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孕事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窗前不停鸣叫的山雀把李二从沉睡中唤醒,睁开眼就看到雪白的屋顶,很陌生,回忆了许久才想起来自己昨夜是在杨妃那座精致的令人发狂的小楼里下榻的。

    天色微曦,透过雪白的纱幔,窗外的绿树婆娑,一小股凉风调皮的把纱幔掀动个不停,揉一揉发困的腰,李二瞅着枕边依然春睡得的杨妃,不由得嘿嘿直笑,昨夜的癫狂,让他心满意足,多久没有这种少年的冲动了?

    杨妃居然是含着指头入睡的,自己和他同床共枕这么些年,居然头一回发现她睡着的样子如同婴儿,毯子被踢到一边,露出令他几欲发狂的曼妙身姿,很想再一次把杨妃搂在怀里肆意蹂躏,门外却有了动静,给杨妃盖好毯子,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哪怕是无舌这个阉人。

    轻咳一声,立时有宫女鱼贯而入,跪在地上准备伺候,却没有了往日繁多的香汤,正准备要问,身后却有一袭温热滑腻的身体拥住他的后背。

    “你醒了,朕见你睡得香甜,不想打搅你,现在到了朕每日习武的时间,你若是困倦,就再睡一会,这里不是宫中,那些礼仪就让他见鬼去吧。”

    “她们不知道怎么伺候你,还是我来吧,这里都是新奇的东西,她们不会用。”杨妃的身上已经穿上了一袭纱衣,盈盈起身,拽着全身上下只余一条短裤的皇帝,去了洗手间。

    澡洗的时间长了点,从洗手间出来的李二抱着赤裸的杨妃把她送到了床上,哈哈大笑着推开门,神清气爽之极。

    无舌的身上湿漉漉的,山间的晨露寒湿,一看就知道他在楼下守了一整夜,李二很喜欢守规矩的人,尤其是身边的人都知道皇帝的规矩最好不要去挑战。目前为止,挑战皇帝规矩的人能好好的活在世上,并且活的十分如意的人只有云烨一个。

    如果是其他臣子,这时候就该守在楼下等候皇帝的吩咐,而云烨到现在都没有踪影,似乎他自己的事情比皇帝的事情还重要。

    接过无舌送上来的长剑,挽了一个剑花,准备开始一天的晨练。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传来,无舌抬头看一眼山上的岗哨,没发现警讯,但是他依然来到路边,准备看个究竟。

    尖利的哨音传来,还有奇怪的口号“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紧接着就有一大群人齐声回应:‘一二三四。”这是什么怪口号?无舌愈发的奇怪。

    长长的队伍从山脚下绕了过来,原来是书院的学子,他们也在晨练。刘献赤裸着上身,跑在队首。遒健的肌肤似乎在闪耀着光泽。

    李泰也光着上身,李恪也是如此,哥俩一人拖着一个同样光着上身的弟弟跟着跑,身后的一大群人也都光着脊梁,跑的汗流浃背。

    李二拎着剑站在篱笆里面好奇的看这支队伍,对自己儿子的表现还是满意的,尤其是俩个大的知道拖着小的跑。尽到了自己做哥哥的责任,李二对自己的兄弟很凶残,但是他绝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向自己学习。兄友弟恭,是他梦想里的情形,如今亲眼看到,自然欣慰异常。

    看到皇帝陛下站在路边,刘献那里还敢再跑,一声令下,队伍停了下来,自己快速的跑到李二面前,单膝跪地,觐见皇帝,他没有开口,知道皇帝不愿意表露身份,但是礼仪他不敢缺。

    “很好,喂鸡起舞为祖逖旧事,书院能够一以贯之,很好,你们继续吧。”李二一挥手,刘献就准备归队好继续跑步,谁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李黯,李佑却从队伍里窜了出来,跪在地上大呼救命。

    李二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被破坏殆尽,听着李佑上气不接下去的诉说云烨是如何如何的对他们不敬,李黯信誓旦旦的诉说云烨是如何把李佑剖腹挖心,给他换上一副羊心脏的。真是说着伤心,闻者流泪,李二的面色越来越黑,云烨干了些什么,他当然知道,那是他同意了的,现在只是恨自己一世英明,为何会生出这样两个废物的。

    李恪,李泰,向刘献请示之后出列,李恪一巴掌就抽在李黯的脸上低声训斥:“闭嘴,再敢说一句,我会揍死你。”李黯对自己强大的哥哥十分害怕,乖乖闭上嘴,李佑还准备要说话,被李泰一脚踹在屁股上,李佑见李泰面目狰狞,也乖乖闭上了嘴。

    “父皇,都是孩儿对弟弟疏于管教,让他说出如此荒谬之言,请父皇责罚。”李恪跪在地上为自己弟弟求情,李泰一向不喜欢李佑,见李恪如此,自己也只好请罪。

    “云烨干得好啊,他怎么没给你俩换上一颗石头做的心,如果他做到了,朕会重重赏赐他,李佑李黯,云烨的所作所为都是朕允许了的,只要是对你们的教育有理,朕允许他做任何事,别说换心,就是换头,朕也允许。”

    皇帝在发怒,队伍中却有一个家伙咕咚一声就栽倒在地上,李鹏程!刘献很奇怪,这家伙虽然瘦弱,身体却强健的像头牛,今天才跑了四里路,没理由会累晕过去。

    李二也担心的看着学生,以为跑路太多,给累晕过了,这些人现在都是他的弟子,将来要用的,折损就不好了。

    李泰看一眼口吐白沫的李鹏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被李二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泰赶紧说:“父皇,您还记得昨日在书院有个家伙把球踢给您?”

    李二也笑了,指着李鹏程说:“是这家伙?”

    李泰张着嘴笑着点点头,有胆子对我父皇伸中指,却没胆子接受事实,以后可有话头笑话李鹏程了。

    李二挥挥手,大笑着离去,对跪在地上的李佑李黯再也没看一眼。

    辛月现在每天都要云烨鉴别一下她的肚子是不是有变大的趋势,原因就是老奶奶,姑姑婶婶每天见她先看的都不是她的脸,而是肚子,前天月事就该来,却没见踪影,这让她大喜过望,以为自己终于有了身孕,站在铜镜前面左看右看,恨不能现在就把大肚子挺起来。

    云家只有一根独苗,这在京城世家里面绝无仅有,所以她的压力很大,丝毫不顾自己才成亲一个月的事实就幻想自己已经是云家的大功臣,不过也是,只要她有了身孕,在云家的地位就会凌驾所有人之上,真正的太上皇,估计在家里滚着走都不会有人说闲话。

    “夫君啊,这肚子为什么还不赶快变大,妾身都等不及了。”说完还挠几下,似乎这样做就会把肚子挠大似得。

    “急什么,我们还年轻,成亲才一个月而已,这回也不一定就是,就你这个猴性子,有孩子也会被吓跑,赶紧的把我的换洗内裤拿过来,皇帝还在山上等着呢。”

    只要说起这些,辛月就会忘记自己怀孕的事,自己夫君需要多大的本事才能让皇帝等,在小一辈的媳妇中间,自己是最有面子的,去哪一家女眷的招待会都是中心人物,这个递个话求她给家里的说一声,能不能把她家的小弟塞进书院,那个恭维几句她的肤色,然后转弯抹角的说想要一瓶新出的兰花味的香水,那个端出来一盘子吃食,请她这个长安最著名的美食家的夫人尝尝是否可以上台面。

    就是那些不出门的老奶奶也经常把她唤进内堂,向她传授一些神奇的受孕法门,云烨昨晚就被她奇怪的动作吓住了,能把硬硬的腰弯到那个程度,云烨都为她的腰担心,赶紧把她翻过来,这都听见骨头摩擦的声音了,结果她依然如故,还说这样受孕的机会会大得多。

    这女人要不成了,想孩子都想疯了。

    云家的食物提一篮子,要不然见李二没借口说迟到的事,快马加鞭一路风驰电掣,眼看着太阳就要有两杆子高了。

    许久不骑马了,腰酸的厉害,当然还有昨晚那奇怪动作的功劳,揉着腰,上了小楼,李二一大早就捧着茶壶喝茶,还不时地捶捶腰眼,这个老淫棍,一看昨晚就没干好事。

    想上前,无舌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就出现在面前,夹手夺过食篮,将食物一一摆在桌子上,还用银针一一试过,最后每样事物自己都掰下来一块亲口尝一遍,这才准备请皇帝吃饭,话说今早皇帝见云烨没来,就说有好东西吃,从清早到现在,就喝了一碗莲子羹。

    李二坐下来,拿起一个包子咬一口,点点头,看来很满意,云烨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煮熟的鸡蛋,问无舌要过银针,把蛋白吃光,用银针在蛋黄上扎一下,抽出来后,整个银针变得灰蒙蒙的,无舌看看皇帝刚刚吃了一个鸡蛋,眼中的神色变得恐惧无比。颤抖着手指向云烨,却看见他一口就把那个让银针变黑的蛋黄吞了下去,还冲他挤挤眼睛。

    “你能不能不要再戏弄无舌行不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李二怒声对云烨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