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聪明的响马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两山夹一沟,太阳在山的那一边,山间的小路虽然崎岖,却无碍马车的行进,这是先秦古道的一部分,就是这些阡陌交通的小道,给了关中平原极大地交通自由,也给长安带来了极大地安全隐患,一入函谷千里平原就再也无险可守。---------------1---

    自古秦兵耐苦战,这话是不妥当的,秦兵也有崩溃的时候,比如安史之乱,百年的安逸生活会侵蚀每个人的灵魂乃至于,想要一人的力量为天堑,这是历朝历代的君王们心底里最深的美梦,无奈,这种美梦总是一次次的破灭,成为千古的笑话。

    在这种天然的歌唱大厅里,不唱一嗓子实在是对不起自己,回想起辛月前些日子总是对自己唱什么,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唱着唱着还把自己唱哭,自己被自己感动的笨蛋,哭完了还有脸抹着鼻涕问,她赴清池,云烨会不会自挂东南枝?

    “那可不会,清池咱家附近没有,你如果从鹰嘴崖上不背降落伞跳下来,目的也会达到,我绝不会自挂东南枝,西北枝子也不干,把你风光大葬之后,马上就会再娶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让她用你的镜子,穿你的新衣服,吃你的美食,再把你的诰命一夺,哈哈,生活的快乐无边。”

    听到这话,辛月立马不哭了,而是跳到云烨背上

    连抓带挠,最后还下嘴,拽都拽不下来,晚饭一个人吃了一笼烧麦,哪有半点要求死的心思。

    女人啊,就是这样,老想着自杀的就是那些对生活没有一点希望的蠢货,辛月从来不是,就算云烨死了,她也会坚强的活下去的那种女人。哭号告软可不是她的性子,当初和云烨只见了一面,就杀伐果断的把自己嫁过来,自认看人不会走眼,自杀?天下人死光了她都会好好地活下去,大家族没个这样的女人撑家怎么行。

    都是该死的李安澜闹的,她一怀孕,辛月的压力就增加了无数倍。有了压力就会发急。她一发急,云烨的苦日子就到了,牛马配种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云烨却夜夜笙歌,早晨骑马腰都不得劲。

    坐在马上运足了丹田气,张口就唱。“六月,里的黄河,冰不化哟。扭着俺,成亲的,是我大。五谷里,数不过豌豆圆,人里头数不过,女儿可怜,女儿哟。”

    还行。嗓子保养的不错,把旁边的程处默吓了一个趔趄,山谷里的鸟雀乌泱泱的飞了起来,盘旋着不肯落下来,一只五彩斑斓的锦鸡从草丛里没飞两下,就被单鹰用石子给敲死了,脑袋都被敲碎了。

    辛月把脑袋从马车里伸出来诧异的看了丈夫一眼,以为他又在抽风。

    “烨子,刚才那两嗓子吼得是什么,怪得劲的,给哥哥说说,咱俩一起吼。”一句话就说的云烨眉花眼笑,终于有人懂得欣赏什么叫美了,早就受够了唐朝软绵绵,古朴沧桑的歌曲,哪有信天游带劲,再说了,走在山沟里不唱信天游难道说唱孔雀东南飞?

    “这就好,小弟教你,这歌曲叫信天游,就是男人家唱的歌,带劲,我来教你,这个词啊……”云烨无视牛见虎鄙夷的目光,和程处默嘀咕半天,然后两人一起吼。

    “我站在山梁梁上哟,你站在河沟沟里,想要见面容易,拉话话难,想得我心疼哟,招一招手。”

    旁边的骑士们纷纷离两人远远的,弓箭都拿在手里,就害怕把什么猛兽招出来伤人就不好了。两人自得其乐,边唱边笑,云三听了两遍,也扯开嗓子吼,反正他认为侯爷会的都是高档货。…,

    唱歌也会唱出祸事来,谁会想到在离洛阳不到百里的地方会遇到响马,一声梆子响,道路两旁窜出俩骑,周边的小树不停地胡摇乱晃,似乎藏有千军万马。

    为首的胖子骑着一头比驴子大不了多少的马,高声断喝:“呔,前面的狗官听着,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留下钱财,爷爷饶你等一命,要不然,管杀不管埋。”说完还晃晃手里的巨大的厚背砍山刀,另一个把两个比人头还大的锤子摇一摇,示威。

    老江看看自己腰里香瓜大小的链子锤,再看看壮汉手里大的离谱的锤子,摇摇头对云烨说:“侯爷,这两个混蛋您是打算清蒸还是红烧?”

    云烨不说话,把头转过去看单鹰,程处默,牛见虎也转头看,最后众人齐齐的看单鹰,只见单鹰脸红的快成红布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单鹰只想跑头鼠窜,太丢人了,太给绿林道丢人啦,今天过路的是三家武侯,仆役们早就见多识广,家里的石狮子老被那些喝醉酒的老爷子,小爷子搬来搬去的当石锁耍,你没见连丫鬟都把头探出来看活生生的响马是什么样子的,几十个护卫早就钻到树林子里找你所谓的千军万马去了,你他娘的还拿着木头做的兵器骗人。

    他想撕碎这两个混蛋,太丢人了,自己昨晚还在对云烨,程处默,牛见虎吹嘘绿林道是如何的藏龙卧虎,多么的讲义气,千金一诺,孤身杀贼视为常事,千里取人头,万里赴戎机,是为慷慨,他娘的话音才落,就出了来这样两个夯货,你也不看看胯下的驴子腿都在发抖,能不能扛得住你那么沉重的兵刃。

    还没等单鹰出手,老江的链子锤就飞了出去,拿大刀的响马都没来得及躲,只能拿大刀挡一下,咔嚓一声,大刀就被击得粉碎,链子锤去势不减,砸在响马的胸口上发出“镗”的一声响,响马连停都没停一骨碌就从马上掉了下来,嘴里全是血。

    使锤的大汉见状,大喊一声:“二弟啊”扔了锤子就下马,扛起受伤的响马就准备跑,从背后包抄过来的护卫,抽出横刀就准备把这两个家伙砍了。

    使锤的大汉把他兄弟放下跪地抱头一个劲的喊:“我兄弟有病,要砍就砍我,注意是我出的,砍我,别砍我兄弟,我是主谋。”

    护卫见云烨没有要砍这两个混蛋的意思,就找来绳子,把这两个家伙捆了起来,老江挠着稀疏的头发走了过来,在那个受伤的响马怀里一掏,掏出一面破碎的护心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对云烨说:侯爷,老夫刚才还纳闷,这家伙挨了老夫一击,居然不死,原来是有护心镜挡着。”

    钻林子里的护卫也出来了,牵着四五只羊,对云烨说:‘侯爷,林子里没人,这就是两个剪径的小贼,把羊绑在四五颗小树上,只要羊一踢腾,树就摇晃,扮伏兵,怪聪明的。”

    车队里的仆揖鬟顿时哄笑起来,一个个笑得东倒西歪,云家大马车里也传出快要断气的笑声。估计里面的三个妇人快活不成了。

    单鹰的脸黑得像锅底,一只脚一挑,一个巨大的锤子就落在手里,随手舞动两下,呜呜的风声煞是吓人,如果不是遇到这三家,别的镖局,护卫想必会丢弃财物落荒而逃吧。

    云烨也捡起一个,最多十几斤重,有意思,这是两个聪明的响马,这年头用脑子打劫的人不多了,没杀伤力就是说这两个家伙没杀人,刚才兄弟情深的一幕让人感动,人才啊,云家需要这样的聪明人。…,

    大树后面还有一辆板车,护卫把他们两人骑的马套上拉车,俩响马被反捆了手脚扔板车上,随着车队继续赶路。

    这回新鲜了,见着活的响马了,云家小丫鬟没见过响马,只听说都是红眼睛绿眉毛的妖怪,这回侯爷抓了两个活的,不看看那成,一个个借口给响马送点水,都来看看响马长的是什么样子,好回到家里给其他姐妹讲讲自己的奇遇。

    一个人送水齐橙觉得是好事,嫩白的小手给他喂水那是纯粹的享受,他很想咬一口,看看能不能咬出水来,直到十几个丫鬟统统给他为了一遍水之后,肚子鼓鼓的就再也不想见到美女了,有胆大的丫鬟还揪揪自己的胡子,看是不是真的,呲着牙吼两嗓子,吓得丫鬟吱哩哇啦的往回跑,然后就被丫鬟的爱慕者一顿臭揍。

    在离洛阳三十里找了个有水有靠山的地方扎下营寨,两个响马的名字也搞清楚了,一个叫齐橙字木登,叫马刺字嘎啦,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给自己起这么个怪字,不过很贴合身份,听到他们的字,云烨对自己不器这个名字还是很满意的。

    西京洛阳天津桥边上的无赖子,专门以坑蒙拐骗为生,前些天被地头蛇龙三撵出西京,扬言只要他们哥两出现在西京,就挑断手脚筋,做讨钱的招牌。

    两人无奈之下花光了积蓄,置办了这一身行头,谁料想,第一回就踢到了铁板上,生死难料,齐橙一直央求云烨,砍了他,放了他兄弟,他兄弟头被人打过,然后就缺根筋,坏事全是自己干的,不关一个傻子的事。

    “大爷,您要是想逛逛西京城小的给您带路,那里的青楼姑娘最好,那位歌姬的曲子唱得最好,哪位的舞娘腰最柔软,小的全知道,包您乐不思蜀。”

    “知道给自己起字,知道乐不思蜀,齐橙啊,你的学问从哪来的?”云烨笑眯眯的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