠着云烨要这要那,这些天怎么了?变脆弱了?

    不过这也就是的的确确的云家人的脾气,高雅的学不来,一门心思的扎在实用上不回头。眼看着再有一两天花期已过,那些美丽的倩影就会化为污泥,辛月就觉得可惜,认为与其让它自然脱落,不如用来当头花戴。云家有一种药水可以让鲜花保持四五天不败。

    陪辛月一起去的小秋都和主人家暗示了几次,种花的宋家就是装着听不懂,让主仆二人很是难堪,既然从不张嘴的老婆开口了,云烨认为老婆说的没错,就是抢也要抢回来。

    喊管家。叫掌柜,听罢云烨的叙述,钱通和白掌柜就怒不可遏,女主人都说了非常想要那几朵芍药,准备拿回来用药水泡了插头上,那家主人就是个不懂事的,不知道赶紧剪下来给少夫人送过来插头上,他家的花能插少夫人头上是给足了他家面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没见过这么不懂事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把家业糊弄的那么大。

    管家还不熟悉洛阳的事,掌柜的就首先发飙了,义愤填膺的大骂宋家没眼色,光知道种芍药,祖宗八辈把几本破花看的比命还要重要,他这就亲自去宋家摘花,把开得好看的全摘下来,好让少夫人每天换着戴,也不至于让那些芍药明珠暗投。…,

    辛月就在哪里点着头附和,还不停的鼓励掌柜的多摘些回来,那些黄色的,粉色的也好看。到时候和小牛老婆,程处默小妾每人都挑一些。

    看着白掌柜带着几个护卫杀气腾腾的出了门,云烨就说:“咱夫妻二人也算是绝配,你夫君我砍人家茶树,我娘子就去摘人家名花,两两相映妙趣横生,哈哈,实在妙极了,对了,老婆,你就不怕人家喊咱俩为采花大盗么?”

    辛月掩着嘴发笑说:“夫君是大名鼎鼎的长安三害,妾身这做妻子的名声太好了也不行啊,这个世道讲究的就是个夫唱妇随。”

    在辛月鼻子上扭一下,云烨背过手看了一会石榴,见两天没见也没有成熟的意思,就转过头来慢慢说:“你呀,不知道你这么心急做什么,家里的事情将来还不是都要交到你手里的,奶奶年纪大了,自从咱们成亲,他老人家就不管家事了,还不是由着你折腾,现在早早的把洛阳的白掌柜往死里逼是何道理?”

    辛月不自然的扭着手帕,把身子挨近云烨说:“妾身才不是嫌弃奶奶管的事多,她老人家那么疼我,家里所有的东西迟早还不是都要交到我手里的,妾身只是担心落在了后面,再也不讨你的喜欢了。”

    云烨愕然道:“落在谁后面,谁能抢在你前面?”

    “夫君不知道,草原上的收益很大,运到关内的犍牛就有五百头,夫君说的羊毛,他们也开始起运了,今年秋天就会有第一批羊毛运回来,书院的公输先生已经在琢磨怎么把羊毛纺成线,最后织成料子,在咱们出发前,公输先生派人送来一小匹料子,现在还很粗糙,老先生说,只要继续再探究下去,就一定会织出柔软细腻的料子。

    妾身娘家就是做丝绸生意的,妾身怎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利润,更何况,羊毛除了运费和加工费用就不摊本钱,妾身算过了,这是一笔大财,将来会比家里的收益都高。

    还有那个该死的李安澜,您给她铺了一条捡金子的好门路,做的都是没本钱的买卖,就妾身可怜,云家庄子要名声,长安城里要名声,只要对庄户们不好一点,您就会生气,奶奶也会生气,您想想满长安有谁家的雇工和庄户拿那些工钱,这些都是要摊到本钱里去的。

    她们俩个倒好,一个满世界捡劳力,给口饭吃就是积了大德,另一个干脆就是带着将士们做强盗,是没本钱的买卖,妾身一个做正经生意的,哪里能比得过她们。”

    云烨被辛月一通控诉,脸都成关公脸了,字字句句的在说云烨就是一个负心郎,薄情汉,把好处全给了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家里就留下正牌老婆一个人吃苦。

    “胡说八道什么,我就娶了一个老婆,没影的事不要胡说,那就是两个倒霉的女人。”

    “倒霉?您都倒霉出孩子了,妾身这个大房反而肚子瘪瘪的,草原上的那个今年秋天就会来长安,也是找你要孩子的,夫君啊,真正的好本事。”说完还拿出一封信晃呀晃的。

    云烨劈手夺过来,顺手在辛月屁股上抽了一巴掌,瞪着眼睛说:“看看你现在惯得没个样子,都开始偷看我的信了,没规矩。”

    如果是别的事情,辛月还有害怕的时候,可是说到家事,她都敢单枪匹马的杀上凌霄宝殿,自己占着礼,只是说说,谁料想还挨揍,本来要哭,立马就不哭了,仰着脖子四十五度望天不语。…,

    不理会这个傻婆娘,这两天不知怎么了,就是脾气暴得厉害,赶紧抽出信,草原上维系着云烨的希望,能不能让草原和内地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共同的利益链条,就看那日暮每年能不能供应大批的羊毛,这件事情一旦成功,对草原民族来说是一个惊天的恐怖噩梦。

    既然欧洲可以上演“羊吃人”的惨剧,没理由那一大片广袤的草原上不会出现,汉民族不是没有力量入侵草原,而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利益,有了足够的利益,就算所有的草原人都躲在旱獭洞里,红着眼睛需要有人给自己放羊的大唐将士也会把他们一个个的挖出来,送进自己的牧场。

    荒原不再是荒原,不毛之地成了流淌着奶和蜜的花园,懦夫也会成为不可匹敌的勇士,从蒙古草原到北极之地,都会是大唐的牧场。

    那日暮干得很出色,牛羊增加很多,还很会来事,有事没事就会给军营里送些捡来的牛羊,云烨让车队送去草原的东西,也有一些送给了边军将士,所以人缘极好。

    至于将领们忽然发现自己家多了一小块牧场,上面有几十只羊在哪里晃荡,据说是自己家的,那日暮只不过是在替他们放牧属于他们的牛羊,至于这块牧场,军营里的老粗们用粗大的手指在最小的地图上划过,发现当初李靖大将军分给那日暮的牧场就那么大,没错,不信你看俺手指划过的路线,是不是和大将军一个样子。

    捡牛羊的人忽然多了起来,尤其是边军,他们也开始在草原上捡拾牛羊,有几回,在薛延陀的领地内,都捡了好几百头。

    这该是宦娘的主意,一个在权谋圈子里被煎熬成老妇的少女,绽放了她全部的智慧光彩,怪不得她不肯回到中原之地,原来想试试自己的能力。

    云烨哑然失笑,都是些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这个世上的人才也太多了些吧。

    “你在笑什么?小情妇的话很贴心?”

    云烨转过头,刚刚还在做望天状的辛月,现在就趴在自己肩头,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自己。(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