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奢华和财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程咬金的酒桶从来都不是以精致为目的的,他个人追求的是粗旷,豪放,充满了浓浓的西部风情,泛着黑色的橡木桶往桌子上一搁,就把正在努力消灭巨型蛋糕的贺客们的眼光全吸引了过来,小丫爬上桌子,拍着比她还要高的酒桶对李纲说:“李爷爷,这是我哥哥昨天去程伯伯家打劫来的,他的酒埋在花树底下找不见了,还在家里发脾气。”

    李纲宠溺的把小丫头从桌子上抱下来,按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程伯伯做了大半辈子的强盗,总是抢别人的东西,今天有人抢劫他,倒是难得,这酒得需要多喝几杯。”

    满堂宾客哄然大笑,秦琼捋着胡须笑得前仰后合喘着粗气说:“我这位兄弟平生唯好酒而已,他的藏酒一定不是凡品,不可不饮。”

    云烨尴尬的笑着拍拍手,四个身强力壮的云府家丁就抬过来一座冰山,往凉棚下面一放,暑气顿消,其中一个拿出一个木钻,只几下,就在橡木桶上钻出了一个小孔,一个带着小机关的竹节被嵌进小孔,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十分的顺畅。

    其他的三个仆役,从篮子里掏出银质的小锤,小心的从冰山上敲下小块的冰,再细敲成指节大小的冰块,云府的丫鬟就捧着一个大木盘走了过来,木盘上摆满了白色的瓷碗,给每个瓷碗都放上一块冰,然后很熟练地把瓷碗摆成山状,木盘下面接着一口瓷缸。

    宾客们不知道是何意,正要发问,却见那个健壮的云府家丁扭开了机关,殷红的酒浆就从竹管弯曲的一头流了出来,先是装满了第一个碗,紧接着酒溢了出来,沿着碗壁缓缓淌下来,再注入下一层的酒碗。红色的酒浆散发出淡淡的酒香。冲淡了刚才换徘徊在小院中蛋糕的甜香气。

    沿着冰山酒桶,共出现了四座酒碗摞成的酒塔,略带着一点酸涩的果香味刺激着宾客的嗅觉,见仆役丫鬟们躬身退下。

    李纲自己起身,率先从酒塔上取下第一碗酒,房玄龄,杜如晦,秦琼,尉迟恭李靖等人也好奇的自己拿了一碗。只有魏征长叹一口气,然后也取了一碗,离石,元章,玉山,公输也不落人后,

    见长辈们都取了酒,剩下的诸人也各自小心的取了一碗。端在手中。却不饮用,等待宾客中间的某一人说祝酒词。

    房玄龄也不客气高举酒碗对满园宾客说:“李公高寿,福泽绵长,这碗酒当为公贺,诸君,饮胜!”

    顿时院子里的各种恭贺声不绝于耳,李纲满面红光,精神焕发。

    在酒塔消失了一次。又重新垒起之后,仆役们又移上来一张张蒙着干净麻布的长条桌子,桌子上都是些制作好的美食,还有各类乳酪。新鲜的时蔬。

    小丫一直腻在云烨怀里,见到吃的,立刻就忘记了哥哥的存在,很熟练的在桌子上找一些自己最喜欢的食物。用竹夹子夹到盘子里,给李纲送了过去,老李的笑意又浓重了几分,只是看着盘子里的炸鸡,和排骨有些犯愁,不知道自己的牙齿能不能消受这些。

    趁着别人还不知道怎么吃这些东西,润娘也捡了两大盘子,一盘子全是一些蔬菜和豆腐,还有绵软的红烧肉,另一个盘子里全是肉食,临走的时候还狠狠地加了一大块肉排,这才给秦琼端了过去,把蔬菜豆腐给了老秦,把排骨肉排给了小秦,云烨两手空空的干笑,决心回去后整顿门风。

    云烨,房玄龄,杜如晦,魏征四个人并排拿着盘子挑拣自己喜欢的食物,一边挑一边聊天。

    “房相,你脾胃虚弱,克化不来肉食,多吃点豆腐,蔬菜为好。

    杜相,听闻你肺疾每到冬春就发作的厉害,不如告一段时间的假,住在玉山让孙先生好好给您瞧瞧,冬天的病啊,夏天治是最好的时节,不可错过。

    魏相,别皱眉头,云家的家财来路清楚明白,酒宴丰盛一些也无不可,李公大寿之期,稍微有些奢华,也是酬李公多年辛苦,本来应该含饴弄孙的年纪,被晚辈硬生生的强留下来整日操劳。说起来是晚辈对不起李公啊。”

    “云侯何来此言,老夫不是仇富之辈,只是哀叹,云侯今日筵席别开生面,让人耳目一新,只恐世间多的是东施效颦之辈,学不来云侯的陶朱本事,只学会云侯的豪奢只能,这不是天下百姓的福分,如今长安成奢华之风渐长,需要把这股风气打压下去,勤俭持家才是做人的根本。”

    魏征就是这样,所有的事都从最恶劣的一面去想,从不考虑它积极地一面,以为奢华就一定是错的,这可是一个大误区啊。

    “魏相,如果你这样想,那就错了,都如你一般勤俭持家,我大唐就永远不会富裕起来,只会成为一潭死水,想要致富,勤俭是一方面,开源才是富裕的根本。”

    “哦?云侯有何高见?”三个人全都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云烨,头一回听见有人说勤俭持家是错误的,如果是其他人,魏征都会扇他耳光,这话从云烨嘴里说出来,意义就大不相同。

    “来来来,云侯,那处比较阴凉,我四人就在那里进食叙谈如何?”房玄龄很喜欢听云烨的奇谈怪论,好几回两人的谈话,都对他有启发,如今又能听见妙论,岂有放过之理。

    云烨挥手叫过丫鬟,把四个人的餐盘放在木盘里,示意她端过去,又吩咐她拿几碗酒来,这才对魏征说:“魏相有所不知,财富的秘诀就在于流动,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就是这个道理,勤俭持家固然是美德,但是他却阻碍了商业的发展,一切都顾足于自己自足的小圈子里,兜不出来,财富永远不会快速的增加,就像一盆水,无论你怎么节省,都只会有这么一盆水,不到也不少。”

    “自古以来财富就是有定数的,你多挣一文钱,别人就少挣一文钱,朝廷每年铸造的钱币都是有数的,云侯为何说财富可以增加,还是无限制的。”

    杜如晦似乎发现了云烨话语里的漏洞遂开言发问‘

    “小子就以今日的筵席开始说起吧,我们盘子里的肉食,蔬菜都是庄户们种出来的

    ,所以就形成了货物,庄户们的辛劳需要得到报酬,所以云家就付钱从他们手里买来了鸡鸭,蔬菜,农户们有了钱,发现自己需要给孩子做一件衣服,所以他就去买布的人家用钱买来了一匹布,他很满意,卖布的人家也很满意,这样一来同样多的钱就已经干了三件事。”

    “不错,用来买鸡鸭,用来买布,卖布的想必也会有需求,这些钱就会不停地流转下去,的确如此,可是那些钱还是那些钱,没有增补。”

    魏征作了补充,却又发现了问题。

    “钱财没有增多,东西却增多了,这些才是财富,一般情况下,是劳动创造了财富。当然还有创新。,魏相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财富不会增长,我们把商周时代的钱财弄到现在,您觉得我大唐会是何等某样?所以说,财富这个水盆是一直在增长,不是一成不变的。云家创新了香水,水泥,还有一些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如今他们都在养活着很多人,长安城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些新行当,而变得穷困,反而更加的富裕了,这就是明证。

    过几天兴化坊的房子就会开始拍卖,魏相,房相,杜相到时候还请前来看看,看看我大唐民间的财富是如何的惊人,潜力有多么的恐怖,到时候会收回巨量的钱财,魏相可以看看朝廷到底会不会因此而失去一部分税收。”

    三个人也不知道听明白了没了,或许更加的迷惑?四个人都不说话,默默得进食,很好地诠释了食不言,寝不语的好习惯。

    门口忽然响起了一片嘈杂声,云烨回头望去,只见尉迟宝林。段猛抬着一头斑斓猛虎走了进来,俩人把老虎放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李纲磕头,齐声恭祝先生福寿延年,长命百岁。

    李纲走过来摸摸老虎斑斓的皮毛,再看看两个浑身血迹的学生,老泪横流,把他们两个扶起来,一一检查过后,发现没有受太重的伤,这才可口说:“宝林,段猛,你们都是尊师重道的好孩子,有你们这样的弟子,也是为师的福分,只是下回不可如此,太危险了,心意尽到足矣,没必要以身冒险,不值得。”

    俩人低身受教,口中言诺,表示再也不干这种二百五的行径。

    老尉迟黑黑的脸膛早就喝的分不清眉眼,张着大嘴只知道笑,末了大声说:“区区一只老虎,何足道哉,李师如果喜欢,等老夫闲下来,亲自去林子里,把老虎都抓过来,以酬先生大恩。”

    他老子在那里吹牛,尉迟保林却在扯云烨的衣角,随他来到门外,却见外面站着两位官员,满脸的严肃,其中一位拱手说:“下官是南山猎场的管事,今有尉迟宝林,段猛二人率领一众恶徒,强行进入猎区,不但打伤了多名护卫,还肆意猎取了一头猛虎,下官前来,就是找云侯问个清楚,是否把恶徒交给下官带走。”

    云烨有点发晕,看两个官员鼻青脸肿的样子,这一路上一定没少挨揍,只是他们为何找我?他们的老子今日都在宴席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