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上位者的感觉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长安越发的肮脏了,什么妖魔鬼怪都跳出来晃荡,云烨现在很佩服李二一个人玩八个球的本事,历史上记载的卑贱联盟真的存在,武则天就是依靠他们的无处不在勾搭上了李治,李承乾的背背山似乎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一群最卑微的人,完成了李二无数敌人做梦都想完成的事情。和他们黏在一起,后果难以预料,云家不沾,沾不起。

    信马由缰过闹市,从西市里穿行,一声长长的吆喝声响起,围着云烨推销美酒的胡姬,给云烨展现精美地毯的胡商,拽着年幼的胡姬展现柔美曲线的奴隶贩子们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木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做声,那些乘机卡油的不良子弟,在胡姬的身上大施魔爪,胡姬也忘记了反抗,任他施为,云烨还看到一个无赖子从胡商的手中拽过地毯,一溜烟的跑了,胡商也不为所动。

    哭声响起了,那些胡商们用头撞地,撞破后还把血涂在脸上,模样极度渗人,很奇怪,这么干的只有黑头发的胡商,那些五颜六色头发的胡商都露出一种心灾乐祸的模样,还不停的指指点点,心情愉快之极,在地上打滚哭泣的一个胡商不小心碰到了马蹄子,要不是眼快的老庄把他从马蹄子拽出来,云烨坐骑砂锅大的梯子就要踹脑门上。

    市场里乱了套了,个个牙市的打手成群结队的出现,手持木棒左右开弓,边揍边嚷嚷:“死了娘老子了。这么哭,狗入的,害老子大中午的挨骂,晦气。”

    胡商都被打怕了,一个个的往云烨这边挤,很有眼色,直到云烨是贵人。那些天杀的打手不敢过来,很有规矩,先让老人妇女孩子靠近云烨。最后才是年轻力壮的支着后背挨揍。

    看不下去啊,尤其见这些杀才尽往人家的下三路招呼,胳膊粗的棒子抡圆了招呼。挨两下会要了命,对老庄挥挥手,老庄上前一脚就踹翻了一个揍人揍得最凶的家伙,喊了声:“都住手,侯爷有话要问。”

    那个打手可能横惯了,爬起来刚要张嘴开骂,却发现老庄衣角绣的纹饰,立马老实了,乖乖地站在那不动弹,老庄上前拍拍那家伙的脸说:“小子。的亏你没骂出来,要不然,来自会敲掉你满嘴牙。”

    等众人都消停了,云烨对一个年长的胡人说:“怎么,你们的圣地被攻占了?刚才听到你们表示最悲痛的长音。那就是说,你们的家园没了是吗?”

    那个满脸悲痛的胡人抚胸施礼:“最尊贵仁慈的少爷,我们的家园,天堂一样的麦加被野蛮的叛徒攻陷了,我们的家园毁了,再也回不去了。安拉,救救你的奴仆吧!”说完之后又是泣不成声。

    “没有大碍,默罕默德没有屠杀平民,反而保护了你们的财产家园,死亡的只是那些神职人员,还有最大的商人和官员,如果你们不在乎你们的“麦克白”神殿被毁的话,就没有多大的事。”云烨耸耸肩膀,他能做的就是这些,安慰一下这些在大唐做生意的可怜人。

    看看眼前人头涌涌的长安街市云烨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的欧洲野人,连被长安城管揍的资格都没有,一个土头土脑的乡农进城,和胡商起来争执,不用说,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乡农,而不是腰缠万贯的胡商,在这个连接受胡商礼物都是耻辱的时代里,云烨不自觉的就把腰杆又挺直了几分,只有上位者才能将给予弱者同情,云烨的心情很好,准备施一回恩。…,

    看到云烨准备偏鞍下马,立马就有胡人跪在地上,用自己的后背充当下马石,如果是唐人云烨会断然拒绝,胡人吗,就算了。

    踩着胡人的肩背下了马,人群自然分开,几位牙行的行首接到消息已经赶来,都是熟人,为首的就是上次去云家谈判的老苏,远远就躬身施礼:“底下人胡闹,这就被侯爷抓了活的,没法子,认打认罚,求侯爷下手轻些,手心手背都是肉,割不起啊。”

    “谁管你牙行的烂事情,我问你,那些有招牌的人家没有为皇家抹黑的吧。”云烨还惦记着上回批发李二名头的事情。

    “侯爷只管放心,不管哪家得到招牌都看的比命还要重,黄铜刻得招牌老夫恨不得睡觉都搂着,哪里敢胡作非为的糟蹋,给宫里的建万民殿的东西,老夫等人可是挑了又挑,检了又检,云侯如果见到有以次充好的,只管拿老夫问罪,万民殿是商贾首次参与朝廷大事,谁出了差错,老夫等人会生生活吞了他。”

    老苏满面红光,这次的亏本买卖做的心旷神怡,通体舒泰,一年要是有这样以一宗,老家伙会活到一百岁都舍不得死。

    “我听说工部给你们颁发了良善人家的招牌,听说你们都供在家里不让人见,可有此事?这样可不好啊,你藏起来谁知道你是良善人家。”云烨笑着打趣。

    几个行首听罢都捧腹大笑起来,商人嘛,只要不牵扯到利益,一个个都是事情知趣的好人。

    等寒暄完毕云烨就说:“这些胡人扰乱市场秩序着实可恨,只是看他们可怜,就拦了一下,这些人的老家被叛军攻克,家破人亡,所以大哭,老苏,就找个地方让他们哭一会,不要处罚了如何?”

    和老苏他们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说话就不能生硬,仗着位高权重就不顾规矩的胡乱插手,那是纯粹的脑残行为。

    “云侯发话了有何不可,这些胡子今天合该走运,攀上了贵人,要不然会揭下他们的皮,一个个没规矩的,市场是他们嚎哭的地方?还不去马市,等着我请那。”

    一个胖胖的彪形大汉,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把云烨的面子给了个十足,有对胡子们疾言厉色的训斥,圆滑的官场手段刷了个十足。

    等胡子们哭哭啼啼的去了马市,那个上了年纪的胡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精美的银盘,高高的举起,想送给云烨,这是伊斯兰最高礼仪,不接不好,就随手接了过来,对胡子说:“你家如果不是权贵之家,就没有大碍,默罕默德也活不过明年了,后年再回去吧,说不定会没事。”

    老胡人半信半疑的走了,他不相信云烨会对万里之外的事情了如指掌,但是却没有发现云烨有骗他们理由,只好把这事藏在心里,等待验证。

    婉拒了老苏他们的宴请,把盘子扔给老庄,说声送你了,就打马回家,心中满是做好事之后的愉悦。

    回到家里,云烨把李安澜有人帮助并非孤身一人势单力薄的事情给奶奶讲了一遍,谁知道老奶奶一点都不惊讶对云烨说:“乖孙,寿阳把一些事情给我讲了,还求我不要告诉你,她有时候一点办法都没有,她也知道这些人很可怕,以前就发现那些人想要利用你,她就把你撇开,害怕你被那些人利用,所以,你就不要再怪罪她了,有一个愚蠢而又顽固的的母亲,她没有一点办法。”…,

    “愚蠢,这种事情那里有忍让的道理,一旦忍让,他们就会得寸进尺,当时她要是告诉我就不会受这些煎熬,恐怕她自己也是想利用那些人为她博得一个独立自主的权利,她权利欲是长在骨子里的,不信你吧辛月放在那个环境里,辛月第一个就会向我求助而不是犹豫,自作自受,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奶奶,你给孩子找几个可靠的嬷嬷照顾,她身边的人,不许接近孩子,我会给他从退休的百骑司人里找一个贴身护卫,谁要是敢打我孩子的注意,我要他连死都不安宁。”

    云烨不愿意再在寿阳的事情上多耗费心力,李二已经开始行动了,自己还是少掺乎为妙。

    “对就这么办,谁打我重孙的主意老太婆都不放过他。”

    想到自己即将出世的可怜重孙,一向心慈手软的奶奶都疾言厉色起来。

    大清早云家就人声鼎沸,这次家主出门难得的大阵势,旗号,护卫齐备,丫鬟仆役齐备,要出远门,自然要抖一下云家的威风,这是辛月最喜欢的环节,平日里穿着四品的诰命冠带会被人家笑话,如今要出门了,在自己门前显摆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快上车,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再不走天热了就走不成了。”云烨把走路和乌龟一样的辛月扶到车上,大热天穿一身厚重的诰命服饰也不怕悟出痱子。

    车马动了,前面全身甲胄的护卫开路,后面跟着一长串的马车,一个时辰之前,探路打前站的已经出发了,到灞桥与程牛两家的车队会合。

    云烨装着看不见旺财可怜的眼神,一个劲的想找云烨救他,单鹰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鞍子上拴着旺财的缰绳,旺财嘴上套着绳子编的嘴笼子,想叫唤都不成,更不要说去吃商贩们递给他的各种吃食。

    单鹰全身披着软甲,背后背着一张弓,鞍袋里装着俩匣子箭,横刀跨在腰间,马的身侧还挂着一只马朔,矛尖闪着寒光,让几个老兵不停地往后看。

    “侯爷,您把这小子也弄回咱家了,这下好了,咱家就是缺一位冲锋陷阵的好手,现在都齐全了,老头子们这趟回来,可以安心喝酒养老了。”

    “还不知道呢,这小子野性难驯,不知道能不能留在咱家。”云烨没把握。

    “侯爷放心,只要是个人到了咱家就没有愿意到处乱跑的,老夫这些人都是野惯得人,到了家里,就没有一丝儿想要往外跑的念头,这小子也不会例外。”老江拿起酒葫芦大大的灌一口舒坦的眯一下眼,就把辛辣的酒浆咽下了肚子。(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