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八牛弩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想要忽悠皇帝,就需要极高超的情商和智商,很明显云烨两者都不具备,他能有的就是从历史上学来的那些手段,还不能是唐朝以前的,这之前的历史,李二远比他清楚。

    余秋雨说过,我们的历史太长,权谋太深,兵法太多,黑箱太大,内幕太厚,口舌太贪,眼光太杂,预计太险,所以存在构思过度这回事,云烨深以为然。

    那些留下来的记载,无不是几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意外,因为稀少,所以才会被史书记载下来,平常的日子里,还不是和平常人一样的过?平淡的日子要远比刀光剑影的复杂时刻多得多,没有谁可以在长时间的活在需要大脑高速运转的环境里,那样的人是疯子,比如希特勒。

    李二事实上是一个很注重情感的人,这话说出去,一定会有人抽耳光,说不定还会吐几下口水,他囚父,杀兄弟,杀儿子,杀女儿都干过,唯一没有那规模的砍杀过功臣,似乎他对外人,远比对自己人还要好,连尉迟恭这种带有污点的马仔都好好的寿终正寝,不能不说他的胸怀是非常宽广的,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则走狗烹,这条惯例在他的身上没有出现,哪怕是侯君集造反,他都流着泪向大臣们为他求情,虽然有做戏的嫌疑,可是侯君集的妻儿老小到底活了下来这是不争的事实。

    唐朝的历史算得上是一段非常可信的历史,因为他连皇宫里的丑事都记载的非常详细,就这一点,云烨认为,李二在封建帝王中间,算是一个还可以抢救一下的存在。

    云烨在拯救李二的灵魂。有人却很希望可以把李二从肉体上消灭。前面的杀手成绩很不理想,长安城里的几个大的门派,都被官兵围剿殆尽。

    洪城算是彻底的疯了。从云家送来的杀手,虽然一个已经半疯,一个舌头彻底失去了缩回去的功能。一天到晚的嘴边搭了着一根舌头,很像大热天里狗吐出的舌头,口水淋漓的很恶心。

    百骑司不嫌弃,洪城更是如获至宝,长安城的损失需要有人来补偿,罪过需要有人来背,他已经被云烨搜刮的屌光毛尽,赔不起损失,所以他就把矛头指向了那些帮派。多年来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买卖,家财丰厚,不取一下实在是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这些年被祸祸的百姓。

    事实证明。所有的黑势力在国家机器的扫荡下,都会如同夏日的冰雪。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洪城的决定是英明的,从长安城的犄角旮旯里共计扫荡出铠甲两百六十七副,受管制的长短兵刃不计其数,让洪城最汗流浃背的就是俩副八牛弩的出现。

    一箭三发,力贯重甲,攻城的时候,士兵可以抓着被钉在城墙上的标枪攀援而上,如果皇帝出行,有人在五百步之外开弓,洪城都不敢想象后果。

    老虎盟的大当家的就挂在刑讯间的木架子上,往日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白老虎,现在像只病猫,在洪城冰冷的目光下瑟瑟发抖,不住的哀求。

    “八牛弩共有几架,从何而来,剩下的都上哪去了,说清楚我赏你一个全尸。”

    白老虎还想狡辩,眼睛珠子一转谎话就要出口,洪城见多了这种人,不吃到真正的苦头,不会交代的,手起刀落,白老虎的四个手指就被斩落下来。

    惨嚎声响起,很像老虎的咆哮声,这或许就是白老虎名头的来历。

    白老虎的交代让洪城的心彻底凉了,还有两架,被不知道姓名的人花了三千贯买走了,被拆成零散的部件带出了长安城。

    天上几只信鸽腾空而起,地上一队骑兵纵马奔驰,虽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方向却很一致,都是玉山方向,马上的洪城恨不能肋生双翅立刻赶到玉山。

    老兵赶着一群羊在山脚下放牧,自己的儿子马上就要成亲了,将来到家里祝贺的都是一群吃货,没有肉可不行,三间青砖的瓦房就坐落在大路不远的地方,毗邻的是狗子家的三间房,云家盖房子的手艺没的说,十天工夫,房子就起来了,高大宽敞,连门楼都是青砖修砌的,蝙蝠砖,兽头瓦当,气派啊,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住上这样的房子。

    想起云家管事的道歉话老兵心里就暖暖的,红砖没有了,都上了京城工地,实在是腾挪不出来,只能用青砖将就,云家的话不实在,请老兵和狗子原谅,如果等两三个月,就会有红砖了。

    老兵笑了,对管事的说:“抓个奸细就有这样的好处,还求什么,青砖就青砖,我祖上就没住过有瓦片的的房子,红砖那是贵人们用的,乡下的苦哈哈用那东西会折寿。有青砖已是云家厚道了,摊上这样说一不二的富贵人家是农户的福分。”

    眼看着房子一天一个样,分格子的窗户安好,又用白灰粉了一遍,云家还特意用剩下的砖头给两家人盘了一个大炕,好东西啊,这下子冬天就好过了,老寒腿在热炕上烙烙神仙都不换。

    吆着羊准备回家,新房子还需要晾几天才能住人,每日里不看几回,心里就像少了什么东西,虚的厉害,昨天愣子就忘了把窗户关上,这样是起了风,还不把窗户刮散架啊。

    赵家的闺女就是一个狐狸精,整天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把愣子迷得颠三倒四,庄户人家能经得起那个败家娘们的折腾?揍了愣子三回了,就是不言语,也罢,随他去了,将来日子过不好,别想着老子会帮你,今天老兄弟们都会来,宰一只羊,喝些酒,就不和你这个傻小子置气了。

    几辆马车从大路上飞奔,这是谁家的败家子?一点也不怜惜牲口,运东西么,谁家会吧牲口赶得像兔子?马车转瞬间就来到跟前,一个黑衣大汉跳下马车张嘴就问:“这里到云家庄子还有多远?”

    不想搭理,没一点礼数,问路都问的招人厌,不过看到那黑衣人身材健硕,脚下扎实,说不定是哪家豪门的家奴,这些天见得多了,成天的往玉山跑,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就对黑衣人说:“还有不到二十里,不过到了云家庄子,你们得把车赶得慢一些,要不然云家的护卫会把你们赶走。”

    几枚铜钱扔了过来,掉在老兵的脚下,黑衣人又赶着马车快速的离去了。

    老兵把掉在土里的钱一枚枚的捡起来,用布擦干净,摞的整整齐齐的放在路边的石头上,叹口气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知道惜福了,铜钱都到处乱扔。”再看看地上的车辙嘀咕一句:“装着和八牛弩一样重的东西还没命的催马,造孽哟。”

    羊又跑了,捡起一个土坷垃,远远地投过去,正好打在头羊的角上,羊群又开始往回跑,老兵嘿嘿一笑,自己的投石手段还没有丢掉。

    云家门口的集市现在成了每天都有,开始每个月只有初一十五两天,后来改成每七天一次,无奈买卖家越来越多,现在干脆成了每天都有,谁要是有东西,就来卖,县衙也在云家附近盖了一间牙市,负责管理这些商家,商家需要缴税,十五税一,农户不需要,这是云家特意要求的,当初允许农户在这里卖东西就是想给老百姓一个方便,如果缴税,还算什么方便。

    新开的商家很多,周大福开的鱼市就是其中一间,从渔夫那里把鱼收上来,再卖出去,从中牟利,当然鱼是杀好的,把刺挑的干干净,买家只需要把鱼肉买回去,或蒸,或煮,再配上鱼店的调料,就是一顿美味,尤其是云家,每天都要,老奶奶最喜欢吃。

    今日周大福就站在鱼店大门口,身上裹着围裙,不停地和周边的熟人唠着家常,说这生意,很是热闹,只是他的眼睛不时地往街市口看,似乎在等着什么。

    当覆盖着油布的马车缓缓驶进街市,周大福的眼睛一亮,和旁边的人告一声罪,说是自己的新家当运来了,需要接交,就匆匆的迎了上去。

    人来人往的街市上,覆盖着油布的马车很多,周大福的这两辆一点也不起眼,一直驶到后门,后门有一个大门,很大,足矣让马车驶进来。

    院子里窦燕山就站在那里,派到玉山的杀手全部失踪,他就知道不好,远远地躲在长安城外,等待机会,李二在玉山的消息传来,让他又看到了希望,只是近身刺杀,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有远程才能奏效,远程攻击武器是朝廷严厉禁止私人拥有的,军中的弩箭,他还没本事弄出来。

    作为土生土长的长安地老鼠,周大福却知道白老虎有这东西,花了大价钱弄来了两台八牛弩,这才有了刺杀的资本。云家门口的长街是李二回京的必经之路,在这里刺杀还可以起到一石二鸟的效果,一旦李二遇刺,不管成与不成,云家都会大难临头,军队在地图上以云家为圆心画圈圈,圈圈里的人啦,狗啦,都会是清缴的对象,这是惯例。

    抚摸着油光发亮的木质八牛弩,窦燕山闭上眼睛,有这东西,李二被刺杀的可能性有八成,云家则是十死无生,想必爷爷的在天之灵,会很欣慰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