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赵延龄的狂喜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吃的四平八稳,对于银针变黑毫不在意,又拎起一个焦黄的韭菜盒子继续厮杀,可怜的无舌汗如雨下,靠在阳台栏杆上,瘫软无力,刚才他仿佛从地狱里走了一趟。

    担忧的看着李二大嚼,无舌半天才直起身,他有活活捏死云烨的打算。

    “教你个乖,无舌,银针可以试验出的毒物很少,也就是砒霜一种而已,或者说是所有含硫的毒物,你不需要知道什么是硫,你只需要知道书院制造出的砒霜银针是查不出来的,你再去找一些毒蘑菇试试,就知道用银针查毒有多么可笑了,陛下身系国运,你们就用这种简单无效的手段保护陛下?你自己也找一些鸡蛋,看看是不是所有的鸡蛋黄都可以让银针变黑,如果……”

    “如果他错了,是不是要到书院里来做教习?一边和孙思邈学习怎么验毒,顺便再把你那些傻头傻脑的学生教成武学高手?”李二剔着牙,鄙视的瞅着云烨,一口就道破了他的龌龊心思。

    云烨张着嘴巴说不出来话,自己谋算了无舌好几天,好不容易就要见效果了,却被李二叫破,一番心血付之东流,叫他如何不沮丧。

    “你小子一来见不得好东西,见到了就想弄到手,唐俭家的明月玦在你手中了吧,听说程家的白玉玲珑佩也到你手中了吧,你不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就是有把宝物归拢之后藏起来的坏习惯。

    对于人才也是如此,公输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反正朝廷的六品官位被他弃若敝履,许敬宗也是一位人才,如果不是品德的原因,朕会容许你把他带到草原上受尽折磨?回来之后性情大变,做事情几乎滴水不漏,那个盗墓贼你都能把他的才能榨得干干净净,小子。朕不得不说一句。好本事!如今又把魔爪伸向了无舌,这些天朕冷眼旁观,就是想看看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今日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一大段话说完就捧腹大笑,只要云烨吃亏,他就喜闻乐见。

    无舌也大笑起来,脸上重重叠叠的褶子似乎都伸展开来,如同绽放的菊花。笑完就地身施礼,话说的诚恳无比:“老奴八岁就净身入宫。伺候过前隋三位皇帝,如果不是陛下把老奴简拔于微末,我这残缺的身子就会如同烂泥一般遭人践踏,那怕我身怀武功,所以老奴发誓一生效忠陛下,虽九死而不悔。

    前些天见云侯不待见老奴,以为这世上有学问的人都不会看得起我这具残缺的身子,如今。云侯的用心被陛下看破。莫要难堪,云侯,你可知老奴心中是如何的骄傲,我一介宦官,能让世上有数的聪明人动心思招揽,是我莫大的荣耀,更不要说是到最好的书院做先生,这会让我埋在地下祖先都感到荣耀。云侯。等到老奴有一天气力衰竭不堪驱使,我会向陛下求告归老,那时候,玉山书院还有老奴的一席之地吗?”

    云烨跨前一步,握住无舌作揖的双手,对他说:“只要陛下允许,你愿意来。我会给你留下一间办公室,书院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

    “哼,将朕的军啊,这一趟书院来的亏啊,一个用得好好的奴才,心就这么飞了,也罢,无舌,你在朕的身边再留三年,到时候朕会允许你出宫,去书院教书,完成你光宗耀祖的心愿。”

    无舌顿时趴在地上叩头不已,呜咽着说不出话来。而云烨则沐浴在李二仇恨的目光中打了一个寒颤,那种要挨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陪着李二在东羊河上泛舟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他喜欢主动,所以打算自己操舟,在河水里转了七八个圈子之后,他又看中了人家的竹筏,说云烨安排的什么破玩意,整条河里,就他们坐船,人家都划竹筏子,自己坐条不听使唤的破船,大煞风景。

    李恪撑着筏子载着老娘,弟弟玩得痛快,阴妃也和李佑一起撑竹筏,母子二人把竹筏划得飞快,李佑还喊叫着要和李恪一决高下,再也看不出一丝的纨绔之态。

    最懒的就要数李泰了,支一把油纸伞,自己缩在躺椅上,拿着一卷书,知道他没看,是在他老子面前装样子的,睡觉睡得口水都流下来了,完全不顾站在筏子后面黄鼠的辛苦。

    李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最喜欢支使黄鼠,云烨把黄鼠喊过来,准备换筏子,无舌从船上一跃就跳到竹筏子上,对黄鼠只说了一个字:“滚!”听话的黄鼠立刻就跳下水,顺着水流就飘走了。

    云烨把睡得迷迷糊糊的李泰从躺椅上拎起来,非常狗腿的请李二躺好,很自觉地把竹篙分给了李泰一只,自己拿一只,按照李二的吩咐,逆流去追赶已经跑远的李恪,李佑。

    撑筏子撑的手脚酸软,终于追上了他们,李二却改变了想法,不想和自己的妻儿嬉闹,准备和槐树下饮茶的李纲他们君臣叙一阵子话。

    每个老头手里都抓着一个茶壶,滋溜滋溜的喝的愉快,李二一伸手,无舌就从背上的锦盒里掏出茶壶递给李二。李纲他们远远地就起身,做长揖恭迎李二的大驾。

    “李师,多日不见,看你健朗如昔,朕就欢喜。”李二打着哈哈说废话。

    “陛下难得偷闲片刻来玉山巡幸,是微臣等人,以及书院千名学子的福分,没有让陛下游览的尽心,是微臣的罪过。”

    赵延龄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把一个竹编的躺椅放在阴凉处,请李二落座。而后自己从一个小木箱子里掏出了自己心爱的煎茶器具,用干透的松果点着了小炉子,准备请皇帝陛下品一品自己拿手的煎茶手艺,他现在就这爱好,做官的心思早就淡了,只是对自己的茶艺被冷落,一直耿耿于怀。

    书院里现在很流行冲泡的清茶,什么都不放,看白瓷碗里的茶叶上下浮沉就是一种乐趣,有好事的最喜欢自己买来新鲜茶叶亲手炒出的新茶,虽然手被烫的如猪蹄,依然死不悔改。

    如今皇帝陛下来了,赵延龄岂有放过之理,上回皇后就很喜欢,夫妻一体,没理由皇帝会不喜欢。再说他已经改良了饮茶之法,真正的高雅中透着天地至理。

    云烨上回品过之后,评价为刷锅水,这等俗人,哪里能体会得到蜀中神韵,水气飘渺如同巫山之云,鱼眼翻浪致使清气上升,水花翻腾犹如长江拍岸,气势雄浑,雅量高致,更难得自己用微火培烤茶饼,待它青中泛红之时,以碾子碾碎,状似松花,层层叠叠,再施妙手调配,泡沫均匀,无重叠,在青绿色的茶杯中宛若太极,就是少了两只鱼眼,自己费尽心思,才用猪油代替,撒上细盐,葱姜全部弃之,都是恶俗之味,蜀中风韵唯有红桔,研细的橘皮撒在上面宛若朝霞,皇后就赞不绝口,是为知音,云烨无赖子,长安三害之首,岂有资格品论吾茶质好坏。

    赵延龄三绺长须在胸前飘拂,气势俨然,法度森严,一壶茶被他演绎的精妙无比,待无舌吐着舌头试完毒,第一杯恭敬的递给皇帝陛下,然后再分给众人,李泰都有一杯,独独越过云烨,这种粗俗之人,不值得一晒。

    无舌为自己的主人悲哀,李泰苦着脸想把茶送给云烨,李纲大声的评判说是好茶,就是不往嘴边送,元章咬着牙一口而尽,伸出了大拇指,玉山先生是真的喜欢,嗅着茶香抿了一口,眉花眼笑,离石喝完之后,一言不发,但是轻微的反刍状态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胃。

    李二喝了一口,啧啧称赞,居然请赵延龄能否再来一壶,他还没有尽兴,自己父亲的表现让李泰极为后悔自己刚才把茶水倒在袖子里的无赖行为。

    斜着眼睛看着一脸期待之色李二,云烨想想长孙饮茶后欢喜的神情,若有所悟,自己在后世的时候,去牧民家里做客,酥油茶是待客的好东西,可他们都是少数民族啊。

    再回想一下李家诡异的身世,长孙的姓氏,忽然明白了,那些吃牛羊肉的种族,都喜欢带着油腥味的茶水,在李二,长孙身上说不定就是身体基因带来的遗传。

    赵延龄高傲的从云烨面前经过,还发出轻微的哼哼声,这是他对云也极度蔑视之后才会有的神情……

    李二灌了一肚子的猪油,身心皆畅,再有元章先生古琴相和,真是美到了毫颠,李纲古音吟哦《洛神赋》离石挥毫作《槐下诸贤图》,李二起舞,云烨落荒而逃。

    尚未饮酒,诸人皆醉,熏熏然相扶而归,李二登舟,尚有琴音相送,一程,又一程……

    船影转过山角,李纲大呕,元章大怒,玉山揪着云烨耳朵咆哮如雷,离石手掌不停地变换形状,唯有赵延龄尚自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中不问世事。

    “小子,拍马匹这种恶心事你居然让老夫

    等人去做,就不怕天打雷劈么?刚才老夫强忍着弹琴,至今心中还痛苦不堪,老夫的节操何在?”

    “皇帝要当院长,我们不能一昧的从利益上着手,还需要从感情上

    下手,让他对书院生出情感,这才是书院万世长存的道理,人的感情很奇怪,有了这东西,对错都在其次,诸位先生为书院的大利益,做一下小人没什么不可以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