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上天无路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从柔软的不可思议的床榻上起身,杨妃还沉浸梦中,昨夜做了一个最甜美的梦,儿时的甜美生活让她如痴如醉,披着头发坐在窗前,任由侍女给她梳头,她忽然站起来,推开窗,冰凉的晨风扑面而来,让她舒适的几乎呻吟出来。

    远处的那条石板小路上,两个少年在艰难地抬着一大桶水,前面的少年微胖,身子一趔趄,水桶里的水就洒出来一些,后面的少年就不停的指责。

    侍女掩着嘴偷笑,两个天潢贵胄抬水的样子实在是惹人发笑,水桶太大了,足有他们的身体大小,水也装得太满,为了不让尘土进去,还在上面覆盖了一层洗干净的大树叶,身体摇摇晃晃的如同不倒翁。

    两人放下水桶,李泰呲牙咧嘴的揉着肩膀,:“阿恪,水桶太大了,虽然我是你弟弟,你也不能虐待我,换个小点的水桶行吗?”

    李恪比他还累,水桶被李泰放的离他很近,往日里他一定会反对,可是今天,他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上回皇后来,住在书院里,自然离瀑布比较近,如今杨妃住在小楼里,抬水的路程足足远了一倍。

    李恪太了解李泰的为人了,抬一趟还凑活,要是让他抬两趟,他一定会耍赖的,所以李恪早早就订做了一个新的大木桶,就是为了防止李泰犯懒病。

    “阿泰,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最多下回母后来了,我再陪你抬水,我母妃好不容易出趟宫,需要好好调养一下,用最好的水。也是我们做儿子改尽得孝心。”

    李泰大节上做得很好。点点头,刚刚准备矮下身子继续抬水,忽然又站起来。在自己脑门上重重的敲了一记,对李恪说:“咱俩就是两头蠢驴,明明只要把把瀑布那里的干净水引过来就行。我们俩却在下死力气抬水,连尉迟大傻都知道想省力的法子,你我作为书院最聪明的两个学生,居然不知道,累死都活该啊,还没人同情,说不定云烨现在就躲在那里看咱兄弟的笑话。”

    李恪嘴巴张的老大,一里路的距离对他来说就不算是什么事,瀑布高。小楼低,水会自己流过来,只要把竹节打开。接起来就行。如此简单的法子,两人居然都没有想到。

    刚才还鼓起勇气想要抬水。忽然发现如此的劳累统统应该归罪于自己的愚蠢,一下子没了心气,那里还有力气抬水。

    “小黯,小佑,你们看,这就是蠢驴的下场,他们自己都承认了,你们以后可不敢学他们。”担心什么,就会出现什么,云烨领着李佑,李黯从那株大树后闪了出来。李佑,李黯哥俩一人手里拎着一个食盒,看样子是去给杨妃,阴妃送饭的。

    李泰一向以聪明人自居,这回被云烨抓了个正着,脸涨得通红,却无言以对,李恪也是如此。云烨上前拍拍李泰,李恪的肩膀说:“不过你们的出发点是孝心,做出再愚蠢的事情也可以原谅,毕竟百善孝为先,那个谁不就是大冬天的趴在冰面上用身体化开厚厚的冰面,给她母亲抓鱼,虽然用凿子凿冰,快一些,咱就是不用,这种二百五的做法,和你两位哥哥的做法,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恪,李泰现在很想咬死云烨,那条毒舌一直在喷毒液,书院早就对《孝经》里面的故事提出过疑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都是一群胡说八道的骗子,无论是哭竹生笋,还是卧冰求鲤,都是脑残才会做的事,云烨把他们和那个叫王祥的相比,无疑是在笑话两人是脑残,虽然不清楚什么叫脑残,但是从云烨嘴里说出来的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水抬了一半,自然不能半途而废,两人一言不发的抬起水桶继续前行,一路上在云烨语言的折磨下,哥俩一口气就把水抬到了小楼。

    杨妃阴妃站在小楼前早就哭的眼泪哗哗的,这就是书院的教育结果?阴妃极度的羡慕,杨妃掏出手帕给满头大汗的李泰。李恪两人擦汗水,一边擦一边流泪,阴妃还说姐姐好福气,有一个和王祥一样孝顺的好儿子,听得哥俩一头黑线。

    这边李黯忽然大哭起来,跪在地上抱着母亲的腿不松手,只是一个劲的哭,眼泪鼻涕流的满脸,委屈的都要抽抽了。

    好不容易止住哭泣指着云烨对母亲说:“母妃,我不要在书院读书,云烨是魔鬼,他把小佑的心挖了出来,换了一颗大羊的心,小佑现在只喜欢吃草,不喜欢吃肉,他说不定还把嘉王叔他们的心也挖掉了,换了狐狸的心,都是我亲眼见的,母妃,我不要被挖心,我想回宫。”

    阴妃疑惑的把李佑的衣衫拉开,见胸膛上光洁如昔,没有半点痕迹,刚要给李佑把衣衫掩上,没想到李佑也开始大哭,痛诉自己悲惨的经历。

    云烨站在旁边笑吟吟的看哥俩哭诉,李泰笑的腰都直不起来,李恪臊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把李黯的嘴捂上,杨妃则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摸样,阴妃同样如此。

    他们两个以前就编瞎话,从来没有像这次编的惟妙惟肖,什么满身伤痕的怪人,什么挖心挑肺啦,听得两位娘娘汗毛都竖起来了,却一个字都不信。

    李黯首先发觉事情没有朝自己预想的方向前进,他哥哥在发火,不过是对他,他母亲在生气,也是针对他,就连受害者李佑的母亲也对他俩不满。

    在看到云烨的恐怖的笑脸后,立刻就停止了哭泣,认命般的对母亲说:“刚才是孩儿做的噩梦,以后再也不说先生的不是了,孩儿会用功读书的。”

    李佑不解的回头看看李黯,自己两人好不容易说回真话,怎么就成做梦了?还准备再恳求母亲,谁知道母亲,一巴掌就拍在自己的后脑勺上,一脸的怒其不争的模样,这才晓得李黯为何说假话了。

    云烨拱手劝解道:“娘娘不必动怒,小黯,小佑,初到书院,什么都需要自己动手,自然觉得不习惯,日子长了,就会适应,小孩子认生在所难免,打他们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他们自己认为需要学习,这才能把书读进去,要不然就是死读书,读死书,没有半点作用。”

    趁两位娘娘回礼的功夫,云烨避过他们,给了李佑李黯一个极度阴森的眼神,让两兄弟齐齐的打个寒颤,看目的已经达到,云烨就把放在地上的两个食盒递给李佑,李黯,对两位娘娘又说:“这是他们两个今天吃早餐的时候,觉得书院里的包子异常美味,想请娘娘也尝尝,就多买了一些,也是两个孩子的一片心意,两位娘娘尝尝吧。”

    哥俩木纳的把食盒递给自己的母亲,然后又极有礼貌的站在云烨身后,看的两位娘娘好一阵欢喜。

    借口还要给他们哥俩分班,云烨告辞,把招待娘娘们的事情交给李泰,李恪,然后就带着两个小的向书院走去。走了一半路,刚转过山包,云烨刚停下来,哥俩就吓得趴在地上抱着头一个劲的求饶,发誓赌咒再也不敢把书院的机密往外泄露了。

    效果很好,云烨暗自揣度,这样的李黯,李佑,没道理会教不好吧。现在,只剩下李鹏程这么一个祸害了,揍起人来指天骂地的没有一点说话不方便的样子,怎么读起书来就磕磕巴巴的让人急,难道说只有通过假手术,才能给他自信不成,再看看,如果还不成,就只好这样了。

    云烨若有所思的模样吓坏了背后的李佑李黯,还以为云烨在想什么恶毒的主意,准备对付自己兄弟,如今说实话连自己的亲娘都不信,外援断绝,只有老实听话才是唯一的活命途径,哥俩对自己的未来已经不报一点希望了。

    刘献看着面前规规矩矩,言必称谢,说必道请的李佑,李黯哥俩,大为惊奇,这哪里是皇宫里无法无天的两个恶霸,而是两个彬彬有礼的少年贵族,再加上一身的青衫衬托,皇家气度油然而生。

    看看身后一脸淡然的云烨,悄悄地把大拇指翘的老高,

    “李佑,李黯,你们的学号是八七六,八七七,分在地字号楼,三楼三零六号房间,每日卯时起床,一柱香的时间洗漱,超时会受罚,跑步四里,辰时进早饭,然后有半个时辰处理内务,剩下的就是课业时间,你会有课程表下发。午时用午膳,休息一个时辰后继续上课,下午的课业只有一个时辰,剩下的时间自由活动,申时三刻用晚膳,过时不候,亥时一刻准时入眠,不得违背,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两人同时回答,见李黯有些犹豫,刘献继续问:“李黯,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先生,我们有两个时辰的玩耍时间?”他从时间表上发现了这个问题,有些不相信的问。

    “是的,你们年纪幼小,所以课业不重,两个时辰的时间就是你们自己活动的时间,我建议你们去踢球,或者参加体术训练,这对你们将来非常有好处,不过自愿,你不参加,也不会有人理会,书院什么人都出,就是不出废物,你们听清楚了吗?”刘献特意给李黯作了解释。

    “听清楚了!”哥俩回答的声音大了许多,或许,书院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除了云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