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家事繁杂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少年人吓得大叫一声就蹲在地上,裤裆里已经有了水渍,为首的大汉把少年人拎起来,眼神忽然僵住了,他看到少年人身上有血渍,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后面的同伴见事情不对,横刀架在少年人脖子上,随时准备划过。

    “身上的血渍哪来的?”大汉眼中有些疑惑,这个瘦弱的少年人不应该是杀手,杀手如果尿裤子就太可笑了,不过百骑司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人不可貌相。

    少年人艰难的把手指向后院,剩下的几条大汉就交错着冲向了后院,除了一头正在最后抽搐的肥猪,什么都没有。

    “店里只有你一个人?”大汉四处张望着问少年人。

    “俺娘过世了,家里就我一个,我是杀猪的。”

    几个大汉不再说话,反而帮着少年人把肥猪放到热汽腾腾的大木桶里,就离去了。

    大汉走后,少年连湿裤子都没换,拿着浮石开始褪猪毛,鱼店外满地的死尸仿佛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一个为了生活杀猪的少年。

    把猪毛褪尽后,他轻易地就把一头两百斤的肥猪挂在架子上,在下面接上木盆,手腕子一翻,一把解手刀就出现在手上,随手一挥,猪的肚子就被刨开,肠子连着猪肺哗啦一下就掉在盆子里,再把猪的心肝肾全部切下来后,又从架子上拿下一把斧头,屏住呼吸,闭上眼睛,猛然间挥斧,只听一声轻微的嗤啦声响过后,这头猪立刻就被从脊骨出均匀的被劈成两半。

    他把大锅洗刷干净,从井里拎上来几桶水倒进去烧。又给灶台下扔进去几块松柴。这才起身进屋子里换了一声干净的衣服。

    猪肠子被他洗了三遍,已经很干净了,但是他还是用一点豆面再细细的搓一遍。这些活本来就是女人干的,云家那个花衫子的小娘子就很适合干这个活,手白的像葱白。指甲上才用胭脂花染过,红红的很美,反正他哥哥很喜欢吃猪肠子,了不起以后的猪肠子全给他,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把她娶回来?

    市集又开了,皇帝的车架已经离开,这些都与他无关,他的仇已经报了,猪肉很好。四指的肥膘子肉是庄户家的最爱,一头猪两个时辰就卖完了,看样子今晚能睡个好觉了。只是那个花衫子的小姑娘没有出现。难道说他哥哥今天不吃猪肠子了吗?

    云烨哪有心情吃猪肠子,鱼店里那具凄惨无比的尸体让他呕吐了一地。白花花的脑浆子糊的满地都是

    两个眼睛珠子在楼板上来回滚动,像是要告诉他什么。

    老兵们对于阁楼里的另外一个人是如何里去非常的感兴趣,老江按照当时的情形复制了一遍现场,先是一锤子敲开第一架八牛弩,然后又敲开第二架,再反手用木槌敲开假人的头颅,又站在地上把假人的头颅再砸几锤,抬头看着房顶上的窟窿,一纵声攀住了檩条,脚上头下的翻了上去,可他刚一露头,就被对面的弓箭手发现,连着几次都是如此,让他丧气无比。

    “侯爷,这个人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军营里有这种身手的人不多,年纪不会超过三十岁,老夫的年纪到了,身子没有了以前的灵活,现在这活干不了。”

    听老江说完云烨更愁了,家门口有这样一个祸害怎么得了啊,这全家还出不出门了。

    “侯爷不必担心,这人出手只会是一次,一击不中远遁千里,是这些人的信条,他们绝不会再出手第二次,老夫很肯定。‘

    见老江信誓旦旦这样说,云烨只好选择相信,他对古人的这些莫名其妙的信条半信半疑,老江他们却笃信不疑,就连其他老兵也这样说。

    窦燕山不见踪影,鱼店的十六个人死了十五个,还有一个失踪,这些都是隐患,不由他不头大,官府已经开始全力缉拿窦燕山,想必关中他是呆不下去了,天下这么大,他一定会隐藏在一个幽暗的角落里,等待下次的出手机会,他不会放弃的,云烨很肯定。

    云家的人都在外围,动手的是百骑司的人,死了八个,洪城差点被攻城凿给钉在地上,至今还心惊胆颤,儿臂粗的弩箭就贴着他的背心掠过,那种要命的呼啸声,至今还在耳边响起,他不怕死亡,见得死亡也已经很多了,当他看到自己的六个兄弟被五尺长的弩箭串在一起的时候,从心里冒凉气,一个人只不过被穿过了大腿,可是还没等到云烨施救,他就早早的就失血而亡了。

    京城里呆不成了,妖魔鬼怪越来越多了,从悬崖上往下跳都死不了的人现在一抓一堆,书院学生最喜欢的活动就是跳悬崖,说是想试试那种在高空飘荡的神仙感觉,打板子都禁绝不了,被打了板子一瘸一拐的满世界臭显摆的人会被当成英雄对待。刘献在悬崖上专门派了守卫,就是不允许有谁再跳,都是家里娇生惯养下的,出了人命没法子交代啊。

    云烨顶着湿布帕子在树荫里呻唤,长一声,短一声的,辛月趴在她身边打盹,大丫穿着她最喜欢的缠枝花的粉裙子从水盆里捞出另一块湿布帕子,给哥哥盖在头上,十三岁的小丫头长得白净惹人喜爱,最难得性子温顺,一天都窝在绣房里不出去,和小丫那个混世魔王就不像是亲姐妹,要不是云烨打发她给自己买猪肠子,她一辈子都不愿意出府门一步,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非常的恐怖。

    一头巨大的肥猪把后院的门悄悄拱开,小丫就骑在猪身上,那头猪很乖巧,小丫让往东就绝不会向西,忽闪着大耳朵喘着粗气哼哼的跑了过来,大丫来不及阻拦,那头肥猪就把湿漉漉的鼻子凑云烨脸上,拱两下,正在发愁的云烨转头就看见一张巨大的猪嘴似乎还要拱自己一下,一咕噜就爬起来,撒着鞋子就准备收拾小丫。

    小丫咯咯的笑着喊:“憨憨快跑,憨憨快跑。‘那头肥猪也知道事情不妙,扭着肥硕的屁股一溜烟的就冲出月亮门,还把抬水的两丫寰撞翻在地,在小丫的笑声中钻到花园里不见了。

    新月连忙把云烨跑丢的鞋子给送了过来,捂着嘴偷笑,小声的说:“今晚不许亲我,刚刚被一头猪亲过,侯爷这可是没脸了。”

    云烨颓然的倒在躺椅上,大丫赶紧给哥哥擦脸,现在就这丫头惹人心疼,剩下的没一个好的,云烨的放牧式教育完全失败。

    小东现在成了财迷,一天到晚抱着自己的钱罐子数来数去,数量上如果觉得不满意,就会拉扯哥哥的衣衫,指指钱罐子,意思让云烨给她填满,反正云烨已经给她把许多罐子填满了,可是都不知哪里去了,现在还是抱着一个空罐子找哥哥要钱。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侯爷从不在乎,几十文钱,小意思,要了就给,直到昨天小东开始不要铜钱,反而塞给了他一大堆,又从哥哥荷包里掏出两个银饼子才心满意足的拿走。这才引起云烨的主意。

    现在不知为什么,市面上的银子开始涨价了,一两银饼子换一千枚铜钱的事情没有了,现在需要一千一百枚才能换一俩银饼子,这丫头从哪里知道的?难道是天生的金融高手?

    小南最喜欢呆在厨房里折腾吃食,自从哥哥上回用鸡蛋糖霜,面粉就烤出一种极为松软的点心给婶婶庆她就迷上了那东西,绵软松香,入口即化,是她最喜欢的点心,可是哥哥太懒,不愿意经常做,自己央求了两回,还被奶奶骂

    ,说是不许再让哥哥下厨。

    一发怒,就自己做,有什么呀,不就是鸡蛋糖霜,面粉么?一天之内烤了八回,云烨就尝了八回,吃的他想揍人,好东西全便宜小丫的那头猪了,忍无可忍之下,教会了她烤蛋糕,现在都知道给蛋糕上抹果酱了,一天到晚的不吃饭,就吃蛋糕,小嘴吃的红红的,已经胖的要不成了。

    小西小北还好点,除了喜欢耍棍子没有其他爱好,屋子里全是程处默送的小刀,小枪,小弓,从早上就开始跟着旺财在花园里跑步,到了晚上,还要拿着小弓箭对着香头练眼力。

    这都是程处默这个混蛋造的孽,不知道从哪里给请来一个女的二百五师傅,不知道学认字,刺绣女红,就知道练武,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整天穿的和男孩子一样,云烨都快认不出来了。

    最让他伤心的是润娘,一天到晚的待在秦家,大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害臊,只是说秦家有两只猞猁,好看,云烨不能提秦霜,一提秦霜就急眼,猞猁这东西是猛兽,奶奶不许她把那东西带回家,一家子全是妇孺,伤着谁就不好了。

    一娘在学习礼仪,看的云烨心疼,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一个时辰,眼看着汗水往下流,连擦都不许,本来要冲进去的,被婶婶死死抱住哀求:“知道你疼妹子,可是女孩子是一定要过这一关的,要不然嫁过去会有人说云家的女儿不懂规矩,丢云家的脸面。”

    “哼,云家出了我这个长安三害之首,那里还有脸面可言,我妹子就该自由自在的活命,谁敢欺负她,我要他的命。”

    最后善良的一娘都哭着说自己受得了,不要哥哥担心,云烨只好长叹一口气,独自去花园睡觉去,一睡着说不定就没有烦恼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