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阴魂不散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家里的安全是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思虑再三之后,云烨自己决定大着胆子跨出家门,为家里的妇孺探路,这是作为家里唯一男丁的职责。心中有一股近似悲壮的情绪,老兵们隐藏在暗处,手中全是弓弩一类的兵器,随时准备解决暗地里的危机。

    奶奶以为云烨只是例常的去书院授课,婶婶姑姑也没有在意,小丫吵闹着要一起去,衣袍下的软甲是云烨最后的一点防护,笑着告别一无所知的家人,他艰难的从家里迈了出来。

    能感受到云烨不安的只有辛月,往日无所不能的夫君笑容是那样的干涩,明知道夫君很有可能一去不归,但是云烨的叮嘱一直在她耳畔萦绕:“照顾好奶奶,小妹,我就算出了事,也不许惊慌,做你该做的,现在危机重重,云家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一趟必须走。”

    大家族都有敌人,没有谁家会像云家一样拿家主的性命开玩笑,都是先派一些支系的亲人去趟地雷,最后家里的重要人物才会出现,这是常理。

    在云家行不通,拿奶奶,小妹去试探,云烨认为还不如自己亲自来,自己出事要比她们出事,痛快得多,一刀而已,痛一下就过去了。

    多日不露面的旺财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不安的刨着蹄子,马夫上前拉扯,又挨了一蹄子。牲畜和人相比要敏感得多,把脑袋架在云烨肩膀上,就一起出了门。

    街市上人来人往,每个商贩都对云烨抱拳施礼,笑脸相迎,旺财连平日里最喜欢的稠酒都不喝,闻一下就扭过头四处寻找着什么。

    从头走到尾。一里长的街市就走了个遍。什么危险都没有,杀手都被干掉了?那个超级杀手就如同老兵说的一击不中就远遁千里了?

    举着一大串玛瑙似的樱桃,云烨干脆放开心胸。在集市上游玩,樱桃也不洗,自己嘴里丢一颗。旺财嘴里塞一把,哥俩嚼着樱桃,再把桃核往天上吐,樱桃这鬼东西,肉少核多,还死硬死硬的,云烨只有一颗自然吐的远,还不会吐到人身上,旺财也不管。学云烨吐东西,牲畜就没有这功能,嘴里秃噜着连口水一起喷。桃核连着桃肉四处飞溅。让市集上的庄户们四处躲避。

    败家子就该是这个样子,长安三害不干坏事怎么叫坏人?。说不定就有正义感旺盛的家伙出来为民除害,老兵们不是说了么,超级的杀手就会有超级的规矩,自己越轨做坏事,说不定就符合他们出手的条件了,集市上没有长相出众的民女,要不然调戏一下,就更加的有氛围了。

    说实话,当纨绔子,当街调戏民女一直是云烨的心愿,只可惜,就没见着一个可以让自己有调戏冲动的女子,漂亮的女子在小户人家是财富,在大户人家是宝贝,谁会把他们从家里放出来,更别提单身,漂亮的单身女子上街,如果没有家人的陪伴,不用云烨这样的色鬼动手,就会被官府抓去,十五板子是逃不掉的,大唐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云烨到现在都不知道理由。

    卖猪肉的少年看着云烨已经来来回回的经过三遍了,就是没看见那个穿花衫子的少女过来,再低头看看案子上的猪肠子,就动手把猪肠子用草绳捆好,来到云烨面前,把猪肠子举到云烨面前说:“你是不是在找肠子?这就是,你妹子为何不来。”

    抬眼看着这个最多只有十五岁的少年,云烨一拳就照着这家伙的鼻子轰了过去,太不要脸了,你好好的卖猪肠子就好,居然惦记我妹子,该揍。

    少年人脑袋稍微一偏,云烨的拳头就打空了,他往前跨一步,把云烨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又问:“如果我把以后的猪肠子都给你,把你妹子许给我怎么样。”

    云烨都快要吐血了,左手却打出不要轻举妄动的手势,他要看看这个诡异的少年人到底要干什么,“你是杀猪的,我是侯爷,我妹子是你能配得上的?”

    “这有什么,我爹是大将军,我娘是公主,你说我那点配不上你妹子。”少年人轻轻地在云烨耳边说,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胡说八道,朝里的大将军就没有我不认识的,嫁出去的六个公主,驸马我也知道,就是不知道他们还会有你这号的孩子,你去当强盗比较合适。”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很像两个好友在叙话,集市上人来人往的也没人在意,少年向周围看了一眼,尤其是老兵们待的地方又说:“你又说对了,我祖宗就是强盗,我爷爷是,我爹也是,只是后来他想当大将军,就不做强盗了,我也不想当强盗,所以就卖猪肉,怎么样,我保证对你妹子好,这辈子就娶她一个,如果有其她的女人,让你妹子把那女人砍了就是,怎么样?男人说话痛快些。”

    “你妹啊”,云烨快气疯了,从那钻出来的疯子,一挂猪肠子就想换走大丫,老子把你踹成太监,看你再胡思乱想不,想到这里抬起脚就照着这家伙的裆部踹去。

    少年人看都不看膝盖一夹就把云烨的脚夹住,云烨只觉得自己的脚没了知觉,像是被虎台钳子夹住,一动都不动不了。旺财用头去拱少年,那少年也纹丝不动,急的旺财直叫唤。

    老兵们从四周窜了出来,没动兵刃,怕刺激到少年,少年把云烨放开,一胳膊就把旺财的大头打到一边,把猪肠子放在云烨手上说:“这就算是聘礼了,我爹娘去世得早,没有长辈说媒,只好我自己来,晚上我会去找你妹子详谈此事,对了,大舅哥,我的名字叫单鹰,我来自二贤庄。”

    说完在老兵们的围困中三扭两不扭像一条蛇一样滑出了包围圈,走的时候还抱拳对云烨说:“你尽可以布下陷阱,也让大舅哥看看妹夫的手段。”

    云烨就像被雷击了一样呆在大路中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家伙一定就是那个凶残的杀手,只是他为什不杀我?以他的手段,想杀我只是转眼间的事,二贤庄?这地方为什么这么熟悉?

    制止了老兵们要继续追赶的举动,吩咐全部会家,准备应付这家伙晚上的突袭,这种人云烨是头一回见着,也是头一回打交道,熙童算是高手,但是和这家伙比还是远远不及,这已经和传说中的空空儿,精精儿是一类人物,这家伙说晚上会来,说不定就一定会来。

    “小子,我今晚会和大丫在书院的迷阵等你,只要你能破开迷阵,万事就随你。”云烨忽然高声对着天空大喊。

    一个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好,痛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若失败,随你处置。”

    “嘿嘿,”云烨笑了起来,小子,你身手好又如何,还不是要在老子面前喝洗脚水,那座迷阵这些天被喜欢稀奇古怪杀人方法的李二改造的一塌糊涂,公输木都赞不绝口。

    云烨自付连十丈都走不过去,就不相信,你会闯过去?影壁的密码不知是李二故意的,还是真的忘记了,总之现在没人知道,不行,这家伙太诡异,还是找孙先生要些药物布在迷阵里比较妥当……

    回到家,刚回到自己的卧室,辛月就哭的稀里哗啦,抱着云烨不撒手,仿佛一松手,云烨就不见了,任由她抱着,云烨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慰她,他自己也感觉从地狱里打了一个转。现在回想,才发现自己的举动,实在是太鲁莽了。

    把事情的经过讲给辛月听,辛月漂亮的小嘴张的老大,瞅瞅桌子上的那挂猪肠子,再看看自己,想想小小年纪就显露出温柔贤惠本质的大丫,这个十三岁的小丫头有如此的魔力?让一个杀人如麻的恶棍甘愿放下屠刀,自己往夫君的陷阱里钻?

    云烨却在回忆二贤庄这个地名,却不由的低声唱起了一段秦腔:“弟观你文字好八卦灵验,命小子搬你到二贤庄前,你言说二贤庄莫可久站,修一座贤下府兄把身安

    这七月二十七秦母寿宴,我弟兄同拜寿贾家楼前。”

    辛月迷惑的听云烨唱奇怪的小曲,自己从来没有听到夫君唱过歌,怎么今天这个时候居然有兴致唱起了曲子,声音古怪,曲调难听,却有一股雄浑的意味在里面。

    全明白了,居然真的有二贤庄这个该死的地方,这个叫单鹰的小子,居然真的是单雄信的儿子,他老子武德四年被尉迟恭击败,最后被杀,部曲也被牛进达埋进万人坑,骑兵纵马两日,踏为平地,老程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唏嘘不已,自己与单雄信相交莫逆,最后却眼睁睁的看他被斩头,却无力营救,这是他一生中最痛心的事,牛进达也为此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只说还是给单雄信留了一条根,没想到这条根如今长成了一颗带毒的野藤,说不定就会要人命。

    从天上掉下来的小子,难道说准备要演绎出一场完美的复仇好戏?这事情还需要遮掩过去,这个混蛋既然今天没杀我,就说明他对云家没敌意,至于刺杀李二,云烨一直认为这是活该,手底下几十上百万条人命的血债,跳出来一两个想要干掉他的人,一点也不奇怪。

    这事情得小心了,李二当年既然没杀单雄信全家,现在只要不知道这家伙刺杀过他,说不定也会放过单鹰。

    事情得有两手准备,一旦单鹰还准备完成自己的复仇大业,今晚就应该是他的最后一个夜晚,如果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应该把他迅速的丢给程牛两家处理,自己不沾因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