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追踪溯源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提到这些,齐橙的身子就挺的直了一些,哪怕是倒攒四蹄的捆绑着,也努力的抬起头,想要看看云烨的相貌,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栽在什么人手下。[

    ]

    泼皮混混是一群最知命的人,在还有一丝希望的时候,那怕滚在烂泥里,也要求活,一旦知道自己绝无幸免,也会低头挨那一刀,绝不喊冤。

    “我的学问是俺娘教的,只可惜她教了俺一年就病死了,这位公子,齐橙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只可怜我那个傻兄弟,糊里糊涂的就随着俺见了阎王,马刺啊,挺着点,你千万不要死啊。”

    “你母亲居然识字,那就不会是小门小户人家出来的,最少也是读书人家里的闺女,齐橙,你只要告诉我你那个用木头刀枪骗人的把戏从哪得到的,我说不定就会放过你们兄弟。”

    隋唐战乱时的各种英雄里,云烨是实上最喜欢的就是那两个拿着纸糊的大锤到处吓唬人的英雄,齐国远不知道与这个家伙有什么渊源,如果有渊源,以单鹰那种重情重义的刚烈性格断然不会见死不救,这样一来,这里面可就大有文章可做。

    “是俺娘当笑话讲的,俺娘是官宦家的小姐,被俺爹抢到山上当了压寨夫人,俺娘开始不同意,俺爹也不逼,后来乱世来了,俺外家被溃兵杀了个精光,俺娘就嫁给了俺爹一起过日子,拿木头锤子吓唬人的事,还是俺娘交给俺爹的。”

    事情很滑稽,但是云烨却没有发笑,本身力量不足的时候,适当的借用外力并无不可,动物界里,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刺豚鱼,蛤蟆,就是代表,遇到危险把身体撑大来吓唬敌人,是一种保命的手段,保命的时候用什么手段都不算过份。

    “你不要告诉我你爹是齐国远,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巧的事。”云烨不管了,连诱供都使了出来。不管他承不承认他爹叫齐国远。云烨都打算让齐国远当他的爹,这种事情,老江干起来最是拿手。

    齐橙呆住了,把身子侧躺着看云烨,他不明白,这个锦衣公子一看就是贵人。为何会认识他爹,国远这是老爹的字,是娘给起的。要不然齐二愣子这名号实在不怎么好听。

    “你为何知道俺爹的字,你年纪幼小,不可能认识我爹的。{

    }”

    云烨愣了一下。转眼间就眉开眼笑,朝着正在溜旺财的单鹰大喊

    :“小鹰,小鹰,过来,我介绍你兄弟给你认识。”

    这话是病句。可单鹰偏偏认了真,几步就纵掠了过来,对云烨说:“你不要骗我,谁是我兄弟。”

    云烨指指正在对自己眨着眼睛献媚的齐橙说:“这就是。”

    单鹰大怒,揪着云烨的衣领子说:“你羞辱我。”

    云烨都被拎了起来,依然面色不改,笑着说:“单鹰,这件事你没的选择,你爹和他爹是生死兄弟,他爹是可没有对不起你单家,反过来说,他现在成了这副样子,就是你爹害的,你有师傅有家仆护送,他可没有,和老娘在洛阳城里受尽白眼,现在,你还不准备认你这个倒霉的兄弟吗,哦,你现在是大高手,自然看不起烂泥一样的兄弟,不如我替你代劳,把他一刀砍掉,一了百了如何?”

    云烨的毒舌喷吐着毒液,一句句就像在切割单鹰的心,他松开云烨,嘶声问道:“他爹是谁,我爹何时欠了他家的债,说清楚,要不然休怪我翻脸。”…,

    “齐国远的名字你娘如果没对你说过,就当我在说胡话,你爹身边剩下的最后两个兄弟里,其中就有他爹齐国远,这个人情你单家欠大了,怎么样要不要我砍了他?”

    秦琼早在接到云烨告知单雄信还有后人的时候,就把那件事情经过详详细细的给云烨说过一遍,齐国远就是单雄信最后的兄弟,在最后一场战役中战死沙场,到死都没有后悔跟随单雄信。

    单鹰从小孤单,最看重的就是亲情,这个混蛋就是那种传说中视兄弟如手足,视女人如衣服的那种混账男人,云烨打心底里不愿意用大丫作为牵绊单鹰的一条线,再说这条线不见得牢靠。现在从天上掉下个齐橙,对云烨来说简直比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还要让他欣喜,如果说女人这条线只能拴住他的一根手指,那么兄弟这条线就是一根牛皮绳,可以把单鹰捆绑的不能动弹。

    对单鹰来说富贵荣华就是个屁,唾手可得,可是对于齐橙恐怕就不是了吧?云烨心中高兴地想要再高歌一曲《兰花花》来抒发一下自己的心情,不过看到单鹰痛苦而又欣喜地表情硬是压下了自己唱歌的,把单鹰推到齐橙的身边,自己背着手高兴地去找辛月,不知道她把最拿手的雕胡饭做好了没有。

    程处默,牛见虎一人端着一大碗饭,上面堆满了红烧肉,很没贵族风范的坐在石头上吃,见云烨过来,就问:“你把单鹰弄疯了?你看把他高兴的,和那个响马搂在一起大哭。”

    “处默,算起来那个响马和你也是兄弟,他爹是齐国远。”说完就进帐子准备给自己拿饭,留下再也没有胃口吃饭的程处默和牛见虎在帐子外面发傻。

    云家有一种魔力,就是那种把人带坏的魔力,帐子里的三个贵妇,也是一人端着一个比她们头还大的碗吃饭,饭量都很好,就连娇弱的九衣都已经吃下去半碗饭了,这些天活动量很大,又都是十七八岁正能吃的时候,有这饭量不稀奇。

    前几天他们还有点害羞,不好意思吃太多,现在早就无所谓了,见云烨进来,辛月放下碗,给云烨装了一碗饭,又捞了好些红烧肉在上面,端给云烨后,又坐下来和其余两个女人继续边吃边聊。

    端着饭碗出了帐子,发现程处默,牛见虎在看着又哭又笑的单鹰出神。饭碗都放在一边,似乎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

    云烨刨了一大口饭,点点头,辛月的手艺越发的好了,又滑又软的雕胡饭配上油汪汪的红烧肉简直是绝配,比西北的糁饭还要好,心情好,胃口自然大开。何况还有兄弟相逢的苦情戏可看。一碗饭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不能再吃了,再吃晚上就会难受。辛月把茶壶给云烨拿了出来,温度刚刚好,娶个贴心的女人就是好。

    苦情戏在继续,只是齐橙明显的不在状态。总是偷偷看云家仆役碗里的肉块,要知道从清晨到现在他可是一口饭都没吃,昨天什么时候吃的饭。他都不记得了,现在看别人吃美食,肚子一阵一阵的抽着疼。

    其实云烨一直很奇怪。大唐的人都把祖先的约定看的比命还要重,指腹为婚之后很少会会出现赖账的可能,那些嫌贫爱富的人是极少的例子,所以才能被编成段子流传。

    两个人做好约定互相帮忙成为富翁,其中一个抽到短签的人就会一心一意的帮助另外一个人。整个过程十年到二十年不等,等到抽到长签的人成为富翁后,不用担心他会卸磨杀驴,他是一定会帮助另外一个人也成为富翁才会罢手,这时候他们的约定才算是完成。…,

    这在云烨看来是荒谬的,但是他偏偏每时每刻的发生在自己的周围,让自己从内心里越发的看不起自己。这两个从未见面的人,在把事情讲清楚后,立刻就成为了生死兄弟,连程处默,牛见虎都跃跃欲试。

    牛见虎脸上的灰败之色,云烨很清楚他的缘由,拍拍牛见虎的肩膀说:“牛伯伯当年把单雄信旧部一夜之间全部杀死,陇右的时候我就知道,其他的人都缺少担当,牛伯伯的杀伐果断,小弟佩服万分。”

    “烨子,你认为我爹当年做的是对的?杀自己兄弟也是对的?”这个问题困扰了牛见虎很多年了。只是一只埋在心底,今天终于问了出来。

    云烨狠狠地一巴掌就抽在牛见虎的脸上,把旁边的程处默下了一大跳,不解的看着云烨,要知道不管他们犯了什么错,云烨都没有暴怒过,现在却红着眼睛想要吃人。

    牛见虎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云烨的一记耳光反而让他心里舒服了好多,鼻子里流出来的血擦也不擦,抬起头笑了,对云烨说:“烨子,这记耳光抽得好,我就不该对我爹的行为提出质疑,我应该相信我爹,这么做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我是他儿子,那怕天下间所有人都觉得他冷酷无情,十个十恶不赦的坏蛋,我也应该站在他的一边,和天下人作对。”

    “牛就虎,你给我记着,这是我最后一次听见你质疑牛伯伯,再有下回,我会立刻割袍断义,以你的智商,有什么理由质疑牛伯伯的决定,当时要不是牛伯伯当机立断,秦家,程家,李绩家,还有你牛家休想有一个人活着,既然站了队,就要站稳,不要后悔,左右摇摆才是大忌,你以为当时的秦王殿下没有留下后手?你们四家新降,单雄信就是秦王试验你们立场的试金石。

    当时天下一同已成定局,单雄信不识时务,为了一个三军统帅的位置硬要和全天下为敌,丝毫不顾天下百姓的痛苦,把自己一个人的快乐凌驾于别人的痛苦之上,他效忠的王世充是个什么货色你们不知道?杀之毫不为过。牛伯伯一生都在为天下间没有饿死之人这一宏伟目标努力,为了土豆,他以大将军之尊向我这个毛头小子道歉,杀几个珉顽不灵的人算什么,他们是太平世界的祸害,你知道吗,隋末之时天下丁口七百余万户,现今才不过三百万户,那四百余万户哪里去了?都死了,十八路反王,三十二股烟尘,这些都是吃人的猛兽,是他们把四百万户人吃了个殆尽,为了少死些人,那些祸害不该死吗?你以为我费尽心血的设计单鹰是为了什么,如果他有这种造反的苗头,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