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谬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家既然是带了仪仗,自然要遵守规矩,作为武侯云烨不能坐车,骑马是他的唯一选择,到了大唐他才明白那些可笑的仪仗到底有什么用,官员出京是必须要用仪仗开道的,迎接重要嘉宾也是要用仪仗来迎接的,要不是会被认为是对他的羞辱。网..

    李纲每回来云家,都嘟囔着说云家没规矩,他老人家来了,连个仪仗都没有,传到长安会被官员们笑话,老程,也有同样的诉求。

    后来云烨干脆就把仪仗摆在大门,谁来了,都让仆役们举着去迎接,谁料想,差点把前来云家拜会的蓝田县令吓死,远远看见仪仗就落荒而逃,还给云烨来信哭诉说云家想害死他,这件事又成了长安城里的笑话,云家的仪仗忽然变得不值钱了,也因此云烨被皇帝下旨罚去了一年的薪水。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就像塞翁失马一样,有坏的一面,也就有了好的一面,仪仗不值钱,所以到云家的客人也就多了起来,没人再提仪仗的事情,满长安的人那怕要饭的上门,也会在云家门房看到那些富丽堂皇的东西。

    云烨想吧云家平民化一些,但是遇到了极大的阻力,以奶奶为首的封建主义的狂热分子对于云烨不知所谓的举动,集体投了反对票,这次的出行就是云家封建势力的反扑,能带的全带上,八个丫鬟,十六个仆役,再带上两位老嬷嬷,云家收养的孤儿也带上四个。有能力的护卫倾巢出动,连在蒸酒作坊里养老的老兵都不放过。

    光粮草就装了七八车,再加上帐篷,桌椅,毯子被褥,油灯,马桶。也装了五六车,拉车的马只要漂亮的,不要有力气的。直到老钱骑着一头驴子也跟上来,云烨就知道,长安城里新的笑话又产生了。

    程处默不算。他带着小老婆,没资格显摆,牛家也是一长串马车,小牛夫人的谱摆的比云家还大,三个女人见了面,叽叽呱呱的说个不停,最后商量了一下,觉得云家马车最大,最舒适,三个女人就钻进了云家的大马车。过了一会辛月还把云家的老嬷嬷叫进去,于是,麻将声就响了起来。

    车队很快就上了官道,长安到洛阳的官道又宽又平整,道路两侧长满了树木。有树木遮荫,行路倒也是一种享受,看看大路两边的村庄,一望无垠的原野,心胸中自是海阔天空。

    “烨子,咱们为什么要去少林寺啊。你和我爹的谈话,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走之后,我娘可是哭号了一宿,说我爹没良心,自己领兵在外,就不管全家老小的死活,我爹哄了一宿。”

    程处默的脑子有僵化趋势,到现在都没有看明白局势,牛见虎见程处默犯迷糊就说:“这回啊,咱们的那些叔伯不知为什么都把烨子架在火上烤,往常谁都不服谁,见了面大眼瞪小眼,现在倒好,一团和气,云家拔了头筹都嘻嘻哈哈的不在乎,听调遣,听得不乐乎,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咱哥三年轻,要不是程伯伯看的明白就被骗了。”

    听牛见虎这么说,程处默顿时涨红了脸,蹙着嗓子说:“这些老家伙眼睁睁看着我们往坑里跳也不说一声,还帮着别人整我们?”

    他在问云烨,他想听云烨对这件事的看法,他有些想不通这些平日里被自己一口一个叔伯的喊着的人会合起伙来坑自己。…,

    “处默,见虎说的没错,那些叔伯们的确有这个意思,虽然搞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但是我总觉得他们仿佛没有恶意,或许被称为一种试探更合适,要知道这回去岭南,主要的人手是他们的,钱财也大部分是他们出的,如果我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他们也难逃干系,没有人愿意这么干,赔上身家性命下赌注,这回我离开长安就是想让心静一静,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想个通透,老狐狸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既然没有目的,没有打算,三家的车队在程处默的怂恿下拐进了小路,大路虽好却没有什么景致好看,小路艰难了些,却有美景无数,路程也会近了许多。

    在山间小路上纵马疾驰,路边的草丛里不时的有野鸡,野兔窜出来,程处默箭不虚发,野鸡才窜起来,就被他一箭射了下来,牛见虎也不错,居然射死了一头獐子,云烨自问没这本事,就抱着手笑呵呵的看他们两个卖弄自己的箭法。

    老江头几个人半眯着眼睛不理睬,酒葫芦不停地在几个老兄弟之间传来传去的,每个人都醉意盎然,不理会小年轻们的胡闹。

    单鹰就很看不起程处默的卖弄,对于这种小把戏不肖一顾,不停地牵着旺财上山下坡锻炼身体,旺财哪里受过这种苦,想跑到云烨跟前却没有单鹰的力气大,只好喘吁吁的跟着跑路,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旺财是家里的开心果,也是宝贝,云烨装着看不见,辛月看的不忍心,让丫鬟给旺财送来一盆子冰镇好的醪糟,让它解解暑气。

    “不行,它才跑热,不能喝凉的。”单鹰一口拒绝了辛月的好意,还把盆子端起来一口气喝光醪糟,急的旺财拿头去拱单鹰,被他一把推到一边。盆子甩给丫鬟,带着旺财继续上山下坡。

    眼前的山就是骊山,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地方,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博得美人一笑,这个愚蠢可怜的王最后成为戎人的俘虏,历经各种凄惨而亡。

    很奇怪,坐在火堆边上听云烨讲故事的程处默,牛见虎,单鹰,还有三个妇人,都表达了对褒姒祸国殃民的不满,单鹰还说,如果那个妖妇在眼前,定当一剑杀之。云烨老婆,小牛老婆,程处默的小老婆都对单鹰投以赞成票,不知道一个个脑子是不是都坏了。

    “有一天我为了让你高兴,把云家点了,然后然大家都骂你不骂我,处默,见虎,还有他们老婆说是我被你这个狐狸精迷得颠三倒四,罪魁祸首是你,然后就有单鹰这种二百五侠客来取你项上首级,你还觉得这件事情里的你该死吗?”

    “妾身怎么会让你把家给点了,如果真那么干,就是被骂,被杀都是该的,夫君你和别人的想法不一样,莫非是这条石瓮谷里不干净,有妖祟作怪?”

    辛月的答案让云烨有昏厥的的倾向,不行,今天要把话说明白,要不然,可怜的褒姒被人家骂了这么多年,那条冤魂不作乱都要气得跳出来作乱了。

    “什么女色误国,还把什么事都往一个可怜的遭丈夫宠爱的女人身上背,我最看不起记录这些历史的人,明明是男人家自己把事情没做好,就把屎盆子扣在女人身上,这种没有担当的鼠辈,死了都是活该,庄户家都知道自己老婆做了坏事都揽在自己身上,知道说婆娘家懂个屁,有什么都冲着老子来。怎么到了帝王将相就变得狗屁不通,一个女人家能干什么,后院里嚼嚼舌头,欺负欺负妾侍,打打丫鬟就到头了,军国重事关她们屁事。…,

    处默,见虎,单鹰,你们会拿军国重事开玩笑么?你们会把诸侯遛来遛去的玩么?不会吧!明明自己是个混账偏偏要说自己英明,只不过是受了女子的诱骗罢了,我呸!”

    见云烨说的激动,牛见虎撇着嘴,灌了一大口葡萄酿才说:‘写历史的没错,传历史的也没错,为上者隐,为尊者隐,为亲者隐,这是人伦大道,人伦大道是历朝历代的根本,谁家不是遵照不虞,怎么到你这里就拿出一些狗屁不通的歪理来诋毁,我才呸呢。”

    “就是,身为妻室,为自家丈夫背骂名是该的,男人家还要出去谋生活,如果他没了脸面。全家还怎么活,所以这种事情。女人家背了最好。”

    小牛老婆也跑出来说云烨思想不对头,需要反省,惹得辛月不愿意了,她才不愿意自己丈夫被其他人指责,用棍子捅一下火堆问云烨:“夫君,你埋得泥疙瘩不知道烤透了没有,妾身饿了。”

    云烨正仰着头看着黑黝黝的群山向褒姒这个美丽而屈辱的女人道歉,没办法,我说不过他们,他们连人伦大道都搬出来了,实在一个铁证,对于你的冤屈,恕我无能为力,我去吃叫花鸡了,你自己再忍忍,到了清朝会有一个叫袁枚的才子为你们正名。

    扒开火堆,炭火下的四个泥疙瘩已经被烤干了,用带叉的木棍挑到青石板上,三个妇人好奇的准备看一团烂泥怎么就能做出美味来,程处默早就吃过,不稀罕了,牛见虎和单鹰则很是期待,因为程处默说是天下美味。

    云烨用石头敲开泥疙瘩,一股浓香顿时窜了出来,清亮的油从缝隙里流了出来,掰开泥壳,去掉荷叶,雪白的鸡肉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单鹰手快,也不怕烫,抱着一个泥疙瘩跑了,牛见虎见状也不示弱,也抱着一个和自己老婆分赃去了,九衣一个劲的捅程处默后背,她也很想吃,程处默嘿嘿一笑,很有经验的用木棍挑着一个到别的石板上开砸,这时候,云烨已经把一只鸡腿撕下来,递给了咽唾沫的辛月。

    男人家就没怎么吃,一整只肥肥的野鸡都被妇人们干光了,一个个摸着油光光的嘴不好意思的相互打趣。(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由于本书网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