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寿比南山不老松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穿着褐色寿字外袍,戴着高冠,坐在太师椅上的李纲威风八面,书院里论年纪以他为长,论资历也是当之无愧的老大,所以今日既然没有外人,老家伙就坐在椅子上懒得动弹,看着满院子的学生忙里忙外得意非凡,这年头活得够久,就是资历。

    书院里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尽量不用仆役,很多老师家里最多只有一两个忠仆,负责庭院的洒扫,挑水,等粗活,院子里种的很少有花卉,都是一些蔬菜,或者粮食,是主人家自己亲自侍弄的,土豆这两年已经有了蔓延的趋势,先生们到云家讨一两个土豆种在花园里,已经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去年秋天皇家栽种的土豆,亩产达到惊人的五千斤,算是真正的把祥瑞的名头安到了实处,朝堂上对于云烨的一些传言也立刻烟消云散,都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不管云烨是不是一个恶棍,有了土豆的成功,这一条就足以让云家安享百年富贵,从皇宫到民间对于云家的爵位都没有丝毫的议论,认为是该得的,甚至有皇家过于苛刻的言论传了出来。

    云烨现在逢人就笑,表现出一副有爵万事足的姿态,毕竟赞扬和捧杀还是有区别的,李二说了十年之内不会考虑云家的爵位问题,这是长孙在背后串掇的结果,云烨非常的感激,人得有知足的心态,心太大,或者太骄狂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一个侯爵配云烨十八岁的年纪非常好,早早的就把官位做到顶,你让皇家还怎么封你,只能混吃等死了。

    程处亮的胳膊擦过花坛里的玉米叶子一下,李纲的脸就抽搐一下,随即就换成了人畜无害的慈祥嘴脸,当秦霜把一杯凉茶水随手倒进花坛的时候,老李就变得须发虬张。揪住秦霜训斥了足足一刻钟。还让他守在玉米旁边好好看着,谁要是再敢动一下玉米,就立刻埋到地里给玉米当肥料。

    去年在云家就看到了玉米,很好奇啊,没见过这种粮食,云家老奶奶的屋檐底下挂着一串玉米棒子,金黄金黄的,还用纱罩罩起来,谁都不许动。谁动打折谁的腿,就连最调皮的小丫都不敢。

    死缠硬磨的要来了十粒玉米,开春后就种在花坛里,浇水施肥都是自己亲自动手,云家的种子也争气,十颗玉米苗破土而出,老李特意为了这十颗玉米把花坛给加高了,除了老妻可以在他不在的时候浇浇水。谁动谁死。侄子因为多事,已经被踹了还几回了。

    “老李啊,不就是几颗庄稼么,孩子无意中碰了,说几句也就是了,用得着在这大喜的日子动肝火?”秦琼见自己的小儿子站在大太阳底下可怜,就上来求情。

    “你懂个屁啊”,老李现在横得很。一个学生家长什么时候也能和自己打哈哈了“家里的古董字画,瓷器,玉器,要是被孩子弄坏了,老夫一定会喜笑颜开,就当是岁岁平安了,谁去和孩子置气。可是这几颗庄稼就不一样了,这是新庄稼,听说将来产量会有十担,多育一颗,将来就会多一点种子,庄户们就能早一点吃几顿饱饭,你说我发脾气不对?”

    秦琼的眼睛都要竖起来了:“老李,此话当真?”他进一步求证。

    “这就是祥瑞啊,老夫一生最痛恨的就是什么狗屁的祥瑞之说,但是土豆和玉米这两样东西,说是祥瑞,老夫举双手双脚赞成,等到玉米成熟,老夫估量过产量以后,就会亲自上祥瑞表,这样的好东西,不在天下推广,那就是朝廷的不是。”

    秦琼来到花坛前仔细看了看玉米,轻轻触碰一下玉米宽大的叶子,反手就抽在秦霜的头上:“仔细看着,谁都不许动这几棵庄稼,满院子的人命加起来都没他值钱。”

    秦霜听老爹这么说,立马就站的笔直,房遗爱刚跑过来,离玉米还有一丈远,就被秦霜一脚踹到一边,看的李纲大为满意,放下心来和一众老友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眼看就要午时了,凉棚下面的酒宴已经摆好,就等客人入席了,从云家借来的仆役手脚麻利,把席子铺在厚毡上面,免得客人大热天坐久了不舒服。

    房玄龄来了,杜如晦来了,魏征带着一坛子自酿的美酒也来了,唐俭与李大亮结伴而来,一辆轻车俩人自己赶车,一路观景,一路逍遥,就是礼物差点,一篮子面粉做的寿桃,还有一篮子核桃酥,就是他们全部的心意。

    “李师居此神仙地,卧有高楼,起有名山,闲暇时育一二子,实在是让老夫羡慕。”杜如晦与李纲私交很好,只是近年来身体很差,已经有了田园之念。

    “克明,你年纪轻轻,说什么丧气话,老夫没记错的话,你只有四十一岁吧,正当壮年,官居兵部尚书,正是大有为之时,怎么有了退隐的心思,身体不好就来书院住上几个月,让老孙,云烨给你好好调理一下身子,我大唐盛世就要拉开帷幕,陛下怎能缺少得了你,你看老夫年逾古稀,依然能吃能睡,做好了贮备打算好好活几年,看看大唐胜景,你怎可如此颓唐?”

    对于杜如晦的断事之能李纲还是很欣赏的。

    “晚生因为工部之事与云侯起了口舌,还望李师从中转寰才是。”上次杜如晦当工部尚书之时,的确起了与云烨一较长短的心思,后来如果不是皇后出手,会死的很难看,所以这回有事相求,就有些拉不下脸,但是身体的状况已经很糟糕了,刻不容缓,房玄龄这回带他前来就有与书院修好的意图。

    “老夫年逾古稀可以无拘无束,玄龄,克明,你们是宰相当然会有容人雅量,云烨那小子就没心,是一个在同一个坑里能摔倒八次的家伙,克明,你尽管来,老夫去安排,还反了他了。”

    给云烨擦屁股的事,老李干了无数回,如今既然杜如晦想要和解,这是一个好机会,不把握住实在是没道理,云烨就是一个闯祸精,能少树些敌人就少树些,杜克明不是坏人,没必要结仇。

    润娘和云烨抬着一个大大的盒子走了进来,一路上蛋糕的甜香扑鼻,惹得路人侧目,谁会想到昨日里才做好的蛋糕会被旺财偷吃了一大块,等云烨发现的时候下面最大的一层已经只剩下一半,在花园里追打旺财好半天,忽然觉得好像冤枉旺财了,旺财很乖,别人不给吃的,它绝对不会自己下嘴,这是一个好习惯,至今还没有破例过。

    把小丫举起来,闻闻她的嘴,很浓郁的甜香味,小南的也是,小西,小北也同样如此,罪魁祸首找到了,四个妹子挨个按在膝盖上噼里啪啦的打屁股,反了天了,自己偷吃也就罢了,还给旺财嘴上抹了一层蛋糕沫子,嫁祸于人这就不好了。

    把她们揍完,扔院子里反思,把上面没动的蛋糕给奶奶,姑姑婶婶,姐姐们去吃,打了一下午的麻将也该饿了,第二层全给了辛月,她超级喜欢吃蛋糕,再加上小秋,没有吃不完的忧虑。

    最下面的云烨自己挖一口,再给旺财喂一口,可怜的,白白替别人挨了一顿揍。不会开口争辩是个大问题啊。

    重打锣鼓另开张,这回做了一个更大的三层果酱蛋糕,没想到程家居然有酸奶油,这是一个好东西,加上糖搁蛋糕上,巨大的寿桃就用它,街面上捏面人的喊进来一个,用干净的厚麻布把调了色的奶油装进去在角上剪个小口子就可以挤出很多的花色。

    就是奶油不太蓬松,不过没关系,在云烨的教导下,一朵朵美丽的鲜花出现在蛋糕上,最顶上那个硕大的寿桃极为醒目,颜色鲜亮,都是捏面人的提供的植物色素,吃不坏人。

    给捏面人的十文工钱,打死都不要,只是一个劲的恳求云烨允许自己以后也能这么干,聪明人,是他的手艺,不让他干实在说不过去。

    四个妹子看的眼睛都直了,很有扑上来再吃一遍的冲动,上回那个蛋糕说好了每人只吃一点点,谁知就吃的刹不住车了,现在这个美轮美奂的蛋糕,明显的比上一个还好吃,不吃怎么行。

    听说这是给李爷爷过寿辰用的,几个小不点决定一起去李爷爷家看望李奶奶,还每人都准备一份小礼物,午饭都没吃就催着管家把她们送去李纲家里,真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进了李纲家的院子,润娘就看见满头大汗守在玉米旁边的秦霜,很没义气的把哥哥甩到一边,专门跑到后院要了一大壶凉茶,给秦霜送了过去,让同样口干舌燥的云烨狠狠地瞪了秦霜一眼。

    蛋糕就放在凉棚下的桌子上,四个小丫头拽着李纲的老妻,还有前来拜寿的其它内眷,小丫头们连吃蛋糕的小叉子,还有盘子都准备好了,一个劲的催促李老夫人快点让李爷爷准备吹蜡烛,她们好吃蛋糕。

    李纲笑的畅快,吩咐仆役们把蛋糕的木盒子拿开,木盒子一掀开,蛋糕馥郁的甜香立刻笼罩了整间院子,栩栩如生的寿桃,惟妙惟肖的鲜花,还有几个用果酱写成的大字“寿比南山不老松。”

    这是云烨对李纲最深切地盼望,他真的希望这位老人可以福寿延绵。

    李纲笑的嘴张的老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离石立刻在纸上挥笔作画,只是寥寥几笔,仰天大笑的李纲形象就跃然纸上。

    “这真是越活越有意思。”李纲说完,就按照云烨的指点鼓起腮帮子吹熄了那根青色的蜡烛,拿起长长的刀子,在众人惋惜的目光中切下了第一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