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李靖的猜想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事情来得很突然,在云烨准备安慰一下两位饱受虐待依然刚直不阿的官员,尉迟恭打着酒嗝从后面冒出头来,同行的还有段猛的爹,段大将军。

    段猛边走边嚷嚷:“你不是要见我爹吗?我请来了,有话对我爹说。”

    还说什么呀,云烨站在旁边都感觉冷飕飕的寒毛直竖,两官员腿肚子都打哆嗦,舌头打着卷,唔里哇啦的用手比划。

    “我儿子无礼?你知不知道,他老子比他还无礼?”段大将军揪住一个官员的脖领子,手一抬,那官员就上了树,死死地抱着树叉不肯下来,另一个也没好到哪去,也上了树,是另一棵。尉迟恭的杰作。

    段大将军还吓唬他们:“大喜的日子跑来扫兴,不就打了一只老虎吗,这叫为民除害,至于跑家里来抓人?再敢下来,腿给你打折。”

    院子里的客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继续喝酒,李靖端着酒碗围着玉米转圈子,还拿手碰碰玉米裸露在外面的紫色气根,回头对秦琼说:“这种新庄稼你吃过没有?”

    秦琼摇摇头说:“听说那小子只有五颗种子,种了两茬了,现在也没多少,想要吃新庄稼,怎么也要等到明年,去年家里的土豆收了,老夫尝了一个,味道甘美,亦菜亦粮,在地窖里放了一个冬天,都好好的,今年种了半亩地,怎么也会收个两千斤,明年就可以种好多了。”

    “土豆我也吃了,味道确实好,主要是能吃饱人,将来行军打仗可以多带一些这东西,淋了雨都不要紧。保存期长。我们将来就再无军粮之忧,我倒要看看,高丽。吐谷浑,这些杂毛能猖獗到几时。”

    说起打仗,秦琼就有些黯然。他的身体虽然有云烨给输了血,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人松快了,就是全身的力气消失了,从此战场已经与他无缘,如今也只能在长安替老兄弟们看看家。

    李靖翻眼看了秦琼一眼说:“叔宝兄,你的仗还没有打够吗?杀人者人恒杀之,你我都算得上杀人如麻之辈,能活着享受荣华富贵就已是老天开眼。想想往日的老兄弟今天活着的有几个,单雄信更是死在我们手里,听说他的儿子到了长安?”

    “是。如今在书院里读书。没想到他居然有造化拜在定彦平门下,一身的武艺。在少年人中间已是无敌的存在,云烨说此子心狠手辣,心中没有多少对错观念,全是一套强盗规矩,想不到定彦平归隐之后,越发的偏激了。”

    秦琼没有告诉李靖单鹰曾经谋刺过皇帝,这话对程咬金,云烨可以说,对李靖,李绩都不能说,事关三家的身家性命,由不得他不谨慎。

    “定彦平?难怪他有一身好武艺,这个老妖怪居然还活着,现在快九十岁了吧,不过把小妖怪放在云烨这个大怪物的手中,想必他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李靖非常的幸灾乐祸,他现在快向李二看齐了,只要云烨倒霉,他就高兴。

    “小烨到底不会武功,我担心他会吃亏。”还是秦琼厚道,对云烨多了一些关爱。

    “如果武功管用,那些名震天下的豪杰何在?天下争霸,死的最快的就是他们,你的武功也是顶尖的,为何如今缠绵病榻,云烨既然把单鹰已经弄到书院,这就说明,他已经稳赢不输了,占了师生这个大便宜,从今往后,只怕你要担心老单的儿子,而不是云烨。

    从草原回来,干掉窦家之后,云烨这小子一直在纳介藏形,在书院里搞风搞雨,就是死活不踏进长安城一步,短短时间,书院就变成了大唐第一书院,国子监,弘文馆俯首称臣,一道测试心性的考题,几乎收买了天下士子的心,无人不以加入书院为荣。

    最妙的是他居然说动了陛下担任书院的院长,如今也已明旨昭告天下,从根子上把书院的后患一扫而空,在陛下招牌的掩护下,他就可以给学生灌输他那套让人恶心的怪理论,而没有半点的忧虑。

    叔宝兄,你太小看你的这位晚辈了,书院才站稳脚跟,南方的号角就已经吹响,你家里的老人手是否也被他弄走了?别看我,我家里的也被弄走了,恐怕我们军方将领家里的部曲都被他一扫而空了吧,三千沙场百战老兵,在蛮夷遍地的岭南,山高皇帝远的,这是一股足以毁家灭国的力量。

    领头的是百骑司原先的首领,你认为他们会有顾忌?不要说那些小国,恐怕就连冯盎现如今都在捶胸顿足,一顿饭好吃,难克化。

    云烨与寿阳公主之间不清不楚的,定有私情,可怜的蛮王,居然打寿阳的主意,那才是真正的自寻死路,你当长安城里没有与寿阳相匹配的良家子?不是没有,是没人敢。

    他说赚钱,我笃信不疑,抄家灭国要是不赚钱才是活见鬼了,那怕他说岭南的天上往下掉金子我都信啊,你看着,不出两年,岭南就会出现第二个足以与冯盎封庭抗礼的人物,那就是寿阳公主,如果时间再长些,只怕冯盎都要认输,钱的力量太恐怖了。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我们是这小子的人质,那三千大军在外征战,一定会捞的盆满钵满,回家以后,对这小子肯定是感恩戴德,我们自然也会有大收益,不会有人对他不满。

    不信你看着那些死在岭南的老兵家属都不会对他有怨言,然后他就可以从老兵的子弟中间再寻找新的兵员,一代又一代,世世代代为他所用,还忠心无比。

    最可怕的是这小子没野心,就是想办个书院,再把家里安顿好,舒舒服服的把这辈子过完,一面是雄才大略,一面是小肚鸡肠,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就把别人家需要成百上千年才能做到的事情,在短短数年之间完成,你回头看看,他其实没有出什么力,人是我们的,钱是我们的,谋划是我们做的,可是最大的好处却是他的。

    我的老哥哥呀,你大概还不清楚吧,他在草原上有一个小情妇,还是一个其蠢无比的突厥女人,可就是这个突厥女人,现在是阴山下最肥沃牧场的主人,她什么都不会,就是会捡东西,今天捡了那曲部落的几十只羊,明天又捡了公牛部落的几十头牛,只要人家去找她讨要,就会哭,然后就去找大唐驻军,说是被欺负了,那些驻军如今的补给和战利品买卖全由大唐最大的商号天和号供应,据我所知,皇后的股份占到了七成,剩下的三成,云家占了两成,那个何胖子占了一成,你说,驻军会向着谁?

    我走的时候只给她划分了百里的地界,现在三百里都不止,听说那个蠢女人现在开始捡牧民了,可见他们牛羊多的已经放不过来。

    书院正在进行准备一项研究,据说打算用羊毛来织布,一旦成功,那些牧民再也不会脱离我大唐的控制,生生世世的在草原上放牧剪羊毛吧,寇边这种事在以后的史书上再也不会有了。

    秦兄,我说了这么多,现在,你该明白他和单鹰两个人那个是狼那个是羊了吧,如果有一天,他跳出来和老夫堂堂正正的作战,我二话不说就会驳马就逃,这说明他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一席话听得老秦汗水哗哗的往下流,他是一员勇将,中规中矩的战争是他的强项,但是涉及这些强大的阴谋诡计,就有些落伍,他想不到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做这么多事,云家前两年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云烨也被这些长辈们呼来喝去的,动不动就会屁股上挨脚踹,如今也能踹,可是为何心里发虚呢?知节啊,你到底捡回来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转头看去,只见云烨正在门外笑吟吟的劝说那两个官员从树上下来,还保证不再揍他们,笑得很真诚,老秦心里却在发冷。

    “你也不要担心他会算计我们,这小子虽然心底龌龊,确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为了一个歌妓就能冒着天下之大不违朝千年的家族发难,干的干脆利索,虽然留下了点后遗症,那也是百骑司的人的疏忽,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信念,就不是一个恶棍能拥有的。重情重义,狡计百出,我实在不敢想象他的恩师到底是何等人物。”

    云烨好不容易把两个官员劝下树,还给他们包了两包银子,并且答应寿宴过后,就会去车马司回复,并且缴纳罚款,这才让人赶着马车送走了这两个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的官员。

    见秦琼和李靖还站在大太阳底下,就把一把大伞,支在两人的头顶,对秦琼说:“秦伯伯,您的身体虚若,站在太阳底下容易中暑,再来一场大病,会损伤元气的。”说着还让人端来热茶捧给秦琼,又说:“葡萄酿对您虽然有好处却不可加冰,多饮也没好处,刚吃完饭,您还是喝杯热茶吧。”

    秦琼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又看看云烨,忽然哑然失笑,这世上有能耐的人多了去了,云烨只是一个孝顺的晚辈罢了,李靖的话,只是一种猜测,事情到底如何,只有天知道,自己几十年的人生历练,自认双目不盲,还分的清楚好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