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南风渐起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俗话说得好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李纲安然的渡过了他七十三岁的难关,明日就要准备

    过大寿,由于不是整寿,他自己准备召集众老友宴饮一场即可,儿子,女婿都宦游在外,家中只有老妻与

    一个远房的侄儿守在身边,很是孤寂。

    云烨有时候非常内疚,自认为把一个七十几岁的老人家捆在书院不得与儿女团圆,是一种很残忍的行

    为,想请他休息一段时间,至少回来家看看才好,孰料李纲闻言却开怀大笑,说自己一生碌碌无为,好不

    容易有了一个可以名垂千古的机会,如果因为儿女私情白白错过,那才是千古憾事。

    云烨是个粗心思的,既然老李不在乎,他当然更不在乎,后世见多了空巢老人,老李有老伴侄子陪伴

    已经好了很多,侄子是个木纳的汉子,妻子也是小户人家的闺女,两口子只知道把老李夫妇伺候好,自己

    这辈子就可以衣食无忧,所以到也尽心,老李很满意,只是每个月的月初之时,老李都会一个人枯坐在自

    己的小楼里,谁也不见,脾气也不好,侄儿老妻都躲得远远地,不敢招惹他。

    把蛋糕送进烤炉之后,云烨就扛着锄头去了花园,临去草原的时候,把一坛子黄酒埋在了那株梅花树

    下,想沾染一些文人的雅气,也不知道沾上了没有,刨出来看看,明天老李大寿,总得有一样拿得出手的

    礼物,免得被他们笑话。

    见了鬼了。刨了半天。酒坛子不见了,地上挖了好大一个坑也不见踪影。“谁把我的酒偷走了?”

    见侯爷在花园里大喊大叫,仆役丫鬟都战战兢兢地。丢东西这种事情在云家还是第一回,

    辛月扶着

    奶奶从屋子里出来,看见气急败坏的云烨揪着仆役挨个问。很不成样子。

    “烨儿,什么东西不见了,值得发这么大的脾气?既然不见了,就算了,奶奶赔你,”奶奶笑着安抚

    云烨,还把当成小孩子哄,辛月在一边笑都要抽了。

    “我前年走的时候在树底下埋了一坛子酒,现在没了。是我准备为李老先生祝寿用的。”云烨不依不

    饶,今天把事情不问清楚誓不罢休。

    “哎哟哟,乖孙啊。那你可找错人啦。不关仆役们的事情,你该找奶奶才是。你就没发现园子里和

    你走的时候不一样了么?你挖的那颗梅树是开春才新栽的,那里会有酒坛子埋在那哟。”

    四周打量一下,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多了好多的花树,光梅树就有好几颗,以前似乎满院子也就一

    颗,还换了位置,这下子糟了,除非把这一大片全挖开,否则是找不出来的。

    算了,不找了,这片花树是奶奶特意找来的稀奇东西,全挖了有些得不偿失,还是另外找代替的东西

    吧,想想,葡萄酿也不错,程家的商队常年和西域打交道,找一些极品因该不成问题。

    生气中差点忘记了炉子里的蛋糕,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把烤好的蛋糕取了出来,不错,还行,一

    共烤了一大两小三个,把外面烤干的外皮切掉,不用担心会浪费,几个妹子早就张大了嘴巴在等候,她们

    最喜欢吃外面的焦皮,把小蛋糕摞在大蛋糕上,中间抹上一层薄薄的蜂蜜,就牢牢的被黏在上面,三层的

    大蛋糕就做好了,果酱现在还不能放,要不然就不新鲜了,等明日要送之前再抹上,放炉子里回一下,味

    道绝对让人喜欢。

    用沾了水的湿纱帐把蛋糕盖上,警告了几个贪嘴的妹子不许偷吃,就准备给旺财套上车,准备去程家

    打劫,旺财越发的胖了,圆鼓鼓的肚子也不知一天吃了多少东西,别人家的公马早到了发情季节,就他还

    是一独自悠哉悠哉的到处吃东西,难道是离开马群太早,失去了这一功能?俯下身子看看旺财的私处,没

    问题啊,发育的很好,除了胖一些,没有其它的问题,昨天还看见它没羞没臊的耷拉着那东西满集市晃荡

    ,怎么就对母马不感兴趣?为了他的子嗣问题,云烨特意把他和几匹母马关在一起,就马夫汇报说,母马

    倒是往跟前凑,可是旺财从不理会,还被那些母马把他的夜宵都吃光了。

    肥胖会引起性欲的减退?这太严重了,旺财必须得减肥,而且刻不容缓,以后出门就让它拉车,不能

    让它再由着性子胡来了。

    只是刚刚把车套好,旺财就把脑袋王云烨怀里钻,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像一个受到虐待的孩子,找

    大人诉苦,就差哭了,最受不了这家伙的这一套了,思虑再三,还是不忍心,又把它从车辕上解了下来,

    稍一得到解放,就故态萌生,咬着云烨的衣衫就要出门……

    另外骑上一匹马,把旺财拴在后面,一路就杀向程家。

    程家现在也不喜欢住在长安城里了,现在几乎所有的大族都不喜欢住城里,只要不上朝,一般都会留

    在乡下,城里的规矩越发的不得人心了。

    进程家从来不用通报,门房只会弓着身子喊少爷,跟喊程处默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熟人,把云烨

    的坐骑引进马棚,把护卫请进门房喝茶,至于旺财,那是爷,在云,程,牛,三家可以横着走,早就熟门

    熟路的去找那个总给它糖吃的女子了。

    有些地方旺财可以去,云烨却很不方便,比如九衣那里,很久不见,往日的风尘女子早就成了豪门贵

    妇,虽然只是妾。可她是有品级的。按照程家的爵位,她已经是九品命妇的身份,肚子也很争气。早早就

    给程处默添了一个女儿,这已是最好的结果,如果生儿子。一旦公主进门,以清河公主李敬的脾气,她就

    可以早早的去投胎了。

    女儿刚刚一岁,这会正趴在程处默赤裸的肚皮上睡觉,随着程处默肚皮的起伏,宛若在摇篮里,睡得

    香甜,九衣坐在一边给他们父女俩用蒲扇扇风,顺便撵苍蝇。眼里全是幸福之意。

    旺财哒哒的走了过来,这是云烨就要过来的先兆,九衣把散乱的衣衫整理一下。就起了身。准备迎接

    云烨,别人家妾是不见外客的。一来没有那个身份,二来会被人认为是不端庄的表现。

    人世间的规矩在云烨和程处默之间就不存在,程处默可以在云家把小丫抗在脖子上上蹿下跳,两个人

    能在跳棋盘上玩耍一整天,和老奶奶,辛月做一个桌子上吃饭而毫无顾忌,亲兄弟也不过如此。

    或许是小丫头身上的奶味很香,旺财就伸出舌头在在小丫头裸露在外面的屁股上添了一舌头,估计味

    道不好,甩甩头,打了个响鼻,喷了程处默一头的口水。

    “下雨了?”程处默从睡梦里惊醒,迷茫的看看四周,看到旺财的大脑袋就在眼前,就没好气的把那

    颗大头推走:“滚远,才睡下,就跑来捣乱。”

    抱着丫头起身,见云烨穿过月亮门走了进来,顿时笑了起来,哥俩这段时间就没见几回面,程处默被

    皇帝挂了一个内侍宿卫的头衔,整天在皇宫里当差,自然没有多少时间往玉山跑,现在见到,很是愉快。

    “我才听门房说你今天休沐,怎么样,差事还好吧。”

    “有什么好不好的,宿卫们都是功勋子弟,上了差吹牛,下了差就去吃喝嫖赌,公里就算是有差事,

    也轮不到我们去处理,那些百骑司穿插进来的家伙就会处理好,哥哥我最多穿着铠甲,站在殿门外当木头

    桩子,不过一身的光明山字凯,可是货真价实的,我穿上你看看。”

    说着就把丫头塞给了九衣,准备穿戴起来,给云烨显摆一下。

    “行了,狗肚子存不住猪油的货,又不是没见过,显摆什么呀,你去给我找一桶最好的葡萄酿,走的

    时候我带走,明天就是李老先生的寿辰,我特意来拿酒的。”

    “哈哈,你也是知道的,最好的酒一般情况下都是最先进肚子的,不过老爹的小库房里应该还有两桶

    极品的宝贝,老爹回来要是知道是我喝了,一定扒了我的皮,如果是你拿走,他一定不说话,也不知咱俩

    谁是他亲儿子我还听说,尉迟大傻特意请了假,准备到南山转转,说是给李先生弄张虎皮回来,这事都传

    遍京城了,不知道成不成,老虎只有皇家的猎场有,不知他怎么去抓老虎扒皮。”

    纨绔子弟们之间消息传递的快的惊人,云烨也是早上才知道的,谁知道程处默这就知道了。

    “他是和段猛一起去的,皇家的园子一般人进不去,他们俩个应该有的是办法,打只老虎而已,没那

    么多的事情。”

    两个人说话,就把旺财冷落在一边,它见等了好久都没有人给它拿糖吃,就不耐烦的拿头拱九衣,催

    促她快点,九衣娇笑着领着旺财去了后院,每回旺财都会给她带来一些难得的欢乐,旺财吃糖的傻样,最

    是有趣。

    “家里多准备些人,过些日子准备去南边,最好是南方的人,识水性,我准备在南边再给咱们几家安

    顿一块家业,长安这里赚钱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书院只不过多招了三四百人,眼看着校舍又不够了,花销成倍的增长,先生们的要求也越来越多,赵延龄要求必须有观星台,刘献要求必须要有最好的练武场所,那个铺了木地板的练功房,已经非常的狭小,会影响学生练习的效率,孙思邈已经在筹建他想象中的医院,英雄帖已经散发了出去,三山五岳的牛鬼蛇神不日就要抵达书院,全是书院掏钱。

    知道这是李纲他们的小心思,他们不知为何非常害怕云烨手里拥有大批的钱财,只要书院积攒下一些可观的钱财,他就一定要想办法把它们花个干净,想把云烨的脑子控制在赚钱上,少一些和朝堂大佬起冲突的机会,前些日子可能把他们吓坏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